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川普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发行日期:2020年7月30日


詹姆斯·布雷迪新闻发布室
下午5:41美东时间

总统:非常感谢。首先,请允许我对一个杰出的人和我亲爱的朋友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的逝世表示哀悼。他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我非常了解他。不幸的是,他被所谓的中国病毒夺去了生命。我们为赫尔曼的夫人格劳里亚(Gloria)祈祷,多好的一个家庭啊。

我要说,美国为所有被这个可怕的无形敌人夺走了生命的15万美国人感到悲痛。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哀悼他们的损失;作为彼此相爱的人民的一员,我们哀悼他们的损失。我们正全力以赴,不仅要遏制这个可怕的事件,这个可怕的瘟疫-它的确就是瘟疫,而且还要研发治疗方法和疫苗,我们正在取得长足进步。

综观世界,各国正面临着巨大的问题。在许多人们认为情况不错的国家,疫情又复发了,尽管各国采取了多种应对疫情的方法,但疫情复发还是在全球的大部分地区涌现,比如日本,中国,澳大利亚,比利时,西班牙,法国,德国,香港。他们曾经认为这些地区已经做得很棒了,但是疫情又回来了。在某些情况下,疫情复发非常严重。

据说该病毒已得到控制,但新病例再次显著增加。因而,当你认为某人做得很好时,有时你要搂住,您要避免即情而发。

自6月初以来,以色列每天的新病例增加了14倍,日本35倍-35倍啊,澳大利亚近30倍,仅举几例。这些是在过去疫情中表现超好、领导力大受赞誉的国家。拉丁美洲目前在确诊感染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由于拉丁美洲缺乏测试,因此真实数字不得而知。我可以说“测试稀缺”,除了我国,几乎所有地方都缺乏测试。

这种疾病具有高度传染性,对我们的边境州带来了特殊的挑战。与此同时,加利福尼亚、华盛顿、马里兰、弗吉尼亚、内华达、伊利诺伊、俄勒冈、还有许多州,人们过去认为他们做得不错,但是复发来势凶猛、他们受到重创。

曾经非常受欢迎的州长不再那么受欢迎,他们曾被奉为值得效法的榜样,但后来受到打击。现在,我甚至不会说这是他们的错,这很可能不是他们的错,只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这个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是人们见过的最具传染性的疾病之一。自1917年(距今100多年前)以来,没人见过像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东西。

然而这些州也已经看到该病毒剧烈地反弹。再说一次,没有人能不受影响,没有人能不受影响。这些事实表明了一个决定性因素,这是一个决定性因素:就是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全面关闭以暂时减少病例肯定不是一个可行的长期战略。人们现在开始了解这种疾病,当然,我们对过去一无所知的这种疾病已经有了很多了解,但是我们还没有⋯⋯没人见过类似这样的东西。

关闭的主要目的是使曲线趋于平缓,确保足够的医院容量,并开发有效的治疗方法以降低死亡率。我们已经这么做了。但是当你深信不疑毫无警惕时,它可能会重新出现。

我们在一开始做了正确的事情。我们拯救了数百万条生命,这是我们做的。我们做对了,但是永久关闭根本不是答案,对特定区域进行小规模关闭(但我们不希望这样做),小规模关闭可能会非常有帮助,但不是一个长期方案。

我们了解我们正在面对的问题,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情况。我只能说:感谢上天,在疫苗和疗法方面,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非常先进的。

现在,我们对病毒、如何治疗、以及它针对的群体,已经掌握很多。几乎一半的死亡来自我们不到1%的人口,想想看:一半的死亡(这确实是大量的),一半的死亡来自不到1%的人口,他们是那些住在养老院和协助生活设施中的人,死于该疾病的人的平均年龄为78。

