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7月30日郭先生GTV连线朴昌海先生及韩国战友团

2020730日文贵先生连线朴昌海及韩国战友团

VOG战友之家听写组

郭文贵先生:还有后来我说马云、郭台铭啊等一系列的事情,大家觉得我胡扯,包括当年我说3F方案、BGY的时候。但我今天在韩国站,我给你们准备了个大礼物,这一刻让你们参与到建设一个世界人类的历史。第一个大料我要告诉你,回答你刚才的问题,闫丽梦科学家能不能灭了共产党?我告诉你:“她灭不了,她是一个重要的钥匙,十个闫丽梦科学家也灭不了它。”

但我要告诉你,共产党自己在作死。此时此刻全人类受到共产党最大威胁的,不是我、不是你,不是你我他。我郭文贵现在一举手:我不爆料啦。然后共产党可以给我几千亿美元还回来,还要啥给啥,每天都想跟我做交易,我真的可以安全的消失生活去,战友们也不会受到什么太大了不起的伤害,我们都在国外啦,但是国内肯定水深火热。可是共产党要绑架的14亿中国战车,它可真不(仅仅)是绑架了14亿人。它在过去这不到6个月的时间内,它在伊朗正在建设一个已经即将建成的P3实验室,跟香港实验室是一个级别的;正在帮埃及建设P3实验室;正在帮忙中东的某个国家,地下室已经挖了300多米、初具规模;巴基斯坦是3年前我向美国政府报告的,我说共产党给他们承诺的有生化武器基地。昨天报纸已经爆出来了,你们已经看到了啊——巴基斯坦,北朝鲜也正在建设中。大概有5个国家是共产党…你看啊,伊朗、埃及、中东的某个独裁国家我不说了,因为这都是我哥们,巴基斯坦,你看有一个像样的一个政权的国家吗?

这些国家要了生化武器,请战友们你们想想,你不知道这有多大的事。他这几个国家要了生化武器,他去干谁去?谁它都不干,就两个目标,第一都是美国。这5个国家干的都是美国,只要你不听我话、只要你惹我,老子就往你家放毒去。这个是最简单的成本、杀伤力最强,而且最不可控对吧。第二个干谁去?干犹太人。所有中东这个伊朗和中东这个国家、包括埃及,它干谁去呀?包括巴基斯坦都是穆斯林国家,干谁去呀?干你以色列。全人类没有记住,记住我郭文贵今天在韩国站,在我们朴昌海先生、咱们韩国战友面前说的话,整个美国和以色列和犹太人将面临着一个最根本的选择。他根本不用听我们爆不爆料革命,一、等待死亡,被共产党的所有生化基地一次又一次的生化袭击,被它们给灭了;第二、他们把共产党给灭了,把这个独裁系统给灭了。没有第三个选择。

所以说记住今天我在这个韩国(连线)说的话,人类上面临着前所未有、万年来前所未有的,真正的邪恶的、 巨大的威胁和绑架。不仅14亿中国人,过去的6个月全人类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但是没有醒过来。政治家、流氓政治家、政治游客,还有一帮的这个大财阀们,控制着媒体、控制着金融,和共产党陈化在一起。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人类上最伟大的权利就是美利坚共和国,全人类最有影响力的——犹太民族,他们根本没闹明白这个生化袭击只是一个开始,会再来、再来、再来、再来!而且从这个COVID-Virus CCP可能变成无数个变形。就像咱们的科学家说的话:我现在只要想做,6个月我再给你做出一个来。你想想,她说了她现在待在船上都可以给你做十个、二十个病毒出来。那你说这些P3实验室,它要建这干啥?它攻击谁?攻击你朴昌海?它才不干这事呢。攻击我?它也不干这事。只有美国和犹太民族。这个人类的大事刚刚开始。所以我告诉你,亲爱的朴昌海、韩国战友们,今天我的爆料,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说出来。你记住今天吧,未来你会验证的,谢谢。

朴昌海先生:这中共是恶魔呀,全世界再也找不出这样的恶魔政党。我第二个问题,中共病毒使全世界的经济处在崩溃的边缘,日后恢复大概得需要多久呢?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经济这块,如果说共产党灭了,经济这一块的恢复还是,我相信还是会比较比较快的。因为现在你看看,美国已经30%~40%负GDP啦,但是你看看美国这个国家还在平稳的运作,那么很多一些这个欧洲的国家反而正在调整中。你看它出现了两个极端,这是谁也不知道病毒会发生。第一个就是股票市场它还存在,它不是擀面杖子,它是真的。第二个最可怕的,大家都没想到过,就是现在咱们干的G-TV——互联网市场、信息市场,这个一下子把美国股票市场几万亿给抬起来了。你看看像Google啊、YouTube啊,都是几千亿、几百亿美元的往上涨,这都非常夸张,诞生一个新的人类的产业。还有一个就是整个社会人都待在家里面,电视、媒体还有一些特殊的生活方式在改变,人类的行为模式、生活方式被逆转的进行了改变。它诞生的经济体、新兴经济这也是巨大的。

所以说西方文明的市场,这个机会是巨大的,恢复会比较快,像韩国一定是非常快,韩国将是亚洲经济恢复最快的,而且从零到亿万富豪历史从来没有过,将是第一次。因为韩国人过去完全是傻乎乎的,就是工作、勤劳、研发,这是个强悍的民族。但这次的转型,只有韩国和日本在亚洲具备这个科技条件和现在的文明法治条件。所以说很多在这个病毒期间破产啦、或者被淘汰啦,等到病毒这事有点缓解,或者说把共产党灭了,找到所有解药、疫苗了。像咱们战友当中你聪明的话,那你分分钟真的是用买鸡蛋的钱买一个鸡蛋那么大的钻石。比如说咱有个加拿大的战友,在四月份的时候说,“郭先生,我一生的梦想就是买掉我们的旅行社”,就是我们加拿大的文枫。他在旅行社工作,是一个纯白人的旅行社工作了好像二十、三十年。我说:“你会实现这个梦想的”。现在他不用实现了,已经实现了。为什么?这老板哭都找不着了。这旅行社天天付工资,替人家付房租,要破产了。送给你吧,“我不要我不要。”为什么?我不能发工资。韩国很快有这方面发生,你看旁边的餐馆、大酒店找你朴昌海,“朴先生,能不能把这个酒店送给你?你接了行不行?”我告诉你一定会发生的,很多这样的事会发生的。如果你在恰当的机会,你把它给接了,真的是买鸡蛋的钱买鸡蛋大的钻石。

