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试图将中共病毒“科普”为自然进化, 传播病毒真相任重道远

图片来源:bitterwinter.org

《经济学人》杂志于8月22日在其著名的《领导》栏目(《Leaders》)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中间的外星人–病毒如何塑造世界》的匿名社论(匿名是该刊坚持的一贯传统)。

通过普通的理论和常识来理解中共病毒的影响

文章写到,人类自认为是世界上的顶级掠食者。因而,人类的下方排列了一长串濒危大型动物和诸如剑齿虎、新西兰莫亚恐鸟等已经灭绝的动物名单。同时,文章承认中共病毒可能打破食物链,展现了人类如何也会成为猎物的。文章将中共病毒与艾滋病毒、上世纪初的大流感病毒等相提并论,认为他们共同引起了一连串的现代流行病,其中大流感导致的死亡人数比第一次世界大战还要多。在此之前,欧洲人入侵美洲时意外带来的天花、麻疹和流感等流行病反而使得殖民统治成为可能并得到纵容,这些流行病消灭了许多原住民。无论病毒给任何时期某一物种带来如何紧迫的灾难危机,但都远远不如病毒对地球上生命的长远影响来得巨大。虽未明言,但文章已经暗将中共病毒和那些较为常见的病毒归为同类,是物种进化的过程

自然界病毒生态学和生物学特性推动生物进化的机制

  1. 自然界病毒的多种多样,无处不在
    文章称,世界上充斥着病毒。一项对海水的分析发现了20万个不同的病毒物种,这还不是全面的统计。其他研究表明,一升海水中可能含有超过1000亿个病毒颗粒,一公斤干土的病毒颗粒是这个数字的十倍。根据一个很大的信封背面的推算,全世界的病毒总颗粒数可能是10的31次方,远远超过地球上所有其他形式的生命。
  2. 自然界病毒通过杀戮、瘟疫和运输成为生物进化的引擎
    文章提到,病毒是利用寄主生物体的新陈代谢来进行繁殖的遗传物质包。病毒是最纯粹的寄生物:除了基因编码是来自病毒自身的,其他一切都是从宿主那里借来的。它们将生命本身剥离到最基本的信息和复制上。病毒的巨大数量可以说明上述策略确实是非常成功的。病毒–通常有许多不同的种类–已经适应了攻击每一种存在的生物体。它们是进化的强者,原因之一是它们监督着一场无休的、惊人的屠杀,并在屠杀中不断变异。这一点在海洋中尤为明显,每天有五分之一的单细胞浮游生物被病毒杀死。 从生态学角度来说,这促进了多样性,因为它们杀死了数量巨大的物种,从而为罕见的物种腾出了空间。越是常见的生物,就越有可能就地促成专门攻击它的病毒瘟疫,从而使其数量受到控制。

    文章认为,病毒引起瘟疫的习性也是一种强大的进化刺激,使猎物发展出防御机制,而这些防御机制有时会产生更广泛的后果。例如,一个(感染病毒的,译者注)细胞故意毁灭自身的一个解释是,它的牺牲降低了附近相邻细胞的病毒负载。因其基因在邻近细胞中也有拷贝,所以这些基因更有可能存活下来。恰好,这种利他主义的自杀是细胞聚集在一起并形成复杂生物体的先决条件,比如豌豆、蘑菇和人类。

    病毒成为进化引擎的第三个原因是,它们是遗传信息的运输机制。一些病毒基因组最终会整合到宿主细胞中,并传给这些宿主生物的后代。8%到25%的人类基因组似乎有这样的病毒起源。但病毒本身又可以被劫持,它们的基因也可以转为新的用途。例如,哺乳动物能够生下活的幼崽,就是病毒基因被改造成允许形成胎盘的结果。甚至人类大脑的发展也可能部分归功于类病毒因子在其中的移动,类病毒因子的移动使得同一个生物体内的神经元之间产生了基因差异。