我们宣布了非常有力的措施来保护最脆弱的人群,比较科学的前行路线是保护高危人群,同时允许低危人群在适当的预防措施下小心地返回工作和上学。

我再次敦促美国人民保护自己的亲爱的家人、朋友、和任何老人,特别是那些年纪大了并患有心脏疾病的、那些患有某些特定疾病的人。糖尿病是非常糟糕的疾病,与我们正在讨论的问题有关;但是,(如果)你想保护老年人和社交距离,在不能保持社交距离的时候要戴口罩,并实行有力的卫生措施。

每个人,甚至是健康的年轻人,都应该格外小心,以免这种可怕疾病感染到高风险人群,老年人和患有慢性健康问题的人必须受到保护。

在阳光带中的热点地区,数据显示出令人鼓舞的迹象。特别是亚利桑那州,已经跨越了一个重要的门坎。现在,对于每个感染这个病毒的人,我们看到平均还不到一个新感染病人,而且数字正在下降、并且下降的幅度相当大。佛罗里达州的数字正在开始下降;亚利桑那州确实处于领先地位。

昨天我在得克萨斯州,我们相信,在得克萨斯州也开始大幅下降。(我们)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来弄清楚,但是看起来他们正在大幅度下降。

今天早些时候,我访问了红十字会总部,并且讨论了血浆疗法,这是很棒的,这是他们正在研究的很棒的事情,并且他们拥有很多经验。这可能是挽救生命的疗法:为患者注入了那些已经从这种疾病中成功康复的人捐献的强力抗体。

已有超过200万美国人从该病毒中恢复过来,今天我们邀请他们访问Coronavirus.gov并自愿捐献血浆。我们需要血浆,这种方法非常有效,我们需要来自被感染并成功康复的人的血浆。就像大多数人所做的一样,大多数人都这样做。

血浆是本届政府正在加速促进的许多有前景的治疗方法之一。我们已经确保了全球90%的瑞地昔韦(remdesivir )的供应,这是极好的。它是一种令人鼓舞的抗病毒药物,可以有效地阻止病毒的复制。

我们还批准了已广泛使用的类固醇(这是一个很有效的药物)地塞米松的使用;即使在患病晚期,该药也显示出成效。

7月17日,我们宣布与Regeneron签署一项价值4.5亿美元的协议,以建造生产工厂和数十万剂抗体制剂,该疗法目前处于后期临床试验中,这个项目进展非常迅速,这就是Regeneron。

由于治疗取得了如此重要的进步,18岁以上人群的死亡率比4月份降低了85%。因此,(这些都发生在)在很短的时间内。想想看:仅仅18周,就比4月份低了85%,这是一个重大宣布。

现在,我想提供有关我们为确保强劲的经济复苏所做的努力的最新信息,包括我们在国会山上的谈判。在整个危机中,本届政府取了历史上最强有力的行动来营救美国工人。我们爱我们的美国工人。我们已经创造了创造就业机会的记录,一个连续两个月的纪录。

我们制定了3万亿美元的经济救济计划。仅“薪水保护计划”就节省了超过5000万个工作岗位。我们提供了3,000亿美元用于直接向美国人支付现金。我们为受灾最严重的行业批准了5,000亿美元,5,000亿美元啊。

我们允许陷入困境的房主减少或推迟抵押贷款的支付,并且我们在全国范围内暂停了对联邦支持的房地产的逐门出户。这是一件大事,一件非常大的事。

我们还暂停了六个月的学生贷款付款,并且我们正在寻求继续这么做、并且延续更长的时间段。

由于政府采取了这些特别的步骤,仅过去两个月,我们就增加了700万个工作岗位。

为了确保经济复苏持续(我们认为会如此),我们有良好的基础,我们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领先别国很多。我们超越了每个中国人,如果你们记得,很多年以来你们都听说过,中国将在2019年超美国,然而它没有。我们从他们身上收获颇丰。在2019年我们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并且我们很快就会重新回到那个状态,根据我们所看到的一切,这不会花很长时间,这不会花很长时间。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明年将是出色的一年,也许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

