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安全重于经济利益,澳大利亚勇敢直面应对中共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校对 文锦

图片来源:路透社

路透社9月4日发表长篇报道,剖析了澳大利亚对中共国外交政策的转变,并指出澳政府已经确定了对中共国的新政策,即中共国不仅是首要贸易伙伴,也是对国家主权的威胁。这一戏剧性的转变预示着世界各国正在努力应对中共不断增长的挑战。

多年来,澳大利亚政商界有个最重要的目标:维持和扩大这个自然资源大国对经济快速增长的中共国的出口:铁矿石、煤炭、天然气、葡萄酒等等。在中共病毒疫情之前,由于向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出口,澳大利亚在29年间未出现一次经济衰退,堪培拉的外交并重于平衡与中共国的贸易关系及同美国的国防联盟。

但是澳政府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记者,当前政府看待中共国的模式已经发生巨大变化。不再侧重于贸易,而是侧重于国家内部的广泛共识–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民主和国家主权构成了威胁,莫里森内阁关于中共国的讨论均围绕着维护主权和抵御中共左右澳大利亚政治等话题。

总理最近采取的措施似乎验证了这种说法。他警告澳大利亚公众网络攻击将大幅增加,对外国投资引入国家安全测试,并宣布大幅增加国防开支,重点放在印太地区。总理在宣布这些举动时没有点名,但政府官员表示,这些举动是为了回应中共国的行动。

最近几周,澳大利亚还对它所认为的中共国试图破坏民主制度的虚假宣传活动表示关切;因中共国在香港实施严厉的安全法而中止了与香港的引渡条约;并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声明,拒绝中共国在南中国海的海洋主张。

不过,在最近几个月采取的所有行动中,最令中共国愤怒的是澳大利亚政府4月份游说世界各国领导人,要求对中共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世界各国支持此提议,137个国家在世界卫生大会上共同提出了一项决议,要求对首次出现在武汉的疫情进行调查。中共最终支持了这项决议。一个由新西兰前总理海伦-克拉克和利比里亚前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领导的独立小组将在11月提交一份临时报告。

中共在疫情调查行动后对澳大利亚实施贸易制裁。它以技术问题为由暂停了部分牛肉的进口,并对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征收80.5%的关税,阻止了4.39亿美元的贸易。同时还对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展开反倾销调查。8月,一名中共国外交官借罗马历史抨击堪培拉,将澳大利亚要求进行调查比作刺客布鲁图斯对凯撒大帝的背叛。

中共国外交部表示,北京从未干涉澳大利亚,也没有对其进行胁迫。在答路透社提问时,该部还呼吁澳大利亚 “放弃冷战思维”,多做 “增进互信 “的工作,不要 “在涉及中共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挑起事端”。它说,稳定的关系符合两国的利益。

路透社采访了19位现任和前任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以及两位前总理,研究与中共国的关系是如何变化的。采访显示,澳大利亚对中共国立场的转变始于2017年,在北京和华盛顿关系急剧恶化之前。这种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澳大利亚的一些官员主导的,其中有的官员具有安全和情报背景,他们对中共国领导层及其全球野心持有深深的怀疑态度。

这个划时代的标志是,澳大利亚议会两党形成了一个反共鹰派团体,他们自称 “金刚狼”。

当被问及这一转变时,莫里森以外交上的谨慎来表述自己的举动。他在书面回答路透社的提问时说,他的政府对中共国的态度是一贯的。”与任何双边关系一样,澳大利亚的做法是基于我们的价值观和原则,以及对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清醒评估,”他写道。”我们非常重视与中共国的关系,我们没有试图让这种关系面临风险。”莫里森说,澳大利亚一直是中共国经济增长的巨大受益者,但 “国家的发展有责任维护本地区稳定和良好的战略平衡。”

与中共国的贸易关系对澳大利亚来说仍然至关重要。澳大利亚与中国有1720亿美元的贸易往来,其中贸易顺差达510亿美元。

这是一种不易平衡的政策。在回应澳大利亚推动大流行病调查时,北京指责堪培拉 “跟着华盛顿的调子跳舞”。6月,在北京提出新的贸易威胁后,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亚不会屈服于 “胁迫”。

2017年莫里森担任财长时对北京的一次访问,使他确信他的国家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贸易具有双向效益。他当时在北京对一小群记者说,他从中共国官员那里得知,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出口量大、质量高,使其处于 “独特的地位”。”这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关系,”莫里森在对路透社的评论中说。”中共国的经济更强大,因为他们可以从澳大利亚获得高质量的能源、资源、农产品和越来越多的服务。而我们的经济之所以更强大,是因为我们可以获得来自中共国的高质量制成品。”

到目前为止,中共国还没有提到铁矿石是潜在的报复目标。这是有充分理由的。澳大利亚占中共国铁矿石进口量的60%。 澳大利亚是中共国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中共国政府正努力让因疫情而关闭的经济恢复到满负荷运转的状态。

