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29日郭先生GTV直播连线温哥华游行战友

文贵先生:我接着说,所以我这练太多遍了,然后呢现在很夸张的就是,过去大概是一个多月,就是Larry 呢他就是,我要的是葫芦丝,我要的是中国大鼓。这两三个月我几乎每天都会跟他联系,太多次了。我真的就是中间有上千次想放弃算了,但是我们精神不是不放弃嘛,他就让我录,老让我录。你知道让我录这太难为我了,没办法就录吧,我按他指引下还买了设备什么的录,但是录完了以后都不行。最后我就说就让我按我的风格,我唱小蚂蚁,我都没有一次能完整唱下来过,编了很多次也没唱下来过。木兰也快崩溃了,Larry 也快崩溃了,就在前天我是录了这第100版吧。然后呢,我就说就按我说的,我就定了,就这么做吧。把我这个歌写下来,我一开始,因为我一看我这边写了,我让你们看一看我有多少啊。就这个你看我这是一个月的,我是每20天,你看着我这所有这文件里边,关于小蚂蚁写的歌词得多少张吧。你看这都是,这歌词全都是,这边全都是,是吧。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战友的,你没有付出,不能有所得。最后我坚持我的葫芦丝,我坚持了我们的鼓,然后我一直要那个贝斯音。到今天我也不满意,跟我想要的连30%也没达到。但是我最后没办法了,为了829我说,前面就是我说战友们一起Take Down CCP,然后Take Down CCP,Take Down CCP,然后呢就是共产党你完了。这个中间呢,昨天晚上是10点钟就是最后一稿发过来的时候,我说可以,是一分钟版的,我说你把它再延长成4分钟版的,然后呢他们就做了。你看凌晨发出去以后,大家都开始用了。我说实话是非常不好意思的。

但是我没想到的事情,不是我们中国人喜欢这个歌,非常让我惊讶的,不知道谁给挂到苹果店上去了,很多外国朋友都喜欢这个歌。他说太直接,太爽了!然后呢今天好莱坞的有几个大佬就说了:Miles 我们想跟你合作一个,你来说我们给你找一堆写歌的。你说咱现在一干啥就全球化了是吧。我说我这太难听了。不是,他说你现在就是流行。现在没人愿意搞靡靡之音了,现在快餐时代就愿意听这直接的,你能不能来一把。那么刚才这个华盛顿的那个朋友给我发信息说:一个大的音乐制片人就想来给我来弄几首歌。

你别忘了我原来也直播过,那个David Coben就是环球音乐的好莱坞的,就在我家曼哈顿隔壁,他是天下环球音乐第一人,你知道,所有的全世界的歌星都签他那边了。我们现在有一个英国的朋友说,你愿不愿意跟环球搞两首歌出来,他说最起码100万美元起价。所以说我这能给大家赚钱。

这个事告诉大家什么呀?说真话,我表达的是我真心的。你们听到那个我最起码唱1000遍以上才得到的结果。非常难听,但是因为它是真的。所以说非常抱歉,伤你们耳朵的,叫你们做噩梦别介意。我这是灭鬼的音乐,灭共产党的,你们别介意,包涵包涵。

扎里先生:内心的呐喊,真实的声音。

裘丽丽女士:七哥也是不按常理出牌,就是用兵之妙,在于存乎一心之间。所以CCP永远把不到您的脉。

扎里先生: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七哥,在联系卡利熙的同时?

