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的中共病毒

作者:Claudia Rosett

编译: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薇文

校对上传: HUH

选自:【防御生物威胁:我们可以从冠状病毒大疫情中学到什么,以加强美国对大疫情和生物武器的防卫】安全政策中心 2020年7月

第四章  世界卫生组织的中共病毒

 2019年的最后一天,世界卫生组织 (以下简称“世卫组织”) 通过间接渠道获悉,中国武汉市爆发了一场 “原因不明 ” 的肺炎,已经蔓延了数周。其后三天,经世卫组织两轮请求,中国相关主管部门才最终确认了这起爆发。不过世卫组织为讨好中国,在公开声明中暗示,一开始中方就及时通知了他们,并全力配合。

世卫组织就这样开始卷入现代最致命的骗局之一。事实证明,在疫情爆发的初期关键阶段,联合国卫生机构为中国提供的主要服务不是帮助中国控制疫情,而是帮助中国掩盖疫情。在将近三周时间里,中共执法者打压中国医生,下令销毁实验室标本,瞒报迅速上升的疫情数量,并坚称无蔓延危险。北京分派给世卫组织的任务是,无论中共说什么都要点头,并向世界保证中共的谎言是真实的。

为中国撒谎正是世卫组织所做的,兢兢业业地进行了几个月。世卫组织高官,尤其是总干事谭德塞,称赞习近平迟缓的行动是迅速的,其政权伪造的数据是准确的,其审查制度是透明的。假设世卫组织的头头脑脑有能力区分事实和虚构–他们当然有–他们的优先事项似乎与疾病控制无关,而是无论中共采取什么行动,他们都把行动合法化。

肺炎疫情:特朗普批评世卫谭德塞反驳并指控台湾- BBC News 中文
图片来源:BBC

援助和教唆中国掩盖冠状病毒真相

虚伪和渎职在联合国系统内并不新鲜。但是,鲜有像世卫组织在处理中国冠状病毒爆发那样,在全球范围内造成毁灭性影响的失误。世卫组织自1948年起作为联合国专门机构开展工作,其任务是促进和保障世界健康。世卫组织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监测可能致命的疫情,迅速向世界发出警报,提供有用的信息,并协调应对措施。人的生命,很有可能就取决于此。

因此,在武汉疫情爆发的早期关键阶段,当病毒仍能被控制在中国境内时,全世界都期待世卫组织提供信息和指导。世卫组织提供了危险的,误导性的,包装过的,贴上联合国标签的中共保证。最臭名昭著的例子是,它1月14日在Twitter上发布的一条消息:”据中国当局初步调查,没有发现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

这句话既巧妙地进行了对冲(把信息归因于为中国当局),又有深刻的误导性(主讯息还是归结为 “不要太担心,这个细菌的传染性真的不强”)。最主要的是,世卫组织的谎言并不属于中国宣传本身,而在于貌似认可中国的宣传,从而使谎言合法化。如果只是在中国微博上直接说病毒的传染性不强,可能会引来更多的质疑。但通过世卫组织的渠道,中国那种致命危险的胡说,带有一种尽职调查的味道。事实证明,他们说的是错的。

当世卫组织许可中国政府的谎言发行时,这种疾病正从中国蔓延到全球,迅速成为百年来最具破坏性的流行病。鉴于我们现在对这种病毒感染率的了解,很明显,中国当局–即使他们在1月上旬的两周内没有向世卫组织报告新的病例–也必须知道他们手上有一个烫手山芋。我们只能猜测,中国政府是否用十足的笨拙允许病毒传播,就像他们通过指责省级官员表现出来的那样;或者是否像章家敦的专著所建议的那样,中国政府通过恶意设计来释放病毒。其理论是,如果中国会在这场瘟疫中遭受巨大打击,中国政府将通过要世界其他国家分享痛苦来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不管内情如何,1月7日的一个秘密步骤,也就是世卫组织得知冠状病毒一周后,中国的独裁者习近平主席最终还是让人知道,他亲自负责处理疫情。显然,他随后决定让感染再持续2周,包括1月18日武汉约4万个家庭的集体聚餐,以及在中国农历新年假期前,大量人员离开武汉外出旅行。

这些从武汉出发的旅行者,有一部分是前往国外的,但如果目的地国家对这些游客携带病毒有任何担心,他们可以从世卫组织1月14日推文的音讯中得到安慰:没有明确的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证据。