那么接下来,新型的转型你能整好,那一夜之间你就是亿万富豪。韩国的咱就别说餐馆、酒店,也别说房地产,韩国的科技产业也面临着选择,就是人类上财富重新大分配。亚洲韩国第一,那么经济的复苏,我不觉得成为问题。但是它分有几极,非洲、中共国像这样的地方,经济复苏的可能性几乎在未来的二十、三十年是零,只要不更换体制。为什么?全世界不跟你玩,新经济领域;第二,你没技术;第三,人家不来你家市场。你玩啥?韩国、台湾或者原来的香港,人家外国人上你家来,跟你一起玩,你也可以弄东西去卖给人家,这叫贸易、这叫经济,这是个全球化的时代,谁也挡不住。但要是中共不灭,或中共灭了这个政权完全不让大家信任,或者说像非洲的国家完全独裁。人类刚刚被威胁过,包括埃及、伊朗、巴基斯坦。以后的钱只朝两个地方——自由和安全的地方。这个地方既不自由又不安全,我上你家干嘛?他们就完蛋了,这个经济就甭想回来了。但是你、我或者战友身处的环境,这个机会可就大了去了,这一点不开玩笑。特别是谁年轻谁占优势,你有精力,你会用手机,天天上网看信息,然后又参与了爆料革命,那说不定逮着哪个机会了,谁逮着机会,你可能下一个,朴昌海先生真的就是韩国第一富豪。那不是开玩笑的,而且你不用什么成本,就是因为你年轻,就是因为你站在了科技前沿,就是你现在掌握了世界的政治动向。

那如果美国和以色列不把这几个魔鬼干掉的话,它就被人家干掉了,我们也完了。那你就别想钱了,咱就想办法找个,谁把咱化了、化了埋哪吧,真的不是开玩笑,人类都没了。如果人类不被消亡,世界上最大的受益体都是我们,你还用想吗?现在站在我对面的韩国战友们、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就是你们。我们随时跟世界的心脏是同时跳动,跟世界的政治脉络同时跳动,世界的经济和我们随时交融。你觉得我们这次人类上的财富大分配、人类大劫难,我们再抓不住机会,然后你回韩国开咸菜馆能发财吗?拜拜吧!兄弟姐妹们,最好像哈恩一样到个山里找块地种菜吧,甭出现了。因为人类上给了你最大的机会,把你扔钱窝里边了,结果你没找到钱,那你就没机会了。所以说经济不会崩溃,会区域性的、巨型的不平衡的成长,同时诞生巨大的机会。钱向安全、钱向自由,看你的选择了。汇报完毕,朴先生,谢谢!

朴昌海先生:羟氯喹是作为预防和治疗中共病毒的目前最有效的药品,在各国推行并不是太顺利,后面是否有利益集团在控制这方面的问题?

郭文贵先生:朴先生好!百分之百的。在西方国家它绝对不是完美的,就是西方的人权、法治、自由,它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大的,没有一个完美的制度。当时二战之后罗斯福和丘吉尔说,资本主义制度不是最好的,但是和独裁的共产主义比,它还是可以接受的。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谁也要资本啊,资本就是爹,资本就是正义,有资本有主义,没资本没主义,这就是我第一天爆料说的。那你在西方看,你干什么事都看资本。

我告诉你朴先生,你们谁想过这个问题?我们的爆料革命,每一秒钟多少钱花出去?现在我对面保镖、小船船长,这边几个保镖团,这块护卫船,这烧的油。人家给你打着伞,看着很友好,好几个人给你打着伞,你是按小时付钱的。后面LadyMay上12个船员,你看每天补给船上的食品,都是四车到五车,都是最好的。我的船员跟我吃的是一样的,最好的牛肉、最好的新鲜水果、最好的供给,而且是特别供应的,跟白宫一个级别、一个地方来的。咱就说这一块,你今天能看见的多少钱?你给我算算多少钱?每一小时多少钱?过去这四、五年了,多少钱?就这一块。咱甭说咱那个喜马拉雅了;也甭说付公关公司了;也甭说飞机烧油了。就这块的钱多少钱?每一个月的钱就把我对面所有战友,可能我判断错了,能把你们所有资产全消耗光,没资本能有咱爆料革命吗?没资本能行吗?兄弟。所以你看看,这叫资本主义国家。那你想任何事都有资本,包括班农先生那天在川普酒店搞那活动,谁拿钱?咱拿钱,咱不拿钱咱能那么牛吗?郭啸天和路德跟像上他家客厅似的,还仗义的爱怎么弄怎么弄,C-SPAN往那儿去,咱拿钱了呀。人家拿钱不丢人呀!

所以说,你要想到任何行为的背后一定有资本的主义在里面,那你想想羟氯喹,羟氯喹影响了两个利益,谁的利益?知道吗?兄弟姐妹们,大家都在骂,说影响了谁的利益啊?大家你们知道吗?谁最不想羟氯喹让你用啊?你想想。

韩国战友:共产党。

郭文贵先生:这是政治,还有谁啊?

韩国战友:华尔街。

郭文贵先生:还有谁啊?核心你都没说着。你们跟着爆料革命有时候不要走偏,啥事谁干的?共产党干的!啥都是华尔街的!不是,有时候咱还得唯真不破,兄弟姐妹们。真正的不让你羟氯喹发声的,能让总统闭嘴,总统天天我吃药都不让你发声的——美国最大的医药集团。全世界黑社会都没有医药赚钱。我告诉你就在这对面,你查一查就我对面的这家,全世界第一个上市的,就是咱们叫芬太尼的毒品公司,就是对面这家,家族四、五代了——千亿美元的资产。现在你知道他面临着什么问题吗?出事了,芬太尼死了那么多人,所有人都在起诉他家族,所有资产都查封。这是唯一一个房子,我惦记了十来年了,这个地方最大的一个房子,是在一个LLVT控制着,这个房子现在没被收走,他家还住在这儿。

