郭爆料串珠(四十三 – 2/2)郭先生口述自传:29年前,我向我弟弟的骨灰发过誓,我一定干掉共产党!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文珠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19年2月4日,郭先生说:虽然我娘为此已经糊涂了,我父亲也已经坐站不起来了。我的哥哥和嫂子们在照顾着我们的父母,替我尽孝。 但是,文贵我的使命,我不是来当商人的。过去的文贵已经死了,我说过。我不会再为金钱活着,我见过钱什么样子。我也不会让共产党把我吓到,我必须对我死去的八弟要负责任。29年前,我向我弟弟的骨灰发过誓,我一定干掉共产党!

2019年2月26日
如果你为了这个资金,像我,你死过人。我弟弟是被他们给弄死了,我被他们弄走了。罚了130亿美元,170美元资产,300亿美元,他夺走了我几千套子,几百万平方米的建筑。然后把我全家都抓了,全家都抓了。你看看我这个春节跟我太太,跟我女儿,跟我儿子坐在那,我突然间发现一个问题,我们全家平均都进去过两次,被他们给抓的,都进去过两次。我们家我哥哥现在在里面关著。如果是说,我们这种人如果再说,说什么事情的时候,和你在外面啥也没干,天天捐了一辈子钱,靠募捐靠要饭,靠骗捐过日子的人,你没有资格说我们法治基金。所以说战友们,不要跟那些五毛们,跟那些不要脸的东西们争执起来。你就问他一句话,你干过啥为中国?你为了老百姓干过啥?你和共产党有什么样的仇,叫过什么样的板?你经历过啥?是吧?这不就完了吗。都是一帮流氓烂人,你跟他扯干什么,浪费时间。

2019年6月12日
我最感激的,也是最痛苦的就是89年。你是让我能感受到89民运当时4月份开始,5月份、6月份我被抓进去。我弟弟当场一条命献出了。我亲自看著我亲弟弟命没有,流血那个感受。然后我太太被带走,我女儿3个月在怀里抱著。血流满地。我被带走打了几天,你看我身上你听这响声,你听著。你听到了吧。我从来我没有脱过脚,让人家看过。我现在给你脱了脚,让你看看我脚铐这些东西。我这个教育。我跟庄烈宏,俺俩最大的共同就是正规教育少。但是发自内心地说,我心里面不管我多开玩笑,我认为我受的教育最高的是。没有一个人22个月在一个屋里让一群人教育你去。60几个人呐,一个房间。一开始我扔进去的时候,抓进去的都是强奸犯、杀人犯、强盗,那抢劫是死罪啊。全清走了,就剩我们两三个人了。有两个也带著脚镣等著执行死刑的哥们儿,杀人。非常非常帅的人。啪!进来全都是教授、牧师,不是郭宝胜这孙子的牧师啊,这孙子太坏了假牧师,侮辱了牧师啊。现在一说牧师俩字,我马上我生理起反应,就马上痔疮犯了一样,就马上收一下子。真是牧师这词让他给弄惨了。真的是在我有生之际牧师被他给弄惨了。牧师、教授、学生,哲学系的、外语系的。哎呦我的妈呀。
那时候一进去真是,你说我是号长,我进去时候就号长。我这胳膊当时打成这样就不行的时候。我一进去当时真是刑事犯罪份子。旁边打饭的那个盆儿,就是这些一个号的就这么大一个盆儿。就这盆儿干嘛的?门儿下面一铁窗就往里扔几把咸菜。一人早上一块儿咸菜。然后他把门儿啊,这时候不打反锁了,这是分咸菜的。然后另外一个就是这个桶,这么大一个桶,人家是打开门给你,或掀开一个大门。就拿那个舀的,嘟嘟嘟给你倒进来就那个汤。然后窝窝头叭叭就给你扔进来。本来有一个筐都打架打烂了,他就根本不给你扔,就扔到地上去。早上是窝窝头吗,一人一半呗。所以说我进去号长抓著那个盆儿了。倒角本来警察安排好揍我的。进去先开庭吗,从外面进去先开庭。外边儿开庭,里边儿开庭。“犯啥罪啊,哥们儿。讲讲啊。”特别对强奸罪感兴趣,“咋强奸的呀,表演表演。”然后呢就要给你盖上烙印。就是里边儿他们有那个硬的碗底儿照你脑门儿上咚咚咚磕三个紫印儿。给你盖上烙印,然后就给你打上封儿进里面睡屋的房间。先擦厕所。你不可能上床睡觉的,那上大炕。