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1日路德社用专业和科学分析揭露RaTG13是凭空捏造的病毒

作者:Diago

据2020年8月11日路德社——8/11/2020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胡谈嘉宾韩梅梅):重磅!白宫前新闻官Sean Spicer在美国有7500万户覆盖的NEWSMAX电视台采访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意味着什么?(注:以下文字引自ling战友整理的视频纪要,在此特别向ling战友致敬):

00:59:45 – 路德: 1,今天还有一篇重要文章,The Anomalous Nature of the Fecal Swab Sample Used for RaTG13 Genome Assembly as Revealed by NGS Data Analysis 揭露Ratg13.这篇文章被Matt [email protected]转推:很有意思。 RaTG13序列是否是从其他来源组装的,而不是从声称的蝙蝠粪拭子中提取的?细菌序列极低,不同蝙蝠物种序列极高。 WIV,请保持透明。2,Matt Ridley是生物学家和作家。《创新工作原理》的作者,他是生物学界的一位大V作家。3,根据NGS分析,RaTG13居然没有粪便中的各种霉菌基因序列。胡博士研究得很痛透彻。

01:01:13 – 胡博士: 他看了RaTG13测序结果,因为RaTG13是来自蝙蝠粪便,粪便中最多的就是细菌。断线。。

01:01:50 – 冠博士: 1,介绍测序基本原理:王延轶和石正丽都承认,从未分离出RaTG13,他们是检测到的。①检测原理:拿一个粪便样品,有细菌RNA,也有蝙蝠自身RNA,还有病毒RNA,测序时将这些RNA都拿到,变成DNA后,打碎,相当于拼图。样品里可能有蝙蝠自身的拼图1万套,病毒拼图3、4套,大量细菌拼图几万套。测序组装的过程,相当于把所有拼图打乱扔到黑箱中,再将他们还原为 原拼图。②如果RaTG13来自蝙蝠粪便,那就必须要有蝙蝠拼图和细菌拼图。2,这篇论文作者提到:①RaTG13样品命名问题,石正丽声称来自粪便样品,但样品显示来自肺泡 样品,说法不一致。②数据库问题。回到拼图举例,30%的拼图未知,70%拼图块来自真核生物(40%来自蝙蝠,另外30%来自松鼠、狐狸,这就很奇怪了)③细菌的组成非常低,只占0.65%。粪便样本中应该有大量细菌样本的,而另外两个蝙蝠病毒的肛门拭子样本中,细菌样本的比例达到了76%-90%。这是非常奇怪的。怎么没细菌?④病毒基因组的组装办法,也没有提到。

01:07:06 – 胡博士: 1,他们是怎么搜集样品的?找到一个蝙蝠洞,用2米见方的塑料布,铺在蝙蝠洞的底下,前一天下午六点钟铺好,第二天早上收粪便,每个样品选1g粪便(相当多),提取了DNA\RNA后,溶解在1ml左右的溶液中,每140微升,就能拿到60微升的RNA,而每次只需要5微升RNA就可以做反转录,做出一批样品。大概能做80多次,他们有这么多样品,竟然说RaTG13没有样品了,那前面80多个样品拿去干嘛了?2,现在网上一种说法吹毛求疵,他们是否有别的方法剔除掉了细菌样本。多篇他们发布的论文都证明,他们没有剔除细菌 样本。3,而且,实验室提取样本的方法基本是固定的,不会针对一个特定样品单独搞了一套研究方法。4,像刚才冠博士提到的,粪便样本和蝙蝠肛门拭子样本的对比,哪一种粪便含量高?肛门拭子是在肛门附近(人是插进肛门大概2-3厘米)取样。在粪便里搅一搅,怎么会不如肛门拭子里的细菌多?但他们的结果却完全相反。

01:10:27 – 路德: 1,深入浅出,这一段绝对击溃了石正丽他们的言论。用塑料铺在下面,能接到很多粪便,绝不可能接完粪便之后,永远都找不到样品了。2,就算全吃特供有机食品,胃肠道里也百分百有细菌。为何这个没有细菌?胡博士和冠博士已经彻底揭露,RaTG13绝对是假的。 再转一次 】

01:15:19 – 冠博士: 1,RaTG13是三无样品:①论文中没有说样本在何处何时采集。②没有说试验怎么做的,没有提到试验方法,后面编造的都不算数的。③病毒不符合逻辑。之前康博士介绍过的,RaTG13的同义突变和非同义突变的比例,与自然进化的相比不成比例。2,科学研究最重要的是论文,论文里说的是什么就是什么。论文发布后,如果发现错漏可以向编辑写信去修补,但半年过去了,石正丽并没有进行修补。

