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四十三 – 1/2)郭先生口述自传:29年前,我向我弟弟的骨灰发过誓,我一定干掉共产党!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文珠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19年2月4日,郭先生说:虽然我娘为此已经糊涂了,我父亲也已经坐站不起来了。我的哥哥和嫂子们在照顾着我们的父母,替我尽孝。 但是,文贵我的使命,我不是来当商人的。过去的文贵已经死了,我说过。我不会再为金钱活着,我见过钱什么样子。我也不会让共产党把我吓到,我必须对我死去的八弟要负责任。29年前,我向我弟弟的骨灰发过誓,我一定干掉共产党!

2017年4月28日(BBC采访)
我弟弟是被喝醉酒的员警给打死了(Drunk police officers beat my younger brother to death)。打死以后还不让医院医治,在26个小时以后流血死亡(They did not allow doctors to save him. He died from loss of blood over a period of 26 hours)。当时,把我关了十几个月,还在我这个脚上扎了死刑镣,26公斤死刑镣(They locked me up for more than 10 months, and had me in shackles for the death penalty which weighed 26kg)。戴著死刑镣,在我脚脖子上戴了8个月(They handcuffed me. They put them on my ankles for 8 months.)。我在那里被关了18个月(I was locked up for 18 months.)。还可以看到(We can still see it)。

2017年4月28日
从昨天到现在,我发了好几个有关这十几个小时发生的一些事件,刚才我在推特也已经讲了。我们的敌人也是盗国贼们,他们抓紧疯狂的对我进行各种攻势、造谣、污蔑。昨天晚上,非常感谢他们将我当时在河南濮阳中原油田,当时是1991年的时候,这个判决书当时不给我,怕我拿出去,他们公告了我看到了。当然感慨万千,心里很难受。大家想一想,当时事实上我才20岁,而且那时候我的儿子大概是4岁多一点,我女儿才1岁多一点。所以说我太太呢,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我弟弟又死了,我家里经济那种情况,钱被他们全部搜走了,连汽车带摩托车和物品全部搜走。而且,那是两个喝醉酒的警察替他所谓战友来干这种事情,这简直是疯狂的。就有关这段事件我会在未来节目中详情再说。特别要澄清的事,那个时候我们为『六四』捐款的朋友太多了!我们是在刚开始发生的时候,我是从哈尔滨开着车一路上从四月底到北京,当时我们车上还有一位军队的老领导,还有几个哈尔滨过去文革的主任、造反主任、造反头跟我们坐一个车上,跟我们讲革命历史,讲到文化大革命。一路上我们经历了很多事情,在沈阳啊、在锦州啊,包括在沟帮子吃烧鸡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冲突,都是支持学生的,在议论当中发生冲突,后来到了北京。然后,我们又从北京开车先到了河南郑州,然后到了濮阳。后来就发生了我弟弟的事情。这时很多人捐钱,那个时候的情景简直太让人激动了,就像在昨天一样。但是,这些人没有任何人今天所说把这当成一个功劳、当成一个炫耀的东西,我觉得没有人这么去做去,大家认为做的是本份内的事情。