我们永远也永远不会忘记失去生命的人,我们永远不会,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永远不要忘记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灾难本可以在中国就停止,他们本应该停止这场灾难,但他们没有。

但是我正在要求国会通过更多的立法来支持有需要的美国人。首先,我们希望暂时延长扩大的失业救济金,这将为没有过错、却因疫情而失去工作的美国人提供救命的桥梁,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从工作的角度来看,它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这本应该可以停止的,但它发生了。

我要感谢参议院共和党人,因为他们此刻正在为延长失业救济而奋斗,纵使他们面对令我惊讶的非常强烈的民主党的阻挠。因为这对我们的国家和工人都有利,这不是我们的工人的错。

其次,我们要求民主党人与我们合作,找到可以暂时停止驱逐的解决方案,我们不希望将因病毒而失业的人被赶出家中或公寓。我们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

第三,我们需要民主党人加入我们,为美国公民提供额外的经济纾困金,例如今年早些时候直接寄给1.6亿美国人的纾困金,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计划,这笔钱将帮助数百万努力工作的家庭度过难关。

本届政府还要求民主党与我们合作,以通过1,050亿美元帮助学校安全地重新开放。儿童并非处于最低风险中,如果你看一看正在发生的一切:越年轻(在疫情中)越有利。免疫系统是令人惊讶的,按照年龄组而言,对于儿童来说,年龄越低,风险就越低。

我讲的故事是,在新泽西州,成千上万的人都死了;这很可悲,(很多人)死了。州长告诉我,18岁以下的,只有一个人(菲尔·墨菲)死了,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在新泽西州这个成千上万的人死亡的地方,(这个)产生了影响,(只有)一个未满18岁的人死了。

在所有年龄段中,儿童患病毒的风险最低,无限期的停课将对我们国家的孩子造成持久伤害。我们必须遵循科学,让学生安全返回学校,同时保护儿童、老师、员工和家庭。我们必须记住,这个事情的另一个方面是:让他们离开学校并关闭工作也会造成死亡。(这就是)经济上的伤害,它也在导致不同原因的死亡,但(这依然是)死亡,甚至是更多的死亡。

如果州长不想让公立学校开门,那钱应该交给父母,这样他们就可以把孩子送到他们自己选择的学校。因此,我们说,如果一个学校不想开门,或者一个州长不想开校(也许出于政治原因,也许不是,但其中的一些情况还在继续),那么钱应该交给父母,这样他们就可以可以把他们的孩子送到他们选择的学校。

如果学校停课,钱应该跟着学生走,这样家庭就可以自己决定跟他们子女相关的事情。

但是要通过一项法案,民主党人必须拒绝党内极端的党派声音,他们有很大的声音,他们正在翘首企盼11月3日。然后,也许一天后,他们就会说:“让我们开放这个国家。”

但是民主党必须拒绝党内极端的党派声音,这样我们才能使我们的国家比现在更快地运转。我们有很多职位空缺,而且有很多州,你们曾经认为他们做得很糟糕(从病毒疫情的角度),但是实际上它们复苏得非常强劲。

这次疫情突显出将美国家庭和工人放在首位的经济政策的重要性。我之所以当选,是因为我把美国放在首位。

在我看来,数十年来,我们一直把美国放在最后。如果你看看我们多年来所看到的疯狂、可怕、可耻的贸易协议(是如何)摧毁了我们的国家。NAFTA,我们就终止了它,现在我们有了USMCA,这是很重大的事。我们的农民也做得很好,尽管发生了疫情。但是我们要把美国放在首位,把美国家庭放在首位,把美国工人放在首位。

但这意味着将工作和工厂带回我们的国土,减少不必要的法规,并为工作和未来创造新的培训机会。我们已将法规削减到过去没有总统能削减的水平,而且我们减税的幅度超过了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

美国人总是面临挑战,并且我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弹性、更自力更生、更独立和更繁荣。

所以我只想感谢大家。并且,如果您愿意,我们将回答几个问题。

史蒂夫,请说。

问:我们是否正在努力尝试去推迟选举?还是今天早上只是一个试探舆论的行动?