你知道这很可怕呀,兄弟姐妹们,你不知道他当年有多牛啊,什么比尔.盖茨哪轮得着你啊?人家当年医药是美国,比黑社会、比黄金、比什么都赚钱,西方国家药是永远被垄断的。所有的医药股是美国总统选举必要去的,必须参与的。现在他面临着家破人亡、全部都完蛋。隔壁那一家你知道是谁吗?全美国第一家合法大麻上市公司老板。你知道发生啥事了吗?因为这俩我都认识,我不好意思说私事,家里边突然死人,然后破产。这些公司背后的政治力量是多大,你知道吗?你要是说现在这个羟氯喹,你要说羟氯喹开放了——非处方药,大家都可以买,非常便宜,这是多大机会?大家算一算,一万亿到两万亿。这帮人可聪明了,这帮人可聪明了,很多人都来自于以色列那边的聪明人,99吧。他一算账,老子花五亿、花十亿我都能搞一个总统出来,我凭啥我让给你这两万亿、三万亿啊?这个力量大了去了,较量、这个力量背后,你谁也不敢说。

因为美国你去看看,FDA、美国整个的CDC、医疗局,你看看那些人是干嘛的?最早给共产党P4实验室拿钱的,武汉实验室,最大的钱是他们给的。这个世界上荒唐的事情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都是华尔街跟共产党。共产党很多事它搂着哪,它也是傀儡。这些医药集团、医疗科技巨头,最怕你把处方药给开放了。你能想像到吗?小小的几个人在拿全人类的命在开玩笑,就不让你吃这羟氯喹。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羟氯喹绝对管用。这是为什么最近我在全力推进——美国要开放处方药。开放处方药这一粒多少钱啊?严格讲就是200克的那个十板的,共产党是一板的,十板的等于咱国内的十盒,大概真实价格是20美金就可以了,甚至是8美金,成本大概在3美金左右。他们想卖多少钱?他想卖50美金到100美金,这比毒品的利润还要高出十倍、甚至二十倍,所以这个背后的利益太大了。这些利益大到的程度是要颠覆全人类。但我相信他是弄不了的,最近这种较量,由于咱们天天的通过各种渠道在分发,说救命要紧,而且现在让他们知道了,下一个目标要干掉的不是别人,干掉的就是以色列、干掉的就是你美国,你必须把这个处方药开放了。那么各种证明、各种技术,经过六个月全人类几千万人感染,和在前线数以几十万、百万的医生和护士的证明,和现在死而复生的病人的亲身经历、以命换回来的结果,羟氯喹、阿奇霉素绝对管用。但是这就是资本在西方的邪恶,社会主义叫权力主义,有权力有主义,权力是你背后的黑手,在美国资本主义,所有的坏事也是资本背后使的黑手,资本主义,现在资本的力量在控制着真相、控制着人,不让你去得到救赎、不让你得到救治,这就是事实啊。所以第一力量的核心就是美国华尔街和华尔街背后的老大——科技股、医药股背后的巨头、资本力量,可悲啊!

这也是这次病毒能带来的好处,我相信财富、科技、资本主义的形式都将得到巨变。所以我们这些人很幸运,我们是走在人类最前端的这一拔人,看到了全世界最大的政治、经济、资本各种游戏的这种最后一次较量。然后将诞生人类上过去公元2000多年了。我觉得公元也好、公元前也好,我觉得万年的人,这个地球将面临着新的选择。我不相信社会主义会存在了;我也不相信资本主义还这样存在。所以我们的人生将丰富多彩,每时每刻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这个对面25家全美国最有钱的犹太人,还有两家中国人——中国人人家是三代以前都来了,现在看90%的房子在卖、破产、家族后继无人、突然家里死人,都这事。所以说我几乎看了几家,我跟他们说,我说我们中国人是佛教徒,我相信轮回,我说你们这些人都是作恶多端,卖芬太尼、卖大麻,你家不死人谁家死人啊?为啥、凭啥别人死人啊,对不对啊?然后那个哥们——美国的一个最大的药厂,我不能说出名字,最大最大的药厂专门跟我说,“ MILES,你能不能不提我们家名字?”我说我就是提你家的名字,我下一步就专提你家的名字,我说你掌握了最大的药厂,你为啥不呼吁羟氯喹开放?

他说:“羟氯喹开放,我们吃啥呀?”所以说那你就要面临着上天的审判。我说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共产党家房子着火了,这个病毒是来自共产党的家的。他家着火咋你家死人呐!为啥你家死人呐?为啥朴昌海家着火了,哈恩家出事了。那啥原因?你朴昌海干的。你这个着火是你点的,你为啥烧到哈恩家呀!对不对呀!这很简单的道理嘛!

我说现在帮助共产党家着火、你家死人,那就是你们这帮中间人,就是这种华尔街的金融巨佬,美国的西方的巨大的资本背后的黑暗力量。你们在帮助共产党的火给扔到了你们美国家里边去。然后别人喊救火的时候,你要消防费用。不就是你们?不就是你们要干的吗?你们现在趁着这个人类的危机想发大财。他不吱声了。

他说你这是幻想,没证据。我说世界上需要证据的都是愚蠢的货,我相信事实。西方法律里面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当你一个个人和国家机构在一起的时候,我不需要出示证据。按照法律,我控告方、指控方,政府机构要出示证据说,证明我说的是错的。我说是你出示证据。第二当事实显而可见,可第三方认证的时候,不需要证据,事实高于证据。我说现在人在死,羟氯喹管用,你们不让用。然后你是这几个大医药的控股方,美国医药你们这几个家族控了百分之六七十。你说谁是放火的?共产党是放火的,你是助火的,把火给放燃、烧人家家的中间人。这就是很简单的事实嘛!对不对呀!所以羟氯喹,战友们,我建议啊!你们不要听我的,你们要听你们医生的,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开始已经吃了,已经、我已经吃了二十几粒了。我吃完了,我医生说你甭吃了,可以了。因为吃一粒就对你有很敏感的作用,药就有很大保护作用。我必须吃啊!我最近老见人。是不是!

昨天郭太中午跟我见面,我们俩吃饭。我说你必须戴口罩,你不带口罩,我不跟你吃饭。你说我太太、我女儿坐对面,眼泪叭叭的,你说心疼我,是不是!我在那块吃,我说你不要担心,没问题。她就受不了了,她最近每天睡不好觉,她因为一看不着我了,心就慌了。她一看到我这老见人,她又害怕了。然后呢!我说我吃羟氯喹,她觉得开玩笑。她说怎么可能羟氯喹管用?我说为啥不管用?她说我都看了,那羟氯喹根本不管用。我说你看的都是中文信息,中国的秒什么新闻呐!那都是骗人的,都是被洗脑的。从我家你能看出来,共产党的洗脑就不让你得到救治,就不让你吃这个羟氯喹,和西方的科技大佬、医药大佬一模一样的嘴脸。为什么?这个世界死多人,他们是受益者。符合他们的战略利益甚至人类死掉一半,他们觉得他们太好了,这帮流氓邪恶的集团。亲爱的兄弟姐妹,你们可得看明白了。羟氯喹,你愿意的话你最好吃。谢谢!朴先生。

朴昌海先生:那个皮特纳瓦罗先生已经承认新中国联邦了,我就想问一问郭先生,川普总统什么时候能说出来新中国联邦呢?

