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银行最终会不会离开香港?

作者: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熊妈妈

校对上传:HUH

图片来源:路透社

瑞士新闻网Finews报道,2020年11月,瑞士选民将对一项拟议法律进行公投,该法律主旨是“瑞士公司要对在国外的业务活动中发生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责”,这也可能适用于香港的情况。

民众常常指责瑞士银行控制松懈,在选择商机时采取过于自由的做法。广受欢迎的试图让瑞士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直接对与其业务有关的侵犯人权行为负责的举措增加了瑞士金融公司的压力。该举措不仅适用于瑞士,而且包括涉及中共国的业务和香港业务。

香港当前的状况使西方民主社会难以理解,中共通过并在香港实施的《港版国安法》将人们置于一个全新的控制水平,其中也包括外资银行。《港版国安法》使许多人都感到压力,中共要求审查机构与客户的联系,并终止所有与可能触犯中共内地法律的人的关系,中共这些新要求可能使瑞士银行在恶法的基础上陷入困境,因为这有可能导致侵犯人权的行为。反过来,如果不听从中共,则将损害银行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共国享有的特殊特权以及中共国的经济增长带来的利益。

瑞士与中共国外交层面针锋相对,瑞士外交部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质疑香港的局势,认为中共滥用人权和对香港的严厉镇压将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对,中共国已经偏离了开放的道路,要求瑞士能够对中共做出更有力的回应。他要求根据其他欧美国家的要求,中共不要推迟香港立法会选举。瑞士外长的表态引起了中共的强烈不满。

北京的反应迅速而明确,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戳到了瑞士的痛处,并表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如何敏锐地打经济牌。如果西方选择公开批评中共国事务,那么不仅会面临中共政府的愤怒,更重要的是会面临一个在快速增长的国家的商业风险。汪说:“中共国始终坚持打开大门搞建设,在中共国新一轮开放特别是金融市场开放中,瑞士瑞信银行等金融企业率先受益。”

瑞士所有强大的全球金融公司都在香港拥有主要业务,包括瑞银(UBS)、瑞士瑞信银行、朱利叶斯·贝尔(Julius Baer)以及Pictet和Lombard Odier。由于CCP病毒的爆发使瑞士银行在欧美市场业务衰退的情况下,他们几乎没有放弃任何香港的业务。

瑞士一些观察家表示,尽管香港目前情况很糟糕,但瑞士银行业并未像预期的那样受到影响,这主要是与他们为富有的亚洲企业家及其家人进行财富管理的业务类型有关,瑞士银行可以为其资产提供额外的保护。例如,瑞士的私人银行朱利叶斯·贝尔(Julius Baer)上半年在全球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旗下管理的资产却增加许多,香港是所涉及的市场之一,为集团管理的资产总额贡献了强劲的力量。总部位于日内瓦的竞争对手Pictet上半年也呈现净资金大量流入的状态。

瑞士瑞信银行和瑞银等公司一直是中共政府决定允许外国资本在这个巨型经济体的金融合资企业中拥有多数股权的早期受益者。他们不太可能冒险为“中共在香港侵犯人权行为”尽快采取行动。

如果瑞士民众投票支持目前看来很可能实现的,就“瑞士公司要对在国外的业务活动中发生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责”这项新法律,瑞士银行可能必须要仔细研究他们在香港的业务运作。正如中国政府在受到瑞士的挑战时所表现出的那样,中共进行应对的平衡法则将会继续发挥作用,并会要求瑞士要在政治上保持敏感性。

众所周知,中共盗国贼集团在瑞士以及瑞士在全球各地相关的公司藏有海量的资产。瑞士将于11月份举行的公投被认为是比美国对中共近期实施的一系列举措力度更大的行动,如果公投通过,中共权贵藏于瑞士的资产可能会被冻结,这对灭共是利好消息。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谢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