1月20日,这时泰国、日本、韩国以及上海、北京、广东省都出现了病例,中国当局突然反转,宣布新的冠状病毒还是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三天后的1月23日,中国政府实施了那个阶段史上最大规模的隔离,对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实施全城封锁,随后扩大到了影响数亿人的隔离。

谭德塞赞扬习近平对病毒的处理,并抨击川普

武汉封城似乎是世卫组织最终敲响世界警钟,宣布所谓的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的时刻。但是没有,世卫组织推迟了,而谭德塞则飞往北京与习近平喝茶聊天。回到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后,谭德塞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会上,他没有提及习近平误导世卫组织和世界的严重性。相反,他为习近平推出了一个新角色(不再仅是把病毒控制在国内的海关官员),把他塑造成全球疾病控制的倡导者。谭德塞称赞习近平有 “非常罕见的领导力”,并表示,正是由于中国政府采取了 “非常措施”,海外传播才限制在当时 “只有 “15个国家的68个病例。谭德塞提出,中国的努力,”值得我们感谢和尊重”。

第二天,也就是1月30日–在中国承认病毒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后,等了整整10天;在得知疫情后将近一个月–谭德塞终于宣布进入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也就是拖延已久的PHEIC。当时,中国的确诊病例已飙升至7726例,国外也跃升至18个国家的98例。这次,谭德塞对媒体表示,中国发现疫情并对基因组进行测序和共享的速度 “令人印象非常深刻,无法用言语形容”。

对待美国川普总统,以及美国的总体情况,世卫组织就不那么包容了。谭德塞在赞扬北京迅速、严厉封锁的同时,也在敦促世界其他国家保持与中国旅行开放。2月3日,针对川普总统的中国飞往美国航班禁令,谭德塞表示,没有必要采取 “不必要地干扰国际贸易 “的措施来防止病毒的传播。听从世卫组织建议的欧洲,开放的旅行政策,加剧了紧接着的疫情大爆发。直到3月11日,谭德塞才宣布爆发大疫情,提高了国际警报等级。当时,意大利北部已经取代武汉成为全球最严重的热点疫区。

在美国,川普总统不顾世卫组织和中国政府反对,限制了与中国的空中交通,世卫组织对这一举措的批评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与此同时,欧洲爆发的疫情波及到美国,使美国在冠状病毒问题上遍体鳞伤。 

谭德塞炮制病毒名称以转移中国责任

在之前的2月11日,谭德塞又帮了习近平另一个忙,世卫组织给冠状病毒起了个其发明的专用名字,以避免将瘟疫归咎于中国。谭德塞宣布,该病毒已正式命名为SARS-CoV-2,它所带来的疾病刻意采用平淡易记的COVID-19(冠状病毒病的简称,年份为 “2019年”,即武汉出现疫情的年份)。

2月26日,谭德塞在世卫组织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将中国与COVID-19剥离开来,他宣布:”昨天,中国境外报告的新增病例数首次超过了中国境内的新增病例数。” 这话听起来似乎很随意,但就在同一时刻,中国官媒和官员开始影射病毒来源是在美国而不是中国。这导致了3月下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布一系列推文质疑病毒来源,显然是为了煽动谣言,暗示美军在2019年底参加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时将病毒带到了中国。以下是赵立坚的一条推文。

图片来源:Twitter

世卫组织在中国”波特金(Potemkin)之旅”的病毒调查

世卫组织2月中旬派出一个代表团到中国了解COVID-19情况,也表现了对中国专制政权的迁就。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独立的考察团,而是一个 “世卫组织-中国联合考察团”,由13名国际专家和12名中国卫生专业人员组成。从行程和产生的报告来看,它与前苏联旅行社为欺骗外国人而提供的 ”波特金之旅” 或许有太多共同之处,那些外国游客希望自己能看到真实的苏联生活。这支队伍,或者说各个小组,在9天内至少跑遍了7个地点,期间他们会见了数百名提供信息的人–但所有人实际上都是被押送的(在中国大规模控制的监视状态下)。世卫组织团队中有两名美国派遣的专家,但只有三名世卫组织成员被允许访问疫情中心武汉,而且只访问了两天。美国人不在其中。他们没有花力气去调查病毒来源,没有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当然也没有提到武汉的博主们穿越中国防火墙偷拍的地下视频。视频中人们倒在街上,被焊在家里,或者尖叫着从公寓里被拖出来,被迫群体隔离。中国为这次巡游编排所行的贿赂,换来了世卫组织团队负责人、加拿大人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的盛赞。他对采访者说:”如果我有COVID-19,我想在中国接受治疗。”

