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医生因呼吁使用硫酸羟氯喹被同行投诉

翻译报道: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校对上传:HUH

图片来源:路透社

加拿大在中共病毒的应对上对WHO亦步亦趋,无论从政府、卫生部门甚至到媒体都有体现。而如今,有一名医生勇敢地站出来为硫酸羟氯喹正名,却遭到了同行的攻击和媒体的抹黑。

8月10日,CBC新闻报道,安省儿科医生Kulvinder Gill博士因在推特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宣传羟氯喹治疗中共病毒疗效的推文而遭到其他医生的投诉,指责她散布错误信息。Gill博士表示,她正因此而遭受诽谤和审查。

CBC收到了两封关于Gill推特的电子邮件投诉,其中包括一名家庭医生向安省医生和外科医生行业协会(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Ontario)提出的投诉,该行业协会为安省医生的监管部门。

Gill博士在8月6日的一条推文中称。”人类如何建立对COVID19的有效防御,安全地恢复正常生活,现在需要真相,T细胞免疫力和羟氯喹。”

这条推文被Twitter以违反条例撤下。但并没有告知违反了什么条例。在推文下,有许多医生表达了反对意见。

加拿大儿科协会等医学机构表示,羟氯喹在对抗中共病毒方面没有明显的好处。加拿大卫生部没有授权羟氯喹治疗或治愈中共病毒,并警告加拿大人注意产品的虚假和误导性声称。该医学机构表示,羟氯喹可能有严重的副作用。直到最近,加拿大卫生部才有条件地授权使用remdesivir来治疗中共病毒的严重病例。

8月4日,Gill博士在推特上写道:”如果你还没有明白我们其实不需要疫苗,那说明你没有关注时事。”并加上了#事实而不是恐惧#的标签。吉尔当天的另一条推文称,”这种长期的、有害的、不合逻辑的封锁绝对没有任何医学或科学上的理由。”

Gill博士在安省Brampton经营一家诊所,她在Twitter上有超过22000名追随者。她也是 “关注安省医生 “的主席和联合创始人,这是一个自诩为草根的组织,一直对代表全省3.4万名医生的安省医疗协会提出批评。

省内所有执业医生都必须依法向安省医疗协会缴纳会费,即使他们不是该组织的成员。吉尔和其他一些医生认为,安省医疗协会试图禁止医生们表达不满,并拒绝在财务上保持透明,用以对其成员负责。

“关注安省医生”协会和Gill博士都没有对CBC的再三评论要求作出回应。Gill博士在推特上说:”医学上总是存在着对立的观点,历史上许多不同的观点导致了一些最重要的医学进步。”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必须始终进行公开的、建设性的、公开的辩论。医生与科学家的声音决不能被攻击、审查或沉默。”

吉尔还转发了另一位医生西蒙娜∙戈德的推特,她声称诋毁羟氯喹作为一种治疗方法是因为背后的经济利益。戈德的推特因违反推特规则而被移除,但Gill博士的转发没有被移除。

戈德是7月底一段长达40分钟视频中的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 医生之一,该视频宣传羟氯喹是治疗中共病毒的有效药物。至少有1700万人观看了该视频,不过Facebook和Twitter都从其平台上删除了该视频。推特曾暂停了小唐纳德-特朗普的账户,直到他删除该转发视频。

Alex Nataros是BC省Comox市的一名家庭医生,他是向CPSO提出申诉者之一。他不但反对Gill博士的观点,还声称倡导羟氯喹对他的执业和职业操守产生了威胁。他说,他的许多病人都是老年人,他花了很多时间对病人进行有关流行病的再教育。他抱怨道”我每天花了太多的时间来揭穿他们在Facebook上或在Twitter或Instagram上读到的东西。”