文贵先生:她那块儿信号被人家黑了,我估计。

裘丽丽女士:对,她室外的信号可能更不好。

文贵先生:不是。这个所有咱们战友想去的地方,共产党一定会想办法干扰的。很容易,800美金买了一个干扰盒子往那一搁就可以了。

裘丽丽:那七哥在等的过程当中,我再问一个问题好吗?英国3年以来跟着爆料革命,跟着您走下来,我们就像Sara姐说的,我们每天都在进步,每天都在学习。现在我们这些战友除了对您有景仰之情之外,更希望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我们成为你想要的人?哪怕就说部分的成为也可以。你看咱们这个G系列这么快速的成长,它必然是需要大批的精英和人才的。我就想问一下七哥,您在登顶喜马拉雅的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总结出一套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就像那个神农尝百草一样,替我们都尝过了,我们直接拿起来吃就好了。有没有这么一套经验,就是说我们大家能迅速的成长起来,能跟上你的节奏。

文贵先生:丽丽有时候你那个口型,离那个话筒太近了不行,它会影响声音。后边没听清楚,你们能不能再说一遍,后边的几秒钟没听清楚。

裘丽丽:我就想问一下七哥,您有没有一套就总结出一套经验可以分享给我们战友,就让我们能够,就像你给喜马拉雅竖了个梯子,我们顺着爬上去就可以了,有没有这么一个梯子给我们。

文贵先生:严格说是肯定没有。这个很多方面,哦,天啊,一个船从我旁边横过去了,天啊。抱歉啊。这个事实上它肯定是没有的,每个人的成长还有你这个前世的造化,这一世你在参与到爆料革命之前,就认准了目标—喜马拉雅目标之前,你自己的经验,人生的积累。为啥我说人类是地球万物当中最最神奇的一个动物,就是各种植物已经几万年了它还是那样没改变,树还是树,草还是草,基本上没怎么变。人类一万年已经统治了地球了,已经可以用智慧、用心来读宇宙,你到别的星球去,我不知道其他物种有没有啊,咱们说说外空太空人。但我们人类肯定是伟大的一个物种。人类绝对不是猴子变来的那么简单,这一万年很短暂的在这个地球上,在星空他是很了不起的。我觉得最核心的问题呢,就是我们一定有来路,我相信前世,我相信我们也有来生。在这个前世和来生之间,在这世我认为最重要的,为啥我觉得万佛万神,基督教也好,就是这个穆斯林也好,天主教也好,佛教,最后都是一个以善为本。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然后追求真,再一个,敬仰上天。我们要知道,人之外绝对有各种力量。咱现在啥都不是,宇宙,像沙滩上一粒沙子都不是。

那么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做什么?就是真的同时,让善待一切的时候,我觉得最核心。你要想说你变成文贵是不可能的。但是文贵可以跟你分享。我首先我要纠正你丽丽,你千万记住,我们是互相学习的,不是你们跟我学,我们是互相学习的。我三年前的我,我有时我看着我都不好意思,那我昨天的我看了以后,都不好意思,我今天就觉得比昨天强。那首先是咱大家互动的结果,一次次地纠正。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我觉得人你要想说成为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核心的就有两个事情:第一个就是勤劳,天道酬勤。像我今天从早上到现在,你看见我了,我刚刚吃了一顿饭,边吃饭,我戴着耳机,一个耳机这个电话,一个耳机那个电话,然后我还在这边吃着饭。这首先得勤劳,我很少看到,像我这样勤劳的人,还真不多。

第二件事情,地道酬人。这人得讲点人仁义,你满嘴胡说八道,我说我在这3000多个视频,你说我要是郭骗、郭三秒、郭强奸,你说怎么能骗三年、强奸三年呢?所以,你怎么能忽悠大家三年,那是不可能。就你就真的不是骗了,你就是神了,神骗了。再一个,这么多人,人家很清楚,你拿走了我的钱了吗?你拿走我的性了吗?你骗了我了吗?你伤害我了吗?那你说咱们爆料革命伤害谁了?你说我上千亿美元都没要,我能要你这个几十万、几百万美元吗,那可能吗?再一个,你看这三年,从郭没钱、从郭三秒变成了郭坚强,郭强奸变成了这可以说是人人爱了现在,不论男女老少都爱,然后变成了这个叫什么郭骗变成了郭希望是不是?你想想,这都是经过时间,经过你的勤劳,经过验证,还有你的仁义换来的,这个你装不了的。