然后洗手间旁边睡,擦厕所。那就很惨的。我知道这个东西。我进去这帮人就围过来了马上要开庭,你这一帮子人。我就拎著一大盆,这是一手拎的,我这手不能动啊。我问:“谁是老大啊?”旁边空儿最多的,都挤著,就他旁边儿有空。那哥们儿看著我,秃著头。是一杀人犯,连杀三条命。我看著他,他看著我。他还没明白过来呢,我这大盆就砸过去了。直接就把他撂倒。还没反应过来呢,旁边两个我就砸过去了,就这一手抡著盆。他还真没想到就我能下这手。砸完了这以后下去这盆就裂了,手里拎著烂掉的这个盆子。我说:“还有谁敢上的没有?谁敢上的吗?我说老子是死命,进来是死刑,给我让开。有吃的没有。”“哎,我今天我出去,家人来了还给我送条饼干,有饼干。”这哥们是刚刚进来,家里人托著派出所的人送的饼干。“拿来,让我吃了。哪是老大睡觉的地方?上边儿,上边儿,我在这儿睡了。”咱就当号长了。

2019年7月1日
因为我过去是跟我大伯的,我大伯一个人过,他自己做饭。所以说每次都是我大伯把饭放在那,还念叨几句。他是个男人嘛他做饭,我大伯特别特别高啊,比我父亲还高很多,我父亲大概将近一米八六左右,我大伯比他还高一些。他就一个人也没孩子,所以说都很规矩按著中国传统的规矩,他盛上饭。大家我过去讲过,有一次我记得我端起饭先吃,一下扣我脑袋上去了,粉条白菜什么的漏了我这一脖子,烫坏我了,极为严厉。他也老爱跟我讲一句话,我一说啥话的时候他问我,他就瞪著眼睛就看著我说,他老叫我小子。“小子,你说啥的时候,你先想想啊,这事过过大脑,过过大脑啊,你说的事你见过不?你见过这事不?”就是问我你见过吗?有时候我说我见啦。“你见了人家说的是仨,你可千万不能说三个半小子。”我说我是。所以说西方,中国叫吹牛X,西方叫Bigtalk,所以你不能乱讲话,不能乱讲话。

2019年10月5日
咱们一个战友前天在大陆被抓了,抓了以后,出来以后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我现在特别想问你问题,当年你被抓的前几个小时,打你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他说我进去我就给他们磕头啊,求求你们别打我了。但还是打我,然后踹我的脸。但是我过了几个小时,我想了,我怎么求也是打我,老子不求你了。跟他对抗,反而不打我了。我给这位战友说,我只想跟你分享我当年一个观点,当我看到我弟躺在地上的时候,我就想我现在还活着呢。我就在想一件事情,接下来的殴打虐待,不让睡觉我只想记住一件事情,我只记一个镜头,我弟弟躺下那个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我就想记那一个镜头。我什么都不要想,所有的打,一次次在公安局的打我,踹我,轮流打,然后拿螺丝刀往我背上转,把我手指头给我撵的折了,我这个胳膊都断了。我就一直想那个镜头,我就能撑过来了。当我现在面对任何困难的时候,盘古、裕达都无数次困难的时候,我就在想着那刻。一,我有任务,还有一个,人不就是如此嘛,我连死都不怕了,我还怕什么。这个时候你的信念,你有追求,你不怕死,你就不一样。所以我整个从83年到91年让我学了我必须学的知识,同时给我人生树下了一个生存的方式。更重要的事情,我完成了齐家立业,以敬父母,成就事业以报国家,但不是共产党这个国。追求信仰以报自身,我基本完成了这个过程。

2020年4月19日
