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作战室:百年后仍会被铭记的节目

作者:战友之家维基百科小组/VOG WIKI GROUP

2019年10月,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山连排屋的地下室里,斯蒂芬·班农(Stephen K・Bannon)先生租下了曾是布莱特巴特新闻网(Breitart News)总部的办公室,开始了他自信地称为“百年后人们仍会记得”的节目——班农作战室(Bannon’s War Room,也称“班农战斗室”)。2019年末,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后更名为“作战室——大流行”(War Room Pandemic)。该节目是全球首个最全面揭示中共病毒真相和最新病毒大流行信息的媒体平台。斯蒂芬・班农、Jason Miller(杰森・米勒)、Raheem Kassam(拉希姆・卡萨姆)和Jack Maxey(杰克・麦卡锡)通过众多视角,采访医学专家、政治家、商界领袖和普通老百姓,展示来自各行各业的翔实证据来审视这场大流行,揭示这场大流行的真相。

立场:传播真实信息

战斗室节目的起源来自班农先生2019年10月在保守派谈话电台上的一次露面,当时他实事求是地表示,川普将被弹劾,并将提交给参议院。他回忆说,当时听众们都疯了,说“那是假新闻,是政治迫害,是深层政府(暗势力)。”他回答:“是的,就是那个(指政治迫害)。” 他对《纽约邮报》说:“就像地球转动一样,川普将在未来六周内被佩洛西弹劾。”在那之后,班农决定需要一个节目来“审视现实,而不是杜撰编造”(go through the reality, not the spin)给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观众。“我们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确保人们明白我们是在为你提供一个内部人士的视角。并且人们想要这个”。[1]

班农作战室由班农与川普总统竞选团队前高级顾问杰森・米勒,英国独立党领袖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的前助手拉希姆・卡萨姆一同组建,于2019年11月开播。最初致力于挽救现任美国总统川普的弹劾案,前100余期节目标题大部分为“班农作战室:弹劾”(Bannon’s War Room:Impeachment)。2017年8月,班农离开白宫,局外人的身份使得作战室节目成为一个为川普弹劾案辩护的最佳的“真正的信息平台”(true messaging platform),不受政府或共和党内部建制派的阻碍。该节目虽然受到形式和媒体界地位的限制,但始终坚持发声[1],以其主要成员在政治上的特殊影响力和优质内容,不断向外界传递着白宫的核心理念,同时捍卫川普政府的决策,目标是推动白宫及其政治盟友采取更集中、更主动的姿态抵消川普总统弹劾案的影响。

班农作战室在开播伊始就以鲜明的政治观点,敏锐的新闻视角,真实可靠的信息来源和各行各业人士为被采访对象等令人耳目一新的特点吸引了亿万观众与听众。在同事眼中知识渊博如“百科全书”的班农先生曾在中国香港和上海工作,对中国的了解非常深刻,“爆料革命”发起人郭文贵先生称他是“最了解亚洲的西方人”[2]

为川普总统弹劾案辩护

在应对川普总统被弹劾的问题上,班农认为共和党人应该要求并促成延长参议院审判的时间,这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的策略,即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进行快速审判,以便迅速宣判川普总统无罪,形成对比。班农认为,这种“快速而肮脏”的选择,仍会给川普和他的总统任期蒙上一层疑云。在班农看来,一个简短的审判只会让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向全国观众展示精心策划的反川普言论要点,而没有机会让他们彻底反驳。相比之下,班农认为延长审判,传唤双方证人——包括前川普国家安全顾问John Bolton,代理幕僚长Mick Mulvaney,前奥巴马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John Brennan以及共和党的匿名深喉——将能触及问题的实质。这种长时间的审判将迫使“华盛顿机器”在公开场合为自己辩护,并不可避免地导致“(川普)真正的免罪,然后在11月为其辩护。”[1]

关于共和党人应该如何在弹劾的背景下,以自己的方式捍卫这个有争议的决定,米勒认为“整个弹劾行动都是因为与未当选的官僚在外交政策上存在分歧,他们不同意总统处理乌克兰问题的方式”而导致的。针对于伊朗的外交政策辩论将成为民主的“无效计划”的另一篇章。在班农看来,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将利用“战争权力辩论”来强化“川普是一个明确而现实的危险”的说法。[1]

对待中共病毒疫情和中共国人权问题

斯蒂芬・班农先生于2020年1月25日开始直播班农作战室—大流行节目。当时正值中国农历春节,湖北武汉多地已有疫情爆发,逐渐向全世界蔓延,但真实信息被中共掩盖。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爆料革命”战友将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地区的真实资讯传递到海外,通过华人自媒体“路德社”向全世界报道。班农作战室作为英文媒体,每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0:00 –12:00,一周七天及时为听众提供接近白宫核心圈的独家分析和来自顶级医疗、公共卫生、经济、国家安全、供应链与地缘政治专家的最新动态分析。中共疫情导致数千万人感染,数十万人死亡,多个国家的GDP呈现负值,重创世界经济,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大流行病,“Pandemic”作为主题名称,契合时局,对观众有强大的吸引力。