你像那个什么庄烈宏这个孙子、还有鸡腿潘、还有黄河边,你看他那个样,他不可能走向成功。很简单,如果今天坐我对面是你,黄河边问我,同样你这样的话,你说我会怎么回答他?永远不可能。因为他什么?他不具备仁义,不具备勤劳,他也不具备一个真和善的本能,他已经完了,他是被上天植入了魔的人。

像你为啥能咱俩问这话,因为你想成为这样的人,你想成为文贵这样的人,你就会成为这样的人。如果有一天你怀疑的时候,那就完了。具体的秘诀我就告诉你,三个建议:第一别怕死;第二别怕输;第三,真真正正的你千万别在乎任何人对你怎么看。就这三,你能坚持住,你就会成功,比我强。谢谢!

裘丽丽女士:谢谢七哥,我们一定努力!

文贵先生:我还有七分钟,我就要上另外一个视频会了。

裘丽丽女士:我作为一个陪读妈妈,请问七哥在教育体系上有什么考量?

文贵先生:你这样的问题,实际上咱们过去几年很多战友跟我连线都问过我,我也回答过很多。我觉得中国人最根本的问题,共产党奴役我们的核心就是商鞅五策。让你变傻,不让你有教育嘛。另外教育是它手里边一个统治工具。再一个就是,它让中国人变穷,没事给你找事,让你忙。你见中国人见面说最多一句话是什么,哎呀我忙我忙。最多就是这句话,什么人都忙,要饭的也忙,管要饭的也忙,当官的也忙,都忙。不管忙床上忙床下,屋里忙,都是忙。这就是商鞅五策的核心,让你忙着无所事事,不去关心他怎么偷你东西。另外一个就是教育,让你变傻,不懂事,不知道好坏,不知道香臭,不是茅屎坑里打灯笼找屎吃,是茅屎坑里摆饭桌香臭不分。

你的孩子和你现在作为一个单亲母亲,或者是陪读母亲,这种悲剧在今天发生,不是共产党的错,是你爸爸你妈妈、你爷爷奶奶,包括你本人的妥协的一个结果。我们都是这个错误当中的重要的施害者,我们不是被害者。我每天都告诉我自己,我从来不抱怨,我认为共产党到今天,我爹我娘、我爷爷我奶奶他们都做过,都向共产党妥协了的,要不然怎么可能有共产党这个魔鬼在我们这七十年呢?你作为单亲母亲,表面是被害者,事实上你回避,你也是施害者。因为你的孩子大了,他想我的母亲一辈子牺牲给我,让我读书,孩子能不能健康成长,还真不一定。但是你是被牺牲了,你被牺牲的结果是,谁是受益者,不是你儿子,你不要搞错了丽丽。

很多单亲母亲总给孩子说,我为了你什么什么。我一听这话,我头都大了。孩子啥时候让你去陪他了?你先生让你陪,或者孩子爸爸让你陪,那是他的事,你孩子跟你说过吗?他有这个有资格跟你说吗?是你的选择。但是孩子大了要老记住,妈妈为了你牺牲了一切,我是陪读妈妈。这话永远不能说,这是你的选择。孩子永远不能听到这句话,因为这是你对他最大的惩罚,如果你让我告诉你们这样的、所有战友的话,永远不要在孩子面前说,我为你做了什么,不要这么说。甚至说孩子是你的一个借口,你回避掉了共产党。

七哥30年与共产党同床共枕,最亲密了吧,可以说天天在北京城,我去了西山、玉泉山、中南海、凤凰山、八大处、军区、安全部、公安部、政法委、中纪委、三座门,我都去这地方,你听说过我去过哪个私人地方?我是深入虎穴吧?但是我时刻有一样,我不能离开,我离开那一天,我就是要跟它干。我早就准备好了,你可以看得出来。我支持香港孩子那么多钱,我要不提前取好现金,怎么可能?包括今天,我可以这么说,我想救的人,我认真说,我豁出来想救,我没人救不了。我今天我要想单个要哪个人,要把他给放倒,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一定会做到的。为什么?我是有准备的,我深知这是魔鬼,我绝不妥协。