2017年5月15日
我们家有四个是当兵出身,我大伯、我父亲都是当兵出身。我们家很多人都是军人,现在还有在军队的。

2017年6月3日
那么我今天首先要给大家谈谈,说一下关于明天的日子64。大家听到刚才音乐了,我都不敢再听下去,再听下去就受不了了。我这个人多愁善感,天真,多愁善感是我最大的弱点吧。《相思小蚂蚁》当时是我八弟和我妻子最爱听的音乐。我八弟在8964被警察打死,虽然不是为64死,但是他改变了我的命运。在64的头一天,我坐这里和大家推友们分享当时音乐的时候,感慨万千。这个《相思小蚂蚁》本来可以跟我的弟弟和我的妻子和我一直延续到和伴随着我们的生命。我的弟弟也应该有他的家庭,也应该有他的孩子。但是就在他差还有几个月满18岁的时候,就被这种非法的黑警察给打死了。不但打死了,到医院里还不给他治疗。这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和体制,能让警察这么多年来到今天还是这么的嚣张。我用鲜血记住了64的这个日子,我用我这22个月失去的自由记住了这个日子。1989年的4月份,我从北京到黑龙江,从黑龙江开着车沿路辽宁沈阳回到北京。从北京跨河北回到河南,沿路直上,那记忆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次开车旅行。而且在我的车上,有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哈尔滨的造反派的头。文革主任,还有当年哈尔滨很有名的几个老同志老领导。到了沈阳见了几个军队的同志,到后来到了北京红旗村炮兵部的大院,跟很多军队领导在一起。提前听到了这些老革命对事情的判断。今天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历历在目,感慨万千。
我就不想多说了,因为最近几天得到了多个老领导的劝告,没有警告,人家都是也很客气,很坚定的说,但是希望文贵不要在64这个日子说太多关于64的事情。同时要相向而行,不要说太多,但是我还是,本来我觉得。本来我想说的,但是考虑到各个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因为我说的多了,我郭文贵不能撒谎,撒谎就自己笑了。因为我每天跟这些谎言家在一起,有时候想尝试撒谎的时候,说着自己都笑了,所以我也撒不了。那我说真话呢?那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也有很多人不高兴。可能是很多推友们也会表示不高兴。从1989的4月到1989的6月4号,然后到今天28年过去了。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我跟很多朋友聊起64的时候,我都去问他们,我说8964,你做了什么?包括当时因为64跑出来的很多民运领袖,我说你做过什么?他们就讲述,然后我说从那一天到现在,你又做了什么?所有的人跟我讲64的时候,我说你讲完了,那是一个历史。你告诉我,你现在能为他们做什么?而且我跟很多朋友说,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一个中华儿女,你都不应该忘记,但更重要的事情,你不应该用这些英雄们的鲜血来铸就你的名声。躺在这些英雄的尸体上和鲜血上,让你今天变得有名,也就所谓的纪念。我相信那些英雄们,什么样的回顾历史都是对这些英雄们的不尊重。也会让他们失望。甚至有些人在评价64,评价64,本来对64就是个侮辱。64不需要评价,64没有任何人可以评价,包括我们的政府官员。这就是我对64的意见。如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说你能为他们做什么?你又为他们做了什么?

2017年10月5日(记者招待会)
我简单说一下,我是祖籍山东省聊城市莘县古城镇西曹营村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的一个孩子。我的父亲,后来是一个军人,母亲一直以来就是家庭妇女,一个字儿也不认识。后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的父亲被打成了右派,被下放流放到了东北的吉林省磐石县赵家沟这个地方。我父亲的腿两次被打断。也因为文化大革命,我的几个哥哥都被刀伤过很多次,被扎伤,我的母亲因为这个被吓出了精神病。后来我们家人在极痛苦的(情况下)在东北活过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后来就把我送回了山东老家,跟我的伯父去上学。然后1983年我辍学了,初中还差几个月毕业。辍学以后在社会上开始做生意,投机倒把,85年我和我现在的妻子庆枝(音)恋爱私奔了。到今天是32年,明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鼓掌)。86年就有了我一个儿子,88年有了我的一个女儿。我现在的一对儿女都非常的幸福,都是在美国和英国上学长大的。
89年中国发生灾难性的89民运的时候,我卖掉了我的摩托车去给民运活动捐钱。后来包括我当时发生了一个商业小纠纷,他们以此为由,喝醉了酒以后两个警察来抓捕我。弟弟在让他们出示证件的时候他们开了两枪将我弟弟给打死了。我的弟弟当时被击中以后。现场第一枪是打中我太太了,我太太抱着我几个月(大)的女儿,我太太躲过了一枪。后来又是一枪去打我太太的时候,就是我弟弟用胳膊挡住了这个子弹,第三枪的时候又挡住了另一发子弹,后来我弟弟就倒在地上了。然后警察不让给治。在医院里面呆了三天让他流血死亡。我同时被关进去以后,关押了22个月,当时是以“煽动反革命罪”把我抓起来的,后来给我定的是“妨碍公务”和“诈骗罪”7000块人民币。在里边关了我22个月,后来在1991年将我放出,后来我开始做房地产生意。然后我开始和海外的港商和日本的、美国的经济合作者开始了我在河南郑州做房地产生意的生涯,建造了中国当时最高级的五星级饭店。后来在北京做了第一个龙形建筑“盘古大观”七星级酒店,还有金泉广场等一系列的房地产开发,包括投资了金融、证券等行业。
在过去的28年里边,我有我的追求,就是我一定有一天要为我的弟弟报仇,我一定有一天让中国人,少一点发生像我弟弟这样滥杀的事件。而且我一定要推翻这个伤害我的兄弟,伤害我家人多次。因为过去28年来,我也两次被他们抓去了,我要跟这个体制要回属于我们的公平、公正。后来我积累了170亿美元的财富,然后开始了我真正的理想、革命的生涯。我在中国赚的这170亿美元,都在中国被他们冻结了。所有的资产,过去这几年来我没有从中国大陆拿出老百姓一分钱,我可以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希望大家检查。我没有在中国偷过一分税,到目前没有任何人起诉我。而且,我所有在海外的花销,都是我在海外金融领域赚的钱。而且我拥有世界上所有人所追求的最好的东西,最好的房子,最好的游艇,最好的私人飞机等等。所以物质生活不是我的追求,已经是过去了。我现在只有一个理想,改变中国,让中国人真正的实现我所追求的 “郭七条”。