班农反对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对华政策,在节目中曾说:“基辛格先生,我再也不想听到你说的所谓自由世界秩序了,你有罪过,你认为你在越南战争的炮火中手上沾满了鲜血,对这次疫情你也是有罪的,你手上同样沾满了鲜血,你从一开始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代言人,你为中国共产党代言,不仅仅是你从中共那里拿到了沾满鲜血的钱,中共已经支付给你几十年的钱,这些真相都会被揭开,所有这些华尔街和中共做生意的人,所有这些大公司和中共做生意的人,所有和中共合作的智囊团,你们都拿了沾满鲜血的钱,这些事实马上会真相大白,整个世界都会对你们进行审判。你们和中国共产党一样坏,事实上,你们更坏,你们信仰金钱……华尔街和对冲基金与中共一样有罪,你们想要改变世界秩序,还有达沃斯党……你们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你们知道(中共非法)器官移植,你们知道(中共迫害)东突厥斯坦和维吾尔人,你们知道(中共迫害)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徒,你们知道(中共迫害)地下基督教会,你们知道(中共迫害)地下天主教会,你们也知道(中共制造了)天安门大屠杀,你们知道每一个在中共残暴统治下为自由而战的人,但是你们仍然跪舔中共独裁政权,你们手上同样沾满了鲜血。相信我,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都会和你们战斗到底,揭露真相,我们会从基辛格开始,你这种暴行,我不在乎你说什么自由秩序,所有的死亡和伤害都是因为像你这样的人跪舔中共独裁政权,并且为他们歌功颂德,你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向所有美国人和全世界的人说‘我道歉,我错了,我从中共那里拿了钱,我和他们狼狈为奸’。你们现在制造了这些烂事,真让人恶心了,所有和你们狼狈为奸的人都让我感到恶心,还有所有拿了中共钱的智囊团们都有罪,我们有事实会证明他们有罪,这还没有提到这个病毒是不是生化武器或者从实验室来的,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会为中国人民的自由而战,这不是种族主义,中国人民在中共恶魔的残暴统治下首当其冲,几十年来,我们都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为什么呢?为了钱,因为使用中国的奴隶工人可以获得更高的利润,相比使用在密歇根州和宾州的劳工。你们这些人太恶心!是国家的耻辱!是国家制度的耻辱!”[3]
班农先生将当今的中共与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纳粹相提并论,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威胁,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勤劳体面的族群……中国共产党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中国人民,这一点在武汉体现得淋漓尽致……要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习(近平)和王岐山进行纽伦堡式的审判”[4],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并没收中共高官,包括习近平、王岐山的在美资产并捐献给中共病毒死难者家属。

广泛受众

包括雷恩斯・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兰德・保罗(Rand Paul)、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内的川普众多盟友的加盟使作战室节目迅速成为收视率最高的媒体节目之一。除了在官网warroom.org和Youtube网站的Bannon WarRoom – Citizens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频道播出,节目也同时在其众多合作伙伴,如美国之声新闻(America’s Voice News)、约翰・弗雷德里克斯广播网(John Fredericks Radio Network)、塞勒姆媒体集团(Salem Media Group)和川普总统的亲信克里斯・拉迪(Chris Ruddy)旗下的有线新闻网Newsmax电视上播出。Newsmax TV覆盖众多电视、卫星和广播平台,包括DirecTV,Xfinity,DISH ,FiOS,Spectrum,Cox,Mediacom,Optimum,U-verse,WOW! TV,Suddenlink,T-Vision,Armstrong,TDS TV,Orby TV,Hotwire,FuboTV, Sling TV,SimulTV,向全美7,000万个家庭播出。[5][6]

截止到2020年1月,班农作战室的播客(podcast)版本已经获得了接近600万次的下载量,常常名列播客下载榜单前茅[7]。播客是美国近年来最受开车族、健身族欢迎的数字广播,美国用户在2019年已达到1.55亿,占总人口的55%[8]。播客用户可在Apple、Spotify、Stitcher、SoundCloud和Google Play等平台收听班农作战室节目[9]

在Facebook、Twitter及其旗下的Periscope流媒体视频直播APP等社交媒体上,班农战斗室节目被制作成多种语言的短视频快速传播。华语观众更可以在Gnews.org,GTV.org上收看中文同声传译。在众多嘉宾中,郭文贵先生、闫丽梦博士、路德先生更是为观众所熟知。班农先生同全世界一同见证了北京时间2020年6月4日新中国联邦成立的历史时刻,郭文贵先生的豪华游艇Lady May也多次出现在观众面前。

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大厦的共和党议员马特・盖兹(Matt Gaetz)说,这个节目“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白宫的很多人都在听”。[10]

截止到2020年8月20日,班农作战室已经制作了344期节目,帮助世界各国人民,尤其是英语世界,认清了中共反人类的邪恶本质。中共通过其对国内媒体的绝对控制,对世界其他主流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对社交媒体如Twitter、Facebook的特殊影响力,掩盖疫情真相、歪曲事实,造成中共病毒在全世界大流行,数千万人感染,近百万人死亡,严重威胁了世界各国的国家安全,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甚至威胁到人类文明的延续。班农作战室始终站在唤醒和引导美国民意,对抗中共对美发起的超限战的第一线。在加速形成各国一致对抗邪恶中共极权的世界趋势中,班农作战室和“爆料革命”一样,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班农是当之无愧的“媒体之王”!


参考资料:

[1] Ben Jacobs, Steve Bannon Wants to Save Trump — So He’s Launched a Podcast, Intelligencer, Jan 19, 2020

[2] 郭文贵受访赞班农是“了解亚洲的西方人”,BBC, 2017年12月10日

[3] War Room: Pandemic EP 103 – Bannon Unloads on Kissinger, CCP,Youtube,2020年4月6日, 第39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PlSD0uK3g&feature=youtu.be&t=1757

[4] 前白宫策略顾问班农在节目访谈中提到,要对习近平、王岐山进行「纽伦堡审判」!他也强调,「中共的最大受害者是中国人民」「中共是全世界的最大威胁」,Youtube, 2020年4月5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Zw2HUo4lPU

[5]Brian Freeman,Sen. Braun to ‘War Room:’ Trump Has Played Iran Crisis Correctly,newsmax, August 18, 2020,https://www.newsmax.com/newsmax-tv/mike-braun-trump/2020/01/08/id/948915/

