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流域洪灾日益严峻, 中共政府如何应对

图片来源: https://www.voachinese.com

环境记者,北京能源网络执行制作,前中外对话研究员白莉莉(Lili Pike)于8月17日在《InsideClimate News》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共夏天洪水灾害的频繁加重的情况下,中共是否能及时应对的评论文章。

文章指出,7月初,在中共各地高中生参加高考时,暴雨突然袭击安徽省歙县,使当地学生无法到达考场。歙县的商店老板们都遭受了洪水的打击。茶铺老板吴永强在腾讯媒体中文博客《中国人的一天》(China One Day)上说,他来到自己的茶店里,发现自己的茶叶浸在浑浊的洪水中,9成的货物都被毁了,受损数万美元。

整个中共国,尤其是在长江中游地区,在过去的两个月中,由于夏天雨季更是引发了创纪录的降雨和洪水,类似的破坏性事件也在重复上演。今年夏天,数百万人的生活严重受到影响,气候专家警告说,随着全球气温升高,从而加剧了中共国的强暴雨次数,中共国将面临更加频繁的严重洪灾。

研究人员表示,就破坏和受影响人数而言,如果温度比工业化前的水平升高4摄氏度,中共国将是最容易遭受洪灾的国家。如果不采取措施予以遏制,预计到本世纪末全球将出现变暖情况。

中共国易发洪水的长江流域附近的工厂,城镇和城市人口稠密。政府已经投资了繁多的工程项目来控制洪水,但是快速的城市化、退化的生态系统和严重的不平等现象对中共国应对洪水的能力造成了巨大挑战。

今夏历史性洪水席卷中共国

中共国的南部地区、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在梅雨期间通常是洪水泛滥。6月至8月的东亚雨季,但今年的洪水超出历史水平。从6月开始,暴雨和洪水开始袭击长江流域的各省,包括湖北、湖南、安徽和江西。

中共气象局新闻发言人王志华说,长江中间和下游流域从6月至7月中旬的降雨量是1961年以来的最高记录。截止到7月中旬,有33条河流流速过高,433条河流的水位高于防洪线。截至7月底,根据中共应急管理部的数据,已经有27个省的近5500万人受灾,其中有380万人撤离,158人死亡或失踪,民直接经济损失约为207亿美元。

虽然长江沿岸的洪水风险已经减弱,但是夏季还没有结束,上周长江上游又发生了另一轮洪水,随着天气向北移动,北京和其他北方地区也开始面临强降雨。

洪灾对中共的威胁

中共国从史至今都在应对洪灾,但气候变化正在加剧这一威胁。随着温度的升高,中共国中部和东部地区的极端降雨增加,洪水将更加频繁。研究人员使用气候模型预测,如果全球温度比工业化前升高1.5摄氏度,则历史上每100年才会发生1次的高河流量将会每50至60年发生一次。而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摄氏度以下是2015年签署的《巴黎气候协议》的目标。

根据《环境研究通讯》(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2018年发表的研究,一旦温度升高2度,中共国将每25至35年发生一次极端的河流流量现象。

共同撰写这项研究的牛津大学研究助理荷马·帕坦(Homero Paltan)说:“温度达到1.5度就已经会对河流高流量方面产生重大影响。”他指出必须通过更多的研究分析才能确定气候变化是如何影响今夏洪水的,不过2020年的湿季风条件与他们的研究趋势是相吻合的。

作者也指出,随着气候变化,洪水泛滥加剧,中共国会有更多的人受灾。 《自然气候变化》(Nature Climate Change)上发表的一项2018年研究预测,如果全球温度比工业化前升高3摄氏度,中共国每年将有超过2000万人遭受洪灾。与此同时,2019年发表在《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上的一项研究调查2003年至2010年大洪水对中共国制造业的影响,调查发现洪灾导致了企业的产出每年减少28%。

研究调查的作者模拟了在供应链中断时洪水对经济的影响。他们发现,中共国在大水灾后,总经济产出损失了12.3%,且该经济影响会持续多年。共同撰写了这项研究的牛津大学气候风险专家吉姆·霍尔(Jim Hall)说,未来,中共经济将变得更加脆弱。他说:“我相信将会有更多的投资来减少洪水灾害。但是问题是:在防洪方面的投资是否能跟上不断增加的风险规模?”