安大略省布莱顿市家庭医生Michelle Cohen也认同Nataros的看法。Cohen说:”她(Gill博士)在宣传一些错误的信息,这是相当危险的,特别是考虑到我们正处于公共卫生危机之中。”她在推特上向CPSO表达了她的担忧,不过她没有提出正式的投诉。Cohen认为,Gill博士的推特可能会导致人们拒绝使用“非常有用”的疫苗。

在给CBC新闻的一封电子邮件中,CPSO表示,它不评论正在进行的调查。但CPSO的发言人说:“重要的是,医生要认识到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可能产生的影响,特别是在涉及公共卫生的时候。”CPSO认为,“在COVID-19期间质疑疫苗接种的价值或反驳公共卫生的最佳实践代表了对公众所带来的风险,是不可接受的行为。”“医生如果被发现散布可能给患者带来伤害的误导性医疗信息,可能会因其行为而面临执业限制或暂停执业。”

周日,Gill博士在推特上表示,她 “不会容忍自己被诽谤”,并已聘请了法律顾问。她还说道:”群体思维是危险的。善意的人在服从的冲动或认为异议是不可能的信念的刺激下,会做出非理性或有害的决定。群体思维压制了批判性思维,不同的看法会因威胁报复而被沉默”。

评:在文章中,CBC根据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研究,及世卫暂停了羟氯喹的试验,研究人员将注意力转向其他有前途的治疗方法和正在进行的疫苗竞赛的视频等等,再次抹黑羟氯喹。

2020年5月9日,墨博士在路德时评(路安墨谈)节目上曾指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论文,如《没有证据表明羟氯喹有助于治疗新冠住院患者》被中共官媒和很多大外宣利用并重新解读。论文研究者分析了2020年3月7日至4月8日住院的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患者的健康数据,共计1376人,其中有811例使用了羟氯喹,报告分析认为,接受羟氯喹的患者与未接受该药物的患者所面对的死亡风险没有差别。但仔细分析论文原文后发现了重点,800多人那组(羟氯喹组)年龄高、病情重,剩下500多人属于年龄轻的轻症患者。说明,羟氯喹的使用对重症患者也是有效的。但可悲的是,近期虽然不断有关于羟氯喹功效的新研究,加拿大依旧抱着过时的研究和错误解读不放。更令人无语的是,网上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视频里的医生们,竟在加拿大被有意抹黑成他们都是巫医的假象。

加拿大于3-5月间曾开展了六次验证羟氯喹预防效果的临床试验,但并无后续情况报告。政府网站于4月25日专门颁布了所谓羟氯喹有严重副作用的使用警告,媒体用尽一切方法屏蔽抹黑有关羟氯喹的争议,医务界统一封口,对医生们以吊销执照相威胁,推广羟氯喹的路途在加拿大实在是任重道远。但无论如何,如今终于有了勇于站出来的医生。正如路德所说,最难的是第一个1,有了第一个1,才能有后面的0。我们很高兴的看到,有不少加拿大人在推特上批评CBC对Gill博士的诽谤,并努力的传达真相。希望正义的力量和民意的觉醒能唤醒更多有良知的医生和沉睡的人们。

参考链接: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kulvinder-kaur-gill-tweets-cpso-1.5680122?__vfz=medium%3Dsharebar

https://www.healthycanadians.gc.ca/recall-alert-rappel-avis/hc-sc/2020/72885a-eng.php

+4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Namoamtb
6 月 之前

傻×天生为主,后天有许多不当傻×的机会,但那也是你傻×自己的事,别人奈何不了你。美国西方本无傻×沃土,但傻×竟占国民4成多,所以即便世界改变美国西方傻×构成不会有太大改变;中国在共产沃土改造的傻×多了去了,但天生不多,凤凰涅槃,土鸡也可以,未来比例会大幅度减少,肯定胜于美国、西方,新中国的发展绝不可估量!邓小平在联大说的没错,但中共不代表中国,那是骗子骗世界,新中国务本首要在彻底清除共产流毒。

0
maliya
6 月 之前

安省儿科医生Kulvinder Gill博士为你点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