[6] https://www.newsmaxtv.com/findus

[7]Raheem Kassam,Twitter Suspends Bannon’s ‘War Room: Pandemic’ Account Without Reason,April 13, 2020,https://pandemic.warroom.org/2020/04/13/twitter-suspends-war-room-pandemic-account-without-reason/
[8] Ross Winn,2020 Podcast Stats & Facts (New Research From Apr 2020),April 21, 2020 ,https://www.podcastinsights.com/podcast-statistics/

[9] Steve Bannon Presents ‘War Room: Pandemic’,July 25,2020,https://tennesseestar.com/2020/07/25/steve-bannon-presents-war-room-pandemic-3/

[10] Ben Jacobs, Steve Bannon Wants to Save Trump — So He’s Launched a Podcast, Intelligencer, Jan 19, 2020

班农作战室主要成员

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

斯蒂芬·班农

经历

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 ,1953年11月27日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工人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是虔诚的爱尔兰天主教徒。毕业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城市管理专业,后取得乔治敦大学硕士学位。任五角大楼海军作战部部长助理时仍继续进修,并最终取得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从海军退役后加入高盛集团,成为一名投资银行专家。90年代后成为好莱坞的执行制片人,先后创作和执导了九部纪录片和十九部电影,其中包括揭露华为内幕的电影《红龙之爪》(Claws of the Red Dragon)。2012年接管布莱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主要目的是帮助和支持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的“英国脱欧”运动。布莱特巴特新闻网是美国一家保守新闻及评论网站,在政治上支持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1]

班农先生在2016年参与川普的竞选活动前辞去莱特巴特新闻网的一切职务。2017年4月5日他选择退出美国国家安全会议,辞去白宫的职务重返布莱特巴特新闻网,任执行主席。布莱特巴特新闻网的编辑Peter Schweizer出版了《克林顿摇钱树:外国政府和企业如何和为何帮助比尔和希拉里致富的隐秘故事》(Clinton Cash:The Untold Story of How and Why Foreign Governments and Businesses Helped Make Bill and Hillary Rich)一书,要求调查克林顿夫妇的财务。班农先生2018年8月成立了美国共和公民团体(Citizens of the American Republic),2018年11月起担任由郭文贵先生发起成立的法治社会基金(Rule of Law Society)主席,该基金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数万捐款者,特别是受中共压迫的中国人民的大量捐款,成为真正的灭共基金。在中共病毒大流行后,该基金为美国的医院和政府部门捐赠了大量口罩、消毒喷雾等个人防护设备,成为中美人民友好交流的桥梁。

班农先生是右翼保守派共和党人的代表人物之一,主张平民主义(populism)和经济民族主义(economic nationalism),但反对种族主义和排外,建议川普政府以美国利益为首位,改变对华政策,采取强硬对华政策。在他的建议下川普政府启用了蓬佩奥,皮特・纳瓦罗等强硬派人物作为内阁成员[2]

观点

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米拉诺维奇2016年的新书,《全球不平等:全球化时代的一种新方式》中绘制了1988至2011年间全球收入分布图(也称“大象图表”),表明高收入国家的中产阶级的实际收入停滞不前。他还发现自1988至2008年,最富有的1%人群收入增加了60%,而最贫穷的5%人群的收入则没有变化。

班农先生认为中共国通过不计代价的污染本国环境,压榨本国劳动力,成为“世界工厂”,正在掏空美国,造成美国工人失业。中国已对美国发起了超限战,这是一场“文明的冲突”,是一场价值观大战,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在战争中!他多次访问梵蒂冈,梵蒂冈主教后来表示“美国(全世界)和中共的战争,是正义与邪恶的战争,是属灵的战争。”

班农先生在担任川普总统竞选团队高级顾问时曾说:“未来五年到十年,在南海,我们会与中共国发生战争,这是毫无疑问的。”

他还曾表示,“中共国和伊斯兰国是美国两个最大威胁,他们有力量,也很傲慢。他们在迈步前进,他们认为犹太—基督教的西方文明已经没落。”

2018年,班农先生曾批判奥巴马的全球政策,认为奥巴马政府对自由主义理念、全球化和国际主义的坚持实则是在瓦解美国,如果这样下去,美国将走向衰落。班农认为,全球化使得跨国集团和金融集团成为了既得利益群体,他们不能创造财富,而且也没有真正的才干。他们把持了各国的议会、游说机构和决策机构,依靠裙带关系和特权来保障自己的既得利益。这些人正在这一场空前的全球化中导致民众生活水平倒退。为什么班农却被全球化“精英”视为另类右派的领袖?这是因为班农先生在全球化带来问题的解决方案上,有着鲜明的特点。班农不是一颗凭空长出来的大树,这个让美国忧虑的时代,这片充满神话的土壤,注定了班农的出现[3]。班农先生认为“平民主义”不同于“精英主义”,“他们不是一群种族主义、本土主义和仇外者,他们是我们国家的脊梁,是地球上最正派的人。”“我们正处于一场新的政治革命的开端,那就是平民主义。平民主义运动并不是种族主义运动。”[4]

班农反对多元化,反对经济全球化,希望维护“西方价值”,对温和派、左翼政客的言论多次进行谴责。“解读班农,将是各国的重要任务”,德国新闻电视台说。美国外交政策分析家安吉特・潘达曾撰稿:“鉴于班农在川普征政府中的中心地位,以及他与川普总统的密切关系,班农有关在南海必有一战的看法应该引起足够的注意。不重视班农的看法,将会有很大的危险。”