谭德塞遵循北京的命令避开台湾

控制COVID-19疫情的典范,最突出的例子不是中国,而是台湾。一个拥有近2,400万人口的华人民主国家,他们成功地抑制了COVID-19,却没有交换掉自由。截至本文撰写之时,台湾在经历了由中国引发的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多个月后,COVID-19确诊病例不到450例,死亡7人,异常低的数字。台湾人始终记得2002-2003年从中国开始的SARS爆发–另一种致命的冠状病毒–吸取的教训。在那时候,中国把疫情爆发隐藏了几个月,直到病毒最终蔓延到香港和全球二十多个地方,包括台湾。SARS感染了8000多人,774人死亡,然后才逐渐消失。

SARS的传染性比COVID-19低,但引起的重症肺炎死亡率更高。无论它在哪里发作,都让人们感到恐惧。当台湾卫生当局在2019年12月看到网上流传的关于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条目时,他们立即采取措施,准备应对SARS或类似东西的复发。他们开始对从中国大陆入境的航空旅客进行筛查,并准备采取进一步措施。12月31日,台湾疾控中心快速有效地向世卫组织发出了中国没有提供的警报。在一封包含爆炸性细节的电子邮件中,台湾要求世卫组织提供更多信息:

“今天的新闻资源显示,中国武汉至少有7例非典型肺炎病例被报告。他们的卫生部门回复媒体说,这些病例相信不是SARS;但样本仍在检验中,病例已被隔离治疗。如果你有相关的信息分享给我们,将不胜感激1。”

当台湾提到武汉非典肺炎病例被隔离,任何一个熟悉SARS的人,包括世卫组织,应该发出警告,这是一场潜在的高度危险的疫情,不容掩盖或推脱。台湾这种直截了当的处理方式和远见卓识,证明了2009-2016年在世卫组织拥有观察员地位的台湾,将是世卫组织有价值的成员,比起中国大陆的掩盖、宣传、掠夺的野心和令人不安的制造杀手级冠状病毒的记录,台湾在很多方面更有价值。但中国不希望世卫组织有一个不受约束的台湾,因此,为了取悦北京,世卫组织拒绝接受民主台湾–却为朝鲜、伊朗和中国等国腾出了空间。世卫组织的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也就是那个说如果他得了COVID-19就希望在中国治疗的加拿大人,4月份接受了香港电台电视台采访,记者多次问他,世卫组织是否会重新考虑台湾的地位。艾尔沃德拒绝回答,先是挂断电话,当记者回电时,干脆置之不理。

4月8日,谭德塞对台湾的态度更加恶劣。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他称赞世卫组织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取得的各种成就,并呼吁 “世界各国和合作伙伴让世界团结在一起”,谭德塞随即做了针对台湾的侮辱和攻击。他的言论暗示,因为他来自非洲,所以台湾人一直向他发送种族主义言论。他没有呈现任何证据,所以台湾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据可以反驳。台湾总统蔡英文在脸书上发文回应,邀请谭德塞访问台湾。她给谭德塞写道:”台湾一直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她还说:”多年来,我们一直被排斥在国际组织之外,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被歧视和孤立的感觉。”

习近平试图在2020年5月世卫组织年度会议上改变关于大流行病的说辞

到2020年5月,中国因对冠状病毒处理不当而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批评。美国官员,特别是川普总统和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声称,北京对病毒信息的欺骗和隐瞒是导致病毒在美国传播的原因。当时,澳大利亚呼吁对武汉病毒来源进行独立调查。美国、德国和英国都呼吁中国为其对疫情的疏忽处理支付数十亿美元的赔偿。

中国官员试图在2020年5月18日世卫组织年度大会上改变全球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说法(网络大会:COVID-19时代),以积极的形象来描绘中国,在病毒起源一事上,阻止对中国进行独立和强制性调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为明星发言人出现在世卫组织的会议上,他表示中国将在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 “帮助应对COVID-19″,成为新闻焦点。但习近平并没有说这些资金将交给世卫组织。而是说,中国计划将这些资金用于 “受影响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抗疫斗争以及经济社会恢复发展”。以习近平的中共运作方式,这些资金如果没有用在贫困和患病的人身上,而是用在中国获得更多的债务陷阱外交上,比如说,用在一个港口上,是不会让人感到非常惊讶的。习近平的提议听起来更像是为了推进中国走向世界霸主的梦想,而不是帮助世卫组织促进健康的使命。