总统:嗯,我想向人们解释,但着也不需要太多解释。我的意思是,你看一篇篇的文章:“纽约的邮件投票灾难”,“成千上万的邮件投票已经在今年的初选中丢掉了。11月会发生什么?”这是一团糟。这是由华盛顿邮报报导的。你能相信吗?在所有报纸中,(只有)《华盛顿邮报》。它(报导了很多)假新闻,但这次它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这是由《华尔街日报》刊登的另一篇,“通过邮件进行的投票实验揭示了11月选举之前邮政投票系统中的潜在问题。”你会看到这么多不同地方发生的事。他们甚至还进行试验;这是一场灾难。

我并不想去看一场选举。你们知道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观察选举。他们会说“预计的赢家”或“大选的赢家”,(但是)我不想看到这会发生在11月3日后的一周或一个月,甚至坦率地说,数年,如果发生了诉讼或者可其他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甚至,你都不知道谁赢得了选举。

你们正在发送亿万个通用邮寄选票。他们将会去到哪里?他们将会被送给谁?这是常识;您不必对政治有任何了解。民主党人知道这一点,民主党人知道这一点,史蒂夫。

所以,我想看到,我想要一场选举和一个结果的程度远远超过你。我认为我们做得很好,我们有相同的虚假的民意测验,但我们(也)有真实的民意测验。我们做得很好。

我刚离开得克萨斯州。拜登反对压裂,好吧,这意味着得克萨斯州将成为美国失业率最高的州之一。这意味着新墨西哥州北达科他州的俄克拉荷马州将是一场灾难。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也将是)灾难,没有压裂。

我想知道选举的结果。我不想等待数周和数月。而且,字面意义而言,如果你真的做对了,很有可能是数年的时间,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

这些选票丢失了。你看到了新泽西州的帕特森,您还看到了许多其他实例,目前有大量的诉讼。

这还不包括缺席,缺席者是不同的,缺席者(的情形是):您必须工作并且必须提交申请。您必须经历整个过程。

举例来说,我是缺席选民,因为我不在佛罗里达州,因为我在华盛顿;我在白宫。因此,我将成为缺席选民。我们有很多缺席选民,而且行之有效,因此,我们赞成缺席,但是这与数百万人(的情形)大不相同。

在加利福尼亚,他们将发送数千万张投票表。好吧,他们要去到哪里?你们现在阅读了邮递员现在遇到大麻烦的地方。你们阅读了现在市议会遇到大麻烦的地方,选民投票舞弊,遍及所有选票。

所以,不,我想得到,我希望我可以站着,高举我的手,(宣布)大获全胜,因为我们正在与我们的国家一起做我认为没有人能做的事情。尽管发生了这种病毒疫情,它正在毁灭其余的世界。顺带一提,毁灭性的。

(近期)发表的文章之一是“全球新冠病毒复发”。这是《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是昨天《华尔街日报》的主要社论。我并不总是同意他们的看法,但是他们有“全球新冠病毒复发”(这篇社论)。 “被誉为模范的各国看到了……”然后他们继续说,这个病毒回到了前所未有的、他们都没有看到过的水平。

我们一直在赞扬某些国家,现在这种病毒像第一次(爆发)一样感染了它们。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它谈到了许多国家,每个人都在拥护他们,并说他们做了多么出色的工作。好吧,这只是这些事情的其中一个。(全球抗击疫情的)效果不是很好。

所以我们想进行选举。我希望看到选民的身分证明,但这(邮寄选票)与选民的身分证明相反。民主党人喜欢它,但共和党人讨厌它。我们都同意缺席投票是好的,邮寄选票将导致最大的欺诈。

你知道,我们谈论“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已有两年半了,然后他们什么也没发现,其实确实没有任何东西,但是他们说“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他们谈论中国,他们谈论所有这些国家。他们说他们参与了我们的选举,这很简单,你可以伪造选票。对于外国而言,这要容易得多。

继续,史蒂夫。

问:但是,但是推迟选举可能没有成功的希望。我的意思是,您不同意这点吗?