班农先生深刻了解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并热爱中国人民。“我真的认为这是一次历史性危机,百年以后人们会回看历史,审视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是时候我们必须迫使全世界,迫使金融界,迫使商业界,迫使媒体界,迫使政治界,必须迫使他们看清中共的真面目。多年以来,他们视而不见中共活摘器官,视而不见藏人佛教徒和达赖喇嘛所受的迫害,视而不见新疆维吾尔人遭受的迫害,视而不见中共对地下基督教会的镇压,视而不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视而不见中共与梵蒂冈达成协议,出卖中共地下天主教会。事实上整个世界,整个世界力量都对中共的恶行视而不见,但是现在,他们不能再装着看不见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个病毒,这个来自中共的恶魔病毒,现在这个病毒已经在世界各地蔓延,不管你是不是亿万富翁、拥有多少财富、何等政治地位,这个病毒都将向你袭来。现在我们看穿了中共,就算病毒不是他们造的,我们假设病毒是自然产生的,中共还是对此撒了谎,掩盖了真相的传播,并且没有采取及时的行动,而当他们采取行动时,他们又是如此的无能,无法正确地解决问题,而且他们继续压制真实信息的传播,不允许世界组织和专家真正介入,现在他们已将这场危机强加给了全人类。现在人们真正了解到那些值得尊敬的、善良的中国人民几十年来经历的苦难。现在这种白色恐怖正蔓延到全世界各个角落。所以是时候了,这个病毒将成为推翻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 [5]

评价

这位前白宫高级顾问,福布斯榜身价四千八百万美金的前华尔街投资银行家,法治社会基金主席,在同事的眼中是“蜜罐”,是坚韧的人,海军长官评价他“表现杰出”,是“完全值得信任的人”。他是中国人民最真挚的朋友,中国共产党的克星!

拉希姆·卡萨姆(Raheem Kassam)

拉希姆卡萨姆

经历

拉希姆・卡萨姆(Raheem Kassam) 出生于1986年8月1日,英国新闻工作者和政治评论家,右翼人物,曾任伦敦布莱特巴特新闻网编辑,在英国、美国和欧洲的政治时事评论方面具有主题专长。卡萨姆在2017年撰写了畅销书《禁区:伊斯兰教法如何渗透你的生活》(No Go Zones: How Sharia Law is Coming to a Neighborhood Near You)。他也是英国保守派活动家奈杰尔・法拉格(Nigel Farage )的首席顾问,《人类时间》的全球编辑。他的父母是来自大伦敦希灵登的印度裔坦桑尼亚移民。他当过穆斯林,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穆斯林,声称自己是无神论者,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对宗教的拒绝启发了他。

他曾任职于华尔街雷曼兄弟控股公司,也曾是青年运动保守未来(Conservative Future)的国家执行委员会委员和校园反极端主义组织Student Rights的主任,反对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接受利比亚卡扎菲的资金。在2011年的一次采访中,表明其偶像是迈格尔・戈夫、玛格丽特・撒切尔和巴里・戈德沃特,并对美国的自由市场政策钦佩不已。

2011年11月11日被聘为新保守主义外交政策智库亨利迈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的竞选总监,在英国和美国管理选举活动,后担任评论家(The Commentator)博客平台的执行编辑。

他还曾是保守派智库亨利・迈克逊学会、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中东论坛(Middle East Forum)的成员,曾尝试英国版的“茶党运动”。

卡萨姆表示,大学毕业后,他与Uxbridge选区的保守党国会议员约翰・兰德尔(John Randall)会晤后步入政坛,兰德尔为他提供政治方向的指导。他成为保守党的竞选者,分发传单,并参加竞选活动进行补选,与其他保守党青年共度时光。他多次参加威斯敏斯特活动、饮酒和竞选活动,在这种环境下,行动派和记者们互相帮助[6]
2016年他曾参加竞选英国独立党领导人奈杰尔・法拉格(Nigel Farage)的竞选,2016年10月31日退出。卡萨姆跟随法拉格到每个地方, 通常穿着大衣紧随其后,收集想法和联系方式。

特朗普先生与奈杰尔・法拉格(Nigel Farage)(右三)和拉希姆・卡萨姆(Raheem Kassam)(右一)

影响

他是“布雷克手枪”团队成员。他相信“在线媒体的非凡力量”[7]

2014年,他被任命为布莱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的伦敦编辑[8]。布莱特巴特新闻网是由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资助,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运营的右翼刊物,该网站被法拉格誉为对英国脱欧“提供了巨大帮助”。卡萨姆作为“新闻工作者”的职业始于右翼在线杂志《评论员》。2019年10月起在班农作战室主持节目至今。

杰森・米勒(Jason Miller)
图片来源: https://www.globalvolatilitysummit.com/speaker/jason-miller-2/jason-miller/

杰森米勒

经历

杰森・米勒(Jason Miller)是美国传播战略家和政治顾问,川普2016年总统大选和过渡时期的首席发言人,川普2020年连任竞选资深顾问。Miller曾受雇于Teneo Strategy咨询公司,还担任过Jamestown Associates的合伙人兼执行副总裁。

1974年10月19日,杰森出生和成长于美国西雅图,后攻读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政治学专业,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94年—1997年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华盛顿州参议员斯拉德・戈顿(Slade Gorton)的助理。他大学毕业后去了加州圣迭戈,在那里担任商人达雷尔・伊萨(Darrell Issa)的联盟主任,1999年底担任伊萨的政治总监,帮助伊萨成功当选国会众议员。2000年底,他成为竞选经理,帮助里克・凯勒(Ric Keller)赢得了佛罗里达州的众议员的公开席,获得了50.8%的选票,并担任幕僚长。2003年7月—-2004年7月他负责管理杰克・瑞安(Jack Ryan)在伊利诺伊州的美国参议员竞选活动。在他的领导下,瑞安成功赢得了竞争激烈的共和党(GOP)提名。瑞安的民主党对手是时任州参议员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然而加州的一名法官有异议,下令取消共和党候选人的监护权档案,之后瑞安选择结束竞选,而由马里兰州的艾伦・凯斯(Alon Keyes)代替,奥巴马也因此于11月轻松赢得选举。后来他移居佛罗里达州,担任政治和传播顾问,为梅尔・马丁内斯(Mel Martininez)竞选美国参议员做筹备工作。他帮助南卡罗莱纳州州长迈克・桑福德(Mark Sanford)连任,获得55%的选票。竞选结束后他在南卡罗莱纳州任职,为州长做战略规划,兼任副参谋长。

