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勇科学家揭示如何逃离家人,向世界讲述病毒真相

新闻来源:《Daily Mail | 每日邮报》;作者:Ian Birrel (前首相新闻官);发布时间:August 15th, 2020

翻译/简评:Jam;校对:TCC;审核:海阔天空;Page:刀削面面

简评:

这篇由前首相卡梅伦新闻官Ian Birrel执笔,在英国大量发行报纸的每日邮报的闫博士采访录以第三视角将闫博士的经历用朴素的语言展现出来。

就如文章说的那样,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12月31日的谈话,展开了一部像是惊悚电影般的故事。

闫博士将病毒真相传播出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国内高压、言论封锁,病毒有关的信息根本无法传播出来。哪怕在香港,也不完全自由,要时时有“红线”的概念。

她本可以是妻子,是学者,在实验室和丈夫一起无忧无虑地做研究。但她却选择站出来,站在自己家人、导师、丈夫的对立面,在1月份通过路德节目告诉世界真相, 控诉中共政府掩盖疫情,误导世界舆论的行为。

现在,她来到了美国,在这自由的土地上。为了告诉世界真相,继续在英文世界发声。越来越多像她这样的正义之士站出来,在不久的将来,全世界会醒过来,让中共国付出应有的代价,并为这个疫情画上一个句号。

英勇的冠状病毒科学家揭示了她在成为另一个”被失踪者”之前,如何逃离家乡家人,向世界讲述中共国掩盖事实的真相

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闫丽梦博士被叫进了她老板的办公室。她不知道这样一个常规的传唤会成为日后成为她为生命安全而逃离她的家人,工作,国家的开始。

这位出生中共国的病毒学家来自举世闻名的香港大学。该大学是世界领先的传染病研究中心之一,也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流行病网络的重要一员。

她的导师要求她调查最近在武汉爆发的一组神秘的病毒案例。通过她的医学和科学的资源和人脉,她偶然发现了一个被掩盖的惊天秘密。

然而,她关于病毒人传人的证据却被无视了。她声称北京有意歪曲掩盖病毒起源的细节。她警告道,他们已经对这种致命的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测序(这信息对开发测试和研发疫苗至关重要)。

因此,当死亡数字不断攀升,闫博士意识到她有道德和科学的责任,将中共政权如何掩盖这种毁灭性的疾病告发出来。“我意识到这信息对整个世界已是迫在眉睫。”她说。

“我无法继续保持沉默了。中共国掩盖了真相,作为一个可以解释这个病毒的专家,我必须要站出来做点什么。”

中国出生的病毒学家闫丽梦的导师要求她调查一组在中国武汉爆发的神秘病毒案例

现在,这位36岁才华横溢的科学家正在美国躲藏(接受保护),我们通过Skype进行了交流。

她如何在夜晚秘密地在实验室收集证据的细节,后来当她知道安全网收紧时放弃丈夫独自一人前往海外的事迹,让她的故事像是一部惊悚电影。她担心这种疫情可能是故意造成的,并且和军方实验室“不计后果的”蝙蝠冠状病毒实验有关。尤其是,这种病毒的来源仍然迷惑不堪。

然而,无可争议的是,闫博士是中国科学家中迅速窜升的一颗新星,在一个主要实验室工作,发表着重要的期刊论文,却突然于四月份流亡于美国。如果她惊人的核心理论是正确的,那将给中共国隐瞒疫情这件事提供大量证据。

这是一个出生在青岛的独生女,父亲是一位工程师,母亲是一位教师。在中共国,受在中国作为风麻病医生的祖父的影响,她立志从医。“他总是告诫我你应该帮助他人,所以专注于科学和知识是一件好事情。”闫博士说到。

她花了七年时间在长沙攻读医学学位,然后才移居广州,在南方医科大学主攻眼科专业(眼睛疾病的治疗), 并获取博士学位。之后前往香港大学进行进一步研究工作。

在那里,她遇见了一位研究员,并与其结婚。在她的老板,一位资深的病毒教授的鼓励下,在五年前她转方向,并加入他们在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团队。