总统:我只是觉得,我不想耽搁,我想进行选举,但我也不想等待三个月,然后才发现选票全都丢失了,然后选举也没有任何意义。这就是将会发生的事情,史蒂夫。这是常识,每个人都知道。聪明的人都知道,愚蠢的人可能不知道,虽然有些人不想谈论它,但是他们知道。

不,我们希望进行一次人们真正参加的选举,并且-“您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是张三或者李四。” 好!那请您签署这本书,就像我多年以来所做的一样。

这对我们的国家非常、非常不公平。如果他们这样做,我们的国家将成为全世界的笑柄,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它行不通。

例如,他在加利福尼亚发送多少张选票? 2800万个或者某个巨大的数字?其他州正在发出数百万张选票。好吧,他们做到了。他们做了实验。他们让新闻机构进行试验。

而且,请阅读《华盛顿邮报》中有关邮寄投票的故事;这是一场灾难。坦白地说,我很惊讶看到这个故事是他们发出的,这个故事是一场灾难。因此,我们是在自己招惹很多麻烦。

而且,不,我是否希望看到日期更改?不,但是我不想看到一个不正当的选举。这次选举将是历史上最严重的舞弊的选举。
约翰(请说)。

问:总统先生,您说过,您不想看到选举推迟,但是看来这些邮寄选票的过程将持续到11月3日。

总统:嗯,约翰,我们有很多案件。例如,我们有一个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已经签署了一段时间的(案件),是关于邮寄选票的。
问:我只是想知道,是⋯⋯

总统:顺便说一句,约翰,我们举了很多例子,很多关于所有欺诈行为和与邮寄投票有关的所有事件。

问:我只是想知道,您今天上午发布的推文和您现在正在谈论的内容的最终结果,是否会令人怀疑11月3日的选举结果?

总统:嗯,这已经产生了一个有趣的影响。我不知道它会产生什么影响。人们现在正在看的是:我说的对吗?但这不是(关于)我。所有这些故事是不是正确的阐述了一个事实,就是这些选举将是欺诈性的、被预定的、被操纵的?每个人都在观察,并且很多人都在说:“你知道。那可能会发生。”

请(说),珍妮弗。

问:总统先生,为了打破国会的僵局并防止失业保险倒闭,您今晚打算采取什么行动?您正在⋯⋯

总统:嗯,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不过,我无法告诉您,因为从谈判的角度来看那不是很明智。但是,我们将把某些事情放在桌子上(进行谈判)。

问:您有一个摆在桌上的计划吗?

总统:我们想为人们搞到钱。这不是他们的错。我们想为人们搞到钱,这必须做实。所发生的事不是他们的错。

事实是,人们不喜欢说这个事,但是他们知道这是真的:这是中国的错。好吧?这不是他们自己的错,这不是失业工人的错,而是中国的错。事情就是这样。

OAN,请(说)。

问:谢谢总统先生。昨天,国土安全部与俄勒冈州州长达成协议,撤走了联邦警员、转由俄勒冈州的部队接任。市长特德·惠勒显然没有参加该协议。先生,您是否有信心俄勒冈州能够平息波特兰的抗议活动?如果暴力事件仍在继续,您会考虑重新部署联邦部队吗?