2007年4月国家政治招募他移居纽约,参加了前任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的竞选活动,担任副传播总监。他的主要工作是“监督委员会的快速反应并替代纽约市的发言人工作”,同时也为委员会在南卡罗莱纳州和其他一些早期的组织建设作出了贡献。朱利安尼在佛罗里达州的初选中被最终提名人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胜出后结束竞选。

2008年他加入了Denzenhall Associates ,一家总部位于哥伦比亚特区的公共关系公司,专门从事危机公关业务,为大型行业协会和杰出人士提供咨询服务。

2010年1月成为Jamestown Associates咨询公司的合伙人兼执行副总裁。2012年——2016年一直从事有关的政治竞选活动,还在2015年参与了总统的竞选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竞选活动经验。2015年他和Jamestown Associates是肯塔基州州长Matt Bevin 的媒体与沟通顾问。2016年被聘为川普竞选团队的高级传播顾问。在川普当选后的2016年11月——2017年担任川普政府首席发言人,曾被提名为白宫公关总监一职,但被他婉拒。2019年受邀参加班农的作战室节目,担任节目主持人。在美国同中国的超限战达到白热化的关键时刻他再次临危受命,加入川普的2020年11月竞选团队,于2020年6月离开班农作战室节目。

杰克・麦卡锡(Jack Maxey ),图片来源:Jack Maxey Twitter

杰克·麦卡锡

杰克·麦卡锡2018年加入班农作战室,他做事十分低调,持续关注美国的弱势群体,多次参加慈善活动。他是退伍特工[9],曾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埃里克(Eric)广播公司担任董事兼联合主持人[10]

为了唤醒不明真相的国人,他在华盛顿地区大声疾呼,“当我的家人、我的历史,我对上帝的信仰被摧毁时,人类精神又该如何找到归宿?”


参考资料:

[1] https://johnmenadue.com/carole-cadwalladr-why-britain-needs-its-own-mueller-the-new-york-review-of-books/

[2]纽约时报中文网2018年12月5日及维基百科

[3] 2017年文章《被洗牌的国师班农,洗不掉的美国梦幽灵》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406-opinion-zhenxi-bannon/?utm_medium=copy)

[4]平民主义—一场新的政治革命演讲,Youtube,2018年11月10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kx8pofFBtE

[5]班农接受新唐人访谈时表示,中共将病毒的危机强加给了全人类,令全世界的人民了解到过去那些值得尊敬的善良的中国人民所经历的几十年的磨难,YouTube,2020年2月28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LOEIJ8iBa8

[6] https://www.buzzfeed.com/jimwaterson/raheem-kassam-ukip

[7] Bad Boys of Brexit, https://badboysofbrexit.com/2018/05/16/raheem-kassam/

[8] From the JC to the White House? The remarkable rise of Raheem Kassam
https://www.thejc.com/comment/opinion/from-the-jc-to-the-white-house-the-remarkable-rise-of-raheem-1.54962

[9] Curt Mills, Bannon Goes Back To War, Feb 27,2020, https://www.theamericanconservative.com/articles/bannon-goes-back-to-war/

[10] 2020年3月12日Kim Monson Show和Facebook

班农作战室:中共冠状病毒大流行节目要点(按时间线排序)

2019

2019年12月27日,《财新网》报道中国的实验室确定了神秘流感,但当地和国家官员下令移交或销毁样本,不允许发布调查结果。

武汉市卫生官员被告知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正在引起疾病。同时广州基因公司对该病毒的大部分序列进行了测序,显示与SARS“惊人相似性”。已经把病毒的样本分发给至少六个其他基因公司进行测试。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等七名医护人员在微信上分享了有关SARS样病毒的信息。

2019年12月31日,中国向世卫组织报告武汉已经有数十人感染这种神秘肺炎,关闭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却否认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台湾却向世卫组织发出警告,病毒正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2020

2020年1月1日,提醒民众病毒已经人传人的八位医护人员被指造谣传谣,遭到中国公安机关训诫,此事在中国各大媒体广泛报道。

1月7日,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说亲自领导抗击疫情,并下令控制疫情,但否认人与人之间传播。

1月18日,武汉社区举办庆祝中国农历新年的“万家宴”,之后有数百万人离开武汉前往世界各地。

在泰国曼谷、美国华盛顿相继有人感染病毒后到医院就医。随即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始派遣人员到旧金山、纽约、洛杉矶等机场进行检查。

1月20日,中国政府被迫承认病毒可在人际间传播的事实。

美国政府启动紧急行动预案。

1月22日,美国参议员汤姆克顿(Tom Cotton)说不信任中共当局。

1月23日,有上千万人口的城市武汉被中国政府下令封城,受到影响而不能出行的人达到3600万。

1月24日,武汉开始建设方舱医院。

1月25日,班农作战室更名为班农作战室——大流行。

1月26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说在此之前就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

1月2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说没有得到上级授权披露该流行病。

1月28日,参议院议员汤姆・克顿敦促白宫高级官员对中国实施有针对性的旅行禁令。

1月29日,美国总统助理皮特・纳瓦罗(Peter Navarro )向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送备忘录,要求立即对中国实施旅游禁令。