我不会去当单亲父亲,我有一千次一万次的选择。当年我在美国,我最早来了就给我绿卡,我全家都是绿卡,我们最早是L1,全家是L2。我几十年前就可以拿美国护照,那时候太容易了。我为什么没有说把我家人到了,我这么早就在贝拉尔买了房子,我这么早就在美国就有房子,我在欧洲也有房子,那我出来不行吗?我告诉你,回避,今天是我们海外华人最大的悲剧。我们本来就有家,却成了丧家之奴,在人家国家寄人篱下,我们现在就是让你回去,丽丽你都活不了在中国,看不下去。所以说我们几代的父辈、祖辈被共产党的弱民五策、愚民五策毁掉了我们的一切。现在你对孩子最多的是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让孩子越独立越好。不要给孩子任何压力,孩子一点都不欠你的。关于中国,新中国联邦以后做什么事情?一定是信仰、教育,这是我们的核心,然后法治,这是我们的手段。一个民族,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好的教育系统,这个国家别说新中国联邦,什么联邦也没救。我见过所有的共产党、国民党那几代的所有的先贤,在国外的,所有人都是一句话:只要活着,坚决不回到中国去。他不是说光怕共产党,就中国老百姓那个环境。丽丽你回去你活得了吗?你活不了啊。就我们所有的山川已经全被毁了,关键是人心被毁了。要想恢复人心,只有教育,只有信仰。这个路它绝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这天一定会来。我们希望我和你和战友一起来实现,但是还要靠我们行动。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放弃,不抛弃,不背弃,这是很关键的。谢谢丽丽!

丽丽我就求你,作为单亲母亲,我求你了,七哥是不能单对单跟你聊天。在孩子面前,永远不能把自己的失去成为孩子的负担。我给所有天下单身父亲、单身母亲说这话,这是你的选择,不是孩子的选择。第二个,让孩子强大,绝对不是钱,也不是读书,真的是孩子的个性和勇气。我是读书,当时我最感谢我爹我娘。我说我不读书了,我要走上社会,我娘没有拒绝我。如果我留在学校里,那我不知道成啥样了,也可能比这好,但肯定不会像今天这个事业,没有郭文贵,这样的郭文贵。不一定,学习有各种。我不到青峰看守所去,没有我今天的郭文贵。但是到了清丰看守所,一个号监里边六十几个人被枪毙,我能活着出来,得冒多大险呐?谁也不想到那里边去冒这险去,但是人生它就是这样的。你不能想说如果、但是。我们要要的事情,我决定我的命运。我没有抱怨,我没有恐惧,我更是今天我每时每刻都要存在着感恩。

像丽丽,你是单身母亲,同时你想过没有?你在国内,多少人想当单身母亲呢?十亿人没有公共厕所,是不是?这很多人你觉得中国有70年的租赁房产,谁有未来呀?胡扯的嘛。70年的房产租赁权哪有什么继承啊?谁都没未来,你在这有未来。

(省略一些不完整的和闲聊对话…)

战友们喊口号:takedown ccp…

温哥华游行战友们:跟随七哥,一起灭共!跟随七哥,一起灭共!

文贵先生:谢谢啦,兄弟姐妹们辛苦啦!注意你们的口罩。卡丽熙呀,一定代表我请大家吃顿好饭,拜托啦卡丽熙,七哥付钱,别忘了好不好?

卡丽熙女士:谢谢七哥,非常感谢,感谢七哥!

文贵先生:一定做到,带大家吃一顿好饭,注意口罩。谢谢了,我要下线了,我去参加另外一个会议了,谢谢大家!

VOG战友之家听写组(文紫、爱狠Love7(文友)、文兮(我❤战友)、neutron(文中)、shangshang 、SCELF (文正))

+2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