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 中共外交官以为他们是谁,竟以这种方式威胁加拿大人?

中共外交官以为他们是谁,竟以这种方式威胁加拿大人?

2
1682

翻译报道: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校对整理:熊妈妈

图片来源:gnews

2020年7月29日,加拿大著名的作家和专栏作者Terry Glavin在加拿大《国家邮报》上发表的评论文章中愤怒地抨击了中共。 文中写道:

又一次,中共国的一位外交官员又一次在公开场合警告加拿大人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当前中共国正通过越来越多的阴险宣传,把中共北京在香港大规模的警察镇压行为,粉饰成一个无须引起世界关注的正常执法行动。而这其中还伴随着中共对世界的隐匿的威逼。

这一次的恫吓来自于中共驻温哥华总领事佟晓玲。在周一接受自称为 “温哥华华人社区之声 “的AM1320采访时,佟晓玲指责了所谓的大温哥华地区华裔社区中 “极少数人”,称他们 “蓄意抹黑和攻击香港的国家安全法”,”与反华势力勾结,企图在海外制造事端,甚至“在外国建立基地,与中共国对立,意图扰乱香港。”

港版国安法不仅适用于香港居民,还适用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

中共单方面强加给香港立法会,完全违背1997年中英条约的港版国安法于7月1日生效。该法案声称的“四宗罪”包括:分裂国家丶颠覆国家政权丶恐怖活动丶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四类罪行的最高刑罚都是终身监禁,但罪行的定义非常广泛。

佟晓玲指责港版国安法的海外批评者是在海外华人社区播撒分裂,试图破坏加中关系。佟晓玲还向大温地区50多万华侨华人发出具体指示:”要明白什么是正确的,不要被少数反华、从事破坏活动的群体所误导。不要参与他们的破坏行动,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保护中加关系……华人社区中那些想制造分裂或恐怖气氛的人,他们的阴谋诡计,他们的计划注定要失败。”

加拿大香港联盟的王卓妍称,佟的言语是中共对加拿大华人人身安全的赤裸裸的恐吓。中共官员越来越多地通过加拿大的中文媒体,以及中共统战部在加拿大华裔社区直接运作的各种团体,向加拿大华人直接施以各种威压。

王卓妍认为,中共一心要 “将中共国各民族统一控制于中共威权之下”,对于中共在香港的残暴镇压,以及在新疆设立的集中营等问题,中共不允许听到任何批评声。

佟狂妄粗暴地指责加拿大人 “干涉中共国事务”,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早在1990年,当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为纪念1989年北京天安门大屠杀死难者而在校园里竖立现在著名的 “民主女神 “雕像时,温哥华的中共国总领事安文彬就曾指责该大学 “企图干涉中共国内政”,警告UBC此事将影响该校与中共国之间的关系。

“加拿大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一切严重后果。”

过去30年里,在亲共的企业和政治人物的帮助下,中共在加拿大的权力和影响力急速膨胀。与此同时,中共对内残酷镇压的力度和对外耀武扬威的战狼行径也在同时快速增加。佟的威胁只是最近几周中共国外交官一系列威胁性言论中的最新一例。本月早些时候,仅仅因为加拿大政府取消了与香港的引渡协议,并禁止向令人厌恶的香港警察部队出售加拿大装备,中共国大使丛培武就指责加拿大干涉中共国事务,甚至还威胁要让加拿大走着瞧,警告加拿大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一切严重后果。

然而,渥太华政府始终避免正面对抗中共,即便北京继续无理监禁Michael Kovrig和Michael Spavor,以报复加拿大单纯的配合美国司法部引渡华为技术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这项正常法律行动。孟晚舟在纽约面临多项“银行欺诈和阴谋”指控,与涉嫌逃避对伊朗制裁有关。