世卫组织命名中国武汉爆发的冠状病毒为Covid-19,称这是中国的一次公共卫生突发事件。

1月31日,川普总统宣布限制从中国来美国的旅行禁令。

2月7日,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因在工作中感染病毒去世。

2月19日,郭文贵先生被邀谈武汉疫情。

2月23日,总统助理皮特・纳瓦罗发送第二份备忘录,警告病毒“会全面爆发大流行的可能性增加,美国可能有一亿人感染,并导致一百万到二百万人丧生”。

2月25日,美国国防情报局(DIA),美国医学情报中心专家提高了防御力。根据ABC的调查,从Watch 2到Watch 1的状况表明即将爆发大流行。

3月15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负责人艾芬医生公开露面,称当局阻止她和同事们向世界发出警告后消失。

3月19日,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发布了指南,指导医疗专业人员如何在没有个人防护装备(PPE)的情况下,“最后使用”自制口罩来护理感染Covid-19病毒的患者。但是自制口罩不被认为是个人防护装备。

3月23日,伊朗领导人哈梅内伊说美国制造了影响伊朗的“特殊版本病毒”,拒绝美国提出的帮助消除病毒大流行的提议。

3月31日,白宫预测美国可能会全面面临Covid-19大流行,造成一百万人到四百万人死亡,川普总统警告美国人要为未来几年的空前危机做好准备。

4月6日,因Covid-19导致的死亡成为美国的主要死亡原因。

4月8日,美国众议院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呼吁美国向国际法院提起针对中国的诉讼。

4月14日,川普总统宣布在政府对世卫组织处理Covid-19大流行的方式进行调查之前,暂停对世卫组织的资助。

4月16日,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提出新法案要求中共为病毒买单。

国会议员汤姆科顿和丹・克伦肖(Dan Crenshaw) 提出新法案,允许美国人起诉中国赔偿损失。

4月18日,中共故意造成Covid-19病毒爆发。

4月25日,“爆料革命”发起人郭文贵先生在节目中谈中共的“蓝金黄”和“3F计划”,中共很早就尝试用很小的代价对付美国。

4月27日,比尔.盖茨是冷血的骗子,并对奥巴马的不作为进行了批判。

5月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有大量证据表明Covid-19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并指责中共阻止对该病毒起源的国际调查。

6月4日,班农说,面对现实吧!

超级大国的婚姻在纸上看起来很棒,全球化者和自由市场的拥护者热切地安排了它,他们寻求收入的增长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逐步民主化的前景。求爱始于1972年,当时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首次涉足中国这个具有四千年历史的国家。这种关系发展了几十年,并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期间达到高潮。

6月6日,新中国联邦刚刚成立。华人想从黑帮政府手中夺回自己的家园,郭文贵先生的吹哨人运动一直为此努力。他们也惊讶美国人民因为冠状病毒死了那么多人,却不把矛头指向中共。媒体关注新中国联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位伟大的运动员郝海东叶钊颖夫妇。

6月18日,中共许诺给老百姓自己的土地,然而从未兑现。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并在大饥荒中饿死四千万人。搞文化大革命,花钱搞核武器。中国人民所遭受的痛苦,是无数尸体堆积而成的。

安提法(Antifa)源自二战后的共产主义,名义上是反法西斯,实际上与法西斯一样,代表中共立场。

7月2日,中国共产党是我们的敌人,要战胜它,我们必须要反击。

郭文贵先生参加班农作战室节目 Miles Kwok at War Room

7月18日,郭文贵先生解释了李鹏和邓小平决策建造的三峡大坝对防洪的负面作用,农业、渔业、教育等行业及三亿多人口会受到影响。共产党不希望人民有信仰,让他们为食物忙碌。

班农认为中国14亿老百姓是最好最勤劳的人。80%的个人防护用具(PPE)和仿制药活性成分(API)的供应链会受到洪水影响。

7月24日,解读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松图书馆的重磅演讲。

7月26日,郭文贵先生说胡锦涛曾告诉他,中共在美国的两大武器,分别是纽约和洛杉矶领事馆,18小时就查到所有资料传回北京。纽约领事馆的地下室都在从事间谍活动,美国人从来不查,中国城都在从事间谍活动,被中国共产党控制。中共在美国建立了一个国家,美国需要清理门户,之后拆除防火墙并与中共国脱钩!

7月27日,世界各地都有新中国联邦的身影,中国人民正在抗议,使用纳瓦罗先生的口号,非常有力。但是美国人为什么不问病毒从哪里来?谁制造了病毒?全世界媒体沉默。中共买通警察阻止新中国联邦人民去抗议,并给世界真相。我们需要行动,行动,行动!

7月28日,闫丽梦博士受邀参加班农先生发起的“自由峰会”论坛,首次接受班农先生采访。郭文贵先生说,闫丽梦博士抛弃一切,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美国,告诉世界病毒的真相以及WHO与中共串通,P3实验室发生的一切,与军方生化武器部队合作的事实。敦促美国政府严肃地解决问题。

皮特・纳瓦罗说,中共撒谎,美国人死亡!