总统:我们的人民,国土安全部,做得很棒。他们一个多星期前去了俄勒冈。这个地方很乱。波特兰市就是一场灾难。您看到了,很多人都没有正确地报告(当地的情况)。他们试图假装这是一场抗议活动,而不是一群无政府主义者和煽动者。你明白我的意思。这是一团糟。

他们不久前去了那里,并拯救了一座耗资数亿美元的联邦法院。他们在法院大楼周围设置了环形围栏,拯救了法院大楼,但是那里的小组基本上是要拯救建筑物的,并且它们非常有力、非常强大。为了保护这些非常昂贵、价值连城和具有心理重要性的建筑物,他们并不需要经常从他们所造的茧中出来,对吧,就像(他们保护)法院一样。

我们一直在与州长和市长打交道,我们认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因为这种情况本不应持续60天之久,除非发生紧急情况(我现在认为是紧急情况),否则这不是我们的工作。进入并清理城市不是我们的工作,这应该由当地执法部门完成。

昨天,州长达成了一项协议,并且他们将会执行这项协议。我们将会旁观,然后他们将会执行。那很好,那很好,但是她没有那样报告,她的报告的内容完全不同。她说:“我认为川普想接管这个国家。”这太疯狂了。

因此,我们的人民就一直呆在那里,看看他们今天和明天是否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他们不这样做,我们将派遣国民警卫队,我们来保护这个城市。并且我们现在正告这些抗议者,他们当中许多人应该被捕,因为他们是专业的煽动者,是专业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是讨厌我们国家的人。我们现在告诉他们,我们,国民警卫队,即将到来。(这将会是)很多人,很多非常坚强的人,这些人不是那些仅仅守卫和拯救法院的人。这些人被允许前进并做他们该做的事。我认为这使州长和市长的工作变得容易得多。

因此,他们今天(可能明天)正在努力清理这些恐怖分子的巢穴。如果他们这么做,我会很高兴的。然后,慢慢地,我们可以开始离开这座城市。如果他们不这样做,我们将派遣国民警卫队。
请(说)。

问:川普先生,鉴于美国职棒大联盟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今天罗格斯足球队已被隔离,您如何确保人们可以安全地重新开放学校?

总统:那么,你能向任何人保证任何事情吗?我再说一遍:年轻人几乎对这个疾病免疫,我想年龄越小越好,他们更强壮,他们更强壮,他们具有更强的免疫系统。这是不可思议的,以前没人见过,各种类型的普通流感对年轻人的伤害要大于老年人,但是年轻人几乎将近免疫。如果你们查看百分比,那是1%的很小的百分比,这只占1%的一小部分,因此,我们必须开放学校。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老师,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老人,但是我们必须要开放学校。

请。继续。

问:总统先生,一周前,您说:“我们正在制定一项针对冠状病毒的非常、非常有力的战略。”该战略在哪里?

总统:嗯,我认为你正在看到它,并且我想你将会看到它。我们已经完成并且正在获得的事情之一,(它还未被完全的使用),但是当疫苗上场的时候,我们已经为之准备好大步前进了。

我们有很好的疗法,而且测试效果很好,并且还有令人赞叹的公司(比如:琼森,辉瑞和默克公司)的出色疫苗,

问:(听不清)实际上减慢了病毒的传播速度吗?

总统:所有这些很棒的公司,他们做得很好。

从逻辑意义上讲,物流系统已经全部设置完毕。我们有个将军,他专么负责的就是输送物品,无论是士兵还是其它物品,我认为你将会看到非常棒的事物。

FDA现在批准事物的速度只是过去花费时间的一小部分,比方说,在另一个政府期间所要花费的时间。

我们在疫苗方面遥遥领先,在治疗方面遥遥领先。当我们拥有它时,我们已经设置好我们的平台、可以非常快地交付它们。疫苗效果很好,疗法效果也很好,我们已经准备好在收到疫苗后立即交付,而且很快就会交付。

非常感谢你。谢谢。

结束

下午6:12美东时间

翻译:【倚天剑】校对:【摔跤的雅各 】【GM31】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Rocky
7 月 之前

蓝金黄的力量真的是太大了,国务卿虽然说的很明确,但总统先生只字未提病毒溯源的事情,只是在说如何保证不被传染,疫苗进展及为逝去的人祈祷!!!不得不说,不一定是川普总统的本意,但一定是综合较量得出的结果。

0

喜马拉雅玫瑰园小队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8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