郭文贵先生:朴先生,谢谢!谢谢!严格讲那天,咱必须唯真不破,严格讲他没有承认新中国联邦,你可以这么理解。就是他现场比如说IS上来了,班农先生说IS在那飘着旗、黑旗是吧!那个你怎么看?肯定皮特 纳瓦罗,哎!停停停,你不能放这个啊!这是恐怖组织。这等于是,他必须、这是政治的一个立场。是吧!比如说现在北朝鲜金正恩突然所有的画面出现在那现场。他肯定说这不对,这必须停。

那一天严格讲叫默认,默认就是我没有官方说,新中国联邦是合法代表中国大陆,人家没说这话。首先说新中国联邦太棒了,这个活动搞得太好了,这个口号太棒了,是中国的平民主义,中国人的民主自由,这都是好的,这都是积极的。可以这么说,就这一刻的到来有点超出我的想象。就是美国皮特纳瓦罗相当中国常委,相当于今天的角色,相当于韩正或者栗战书这个角色吧,都是这个重要位置。那么你说韩正和栗战书站在那开会呢,突然背后出现了ISIS,他不吱声,啥意思呀?你支持恐怖主义嘛!这是肯定的。就是一个技术性的、政治性的,完全是在这么大的美国C-SPAN全国直播,所有的官员一定看一遍以上的,这么大的事情。结果后面你们这些,咱们战友们韩国的、法国的、英国的、日本的,然后这个西班牙的、加拿大的是吧!到处咱们这个蓝旗飘飘、新中国联邦,那你这个就显然证明了吧!就是说我认可你,我证明你。而且咱的口号是不是——CCP Lied,Americans died,这个是战歌而且一直是这个样子,而且支持。

这个是超出我的想象的,那天有点让我意外。这个事太大了!听说他离开那个门,就有美国几个大佬,哎!皮特,你啥意思?你是认为这个新中国联邦是要代表中国了,是吧!都在问他。你说他怎么回答?这就是政治家的巧妙。说我认为新中国联邦正在帮美国人,他也不说我不是、不挺,我也不说挺。我认为都在帮美国人、正在拯救美国。我们应该让这种支持美国的力量继续下去,他不说他是合法不合法,你看这就是政治家。叫你朴昌海说,是、不是。你就这么想。

政治家有时候耍流氓,他就是跟你是、不是之间,来一个中间线,这叫政客。皮特是咱们的、支持我们的,但是这就是政客嘛!可是这是天大的礼物,我认为它的意义远远超过他说我承认新中国联邦政权。没有用的,他说这话了,我们反而危险了。因为很多力量就会来攻击我们,现在这种模糊对我们是最有力的。他的模糊给了美国国会,给了美国的司法部门,给了美国的老百姓们,一个非常明确的美国人支持,没有人说不,我们只有暗暗地支持的力量。就像现在有人暗恋我们的大帅哥朴昌海先生,但是只是看着你、默默的看着你,两眼给你钓线、微微的笑容,偶尔留点口水、色眯眯的。你也很舒服,那个人也很舒服。现在突然抱着你,上去就亲一下子,朴哥,我爱你,我要跟你结婚。后面这几个女孩喜欢的,你滚一边吧!一脚给你踹一边了。它有对立,我还喜欢朴哥呢!它有对立面。你老婆还不愿意呢!还拿刀要砍她呢!对不对呀!

所以说现在只钓线,只流口水,不要太近,符合咱的利益,因为咱要团结做大做强。但是他绝对不是官方的承认了新中国联邦,可是这个一步走得太大了,等于在西方官方说,这是一个合法的机构。

法轮功在西方那么多年,美国政府已经讲那么多次了。但是法轮功为什么一直没有进入到这个机构去,因为它是个宗教团体,法轮功这是吃亏的。我们不是啊,我们是一个完全按照世界的,是一个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人权机构团体,然后正在推翻一个邪恶的政权。咱这定位太高啦!在咱这之下,你再说宗教、信仰啊、民族啊,什么问题就像对面的伞一样,我都可以给你罩住,我这伞大得去啦。

所以这次咱聪明啊,咱全世界的战友,啪一个7.27大联网,显示我们新联邦的有民心、有民意是吧!同样显示了咱们的素质,我们跟共产党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然后我们中国人的追求跟共产党不一样,对吧;我们的要求不一样;我们的活法不一样;我们的人权标准不一样。然后我们拒绝共产党代表我们。这些都是符合绝大多数的西方民主法治社会的利益和标准,咱牛啦!所以这时候,大家你能拒绝我们吗?你不能拒绝啊!

你说现在朴昌海先生,我要给你流哈喇子。你说:七哥,你都老头了,上一边去吧,别流哈喇子,你干嘛啊!(如果是)一个大美女流哈喇子,你说哎呀,这个我不好意思拒绝,靠近点吧!就咱现在的魅力和咱的历史定位,和咱的这种未来的政治价值、所代表的民意,没人能拒绝,它拒绝不了,除非它脑子有问题!所以咱的新中国联邦,在这个时间——6月4号,在自由女神和后面的天空中的闪电和(突然间的)晴空万里。西方、美国98%是宗教的,他们可信啦,然后看到咱这几年的爆料,和被西方验证的事实。你告诉我,它反我们啥啊?我不要你家钱,你不要你家地,是不是!又不上你家放火,也不欺骗你家儿子和女儿的。我现在是跟你一条路,保护自由、维护法律,让你更安全,让你更富有,然后帮你铲除威胁。你告诉我,你反我啥啊?你反不了。所以那一天,那个时刻,对美国政坛的影响,远远的超过了所谓的承认新中国联邦。

我可以告诉你朴先生,新中国联邦不需要任何人承认,才能得到别人的承认。当你渴求别人的时候,你啥都没有。这就像你七哥一样,从小到大,我就相信一条,我只要有实力,美女万万个。从小你七哥旁边美女就没少过。但是你如果天天说,我啥也不干啦,像流氓一样,我就天天趴人家女厕所,看着女的就流哈喇子,就在那伸着舌头,跟狗似的,没有一个女的会喜欢你的。这就是一个辩证的关系,你懂我的意思了嘛?

