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限战之疫苗战场的阴谋与布局

作者:Giselle;校对:Julia Win;审核:海阔天空;Page:拱卒

主要内容:

  1. 全球疫苗研发进入“放卫星比赛”
  2. 疫苗的安慰作用以及钟南山的卖拐术
  3. 转移公众对硫酸羟氯喹的关注度
  4. 疫苗市场催生的巨大利益黑洞

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下令,批准CCP VIRUS疫苗投入使用,尽管这款疫苗还处在“第一阶”。俄方表示,目前已有20个国家向俄罗斯预定了病毒疫苗,数量超过10亿剂。

牛津大学研制的疫苗进入第三阶临床试验后,英国政府已经预定了1亿剂疫苗。美国的神速行动计划(Operation Warp Speed)资助的Moderna疫苗也已经进入第三阶临床试验,美国政府本周宣布预定1亿剂,而且还获得19亿元购得另外4亿剂疫苗的选择权。

澳洲政府正在就疫苗预购事宜和牛津大学进行对话,准备加入疫苗抢购大军。该校研制的疫苗预计下月将在英国威尔士北部的一家工厂投产。

全球抢购疫苗,意味着由中共发起的这场超限战,已经开启了疫苗战场。

一,全球疫苗研发进入“放卫星比赛”

世卫组织日前发文称,全球共有26个预备疫苗正处于临床试验(在人体实验)阶段,139个预备疫苗处于临床前试验阶段。在26个人体临床试验阶段的疫苗当中,只有6个在今年7月底达到了“第三阶”,而俄罗斯的这一疫苗被认为处于“第一阶”。

有意思的是,俄罗斯的这款疫苗就叫“卫星V”(Sputnik V),由莫斯科加马列亚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Gamaleya Institute)与俄罗斯国防部联手研发。

加马列亚研发的疫苗“卫星V”,是26支正进行人体试验的疫苗之一,目前列为第1期临床试验。

俄罗斯总统普京8月11日宣布,俄国已研发出第一支能让接种者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持续免疫”的疫苗。他还说,俄国是第一个核准相关疫苗的国家。俄健康部表示:“双重接种可以让人体产生持久免疫力,效力可达两年”。

几个月来,人们一直在等待病毒疫苗问世的消息,但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免疫学家何塞·比利亚丹戈斯却说:“轻率鲁莽是可以用来形容俄罗斯当局这一决定的最温和的措辞。”他说,俄罗斯疫苗研发者跳过了最重要的临床试验第三阶段,这意味着疫苗尚未经过大规模的有效性或安全性测试,这将使即将使用该疫苗的人们处于危险之中。没有一种疫苗是100%安全的,而且有些人会产生副作用,尤其是那些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因此完成严格的临床试验至关重要。

“没有第三阶段,他们根本无法意识到潜在的陷阱,无法确定谁应该接种疫苗,谁不应该接种,” 多尔蒂研究所实验室负责人达米安·普赛说。他认为,对疫苗“卫星五号”的紧急批准是民族主义的缩影。他解释说:“疫苗的名称说明了一切——它显然使人回想起了伟大的太空竞赛及其引发的力量展示。”

“这种疫苗有点像登月计划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有点哗众取宠。”

澳大利亚疫苗开发公司Vaxine的研究主管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表示,这可能是在权力名义下进行的一场巨大的赌博,也许不会奏效。

二,疫苗的安慰作用与钟南山的卖拐术

中共病毒的蔓延已经令许多民众情绪到了崩溃的边缘。截至目前,全球感染病毒患者已高达2000多万,死亡人数74.8万,许多城市仍然处于封锁状态,经济活动与社会秩序处于崩溃边缘。

为了稳定人心,当权者也有可能配合疫苗研发者,不时曝光一些跟疫苗有关的好消息,提振士气。这就好像是钟南山老贼的卖拐术,时不时给民众一点希望,麻痹西方世界,拖延时间,实际上只能掩盖病毒真相,让病毒更加祸害人间。