那么为什么我在说到这的时候,你再想想,习近平、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这几个王八蛋,本质是上海帮在玩国家政权,在玩习近平。王岐山也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孟建柱想永远掌控中共政权,和孙力军还有吴征。他们的斗争制造了一系列虚假情报,把我们的人都给害了。但是我要告诉他们,我现在让他们知道,郭文贵的一生就一个梦想、就一个目标、必须达成的任务、灭掉你共产党!这一点绝对不假!我弟弟是死在三十年前,不是死在2017年4月19号。我的父亲被你们打断三次腿,也不是2017年。我郭文贵22个月的冤狱,戴着脚镣手铐,也不是2017年。我无数次问过我自己,这个目标对吗?我应该这么做吗?我值得这么做吗?只要想起我的兄弟、只要想起我家的遭遇,然后我看到我大哥、我家人、旁边我同事、包括我好多朋友都被你们给弄死、弄监狱里去,我非常坚定,不灭共产党我这一辈子白活!我多早,我从八几年都到国外混了,我可不是说九几年才出国。我出国的时候有几个中国人在国外混的,我的合伙人当时就是已经九一年都是世界上最牛的法国的、英国的、美国的、日本的最牛最牛的人。我对国际的文化和西方的文化自由、民主、法治的熏陶,哪是这些欺民贼、伪类所能懂的。我在看守所的二十二个月就是上天对我的锤造和再造,严格讲是再再造,再造郭文贵。
我和共产党所有人的来往我告诉你我都是有目的的。我现在真的是我可以今天轻松负责任在这儿给你说,能万里之外能取你中南坑命的人就是我郭文贵。而且我要说到就做到,之所以不做,因为做完了能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美国人做不到美国人他也不想做。我也告诉战友们在这几年前甚至十年前我就想过,如果不让美国和西方人意识到灭共产党对他们的安全是绝对必要的,我们灭了共产党我们可能还就被美国人给灭了。我多次的论证的结果就是这个答案:就是灭完共产党可能是美国把我们给灭了。上天安排我让我从英国开始到美国,先唤醒了西方,为什么要说以美灭共、以法灭共?我们但凡要是有任何不合法我们完蛋了,国内抓那么多战友,他干了啥事,没有一样犯法的,就是传播了这个郭文贵直播视频,郭文贵视频他犯法?我说哪段是假的?中国的宪法哪个规定郭文贵的视频不能传播了?恰恰的规定中国人有言论之自由啊!
我头两天我跟大家说青烟袅袅,还会有的。战友们,郭文贵说的话有的时候说的太早,可能有点时间的问题但没有一样不兑现的。孙力军给我说过一句话,老郭,他说你记住。我能从开封看守所二十二个月那个看守所,死刑号儿里面我待了几个月脚镣。我吃着棉花我吃了几个月我出来。我一年内我就聚集了3.5亿美金相当于今天3500亿美金也不止。我不到500天我盖起了到今天中国最高级的建筑“中原佛手”,第一个私人建筑。我能在北京奥运村,我1999年我说奥林匹克能来中国而且一定会赢,我花60块钱人民币一平方米买的的土地变成了一二十万、2000倍。而且盘古在刘志华抢走之后,我能再拿过来重新。中国第一个胳膊拧不过大腿的,能把北京副市长当时预定为要当总理的人选的曾庆红的爱将干掉,3000多个官场人员进入了监狱。我盘古大观不到盘古七星酒店的建造时间是300多天,大家去查查300多天。盘古A座写字楼340天,严格讲是300天,3.6万吨钢建起来的。这是胡锦涛跟我达成的默契,文贵还给你,你必须保证不能允许在奥运会把2008年8月8号前有个黑龙,你能盖起来就行了。我说好,结果是2007年的年底我们盘古七星酒店就开业了,写字楼已经早就搬进去了。我说孙力军你都知道,说我政泉啊,我金泉广场100多万平方米的综合生态建筑也在同时建成。大家现在想想300多天谁能做这事儿你给我说说,你做第一次你懵了,第二次你还懵吗?第三次还懵呢。郭文贵不缺能力,郭文贵不缺魄力,也不缺执行力。我告诉孙力军,我说你在这个公安部你拍孟建柱老婆你的蒋姐的马屁,当当性奴隶,整点钱杀几个人。你是咋上来的,郭文贵是靠实力,孙力军把电话啪就给摔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他说大哥咱能不能唠点实嗑呀,我说唠点实嗑呗。孙力军说丁薛祥每天的打两次电话向他汇报工作,你说这小子吹牛吹到啥程度!