这就是我们新中国联邦,可以告诉你们,欧美、大半个地球都在想和我们联系,如何了解我们?你们到底下一步想干啥?干掉共产党以后,你们怎么弄?什么样的体制,都想联络我们,为什么?我们的宣言成了全世界最最最流行的,最最让大家认可的这么一个新中国未来的框架。这个东西不是开玩笑的,朴先生。所以说,我们不要渴望人家认可,最近很高兴,都说被人家认可了,但是我们要唯真不破。还有一个不要把这当多大的事儿,这不是我们追求的。共产党灭了,我们啥都有,那时候新中国联邦谁不承认,都得承认;共产党在那儿,承认你也没用。报告完毕,谢谢。

朴昌海先生:我们这次7.27世界游行活动,更多的战友都勇敢的站出来啦。那么海外战友的行动和决心,还有我们爆料革命的勇气对国内战友的影响是怎么样的呢?

郭文贵先生:这话,朴先生谢谢啊。我觉得这话用巨大啊。影响巨大啊如何如何,这词都不能形容。我也思考这个问题,就是当大家走在大街上、出来以后。特别是我啊,我本人亲身经历的,就国内很多战友跟我联系的。我觉得这一次是个本质性的改变,不是大和小,它是个本质性的改变。就说所有人给我发信息的,比如说某一个咱们的数据平台,大量的用特殊方式传播我们爆料革命信息的。他们那些孩子们都是两到三次、五次被喝茶,喝咖啡,都活着出来,不简单。但是真正的我们的战友啊,他们现在很少跟我联系,有重大的事才跟我联系。他们就给我发了几个信息图,这个信息图就当我们的小皮匠,在巴黎出现的时候,是这样(快速上涨)的上去。韩国一开始的时候,一直是平线。就咱这次媒体并没有做好啊,朴先生,咱回头说这话。就一直这个线(平稳上升)。什么时候开始的,你知道吗?就是我和你们连线之后,然后你们开始那个现场。突然间就直线上升。就是在国内的传播,就咱们有那个(听不清),然后呢,韩国接下来呢就一个就是平行下垂,接着又一个往上上升。我发现上升是什么,是韩国的视频出来了啊,开始起来了;英国,英国是啥时候最厉害的,是在最后游行的时候那个数据是直线上升的;日本的数据是在整个游行完了,数据往上上升的;加拿大是什么?就是在直播的时候是一个这样的上升趋势,等到他完了一个直线上升的趋势。这些数据都是从来过去三年爆料革命大概419出现过,2018年717出现过,2019年的1120出现过,还有春节直播出现过。很少出现这种,这个已经是防火墙的控制远远超过以前了,就这个数据能达到这个数。我不能告诉你们具体的,一说他们就知道谁干的了。咱就比如说现在国内有手机的,有很多战友会收到一个信息,你打开一点击一看,实际上其他信息,比如说黄色信息啊,一打开可能是暴料革命的。但你看完,你想再下载没有,再点击没了,这就现在叫这个数据链、数据链信息吧。这个数据有很多是突破了以前的,那么这个说明什么?就这次游行,对国内的这个这个数据和人心和影响是巨大的,大家都在关注。

另外一个战友的直接给我反馈说最喜欢的几句话。第一,“我们拒绝被代表。”大家就这句话是最得人心的,你看我们拒绝被代表,大家上街了。第二个,所有人就像澳大利亚那个安红采访的时候,安红说的话,安红对澳大利亚这次是很大的影响、很大影响。说:“我想家,我想回我的国家,我想我的父母。”这是对国内大家是这个这个心灵的碰撞是巨大的。每个人都回家,都应该有回家的权利。另外一个话题,就是大家说:“我们跟他不一样。”共产党不能代表我们,爱国不等于爱党,这次又是掀起了高潮。

那么所有中国人这次感觉的什么呢?有面子,我们和共产党不一样。就是强烈的个人自尊心在爆发。然后对新中国联邦,大家没有你见过有人骂新中国联邦的吗?从来没有,你骂他啥?是不是?没有人去对抗他、骂他,反而觉得新中国联邦的每个语言、每个诉求,都是中国人心中的声音。这一次对国内的影响是个本质性的,就新中国联邦证明了我们是守法的,我们是有素质的,我们是有真心的想灭共的。而且是保护所有的海外和国内华人利益的。这几条给了中国人出国,我不是,我跟共产党不一样,共产党不能代表我,会给了未来。另外一个新中国联邦大家也知道,这个机构且不说能不能在中国掌权啊,首先在西方会被已经被认可了。

大家觉得这我出了国了,我有一个盼望,我有一个希望。更重要的事情,他们看到,哇,西方政府国家认可新中国联邦。共同的宗教、共同的信仰、共同的文化、共同的追求和标准,这个让他们很舒服,然后很多人就寄希望在海外的亲戚家人能和新中国联邦有联系。那么这个就这会对影响力和未来战友的加入,包括整个G系列的发展,这个影响是没办法用大和小来,是本质性的改变。所以说727是一个新中国联邦走向世界,新中国联邦走向中国人的心里,新中国联邦给了中国人一个新的希望,新中国联邦让全世界的战友有了一个共同的家。潜移默化中,你们就把大家联系一起了。我们的49信仰之旗、信仰之星和蓝色和共同的口号,就把战友连在一起了。现在你就去韩国去见到拿旗的,你得马上去,你谁呀?战友!你到澳大利亚看到,这是谁啊?战友!是什么?这面旗帜,这面信仰之星已经紧紧的把华人和中国人的未来连在了一起。这个改变大了!咱没有组织,但咱有平台,这个平台大的可能可以容纳好几个地球,未来都可能的。所以说意义深远。谢谢你们,辛苦了,朴先生。

朴昌海先生:既然这样话,我也想再那个说两句,这次游行活动,因这个新中国联邦真的,我们战友年龄最大的就是70多岁的,还有一家子来的,孩子,有带两个孩子来的,有带一个孩子来的。这就是我觉得这是我们的民心,民心都向着新中国联邦了。再一个韩国,韩国警察。这次非常非常尊重我们这个新中国联邦那个支持者,我们也感到那个以新中国联邦新公民而感到自豪,这次。我再一个问题:这个现在国内的状态是否是闭关锁国呢?