2018年5月2日
郭文贵这一辈子,最感激,也最大的悲剧,也是最大的锻炼,就是我八弟的死和在青峰看守所。我知道了,千万不要碰法律,不要给任何人一个不可逆转的授人以柄的犯罪。盗国贼们,你们在青峰关我的时候,你就把我这个巨龙给放出来了。我打造盘古大观,盘古开天辟地叫啥名?叫盘古大观。什么叫盘古大观知道吗?大家好好学学去,啊盗国贼!什么叫大观?你再前边给我弄那个,我有龙没珠咋行啊?有龙没珠形不成势力啊,你盖了一个大剧院。

2018年11月21日
亲爱的家人、兄弟姐妹们,我不和你们联系就是为了保护你们。我不让你们参与就是我对你们的爱。我不分享我所有的一切,就是我对你们的爱!同事们,家人们,忘掉文贵!过去的文贵已经早就死了,现在的文贵是承赋着上天给我的使命,和14亿人民的很多人对我的寄托!我不能只为你们这些人而活着,我也不能为了我们的钱而活着,我只有忘掉这些我才有可能赢。你们才能看到我昨天的发布会在那里能成功,才能看到发布会上那样的我,才能看到今天西方及世界的最高级的精英,最高端的社会精英对我如此的重视!

2019年2月4日
虽然我娘为此已经糊涂了,我父亲也已经坐站不起来了,我的哥哥和嫂子们在照顾着我们的父母,替我尽孝。但是,文贵我的使命,我不是来当商人的。过去的文贵已经死了,我说过。我不会再为金钱活着,我见过钱什么样子。我也不会让共产党把我吓到,我必须对我死去的八弟要负责任。29年前,我向我弟弟的骨灰发过誓,我一定干掉共产党,我永不妥协!永不改变!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谁都无法改变!过去的29年,每时每刻我在问我自己,我能做到么?29年的努力,用我的实力,和我听从上天的召唤,我有绝对的信心干掉中国共产党。2020年,郭文贵如果干不掉中国共产党,我会消失在这个世界,我再次重申一遍,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潘多拉的盒子还没有打开。站在我背后的,是良知,是上天,是公正公平。70亿全世界的人口,不可能让共产党玩弄于掌心之中。我也不相信,中国人民甘愿被他们强奸,再多一70年。我们的孩子,他们需要一个公平的法治社会,我们的老人需要一个信仰的自由。只有实现中国信仰自由,这个才能实现自然的雾霾,人心的憎恨,和荒唐的社会生态,追求着物质的生活。一个只顾金钱生活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只有在中国实现了,法治、公正、信仰自由,才能治人心、显公平。只有在中国实现了,民主法治自由,他对世界才是公平的。只有在中国爆料成功,才能改变中国共产党。只有消灭共产党,世界才能和平。只有实现爆料革命的追求的喜马拉雅,才能让我们大家更安全。任何合同和交易,实现不了中国的长治久安。警察无法来让一个国家成为世界上和平的使者,警察无法让中国成为世界上可信任尊敬的民族。欺骗、黑社会,不可能让香港和台湾,更加地安全。在原遥远的西方,美国、欧洲,强烈地意识到了,共产党必须被消灭。中国不能只被几个家庭所控制。中国这个国家是被盗国贼给绑架了。消灭盗国贼,需要14亿中国人民,集体站起来,共同的努力,共同的奋斗。亲爱的同胞们,战友们。该我们向盗国贼说“不”的时候了。该我们向共产党说“不”的时候了。我们拒绝再次发生文化大革命。再一次地拒绝共产党绑架14亿人民。我们必须要有行动。2019注定将是改变中国的历史年,将是真正地让中国人站起来的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2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avidsmith
5 月 之前

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

0
joop12345
5 月 之前

相信 感恩 跟随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davidsmith
5 月 之前

干掉垬匪伪政权!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