7月29日,闫丽梦博士说,中共1月12日上传了错误的基因序列,同为病毒学家的丈夫说出现这种错误是非常奇怪的现象。其中包含了错误信息,基于这些错误信息,病毒学家和科学家们无法追踪到解放军独有的舟山蝙蝠病毒,而舟山蝙蝠病毒正是新冠病毒的模版病毒。但是一天之后即1月13日,第一个海外病例在泰国确诊,这就意味着外国人也可以获得病毒样本,他们分离病毒后就会发现假冒基因序列和真正基因序列之间存在的问题。当他们知道谎言将被揭穿后,1月14日中共重新在NIH数据库上传了基因序列。这是版本2,中共清楚地说明了版本1被取代了。这在基因数据库里是非常罕见的。从那天起,如果对比,就会发现在数据库里所有的基因序列之中,舟山蝙蝠的ZC45和ZXC21 病毒是与新冠病毒最接近的。

7月30日,闫丽梦博士说,1月19日路德社披露了真相,1月20日石正丽急忙提交了RaTG13的报告(后被多名科学家验证是虚构的) 。同时张永振也发表文章称这个病毒与舟山蝙蝠病毒最相近,但是张永振受到了处罚。中共研究这个不是为了疫苗,而是加强版SARS,还有其他致命组件。常识判断,这也是精心预谋的项目,绝非来自自然。

7月30日,拆除防火墙让中国人了解真相,现在中共国处于混乱之中,病毒、疫情、洪水、房地产经济都一团糟。自由世界应该与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进一步对抗中共。

郭文贵先生呼吁美国人彻查病毒真相,说需要行动!行动!行动!

路德先生和闫丽梦博士参加班农作战室节目 Mr. Lude and Dr. Limeng Yan at War Room

7月31日,闫丽梦博士说,看看WHO做了什么,说没有人传人,不用戴口罩,不会大爆发,现在又阻止使用硫酸羟氯喹(HCQ, Hydroxychloroquine),背后都是中共指使。1月3日潘烈文让闫博士终止对病毒的调查,不想让闫博士知道更多。闫博士觉得不能再等了,要让世界知道真相。

香港正在发生的事对中共是最大的威胁,香港天主教机构在陈日君的领导下没有与中共勾兑。中共黑客入侵梵蒂冈,对天主教徒迫害剧增,烧毁教堂,阻止私人住宅集体祈祷,毁坏宗教标志,然而梵蒂冈还在以上帝的名义与中共重签秘密协议。

8月1日,邀请郭文贵先生谈中国社会的现状和在CCP独裁政权下新中国联邦在全球的反CCP的抗争活动。郭先生说,2017年爆料“蓝金黄’、“3F”、美国黑暗降临、华尔街、网络五毛都来围攻造谣,川普总统曾试图把他送回交给中共。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中共和巴基斯坦有生化武器研发项目,并且中共在伊朗也建立了P3生化武器实验室。埃及也想要中共帮助他们研制生化武器。这四个国家的敌人是以色列和美国,他们看到新冠病毒爆发的破坏力,这是廉价有效的武器可以对抗美国。真善狠灭假恶黑,谁也挡不住!

闫丽梦博士说,中共高层无一人感染,有情报证明他们都在服用硫酸羟氯喹。福奇博士2005年就知道硫酸羟氯喹对SARS有效,那么为什么不用于加强版中共病毒?硫酸羟氯喹安全剂量下孕妇和儿童都可以服用。硫酸羟氯喹使用受阻,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链条。

8月2日,新中国联邦的成立是“爆料革命”的里程碑,是热爱自由的中国人要建立没有中国共产党的新国家。中共七十一年的统治早该结束了,我们早就做好准备了迎接民主。这不只是为了中国人的自由,是为了所有自由国度,我们需要团结一致,没有妥协空间,现在是不抗争就灭亡的时刻!

郭文贵先生说,新中国联邦人知道西方世界是和平友好的,我们了解很多真相,并带给世界真相,现在我们更有信心推翻中共,这是新中国联邦的使命。我们想有与西方世界一样的公正和信仰自由,我们有信心把这一切带给中国人民,并与西方和平相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推翻中共,寻求正义真相。

很高兴看到西方已经觉醒,并开始行动。1970年对中共合法地位的确认,是美国犯下的最大错误,现在是该纠正的时候了。基辛格作为政治家在文革期间秘密访问中共国,他看到了什么,就说中共能够使中国走向民主,这是完全错误的判断。

8月3日,与博士、参议员共同探讨有些媒体抹黑打压硫酸羟氯喹使用的真实效果。

8月4日,透露美国政府正在辩论全面禁止TikTok的行为。

闫丽梦博士义正词严地大胆揭露:美国CDC中心负责人福奇(Dr Fauci) 用谎言欺骗和虚假数据阻挡HCQ(硫酸羟氯喹)被用于挽救千千万万美国人的宝贵生命。

8月6日,全美使用硫酸羟氯喹配合其他药物治疗的方法显示出巨大成效,原来10%-15%的死亡率降低到几乎为零。

8月7日,川普政府将对中共官员及香港同盟进行制裁,包括林郑月娥。我们真正要做的是对制造和颁布国安法的人进行制裁,即北京高层,王岐山、习近平等。民意显示美国人民从未如此团结要求对中共追责。

印度已经禁止中共国一百多个应用。川普总统和内阁忽视了把抖音卖给微软跟中共自己拥有有没有区别,微软一直跟中共勾兑,参加中共AI大会,并与中共军方的中核工业集团合作。

8月8日,我们的医生需要站出来告诉患者,使用硫酸羟氯喹是正确的选择。四项研究表明住院就开始使用硫酸羟氯喹会降低一半的死亡率。

8月9日,印度在三月份就推荐所有一线工作人员服用硫酸羟氯喹,因为NIH的研究报告(福奇所做)表明硫酸羟氯喹有效。闫丽梦博士说新冠病毒和SARS有80%相似。 中共高层五人感染,有情报证明他们都在服用硫酸羟氯喹。安全剂量下孕妇和儿童都可以长期服用。中共不想让人们知道病毒的真正来源,以及对人有如此强的攻击性。并且让世界认为没有特效药,所以不得不投更多的钱研发疫苗,掩盖硫酸羟氯喹的预防治疗作用,让人们使用中药。由于会暴露病毒危害性,中共阻止对无症状病例的研究。