从香港P3实验室逃出来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日前在接受班农作战室的采访时直言:我认为不会有疫苗。

她说,疫苗是一个大工程,必须要全面研究病毒、了解它的弱点,了解它对人体的作用,才能开发出某种疫苗来战胜病毒。目前病毒已经遍布全世界,科学家很难得知病毒有多少血清型,以及用多长时间可以诱导出不同的抗体,以及这些抗体可以在人体内持续多长时间,这些抗体是否全都能中和病毒。再加上中共迄今为止还在隐瞒疫情真相,没有向世界提供真实的基因序列。因此,闫博士分析,在目前这种情况下,疫苗不太可能研发成功。

三,疫苗的烟雾弹,转移公众对硫酸羟氯喹的关注度

就在全球正义力量为了拯救生命、终结病毒战而推动硫酸羟氯喹非处方进程的关键时刻,这几天不断冒出来的疫苗卫星,不得不令人生疑。

硫酸羟氯喹对中共病毒的预防以及早期治疗作用,已经得到了一线医护工作者的认可,越来越多的医生、科学家、政客出于良知站出来支持推广硫酸羟氯喹。

在澳洲中共病毒疫情最严重的维州,自由党议员克雷格·凯利在接受ABC采访时暗示,维多利亚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可能因为阻止使用硫酸羟氯喹治疗中共病毒而被判入狱。凯利在社交媒体FB上发文质疑,安德鲁斯是否会因为根据最近引入的维州工作场所法律“继续禁止羟氯喹”而被判处25年监禁。

超限战中,硫酸羟氯喹是一个重要筹码,可以说这款既便宜又有效的药物一旦被普及,病毒战就结束了,所以正义与邪恶双方在这个战场上互相角力,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闫丽梦博士在接受美国媒体NEWSMAX的采访时说,不仅是世卫组织,这些还在质疑硫酸羟氯喹的医生或科研人员,如果他们想知道该药究竟对预防和早期诊疗是否有效,可以去查看与该药有关的论文和药物学书籍,包括世卫组织的官网。这种药物已经有70年的使用历史,被证明对治疗疟疾、预防疟疾以及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有效,其中类似的机制可用于治疗新冠病毒,它对孕妇和婴儿也是安全的。只要你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并进行常规的视网膜检查或心脏检查即可,即使这些副作用也是非常罕见的。它比你服用从药房买的一些止痛药还安全。

四,疫苗催生的巨大利益黑洞

日前,一款名为“克尔来福”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出现在社交媒体推特上面,标价为2188元。

今年7月6日,北京/圣保罗 — 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宣布,旗下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与巴西免疫生物学产品和疫苗生产商布坦坦研究所的合作取得重要进展。7月3日,巴西卫生监管机构国家卫生监督局(ANVISA)批准北京科兴中维开发的新冠灭活疫苗“克尔来福”在巴西开展第三期临床研究。研究才进行了一个月,疫苗就已经标价面世,其放卫星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俄罗斯。对于中共国、俄罗斯先后推出疫苗上市,其中间有没有勾兑拉拢成分,也很难说,毕竟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终极对决中,俄罗斯也需要站队。

目前全球人口总数已达70多亿,按照每一支疫苗2188元计算,整个全球的疫苗市场高达15万亿。如此巨大的利润差额,怪不得羟氯喹推广起来那么困难——因为硫酸羟氯喹实在是太便宜了!药企无利可图,为了赚钱、申请政府巨额拨款,宁愿每天死人,也要拼命抹黑、攻击羟氯喹。

没有什么比人类的生命和安全更重要了。然而,在硫酸羟氯喹以及病毒疫苗的问题上,太多人表现出令人生厌的贪婪,令人唾弃的无耻!

拯救人类生命永远是第一要务,那些将疫苗利益化、将科学政治化的政府官员、企业家、专家、学者一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受到舆论的鞭挞、人类的唾弃!

资料参考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洋葱头
6 月 之前

都是贪婪闹得!羟氯喹变成非处方药就好了。

0
joop12345
6 月 之前

谢谢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