习近平主席还在世卫组织会议上表现出态度的扭转,同意包括世卫组织在内对病毒的起源和全球应对措施进行 “客观公正 “的调查。但习近平实际上并没有做出任何让步,因为世界卫生大会成员投票通过了一项决议,批准由世卫组织进行调查–世卫组织对中国政府负责,而不是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要求的独立调查。这项决议中既没有提到中国,也没有提到任何其他国家。习近平同意 “一旦卫生紧急状态结束 “就配合这项调查,这或许是几年以后的事了。

习近平还提议,中国与联合国合作,”在中国建立全球人道主义应急仓库和枢纽”。假如习近平打算释放更多的大流行病,这对他可能会很方便,但不清楚为什么要联合国参与–除非他希望通过美国对联合国系统的捐款,帮助支付这笔费用。

习近平利用2020年5月的世界卫生大会为中国制造正面新闻,提出了对抗病毒的欺骗性援助,并同意了一项明显淡化调查病毒起源的建议。习近平的努力至少取得了部分成功,因为他利用了世卫组织成员国,来反对川普总统停止资助世卫组织并退出该组织的威胁。

川普称世卫组织是北京的走狗

到了4月,在看着世卫组织作为中共代言人表演了三个多月后,对支持这个组织的益处,川普总统产生了怀疑。4月14日,川普宣布暂停美国对世卫组织的资助,等待30天的审查,看看出了什么问题。5月18日,他给谭德塞发了一封公开信,信中指出,谭德塞迟迟不宣布疫情大流行,直到病毒 “在全球至少114个国家造成4000多人死亡,10多万人感染”。川普的信写得合情合理:”世界卫生组织若能真正表现出独立于中国,是它唯一的出路。” 川普警告说,如果世卫组织未 “承诺在30天内做出实质性改进”,他将永久冻结美国的资金,并重新考虑美国在该组织的成员资格。

5月中旬的世卫组织大会期间,川普总统在谈到世卫组织时说。”他们是中国的傀儡,他们以中国为中心。”

5月29日,世卫组织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要弱化中国的主导作用,在此情况下,川普宣布终止美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他详细介绍说:”中国完全控制了世卫组织,尽管中国每年只支付4000万美元,反观美国,每年一直支付约4.5亿美元。” 他说,美国将 “把这些资金转用于其他世界性的、值得支持的、紧迫的、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需要。”

有很多人为此手足无措,他们认为世卫组织是永久的、应该支持的固定机构,仅仅因为全球健康听起来很美好–尤其在大流行病期间。但也许今天的世卫组织并不是实现这些目标的理想工具。在任何短期或中期内,都不太可能对世卫组织进行改革。谭德塞目前的五年任期要到2022年才会结束。鉴于他在本次大流行期间的表现,中国可能很乐意帮助他再赢一次。中国对世卫组织的控制显然已经到了只有北京政权更迭才会松动的阶段。

世界卫生组织已被中国占领

早在谭德塞掌权之前,中国就已多年忙于对世卫组织殖民统治。这是北京控制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更多地盘的广泛努力的一部分。在习近平的领导下,这场运动现在已致使中国掌管了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中的4个:世界粮农组织(FAO)、国际电信联盟(ITU)、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和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

以世卫组织为例,2007-2017年,谭德塞担任总干事之前的10年时间里,中国一直是世卫组织的实际掌门人。世卫组织之前的大老板是来自中国半自治区香港的陈冯富珍(至少在北京违背中英条约,用新的国家安全法直接碾压香港法律体系之前是这样)。在2002-2003年SARS从中国蔓延到香港期间,陈冯富珍担任的香港卫生署长并不算成功。2004年,香港立法机构投票谴责她,因为她对香港边境以北SARS危机酝酿的 “软情报 “,没有作出足够迅速的反应。

作为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审查了习近平夫人彭丽媛作为世卫组织亲善大使的任命。2013-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大爆发,她主持世卫组织的应对,被灾难性地搞砸了。世卫组织当时的失误包括–就像今天的COVID–19一样–对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有难以弥补的延误。而世卫组织埃博拉应对小组的负责人,就是那个不喜欢回答有关台湾的问题,把中国视为世界疾病管理领导者的布鲁斯·艾尔沃德。2015年,世卫组织调查该机构在西非埃博拉疫情中的表现,专家小组报告说:”小组认为,世卫组织目前不具备提供全面紧急公共卫生响应的能力或组织文化。”