8月11日,闫丽梦博士在节目中说,判断中共是故意释放病毒的几个因素。

并没有看到病毒的自然属性,它不是来自于自然界,是在实验室内被改造过的,它基于中国解放军所拥有的舟山蝙蝠冠状病毒,一些特性已经得到了增强。这类技术在病毒技术内部留下了证据。

病毒攻击人类的ACE2受体,这个受体是人全身上下各个器官的受体,甚至在血管内皮上都有。病毒有很多目标,是致命的。当这个病毒进入体内细胞时,会对造成很多其他的附带损害。通过引发细胞因子风暴并进而诱发血栓。

第二波疫情似乎已经开始,第三波疫情也会来临。目前对于这个病毒我们发现了硫酸羟氯喹可以用于不同阶段来预防和早期治疗。但如果不追责中共,就无法找到真正的有效疫苗。中共是全人类的敌人,中共与美国精英的深度勾兑使我们陷入今天的沼泽。

香港《苹果日报》创始人黎智英被捕,《苹果日报》总部被查。

8月12日,疫苗没有那么神奇,有了也不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疫苗是个大的课题,要了解病毒弱点,人体反应。现在变异种类太多,我们也不知道多久能产生不同的抗体,更关键的是中共不止做了一种病毒。

8月13日,中共很可能释放其他病毒,那么我们怎么能得到所有疫苗呢?谁制造了这场疫情?当然是中共!

如果采取正确措施还是可以阻止的,诊断出所有人,找出他们接触过并追踪那些人和找出病毒来源,即使中共政府不想承认,还是意外泄漏,中共仍然可以惩罚那些研究所负责人,没有必要与世卫组织勾兑,向世界撒谎!

美国国务卿在一个几乎沦陷给中共的国家捷克,这个中共在欧洲的立足之地发表演讲,意义重大。现在是一个全球自由联盟的行动,对自己的灵魂负责。全世界的老百姓都意识到我们领导人和企业家都为了赚钱出卖了道德。每个人当你反抗中共时,你会感到内心更加强大。

8月14日,如果这个病毒来自自然,那么中共何必花如此大的力量来阻止人们了解真相?如果这是来自中共实验室的意外事故,为什么中共不阻止进一步扩散?如果是事故,即使最开始不愿意承认,他们也可以惩罚负责人,完全没有必要与世卫组织和科学界乃至政治界一起向世界撒谎!

中共国南方有一千万公顷农田被淹,农作物被摧毁。

8月15日,新中国联邦人在白宫的抗议活动是非常和平的,有力量的,他们大声说出来他们的观点。

如果“黑命贵”示威是和平的,不会有人觉得有问题,但是现在变成了文化马克思主义,而且“节节胜利”,Antifa背后有巨大的资金和权力支持。我们需要法律和秩序。

中共致力于分裂美国,制造混乱,已经不是秘密,他们制造假身份证件,武器配件和消音器等,已经出现在“黑命贵”游行中。

川普总统宣布将中共宣传工具孔子学院为外国使团,孔子学院完全受中共控制并将大外宣推向课堂,大学。关闭孔子学院与罗斯福在1940/41年关闭所有纳粹分子宣传部门是一样的,历史是惊人的相似。

班农作战室与“爆料革命”的关系

班农先生与郭文贵先生接触的增多,作为平民主义的代表班农先生也接触到大量中国老百姓,这让班农先生越来越了解中共和中国的真实情况。为此他多次替中国老百姓发声,还呼吁将中国人与中国共产党区分开,中国人不等同于中国共产党。“这一切灾难都是中共造成的,与中国人民无关。中国人民是我们的盟友,他们是中共最大的受害者。”“中国,我们爱你,我们是你坚强的后盾。”

班农作战室唤醒了越来越多的人,人们看清了中国共产党邪恶的本质,无底线,没信仰,要用“蓝金黄”和“3F计划”搞乱美国和西方世界。班农作战室节目由浅入深的阐述了在过去的20年里中共如何变得更加激进更加危险、变得更加腐败、变得更加流氓。作为“美国思想领袖”的班农先生深刻的认识到中共是个极权体制, 为他们的12到15个家族而服务。他们把钱洗到西方国家,在伦敦上流住宅区,在贝尔格莱维亚,在伦敦西区那里都是权力顶峰的中共家庭在那里居住。那些钱是中国人民的血汗钱,是中共权贵阶层从中国奴隶劳工身上搜刮的。许多西方精英为了自己的利益丧失了道德标准。[1]

正如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所相信的,人生而有分辨是非善恶的道德观,以与他人相处即无论是否自我约束,人生而了解他人之天赋权利。天赋的道德感足以信赖。正基于这种信赖,为了肩负民族的历史使命,班农先生坚定地说:“热爱自由的人民,即美国人民,要与中国共产党对抗,并要援助和协助中国人民。因为只有中国人民才能推翻中国共产党。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善良的人们可以为他们提供帮助。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生都在致力于这个话题的原因。”

班农作战室与其说是媒体平台,不如说是在超限战中与中共战斗的战场。揭示事实本来面目,坚持天赋道德观,秉持普世价值理念,维护天赋人权,反击扭曲事实的中共大外宣,唤醒美国及世界人民,讲求真理,追求唯一不变的真相,是班农作战室永不放弃的追求。

行动!行动!行动!

班农作战室节目必将流芳百年!

参考资料:

[1]美国思想领袖,大纪元,2020年2月6日

[2]Twitter:Himalaya Hawk [email protected]

+5
6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Joe
Joe
6 月 之前

都是正义的力量

0
枫老赵
6 月 之前

谢谢!战友真的很用心,太全面了。

0
maliya
6 月 之前

新班农,爱班农!

0
hanhon
6 月 之前

👍👍👍

0
maliya
6 月 之前

谢谢战友整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