郭文贵先生:你离我离国内近啊,在地理位置上。你应该得到信息比我近,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我可以告诉大家,因为我从来没说过。我们能到今天,除了国内的大量的、包括党内真正的战友之外,是文贵30年来的用心经营,各个领域的我们的共同的战友、兄弟姐妹、生死兄弟。我虽然在美国,可以说国内的一切,啥我想知道都可以知道,我啥想知道都可以。大家知道我3年了,你看我说那件事儿没灵啊,对吧?孙力军的事情、孟建柱的事情、王岐山,王岐山他早就失去自由了。去北戴河,宣布让你去北戴河之前,叫你到13号房去,然后给你换成三十几号房,然后到那以后保镖就全部警卫局都换了,九局八局全换人,外面是八局、里面是九局,那就跟失去自由没什么两样,为啥?咱随时知道。你在国内你朴先生,你住在天安门也不知道这事儿,你住在中南海,你都不知道这事,甭说你住在韩国了,这跟距离没啥关系,这是我们的力量。那么,可以说,国内我什么都知道。现在国内,对加速师、加速师,关于水灾没心情管,中共对内无心管理水灾、死就死呗,不就是9600万,最多一亿人嘛,他死就死了,影响三亿人,那能咋地?死几亿人,中国可能更好,更不需要那么多粮食了,更稳定了。这不是我的事,老天爷的事。更重要的事情,三峡大坝,谁建的?江泽民建的,曾庆红建的,跟我毛关系啊,这就是共产党的邪恶!一继承,要搞200年计划,一继承,五千年文明,但一有事,跟老子没关系,就我这四年,就我这几天,你说哪有这耍流氓的啊?这是一个水灾他不管,他甚至认为,永远说多难兴邦,死一些人,国家更强大,更好统治,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关于美国,哎呀,总统肯定被干掉了嘛,是不是?告诉大家,天天给你个命令,必须把川普给他干掉,决不能让他赢这个总统。只要川普输了,美国这,全结束。没有美国领头了,川普输了,蓬佩奥也走了,皮特纳瓦罗也走了,是吧?班农也歇菜了吧,汤姆科顿完了,是不是,然后呢,这所有的国务院这帮人都走,剩几个人成了啥,都是民主党上来的,所以他觉得三、四个月,你闹腾完,马上结束。啥都没有,包括爆料革命!未来的民主党上来,还不一定支持你爆料革命。这是他关于国际美国政治形势。

第三个,关于经济,非常清楚!中国人三十年前,你还住在烧柴火,划拉树叶的状态,现在给你天然气烧,这是原话,我听说!给你天然气烧,你烧出啥啦?老百姓?叫中国老百姓继续烧树叶去,就跟王岐山说吃草一样。可能过的日子更好,中国人闭关锁国,锁个三年十年,中国老百姓不更珍惜以前的好日子吗?瞎折腾啥?中国人韧性强,中国人韧性强,据这位,听说这个领导讲,中国人韧性强。吃上两年草,划拉树叶子烧,烧烧炕啥的,像东北那样啊,没问题。这是什么概念,做好了,只要是我在,我在这把椅子上,死多少人跟我没关系,只要我这把椅子在,中国人吃草、还是烧树叶子,跟我没关系,大不了,我把国家门给关上。你跑,我弄死你,你反抗,我抓你,我再不行,我让你消失。

香港问题,很清楚啊!香港他干嘛?天天来策反我们?成了策反基地了?颜色革命?和平演变?那我不把你拿下留港不留人,滚蛋!香港马上深圳化!然后如果美国再折腾,直接把台湾给打了,打完台湾干啥?打碎它,打烂它,让中国解放军死上一百万人,锻炼出一批将军。中国共产党有句话,军队有句话,经常跟军队人喝酒,越南之战、印度之战,说打战赢没赢,谁赢了?当然我们赢了,我们也不想赢啊?谁赢了?邓小平赢了,谁赢了?毛泽东赢了。说共产党永远相信一个道理,10万个士兵死亡换一个将军!就制造出一个将军,一百万死亡,制造出一个元帅。说你看,过去的彭德怀啊,朱德啊,是不是,包括当时的邓小平,包括那几个军头,都是死掉十万当兵的,培养出一个将军或者一上将,百万人死亡换一个大元帅!他就是这个逻辑,赢的不是敌人,赢的是内部的政治!

说打台湾,死个一百万,两百万人,弄几个大元帅出来,有啥不行啊?所以说,战友们你们千万别天真,你们的思维都是对方赢我输,我输对方赢。共产党不这么认为,你们都赢了,可能我没赢,你们都死了,可能我赢了,这是共产党的逻辑。他的输和赢就是自己的安全、自己的利益。跟宗教、跟信仰、跟法治、跟人道没半毛关系。它是一个用死亡来培养自己生存的机构。

战友们,你看这韩国战友,都最近的,我看到是这么多年是最团结的,一直坚持下去,不惜一切代价。但是从来没有人认真思考共产党的邪恶!你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共产党的可怕!现在你看看,站在你身后这几位咱们战友,你告诉我,你在国内你能干啥?当兵,送死,当警察,不腐败轮不着你。你说你考学考的好,你也没有机会,要不被双修了,要不你被代替掉了。

过去两星期,在整个河南一带,就过去的黄保卫,那是我哥们,被共产党说:“只要你交代了,让你回家,孟建柱也是。”现在他说,过去的三门峡和郑州市,那交管局、警察、刑警队,抓了几千人之后,又抓几百人。孙力军的老本地,上海、南京、浙江、厦门,大批人,几百人、上千人被抓。抓的警察,你知道有一个共同的什么吗?一抓腿就软,全磕头下跪,我交代、我交代,别惹我老婆啦,别惹我丈夫啦,别惹我爹娘啦。所有人的第一个要求,领导,我配合,你让我说啥我说啥,别惹我家人。你知道黄保卫进去以后,这说好的,最多让你呆20天,交代完就回家。这是公开的组织上宣布的,现在可能判无期都不拉倒了。他就是一句话,保我老婆,保我女儿。他进去一星期,把老婆、女儿带走了,然后他就崩溃了,现在,大家就咬吧。每个,郭伯雄都下跪,周永康都耍赖,你想想就是一流氓啊。那么你现在你在看看咱们这个抓的警察政法委,他为啥说你保护我家人,他知道共产党永远攻击的是你家人,永远攻击的是你的孩子,然后他知道只要把你家人拿下,家人、孩子拿下你就完蛋了。这就是一个人尸丸,一个邪教组织。