2020年6月3日
八弟,你哥我和你嫂子没有一天不想念你。哥我用了30年,让时间再次回到了那年的6月4号。今天哥我虽不能使你复生,但我给了我自己和中国人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为了自由,我们中国人是要站着死,还是跪着生?!The New Federal States Of China新中国联邦!

2020年6月8日
另外一个我想问问你,我八弟的死、我娘的死,我的财产他就给弄走1000多亿,1000多亿美元的资产。我说这跟我变坏人有没有关系呢?他不吱声了,我说为啥他说的都是真的,我们说一句话都是假的?我说只要你反共产党,你就是强奸犯。只要你反共产党,你就是骗子。只要你反共产党,你就是坏人。我反共我没反中啊,我反中共我也没有反中国人啊。

2020年6月10日
我觉得我很幸福,我非常幸福。因为我给大家过去说过,我曾经这个盖完裕达以后,一下子从监狱出来,迅速地几亿美元盖了五星级饭店裕达,前呼后拥。当时那钱已经很多钱了。全世界那么多国家富豪都跟我站一起。我当时就是很迷茫,继续灭共呢?追求我心中的信仰和理想呢?还是说就沉沦于这种富豪生活之中呢?我也曾经到过地中海,当时是租的船。也去了全世界最好的俱乐部,男人俱乐部都去了,包括纽约同性这种展示俱乐部,我都去了。在船上也是每天几十个模特,大家能想像到的,那时在那块都是合法的,专门有这种节目,啥样都有。全世界的明星,什么样的人都见了。非洲也去了,南美洲也去了,古巴也去了,北朝鲜也去了。俄罗斯那就不用提了,去多了,白俄罗斯,哈哈,白俄罗斯,那什么地方?日本经常去洗啊,洗这个光腚浴啊,光腚浴。啥都经历了,想吃的都吃了。非常痛苦,非常痛苦,越享受越痛苦。就感觉这个人活着,早晚烧之前我就这么过下去吗?那不就行尸走肉了吗?我就把我的信仰、理想就忘了,我弟弟就白死了?我许愿就忘了?在清风看守所同一号所里所有人寄予我的希望,我能活着出来的话,去帮助他们复仇、灭共。6月4号,还有5月6号,到6月8号这个期间,我从东北到北京、到河南、到濮阳,最后抓进去。然后看到看守所里全都是抗议的人,是从五月份最早的时候上海(世界经济)导报钦立本被抓等等这些事,历历在目。然后呢,当时天安门所有的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已经在看守所里边了,进去的人告诉我外边的情况。你能忘了吗?忘不了。想起来马上浑身就不舒服,就是看守所里边的一幕一幕,还有所有人跟我说的话。
再就面对着这种行尸走肉的生活,我觉得人活着,只要你能动的时候,大家想想啊,你累,现在是很累,你睡觉,你睡去吧,连着两天让你睡,你第三天还能睡?你睡不着了。但是你睡足了两天,你睡够了两天,第三天你还想干啥?你还想干啥?吃,天天吃。现在咱就怕吃得多啊,吃多不行啊。性,异性,男女,你说有够吗?那不就那回事吗?说难听话,不就是折腾两小时、仨小时,一个小时、半小时,稀罕稀罕,冲动冲动,忘我一下。那一会儿里边啥也不要了,命也不要了,脸也不要了,啥也不要了,是吧?死都行。完了以后,你还得穿上裤子,你还得洗洗澡,你还得面对,还得活着,你总不能光着腚跑酒店大堂呆着去吧,对不对啊?最后你发现不就那么回事嘛!值得吗?不值得。性也不能让咱失去自己,酒肉也不能让咱失去自己。多大的房子算大呢?啥大房子我都有了。你说飞机,我那朋友最多有六架飞机的,海航你看到人家那上百架私人飞机,那能咋的?那船,游艇,咱这游艇世界最好的,不是最大的,但是我觉得是最好的。班农先生在这游艇上说:“Miles,我在这游艇上呆一星期,我死了我都认了”。他是在海军出来的,他懂这个,超级牛的,他爱死了,每时每刻都在摸,还有这么好的东西。车我都有了,衣服最好的,你说我再不白头发,我还是人吗?