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认为,尽管中共国 “虚张声势”,但它需要澳大利亚,。”中共国公司购买澳大利亚的商品、货物或服务,并不是因为他们想帮这个苦苦挣扎的小岛国的忙–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它的价值高,质量好。”

中共国外交部在回答有关其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的问题时表示,两国贸易由来已久,并以市场供需原则为基础。中共国希望澳大利亚能 “做更多有利于友好交流与合作的事情。”

不过,澳大利亚的强硬立场是否能为其他依赖对华出口的中等规模大国提供更广泛的模式还有待观察。澳大利亚的铁矿石是中共国难以替代的;其他国家可能缺乏这样的影响力。

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曾任北京大使馆外交官的前工党总理陆克文则表示中共国很难对付,并对莫里森政府与北京的 “滚动危机 “提出批评。他认为莫里森的自由党议员争相表达对中共强硬态度以获取政治资本。并认为不是必需品的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可能会成为北京的目标,造成昂贵的贸易损失。他同时提到,”澳大利亚的气氛并不适合对中共国关系进行理性的讨论,因为你会被自动定义为要么是鹰派,要么是亲共者”

恶化的关系

外交官和政府官员告诉路透社记者,当疫情来袭时,澳大利亚已经明确了要面对的是一个在习近平领导下更加专制和强硬的中共国政府,从长远来看,澳大利亚需要减少对北京的贸易依赖。

然而,这场大疫将紧张关系前所未有的公开化。在之前的摩擦中,北京也对澳大利亚采取了惩罚性的经济措施。但这些惩罚措施,如在其港口扣留煤炭运输或葡萄酒,都被掩盖为海关技术问题。

中共国驻堪培拉大使成竞业在4月27日接受报纸采访时明确威胁说,为响应澳大利亚的调查号召,中共国民众可以抵制澳大利亚的葡萄酒、牛肉和旅游业。

随后,北京告诫学生不要选择澳大利亚大学,这威胁到275亿美元的外国学生教育市场。莫里森用他担任总理以来对中共国最强硬的语言进行了回击。”我们是一个开放的贸易国家,但永远不会改变我们的价值观,以应对来自任何地方的胁迫,”他在6月告诉悉尼电台2GB。

外交政策研究组织Lowy Institute的年度民调发现,澳大利亚人对中共国的信任度已骤降至23%,而2018年这一比例为52%。6月发布的调查发现,94%的受访者支持减少对中共国的经济依赖。

政府与该地区其他国家合作以应对中共国的做法得到了两党的支持。美国一直是澳大利亚的主要安全盟友。但随着川普的当选,那些对中共国推行更强硬路线的官员也呼吁澳大利亚开始寻求与所谓的中等大国–日本、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建立更广泛的联盟。

双赢的时代

澳大利亚于1972年与中共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比美国完全承认中共国早了7年。

澳大利亚向中共国运送铁矿石、煤炭和液化天然气,与北京的贸易联系也随之增长。2015年底,双方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降低了中共国对农业、乳制品和葡萄酒的关税,并承诺为澳大利亚银行业和其他专业服务打开通往中共国受限市场的大门,双方的经济关系达到顶峰。

协定签署后几个月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当北京拒绝承认2016年国际法院关于中共国对南海争议岛屿的裁决时,特恩布尔政府与华盛顿一起斥责中共国。堪培拉也开始担心中共国在澳大利亚施加影响的企图越来越大,特别是中共国商人向当地政客的政治捐款被曝光。2017年12月,特恩布尔向议会提交了外国干涉法。该法律旨在遏制的活动包括:中共在大学校园内对中共国学生的暗中影响,北京对当地华文媒体的干预,以及中共国试图影响澳大利亚从地方议会到联邦议员等政客的决策。

特恩布尔当时说,澳大利亚国家安全机构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编写的一份关于这些和其他中共国活动的报告,”激发了我们采取行动”。三位前外交官说,2017年ASIO报告后,国防和安全机构及时任总理特恩布尔办公室的关键顾问接管了对中共的政策管理,而倾向于低调处理的外交部被排挤在外。

北京对外国干涉立法作出了愤怒的反应,并以冻结外交访问作为回应。这包括中止年度领导人的访问。

同时网络入侵正在成为一个主要的关注点。特恩布尔的网络安全特别顾问、澳大利亚网络安全中心前负责人阿拉斯泰尔-麦克吉本告诉路透社记者,中共国正在通过各种方式收集有关资源或投资领域的情报,以使其国有企业受益。”中共国拥有非常强的能力,并且正在对竞争对手、朋友和敌人所做的事情进行战略略性窃取。” MacGibbon说,他现在是私人网络安全公司CyberCX的首席战略官。

中共国外交部表示,网络攻击很难追踪,澳大利亚需要出示北京参与的证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单方面炒作针对其他国家的网络攻击问题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对中共鹰派的崛起