病毒不只引起疫情大流行,它对世界的塑造也是惊人的

文章认为,现在人们越来越清楚,自生命产生之初以来,病毒在多大程度上塑造了所有生物体的进化,展示了盲目无情自然选择的惊人力量。对于病毒帮助创造的一群聪明的双足哺乳动物来说,它们是威胁和机遇的混合体,有些令人头疼。

文章认为,进化论最令人着迷的见解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复杂性,可能产生于生物体内和生物体之间持续的、无法消解的、虚无主义的竞争。盲人钟表匠(即盲目而精密的能工巧匠,译者注)使你具备了阅读和理解这些文字的能力,这一事实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一系列古老行动的回应。这些行动也许从40亿年前地球上首次出现生命以来就一直在进行。那些熙熙攘攘的、微小的、具有攻击性的复制器(replicator)开展了行动。人类的进化可能这是上述原理一个惊人的例子–病毒还没有结束。

人类对于病毒的预防和利用

文章称,被病毒精雕细刻进化出的独特的人类意识,开辟了应对病毒威胁和利用病毒的新途径。这要从疫苗接种的奇迹说起,它能在病原体发动攻击之前就对其进行防御。多亏了疫苗,天花已经不复存在,它在20世纪夺走了大约3亿人的生命。小儿麻痹症总有一天也会消失。文章再次将中共病毒与这些常见的自然界的病毒相提并论,因此基于前述理论乐观的推导出一个结论:由中共病毒大流行所引发的新研究将增强对病毒王国的调查,以及身体所能集结的最佳反应–将对病毒的防御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文章提到,尽管人们对病毒的研究开始于将其当作一种奇怪的病原体子集的调查,但最近的研究将它们置于解释基因是否被改造的核心问题,有可能该病毒是出于人类的私利或其他的原因。一些用于人为操纵生物体的工具就产生于人们对病毒本身和防御病毒的理解。早期的基因工程依赖于限制酶–细菌切割病毒基因的分子剪刀,生物技术专家用它来移动基因。生物技术的最新迭代–逐个字母(碱基,译者注)进行基因编辑,即所谓的CRISPR( 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方法,利用的是一种更精确的抗病毒机制。

文章最后仍在从自然界的角度进行评述。文章提到,自然界是不仁慈的。 不存在病毒的世界是不可能的。 在任何情况下,生命的奇妙多样性依赖于病毒,它们既是死亡的根源,也是丰富和变化的源泉。 另一个令世人惊叹的前景是,病毒成为人类新知识的源泉–这些知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减少了人类的死亡。

评:

这篇文章在传递基于自然界普通规律的生物学或生态学知识的同时将中共病毒夹带其中,基本无视中共病毒在基因、结构、感染规律上的反自然性:包括基因编码的反自然性,S蛋白作用机制的反自然性,强变异性以及各地病毒基因图谱在遗传学上的反常性,具体参考闫丽梦博士和路德博士军团的剖析以及一些现有的科研论文。这篇文章对上述反常情况和闫博士最近广为人知的严谨发言置若罔闻,在不了解如此复杂病毒的来源的前提下,盲目乐观的支持疫苗有用论和“化危为机”论,可谓在误导中科普,在科普中误导。

由此可见,《经济学人》洗地中共病毒的立场和中共如出一辙,力挺现阶段疫苗的主张和华尔街的前台小丑沆瀣一气,爆料革命“排干沼泽”的任务还很艰巨,请战友们挥舞你的金手指!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 匿名
校对整理:人间四月

+1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Namoamtb
6 月 之前

 

0
initpi45ntu_副本.jpg
Namoamtb
6 月 之前
Reply to  Namoamtb

 

0
inidj78tpintu_副本.jpg
Namoamtb
6 月 之前
Reply to  Namoamtb

中国的左派们完全没有意识中共是世界上最大反华势力,现在它们与西方反华势力已经勾结一切来转移视线了!西方还要骗到何时呢?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