那么这种组织,这样的一个体制下你告诉我有公平吗?有机会吗?你我这种穷孩子,咱学习再好也轮不到咱。领导一双修把全家给弄成博士了,你说再有本事你也没法加入这个公务员组织。你只能是把全家人的一切交给他。另外一个你真的是到达那个组织成功了,你能有未来吗?你被抓这些人全都是高干,全都是高官,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现在骑在人民头上拉屎尿尿的主。是吧?城管才没人抓呢,都抓这些政法委的检察官,好干部,当地市委领导,都跪下磕头。

咱们的战友啊,给我发了一段视频。因为这个隐私啊,所以说你们要看了以后啊,你们没法讲。这位战友当年就是抓周永康的,周永康就这是就坐在地上了,哎呀,我要给近平打电话。近平今天下午说要跟我见面了,你们不要这么对我。哭哭闹闹的,这是周永康。

这个被抓了一个政法委的书记,干嘛?家里边假头发拿出十几个,就那各种手枪一二十把。钱就多了去了,欧元、英镑,这哥们一毛美元没有,全是欧元、英镑,然后是美国美联储的黄金。放在哪儿?家里面的那个地下室墙一打开,一层打开了,后面的墙还有一层。打开了,还有一层,三层啊。全都是这玩意儿,你想想吓不吓人。结果是就这哥们还撑着呢,哎呀,这我不知道啊,这是什么情况啊?不知道。你看那个视频还很冷静的,这后面这样弄着他,然后这块脖子这块有根绳勒着他。他很冷静,一点都不害怕,不像周永康又哭又闹的。哎呀,不知道啊,你们找到的啊?这谁放在这的?还骂旁边的一个人,你这个什么情况?还在这儿装呢。专案组这帮纪委的这帮办案的哥们都很聪明。镜头转到这面来了,一打开,往里边“哐”一凿,这哥们脸就变了。你说这里面啥东西啊,兄弟姐妹们?你可能你连想都想象不到,我跟你说有的能把你们吓死了。两三个就是那个就是那个小孩的那个尸体被干化的,完全给蜡化的两个放在那儿,就在那个上面给搁着。中纪委说这个是山东的谁谁给你的吧?那个企业家。当时就扑通跪在地上了,我错了,我要给领导报告,我要老实交代,啥都没啦,我就这个,这就是我担心的。这个我知道,你知道纪委的把那东西“哐”一移开,后面整个后面全都是变态的东西。

你们真的是战友们,我在这个方面我是你们的老人。我别高端,你们是想象不到的他玩这东西。这个地方的领导啊,当地就是夜总会最发达的地方。这个夜总会里边最多美女的地方,专门玩处女。这个哥们被抓的,外号就叫处女政法委书记,在当地都是有名的。但是你能想到一个共产党高官竟然藏着小女孩的,死亡的,完全蜡的,就是那种用蜡装的一个木乃伊尸体吗?这不知道这孩子发生什么事儿了。但是你现在,朴先生你恨吗?你觉得惊讶吗?他死了,他被枪毙了,共产党还把他说了一大堆。本身他就是共产党的代表,打着共产党的这个权利,欺压人民,伤害了老百姓,双修了多少人家家人,一双又一家又一家的。

然后把这变态给蜡化放在那儿去,这人类上你就不能想象的事。结果抓他的时候,就最后一分钟还在那演戏呢。然后共产党把他抓了,然后把责任全推在一个人身上去。你不觉得这个荒诞到了…你还能想象有多荒唐吗?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当你要看到我每天经历的事情,你绝对都是疯掉的。你们活不了,甭说你去灭共去了,你们自己都得疯了。这就是我亲身经历几十年,上天锻炼了我,让我能理解,我能接受。当时那个录像,我就知道下一步会发生啥,但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个,这是我第一次见。

我见过无数的官员一到过年,大量的送礼物。其中就送胎盘,哎呀恶心死了。你们见过吗?我见过中共的领导,都是大量的最好的礼物胎盘。一送几十个胎盘。他们都吃胎盘末,吃胎盘的。那么咱没见过,真正收藏小女孩腊肉尸体的咱没见过,我也吓我一大跳。我也没想到这哥们的家有这么多“好”东西呀!那了不得了。但是你去想一想,是谁给他们的?都是我们的中国老百姓。都是这些没有信仰,没有道德,没有一点底线的王八蛋。各种人,包括马云这样的商人,还有一个个的所谓的Billionaire搞的。

兄弟姐妹们,中国人的灾难,刚才你还想着中国经济是否崩溃了?闭关锁国了?兄弟姐妹们,中国不存在闭关锁国,这个国已经完全已经是地狱化了。你想从地狱再回来,难了。地狱有三道锁,心霾啊,这个心都毁了。你看这些人,他的身边有多少人,难道不知道是这样的人吗?他就能生存下来,还能让他当这么大的官。第二个是这个国家的政府,它就是完全魔鬼化了。第三个是整个中国人没有信仰制造的这个社会环境。这仨东西改不了,我们早着呢。闭不闭关锁不锁国还有啥意思吗?开了国门,你就觉得这三道锁没了吗?你把共产党体制给灭了,两道锁在我们这儿中国存在(消失)早着呢。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说实在话它明天共产党都死干净了,我都不会回中国去。我想想我都害怕,我想想那个国家就是邪恶。你走哪去,吃,喝,骗,讲话,吹牛,然后就是欺负弱者。我把谁给打了,谁谁多牛。永远就是吹牛,永远就是自大,永远活在意淫之中。没有人想想上天,没人想想我的嘴,我的行为是有结果的。没人想想我的行为对别人的感受,是否是对的,我是人我不是畜生。现在是整个中国到什么了?你不想让我当畜生让当人我接受不了。你看一个个荒唐的事件,你让我去当人去,我跟你骂你,我跟你玩命,我要当畜生,我要当魔鬼。你这个国家你说现在到这个程度了,你知道这个战友跟我视频完了以后,这战友七哥我跟你说,我每一次,每一天出门前,我都告诉家人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看我家了。他说这几年了,这不知道谁保佑我,他说我每次看当官的搜家被抓的时候,他说七哥我就这个感受,如果你需要我干啥,我随时都愿意干,我希望尽快的死去得了。他说我经常说这不出个车祸啥的,这车祸咋不出我身上呢?他说我死了得了,我就不想活了。我说你这是忧郁症啊兄弟呀!你现在抓贪官是好事呀。他说我抓贪官把我抓的我就想死。他说:你说七哥你说的太对了,咱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怎么到了这个程度了?现在美国那块死人呐,他说我这手机上天天都是,哎呀美国又死多少人了;哎呀阿根廷总统也得了;英国首相也被咱搞上了。从来没说武汉死多少人,也不说香港孩子死多少人应不应该,就人家死人咱特高兴,人家得了传染病咱特兴奋。你说这哥们说:招你惹你了呀?这些贪官把你家老妈、老奶奶、老婆、妹妹都给轮奸、强奸玩,你还给人家看门。现在这孩子都给蜡化了,啥时候咱听说过这孩子死了能给蜡化,说跟那真,你看那摄像,我看两眼我都不愿看了,我真不知道哪一天我也快崩溃了,我跟你说。