在这五年里,她在这所享誉世界的机构里研究了流感,疫苗以及之后的SARS-Cov-2 (引发冠状病毒疾病的的毒株)。后来,在12月31日那来自公共卫生科学实验室负责人命运般的召唤。

闫博士说“他说他已经收香港政府委托来调查武汉病毒。我问为什么,他说中共国竟然不和香港分享信息。所以他要我进行秘密调查。”在这一请求发出的同一天,台湾专家首次向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出武汉有一种新的呼吸疾病的警告。

闫博士说她的教授已经通过他自己的方式证实,这次是一种类似Sars病毒的爆发。她说:“我感到非常震惊。”她认为她被选择调查武汉病毒,是因为她母语是普通话而不是在香港更为广泛使用的广东话,同时,在这么多所顶尖医学院学习后,她有很多朋友在中共国的医院与实验室中工作。

她开始通过微信(一个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向她的朋友和联系人联系以获得信息。在一个交流中(我通过一个在12月31日消息来源证实 )“在武汉出现了一种类似SARS的未知病毒”。

闫博士在著名的香港大学工作,该大学是世界领先的传染病研究中心之一,也是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流行病学网络重要一员。

另一位在北京有很好关系的联系人说表示,他无法在公共场合发表任何言论,否则他会被“处分”。尽管他后来补充道,当官员公开宣称没有任何人传人的证据时“所有人都笑了。”

闫博士声称她很快的确认了一些家庭感染的病例,这也证明人传人。并且中共国科学家已经对基因序列进行了测序。这些和一些中共国媒体报道的相符,但我很快看到他们被审查了。该基因序列最终由一位上海教授于1月10日上传到一个公开平台,他的实验室很快因“整改”而关闭。

“根据我掌握的证据和经验,我知道武汉存在人传人,并且实际感染人数比政府承认的要多很多”,闫博士说道:“他们不想公开讨论这个病毒。他们有基因序列,但他们告诉民众不要担心这个病毒。”

但很快地,她的联系人就开始选择了沉默。在一个近300个武汉医生微信群里,当被问道人传人时,有一个人只发了一个带有口罩的表情符号作为回答。这与当地逮捕的那些医生有关,他们在尝试警告人们采取预防措施后被指控散布虚假谣言。甚至一个在武汉当医生的亲密好友也因过于害怕而回避讨论这些病例。

“那里没有隔离设施,普通人和病人一起在开放的病房中进行治疗。”闫博士说:“医务人员没有任何防护装置,但他们不能谈论。我的朋友害怕自己被感染而进一步传染给自己家人。”

闫博士说,在1月3号,潘教授要求让他和她的北京联系人直接联系,后者说情况“很糟糕”,之后她便被要求恢复正常的研究工作。

然而医生们却被告知只能为来自武汉海鲜市场的病例进行检测,并将责任推卸给在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上,说病毒是由动物传染给人类。闫博士说:“他们想说这个疾病来自于海鲜市场。”

1月16日,她说潘教授要求她调查浣熊狗作为潜在的寄主物种。她告诉教授,这很奇怪,因为该物种在当地很少食用,在市场上也很少见。

“他告诉我不要跨越红线,不然我可能会被消失,”闫博士说:“因为我们政府对于负面新闻十分敏感,这是一条在我们每个人头顶上一条隐形的警戒线。如果触碰它,你可能会陷入麻烦。”

中共国公共卫生官员在1月1日将矛头指向市场,四个月后,在一系列研究对他们的说法提出质疑后,他们不得不承认这种说法有误。闫博士说她可以看到有人在掩盖了这“可怕的事情”的发生。

“海鲜市场只不过是烟雾弹。我知道我必须要通过某种方式向全世界传达这讯息,但我不想在我发出警告前就被消失。”

而且时机也十分重要。官员们低估了这一威胁,成千上万的百姓因中共国春节在全国范围内移动,武汉也为居民举办了大型的庆祝活动。同时世界卫生组织WHO也未能适当地向世界即时发出警告。