01:18:28 – 胡博士: 1,RaTG13除了是“三无产品”,就像移民可以被分析其家族史,但RaTG13在进化树中是孤零零一个。2,石正丽采样是16000个样本,一只蝙蝠才两个样本,平均一个蝙蝠洞有大概120个到150个蝙蝠,算下来石正丽应该已经采集了50-60个蝙蝠洞,采了那么多蝙蝠那么多屎,为何这个蝙蝠连爷爷奶奶、兄弟姐妹都没有?也许因为这种逻辑错误,所以石正丽基本也要放弃这个说法了。3,网上有人说,要看到石正丽直接造假的证据。但只要看论文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常识错误逻辑错误,就足够了,谁给钱去做验证试验,证明她的试验是假的?NIH不可能付钱让你去做实验证伪。4,【IgG:免疫球蛋白 G,人血清和细胞外液中含量最高的一类免疫球蛋白。IgM:免疫球蛋白M,是由B细胞分泌的一种基本抗体。】2020年6月5日,《nature:medicin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武汉血清学研究,看有多少抗体。B细胞是先产生IgM,IgM蛋白的结合力比较低,在T细胞的帮助下越来越成熟,然后变成IgG。所以:出现IgM是近期感染的,IgG是长期感染的。结果,《nature:medicine》这篇文章说,先出现了IgG,过了几天才出现IgM,这种本科生都不会犯的错误怎么这么高级的刊物会犯?所以就不会再相信他们后面的结论。RaTG13已经有很多地方违反常识了,如果还要更多证据,就是在抬杠。

01:22:02 – 路德: 1,RaTG13像孙悟空,孤零零没有兄弟姐妹,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路德社的博士军团!咱们日拱一卒!每天压稻草,总能把中共压死。一旦RaTG13被彻底证伪,舟山蝙蝠病毒就水落石出,中共军方独家分离、独家拥有!这就能说明为何病毒来自中共军方!“119”最后一个即将验证。2,中共打死也不会认,但像萨达姆到死都不承认。没出来时不承认,一旦出来就是既成事实。就像“南海岛屿军事化”,之前习与奥巴马指天发誓不会军事化,现在也既成事实。3,“119”揭露最重要的意义。闫博士119就已经通过路德社站出来了!就像911发生的前一天,有人说明天有恐袭,如果有人提前一天说马上珍珠港袭击,你还找他要证据?这都是经过验证的。不同的是,中共比911和日本更隐蔽。】

根据路德社本期概要,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石正丽声称发现的RaTG13不是分离出来的病毒,而是检测到的,检测方法就是:

1)取得蝙蝠粪便样品,这里边会含有细菌RNA、蝙蝠自身RNA、病毒RNA,测序时把这些RNA全部拿到,然后转录成DNA后,打碎,相当于变成打散的拼图;

2)把打散的DNA扔到黑箱中,再将他们还原为拼图。

对应于RaTG13如果来自蝙蝠粪便的说法及RaTG13基因构成,其荒谬之处为——

1、石正丽声称来自粪便样品,但样品显示为肺泡样品;

2、数据库问题:30%的拼图未知,70%的拼图来自真核生物,具体组成就是40%蝙蝠拼图+30%松鼠、狐狸拼图;

3、既然取自蝙蝠粪便,但是拼图中的细菌比例仅占0.65%,而另外两个蝙蝠病毒的肛门拭子样本中细菌比例达到76——90%,这个RaTG13莫非是吃中南坑特供的蝙蝠拉出来的粪便中取出来的?而且就是吃特供肠胃里也必须有细菌群落。

4、关于RaTG13没有样品了按取样方式分析绝对不可能,通常的取样方式是:找到一个蝙蝠洞,用2米见方的塑料布,铺在蝙蝠洞的底下,前一天下午六点钟铺好,第二天早上收粪便,每个样品选1g粪便(相当多),提取了DNA\RNA后,溶解在1ml左右的溶液中,每140微升,就能拿到60微升的RNA,而每次只需要5微升RNA就可以做反转录,做出一批样品。大概能做80多次,如果说RaTG13没有样品了,那前面80多个样品拿去干嘛去了?

5、RaTG13的其他不明之处:样本采集时间、地点不明确;没有提到获得RaTG13的试验方法;病毒不符合逻辑——RaTG13的同义突变和非同义突变的比例,与自然进化的相比不成比例;

6、RaTG13在进化树中的奇特:在进化树中是孤零零的一个;连爷爷奶奶都没有——,石正丽采样是16000个样本,为何这个蝙蝠连爷爷奶奶、兄弟姐妹都没有?

7、另一个违反常识之处:2020年6月5日,《nature:medicin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nature:medicine》,这篇文章说,先出现了IgG,过了几天才出现IgM,而实际情况是B细胞先产生IgM,IgM蛋白的结合力比较低,在T细胞的帮助下越来越成熟,然后变成IgG。所以出现IgM是近期感染的,IgG是长期感染的,这种违反常识的论据之下不会有正确的结论.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艾格

8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