2017年陈冯富珍执掌世卫组织的最后几个月,在日内瓦总部,她接待了习近平夫妇对该组织的首次访问。谭德塞是埃塞俄比亚前卫生部长和外交部长,当时他作为中国看中的候选人,竞选成功接替陈冯富珍的职位。谭德塞还得到了一批非洲和亚洲国家的支持。

谭德塞·阿德哈诺姆·格布雷耶苏斯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世卫组织负责人人选。他喜欢被称为 “谭德塞博士”,但他并不是一名医生–他拥有社区卫生学博士学位。谭德塞是世卫组织72年历史上第一位不是医学博士的总干事。他在2017年当选世卫组织总干事时被形容为 “龌龊”,另一位候选人指责在他担任卫生部长时掩盖了埃塞俄比亚的三次霍乱疫情。谭德塞否认了这一指控。

2017年,谭德塞试图任命时任津巴布韦终身总统罗伯特-穆加贝为世卫组织亲善大使,以表彰他对公共卫生的所谓承诺。谭德塞当时称赞津巴布韦是一个 “将全民健康保险和健康提升放在首位,为所有人提供卫生保健。”  的国家。由于国际社会对津巴布韦独裁者糟糕的人权记录和多年来对国家的管理不善导致医疗系统崩溃的愤怒,谭德塞被迫撤回了这一提议。据《卫报》报道,对谭德塞所做的决定,”世卫组织几位前任和现任工作人员私下表示,他们对谭德塞的糟糕判断和错误估计感到震惊 “。

除了他们管理拥有7000名员工和20多亿美元年度预算的世卫组织的风格受到中国政府欣赏外,陈冯富珍和谭德塞至少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管理作风,似乎都容易引发媒体对世卫组织奢侈旅行的新闻报道。

据美联社(AP)报道,2017年陈冯富珍任期的最后几天,世卫组织 “每年常规性地在旅行上花费约2亿美元–远远超过其为应对一些公共卫生的最大问题而发放的费用,包括艾滋病、结核病或疟疾”。美联社文章叙述说,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公然无视差旅费用限制的规定。陈冯富珍本人在一次祝贺几内亚卫生工作者战胜埃博拉病毒的差旅中,住在一晚花费1,008美元的一个套房里。

在谭德塞领导下,情况稍有改善,但幅度不大。许多世卫组织工作人员仍然想方设法乘坐商务舱,即使未经许可进行旅行,仍将费用计入世卫组织的账单。据美联社2019年报道:“世卫组织去年在差旅费上花费了近1.92亿美元,工作人员时常违反该机构自己的规定,乘坐商务舱,在最后一刻预订昂贵的机票,并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旅行。” 美联社指出,这比陈冯富珍时代减少了4%,还援引伦敦玛丽皇后大学全球卫生教授索菲·哈曼(Sophie Harman)的话说:“该机构无力控制开支,会损害其信誉,并使其更难筹集资金来对抗卫生危机。”

结论

川普总统对世卫组织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中的严重失当、做中国傀儡的行为和腐败感到厌倦,他切断了美国资金,并从该组织中撤出,向世界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息。目前还不清楚,川普的政府官员是否指望世卫组织实施改革,以解决川普的担忧,或者他们已经得出结论,世卫组织不可救药,应取而代之一个新的国际卫生组织。

由于种种原因,美国退出世卫组织不会使该组织瘫痪,也不太可能出现一个替代组织。美国每年向世卫组织捐款4.5亿美元,仅占该组织预算的16%左右。其他大型的、腐败的联合国组织,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在美国退出后存活下来。此外,美国的撤资行为也不为世卫组织成员欢迎,很少有成员会跟随美国退出。川普总统的退出也遭其政治对手的强烈批评,他们中有些人承诺要推翻他的决定。

尽管如此,作为全球医学研究的领头羊,美国的缺席将成为世卫组织的痛点,很可能导致许多成员施加改革的压力。世卫组织是否会实施严肃的改革,停止与中共政府的合作,以说服川普政府重新加入该组织,还有待观察。

参考链接:

https://www.centerforsecuritypolicy.org/wp-content/uploads/2020/08/BioDefense_Rosett_080720.pdf

中国外交官赵立坚发推质疑新冠病毒来源:或与美军有关

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

+4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邪恶

0
Security
6 月 之前

灭赤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