虽然闫博士缺少冠状病毒源头的一手证据,她相信这是来自于“舟山蝙蝠病毒”,一种于2015到2017年从蝙蝠身上获取的病毒。

闫博士说她做的第一步便是联系Youtube上的反共自媒体路德社,后者于1月19号传播了她的信息。第二天,中共国就将感染人数提高到原来三倍,并承认人传人。三天后,武汉宣布封城。

当深夜,所有人都离开实验室时,闫博士给路德写笔记。“我太紧张了,”她承认:“我不敢直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所以将每一页都拍照后才发送。”

几天后,她在网上发布匿名信息,称Covid-19是在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而不是来自于自然人畜共患病爆发(从动物传到人的疾病)。

闫博士不断地向路德节目提供中共国持续掩盖病毒起源和危机程度的信息。但当她看到她的信息无法在世界上进一步扩大传播时,她担心因路德缺乏专业知识来解释自己的担忧。

在四月份,路德突然警告闫博士有危险,因为他的安保消息来源在不断缩减。最终,她尝试说服她丈夫必须和她一起离开,但他丈夫对她的行为感到愤怒,因惧怕北京的权利,拒绝加入她。

“我们在一起已经7年了。我以为我们会有过甜蜜婚姻生活,一起工作,生活。但我发现他十分恐惧中国共产党。”

在4月28日,她带着最少行李登上了一架飞往洛杉矶的飞机,以免引起怀疑。那时她已经知道她可能再也无法回到出身地,见到自己家人了。她说到:“我太害怕了,我几乎无法呼吸。”

当她落地时,她恳求美国边境官员不要将她送回中共国,说明了她的背景并解释她是来讲述关于Covid-19的真相。他们允许闫博士留下,她说她已经向他们的情报机构进行了汇报。在她离开的几个小时内,中共国当局翻遍了她的办公室和她家,质问她的家人,威胁她的朋友。她的父母含着泪地指责她撒谎,出卖国家。闫博士还说,她在社交媒体上受到了旨在破坏她声誉的假账户的抹黑丑化。

虽然闫博士缺少冠状病毒源头的一手证据,她相信这是来自于“舟山蝙蝠病毒”,一种于2015到2017年从蝙蝠身上获取的病毒。这位病毒学家辩解道,今年早期发表的研究表明这些病毒和Sars-Cov-2 有类似的基因序列,并可能是用以制造这故意被释放病毒的“骨干”。

众所周知,南京军事实验室的科学家进行了许多危险的实验,如向幼鼠大脑中注入了由成蝙蝠肠道中获得含有类似Sars的病毒。“这种实验是非常不计后果的,”一位专家说到:“你可能同时注入了许多种不同的病毒,冒着重新组合及选择出跨物种传播病毒的危险。”

然而,即使这位对中共国的种种做法非常怀疑的西方训练的科学家也不相信这种理论会成为造成这次大瘟疫的根源。

就其本身而言,香港大学坚持闫博士陈述“与我们知道的关键事实不符”,并称她的观点“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纯属谣言”。就如潘教授说的,“闫是我实验室的博士后,她的研究与人传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补充道,所有的主流科学家都没有找到任何确凿的证明Sars-Cov-2 是人为制造的。

但闫博士坚持自己的立场说,“我父母要我不要伤害我的国家。但作为一名医生和科学家我必须要这样做,我必须要告诉世界被掩盖的病毒真相。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我以后要如何面对自己?”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9
6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挺挺挺挺

0
maliya
6 月 之前

感恩感谢闫博士!

0
yangling6712
6 月 之前

半年来冲破层层恐惧,一往无前向世界披露真相,勇敢的女神。

0
sunsky
6 月 之前

总有善良和爱,不被邪恶的黑暗能量屈服!感恩天使般善良的正义的闫博士!

0
Security
6 月 之前

灭赤匪

0
WenPu
6 月 之前

天使在人间

+1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