老天爷给了你郭文贵一切所有的,还给了你个那么好看的脸是吧?这有点不要脸了啊,是不是?帮你成立新中国联邦,帮你打雷是不是,帮你天打开。然后你郭文贵说,我还要该睡睡,该吃吃该喝喝,头发还一头黑发,长长的、朗朗的黑发,还有天理了没有了?那怎么可能!所以说,大家看到我白发的时候,你要看到我得到了什么,我得到了什么?我得到了上天的眷顾,上天对我的信任和加持。更重要的是,我得到了亿万个战友的信任,和可以说是托付的希望。大家你们没有感觉啊,我当时,过去这几周对我的感情触动太大了,就是我觉得中国人太伟大了,我每和一个战友,你想想我跟6万多个战友一对一地联系,你想想什么感受?最后确定投资的才1000个战友,6万个战友几乎没有人不哭的不激动的。几乎都是说80%吧,都是跟了三年爆料的,那是拿命信任了我文贵,你想想我文贵是什么感受?我一个人活一辈子我值不值啊?我够值了。这么多人信任我,为我哭啼、为我失眠、为我冒险,把身家性命交给我,我心里有谁我现在?
我现在跟大家说个实话,头两天我跟我太太搞了点不愉快,我太太就觉得我太累了,快累死了,就特别不高兴。我很严肃那天跟她说,我说你以后不要在这么说我,过去我就告诉你我不会属于你一个人的,我属于很多人,我说那时候你也不太懂,小,十几岁的孩子。后来咱家这事是吧,我属于这个家的,我首先是爹娘、孩子,还有老郭家一家人家,还有我那么多员工,还有朋友。现在我真的是战友是我第一,你一定要明白。如果你觉得我现在我影响了你的生活或者什么,你可以跟我离婚,咱现在可以离,没任何问题。你一定要懂得,我的命属于战友的。因为老娘已经不在了,我说你也到这个年龄了,孩子儿女也长大了,我属于战友的,我不可能属于任何一个人的。你看我跟战友开玩笑哇,玉米地小妹呀,日本美女Peace啊,我可以告诉你战友们,我和任何战友都不可能有情,或者身体上的接触,是不可能的。我要跟任何战友有身体上接触的时候,老天爷一定会打雷劈死我,一定,我深信不疑。跟任何人,我相信只要我发生跟任何战友了,你聊天聊到多深都行,你晒光腚照都行。但是我相信如果我跟战友跨过那条红线的时候,老天爷一定雷劈死我,我相信啊。因为老天爷让我不是干这个来了,我不能干这个。我也想啊,谁不想啊,我想啊,我分分钟都想啊。但是我绝对不能,时刻告诉我自己,就是你不能跨过那条红线,你跨过你就回不来了。
就像跟共产党那么多年,只要跟共产党,你只要给他一把钱怼过去,或者你跟共产党一起,你杀了人了,你想再回头是不可能了。我敢爆料革命三年,共产党随便拿出一个我杀人的证据,或者是行贿的证据,我早就完了。所以说这是不可能的。开玩笑说到哪我都无所谓,打打口炮可以,大家都娱乐娱乐,但是身体什么样的接触,那就是遭雷劈呢,不可能。所以我跟我太太当时说,你也不用担心我任何事情,我的身体就是交给了这场爆料革命,就是灭共。我说我的命已经交给上天了,该活啥时候就是上天决定。我说我身体如果你担心我疲劳、累呀,我说你记住,上天会比你还担心我,上天比你关心我,另外一个战友们比你关心我。这话让我太太一下就愣在那了,我太太就傻了。我太太这个人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就愣在那了。