2018年8月,澳大利亚成为第一个以国家安全为由有效禁止华为进入其下一代5G电信网络的国家。提出使用华为5G设备便是给一个有敌对可能的外国势力提供造成伤害本国的能力。澳大利亚安全官员向华盛顿提出了他们对华为的担忧,华盛顿效仿堪培拉的做法,于去年5月对这家中共国公司实施了禁令。官员们还前往英国解释澳大利亚的立场。麦克吉本说,英国人关注的是俄罗斯的干扰,但澳大利亚官员认为,他们也需要了解来自中共国的风险。

在最初决定允许华为在其5G网络中发挥有限的作用后,英国政府在7月改变了方向,宣布将禁止该公司在该国的5G网络中发挥作用,命令电信公司在2027年前拆除其设备。

华为澳大利亚公司表示,它没有参与任何干预该国电信网络的努力。中共国外交部表示,澳大利亚政府 “以国家安全为借口 “禁止华为,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与伦敦就华为问题进行接触的官员之一是安德鲁-希勒(Andrew Shearer),他去年从国家情报办公室调任莫里森的内阁秘书。政府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记者,他已经成为总理内阁中关于中共国政策的强大声音,并敦促与日本和印度进行更密切的接触。6月,澳大利亚与印度达成战略伙伴关系,允许两国进入对方的军事基地,并允许澳大利亚向印度提供对国防和太空计划至关重要的稀土、金属。

2016年至2018年期间,希勒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工作,该中心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国防和安全智库。CSIS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格林(Michael Green)表示,当时美国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对北京的态度越来越强硬。2017年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露面时,希勒告诉委员们,中共国有意破坏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和支撑这一秩序的机构。

希勒致力于解决包括中共国在东海和南海的 “灰色地带 “侵略性行为,如人工岛。”我们在寻找利用联盟和伙伴关系来阻止北京进一步升级的方法,”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格林说。

莫里森最近宣布,澳大利亚将在未来10年将国防开支提高40%。莫里森表示,他的国防战略将增强澳大利亚应对”‘灰色地带’–低于传统武装冲突门槛的行动 “的能力。

亚洲社会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领导了政府的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书,对中美更有可能发生冲突的世界进行了重大反思。

“在我们自己的地区和全球范围内,与其他中等大国合作,在当前的环境下,对澳大利亚来说很有意义。它有助于向中共国表明,我们并不是唯一有此担忧的国家。”去年离开外交部的前情报局局长莫德说。”这也有助于反驳中共国的说法,即澳大利亚只是遵循美国的要求。”

对中共最尖锐的公开批评来自一个两党议员团体,他们自称 “金刚狼”,其灵感来自上世纪80年代电影《红色黎明》中一群抵抗苏联入侵的少年。这群人没有一个是内阁成员,他们在2019年凝聚在一起。

表现最耀眼的 ”金刚狼“是前特种部队士兵、自由党议员安德鲁-哈斯蒂,他是议会情报监督委员会主席。去年8月,哈斯蒂曾将西方对专制中共国的绥靖比作当年法国阻止纳粹德国前进的失败。

中共国外交部表示,澳大利亚一些政客和智库 “散布谣言,诋毁中国,严重毒害双边关系”。

澳大利亚对反对公开批评北京的中共国外交官进行了反击。中共国外交官被澳大利亚同行告知,在民主政治制度下,国内的政治辩论和媒体是政府无法控制的。

商界的觉醒

4月,当中国威胁要对澳大利亚呼吁进行冠状病毒调查进行经济报复时,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办公室的电话开始响起,行业负责人纷纷打电话表示担忧。但在公开场合,澳大利亚商界领袖基本保持沉默。

铁矿石矿商则继续将澳大利亚最宝贵的资源–从西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的红色干土中提取的铁矿石运往中共国钢厂。6月,由于唯一的竞争对手巴西淡水河谷公司遭遇中共病毒疫情而停产,澳大利亚铁矿石发货量达到创纪录的99亿澳元(72亿美元) ,使年出口额首次突破1000亿澳元(732亿美元) 。”中共国需要我们的大宗商品–世界上最好的铁矿石。这确实意味着澳大利亚在此方面处于一个强势的地位,”西澳大利亚州矿产和能源商会首席执行官Paul Everingham告诉路透社。同时,他补充道,铁矿石行业对新近出现的 “对抗性气氛 “感到不适应。”

在2018年外交低潮之后,国家安全局和外交部为面向中共国的行业高管举行了简报会。一位农业行业人士表示,这些高管被告知,抱怨将为北京提供弹药,用于宣传反对澳大利亚政府。他们被建议与政府官员合作应对中共国的限制并揭露北京的贸易报复行为。

政府还告诉工业界,它正在为澳大利亚商品寻求替代市场,已经就进入印度尼西亚进行了谈判,并正在与英国、欧洲和印度进行谈判。

商业界的沉默与2018年形成鲜明对比,当时首席执行官们大声抱怨特恩布尔政府与中共国的争端有可能损害贸易,并恳请他飞往北京解决问题。对此特恩布尔认为商界已经开始觉醒。

参考链接:https://www.reuters.com/investigates/special-report/australia-china-relations/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