孟晚舟的拘留引发了中共对加拿大的一系列报复措施。当孟晚舟逍遥地生活在她温哥华豪华社区的豪宅中时,她的律师在与美国的引渡请求进行斗争。据《南华早报》本周的报道,华为最近分别聘请了五家律师事务所向汇丰银行施压,这是华为为解救孟晚舟所做的最新努力。中共国家宣传机器最近指责汇丰银行与联邦调查局勾结,”陷害 “孟晚舟。汇丰银行通过支持港版国安法,恳求中共能放它一马。

如今中共国企业和外交官员继续在加拿大肆意活动,威胁香港侨民和维吾尔族人权活动人士。国家安全和情报委员会称,“对中共来说,加拿大是一个 有吸引力并宽容放任的目标。政府必须积极应对,国家安全和情报委员会在3月发布的年度报告中指出,威胁是真实存在的,尽管这个威胁看上去如此隐蔽……如果我们的国家不能全方位地、政府上下齐心协力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中共的干涉将慢慢侵蚀我们各机构的根本,包括我们的民主制度本身。”

“中共国对加拿大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尽管这个威胁看上去如此隐蔽……”

但渥太华并没有对此威胁采取任何措施。特鲁多政府与加拿大的 “五眼 “情报共享伙伴-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决裂,拒绝禁止华为进入加拿大5G互联网连接架构。渥太华也没有成立一个中央执法办公室,来处理中共驻加拿大的特工对香港侨民和维吾尔族人权活动人士所进行的骚扰和恐吓活动,大赦国际和一个侨民团体联盟对中共的此种行为有详细的记录。

去年12月,特鲁多的少数派政府在议会中试图阻止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来审查不正常的加中关系,但没有成功。该委员会在早春时节停止运作。今年5月,保守党提出重新启动加中委员会以处理香港危机的动议时,遭到了新民主党,绿党与自由党一致的投票反对,此事令香港和维吾尔民主人士们极其震惊。但上周,在重新投票后,该委员会已于本周重新开始运作。

如果加中委员会能够传唤温哥华大使丛培武和总领事佟晓玲,让他们解释一下到底以为自已是谁,竟然能以这种方式威胁加拿大人,这将对议会和加中关系危机委员会所提到的 “我们的机构的根本,包括我们的民主制度本身 “有积极有效的帮助。

评:中共国对加拿大长期采用战狼式外交,动辄贸易制裁,无端拘禁加国人质。2016年中共外长王毅访问加拿大,在与加拿大外长联合举办的记者招待会上,毫无外交礼仪,面目狰狞地训斥向加拿大外长提问的记者:”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共国的偏见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你了解中共国吗?你去过中共国吗?你没有发言权!”,其粗暴蛮横的态度引得在场记者侧目以视。2019年,加拿大外长方慧兰因中共国无端拘禁加国人质时,曾多次致电中共国外长,但是中共连电话都不接。同时前中共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对加拿大的无礼言论,曾引发了加拿大朝野一片驱逐卢沙野的呼声。亚省大学中共国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曾说过:“卢大使是一位非常不专业的外交官。他没有试图理解加拿大立场、不与加拿大合作解决问题,而是霸凌我们,对我们下最后通牒,当然结果都适得其反。”

反观加拿大自由党政府,一向与中共关系密切,并在此次疫情中多次为中共和世卫组织站台。据《国家邮报》报道,目前令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深陷丑闻的we charity 基金会与中共国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加国财长莫诺也被称与we charity 关系特殊。WE Charity的营利“姐妹实体”ME To WE组织的活动被纳入中共国庆祝加中建交45周年的官方活动。2012年,ME to WE在上海成立了合资分公司米图维,2014年和2015年分别在北京和上海的中学里举办“明日领袖论坛”。 ME to WE在北京的活动是和东城区教委合作举办的,还请到了姚明为学生们演讲。但《国家邮报》也称we charity 与中共国的良好关系只是无数想进入中共国市场的企业正努力所做的事情。we charity事件目前在持续发酵中,让我们静待后文。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2 月 之前

政府不觉醒

0
2 月 之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