她说你再说一遍,我说我再告诉你,上天比你关心我的身体,爆料革命所有我真的战友比你关心我的身体。我太太愣在那了。两天没说话。大概十几天吧,也没怎么跟我说话,反正很客气啊。说实话你说我们两口子,你说这个从这个大概七、八年了都是分居,她住一个房,我住一个房,不可能住一个屋。你说我这每天半夜不睡觉,我太太这个年龄了怎么可能啊,她得睡觉。我这天天晚上电话能打的把她心脏都能打散了,每次她听到都吓得不行都,吃安眠药都睡不着我太太,那时候一听到我电话嗷嗷的喊。所以说已经将近七八十来年了分屋住。我太太那几天,哎呀,每天我看那屋里给我收拾的比平常都好,然后在我床头写了个条,说你的话我记住了,上天比我还在乎你的身体,你的战友比我还在乎你的身体。我也不知道她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俺俩也没在交流过。
但这就是,战友们,我知道你们关心我,因为就像我说的一样。就是你们,我相信你们比我的家人还关心我的身体,我头发是白了。不过我又可以说了,头发不白公平吗?不要看我失去的,你要看我得到的。我有那么多战友,拿命、拿钱、拿时间、拿失眠来支持我文贵,就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干掉共产党!大家你们想过没有,咱们到了啥时候了呀战友们?你还想着黑头发呐!我们拿挣的钱躲到了澳大利亚,躲到了加拿大、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王八蛋的共产党就因为澳大利亚这些银行在中国有分行,就为了挣钱,它能把你的钱投资给你拿回去,它竟然不让你挣钱,你还有这天理没有?黑社会也不能这么干呐!这是什么不要脸的逻辑。我们还要想黑头发白头发的事?甭想了,直到干倒共产党,其他啥也不想。
所以我每天告诉我自己,累不累?累。快乐不快乐?快乐。幸福不幸福?幸福着呢。这就是我的一切。我是裸体的,如果是需要,我可以24小时往脑袋上架一摄像机直播,我的每句话、每个事都可以是公开的。我跟中国共产党的情报部门打这么多交道,我难道不懂吗?对待共产党最好的方式就是透明,你就透明,你透明你就是最强大的。共产党情报部门这群傻叉们报告,郭文贵在家里面和班农念宣言。傻了吧?现在又骗共产党,我们可以把澳洲银行黑掉,叫他们投资全都弄回。他殊不知道,他这个行为给我们战友们带来了无限的团结和致富的机会,只是我们抓不抓住,是我们坚不坚定,只是我们团不团结,你愿不愿意活得像个人样。就这么简单,一切取决于我们自己。新中国联邦干啥的?不是说非得大家找个地方,大家现在都在西方世界过得好着呢,干嘛去你建的那个联邦去啊?我们的联邦就是一个保护所有的爆料革命的战友们的、中国人的利益的一个这样的平台。有没有国号、国旗、权力都不重要。是你有没有能力造福这些中国同胞们,你有没有能力保护这些同胞,你有没有能力团结这些同胞,这才是重要的!你没有国土,啥也没有,大家都尊重你。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