中共究竟如何应对?

文章指出,中共已经认识到气候变化正在加剧极端洪灾的发生,并已采取措施应对不断增加的风险。中共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贾晓龙在7月25日接受央视采访时,描述了过去几十年的强降雨日数增加,并说:“我认为长江流域持续的强降雨是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发生的。”

从历史上看,中共通过建设庞大的工程项目来应对洪水,例如世界上最大的水坝——三峡大坝。该水坝于2009年完工,来控制长江的洪水。今年夏天,由于水库中的水位过高,大坝不得不打开水闸。罗德岛设计学院的环境历史学家丁祥利则表示,大坝帮助减少了高峰河流流量,但不是万能的。

丁祥利在哈佛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Harvard Fairbank Center)关于中共洪灾的网络研讨会上说:“仅靠水坝无法解决中共国的洪水问题,除水坝外,可行的防洪系统还应包括分洪蓄水池,堤防和弹性湿地系统,而这正是当代中共国所或缺的。”

作者也引用了《经济学人》(Economist)报道,中共立法者正在考虑制定一项法律草案,以保护长江流域并恢复其生态系统来进行防洪,朝着更广泛的洪水管理方法迈进的一步。

中共对此制定了一个名为“海绵城市”的全面规划。住房城乡建设部于2014年开始推广这一概念,引导城市在暴雨期间蓄水,而不是任由其造成对下水道的负担。有30个试点城市从中共那里收到了资金,用于实施海绵城市项目。

在海绵城市的保护伞下,中共国务院在2015年设定了一个目标,所有城市都要收集和再利用70%的雨水,到2020年,20%的城市应该实现这一目标,到2030年,80%的城市应该实现这一目标。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可持续城市规划主任邹涛说:“中共的海绵城市建设无疑在缓解城市内涝中发挥了作用。随着该项目的扩大,其对减少城市内涝的影响将更加明显。这些城市还应该增加对自然生态系统的利用,以减少洪灾。”

北京大学教授俞孔坚在2017《中国经济周刊》(China Economic Weekly)的采访中说,应该在更大范围内把海绵城市的发展融入到区域洪水管理中。俞的评论强调了一个已经在洪灾季节中浮出水面的问题:中共的防洪方法常常加剧了城乡之间发展的不平等。

根据澎湃新闻国际版《第六声》(Sixth Tone)报道,为了保护下游城市,安徽省11个分洪区的农村土地被淹没。同样,在江西省,当政府开放堤坝以降低鄱阳湖水位时,农村社区将面临水灾。罗德岛设计学院的丁祥利表示:“牺牲农村人口稀少地区来保护主要城市是中共的防洪计划。”

这些农村社区并没有得到中共对他们田野和房屋损失的充分补偿,丁建议中共和下游城市应增加对贫困农村地区的防洪补偿。

牛津大学的荷马·帕坦(Homero Paltan)说:“人们应该意识到他们生活在一个危险的地区,而且这种危险会越来越频繁。”

评:

歙县洪水治理难题是中共中小河流治理的一个缩影,文中作者指出的全球变暖等不可控因素确实导致今年的强降水,但是中共拨款所修建的水坝或者排水系统并没有起到疏导作用,引人质疑。中共借鉴欧美,日本拥有完善排水系统等国家,从而推出的“海绵城市”:蓄水-净水-再利用来解决城市内涝问题更是治标不治本,本质问题还是应该先回到城市排水系统上。目前中共开闸泄洪,牺牲农村保城市的战略,让农村人民损失惨重,甚至流离失所,并且中共完全没有承担起对农村人民的赔偿责任。文章作者的观点更偏向洪水灾害在中共国这片土地上历史上就频发,并且因为全球变暖而日益严重,并没有深究中共政府在其中应起到的作用,从根本上学习欧美,日本完善排水系统的主要问题,略有为中共开脱的嫌疑。

原文链接

翻译:Tracy
校对:Yamap

+3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ccpshit
6 月 之前

CCP草菅人命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Xiao4
6 月 之前

中共的对策就是撞大运!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