所以说朴先生我跟你讲这个事情,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十几亿人,真不是那么简单像你想象的闭关锁国,经济崩溃,又阳光明媚,咱就回家了。大家摘掉口罩,就可以活的很自由悠闲,不是那么回事。这话多了去了,谢谢朴先生。(我拿杯水啊)

朴昌海先生:我在问一个问题啊郭先生,就是我们新中国联邦,很多战友有点搞不明白的,新中国联邦宣言当中有对共产党的大赦,我就想听听郭先生的意见,这个郭先生对死刑的看法?共产党灭亡后,我们新中国联邦宪法中是否能废除死刑这个制度?谢谢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朴先生你问的问题挺好,我们的朴司令啊,身在异域的朴司令。我曾经很滑稽的一次从北朝鲜离开,然后飞机还得不能直接飞南韩,就是必须得飞到中国境内再飞南韩。因我必须去南韩,我去那个韩国去见个朋友,那天晚上吃饭,那时候朴槿惠没当总统呢,朴槿惠是去了,她那个女子学校的好多人都去了,还有韩国好多明星到我们那个酒店去跟我吃饭,好多好多。我的飞机从中国转过去,从北朝鲜到中国啊呱到南韩,跟到了那个,突然变了三世界一样,那种梦幻那种感觉。

我特别喜欢韩国,我特别喜欢韩国,然后呢韩国人很多人都崇尚中国文化的,我超级喜欢。那么我到了韩国就要跟朋友聊天,最多韩国人带我们去吃那个最有名的牛肉馆刷肉啊,我在那吃,吃完以后再去夜总会去唱歌,唱完歌以后喝酒,喝完酒以后在到另外一个地方再去唱歌,唱完歌再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一晚上去七八个地方,串场子,我噻。不同的明星,不同的政要。

韩国人这一套东西比中共还邪恶我觉得。我发现韩国人一到晚上就来劲了,一到晚上就来劲,白天都没精神,一到晚上就吃嘛吃点辣椒,吃点腌辣椒,腌白菜呀,吃点牛肉涮锅呀,老人家老头突然就精神眼睛发亮了。然后就下一个,你发现他不困,越到一个地方越弄,然后到处都有唱歌的,韩国卡拉ok现场唱歌,跟中国不一样,都真人唱的多,都是明星,喇叭,嘎嘎嘎给你唱。然后给你喝酒,整的那个,哎你会发现都快天亮了,四、五点钟,老人家都是眼光发亮。为啥你知道吗?韩国人压抑!非常压抑!他内心里面白天装一天了,晚上释放出来了。

这个人性他是有这个。那么你现在,刚才你问这个问题,我说你待在韩国时间太长了,新中国联邦和我们所有的战友们和大家想的问题,什么死刑啊跟咱毛关系呀朴先生?咱凭啥想这事呀?韩国人一喝多了想啥你知道吗?一讲都是宇宙,一讲就是我在中国谁谁见过我,我到美国谁谁见过我,日本谁谁见过我,而且韩国人我发现那个臆想症不差共产党。咱就说些跟那没毛的关系,你跟韩国人聊天,你聊他自己关系,他不聊,他不聊的,他净聊别人伟大的事,不聊自己的事。

咱现在新中国不要犯韩国症,咱们要想一件事,只有让中国共产党消失了,剩下这些权力不是我们的,有没有死刑,还有啥死刑,那由中国一人一票投出的政府,由政府跟人民的权力来决定,叫真正的独立法,这是我们要做的。咱想这干啥呀?咱这说句难听的话,咱家里面现在连咸菜都没得吃,就老担心吃鲍鱼、吃猪肉拉肚子咋办,咱还是想点咱吃的咸菜吧。你这跟咱啥毛的关系呀?咱讨论那干啥呀?只有让中国共产党消失,中国人真正的一人一票的选举,什么都由人民决定。你看那王丹往那一坐,啊你看那样,那脸都这样长的三角形的是吧。王丹,我,就是下一个中国总统。你说,你不欠揍么,谁选他?据我所知,我老家村里的农民都得拍死他。甭说选你王丹了,甭说选你王丹了,你三十年干啥去了,你还想当总统,拍死他了,拿鞋底掴死他。你都不用再提这事,谁摘桃子,桃子在哪呢,桃子在哪呢,你哪来的桃子啊?天天说摘桃,这太low了。我们这个爆料革命我们的新中国联邦就是无我,没有桃子,你摘不着。所以说那王丹的估计抓半天,抓半天俩苍蝇没有桃子,啥他也抓不着。所以说我们没桃子,就是咱没有目的,咱不要那些东西,什么死刑不死刑谁说了算,由人民选票说了算。我深信,中国不仅要大赦,我认为最多就是审判他五十个不超过一百个家族,但是那些钱都得还回来,必须大赦!这个病毒,这个中国人的心霾病毒,谁给的,是共产党给的,也有我们老百姓的犯罪。我请问朴先生兄弟姐妹们,共产党员来自哪呀?共产党员全来自老百姓家的子女孩子,过去七十年共产党生多少孩子,共产党的这些党员哪来的,都是来自我们穷人家的孩子嘛,是不是?谁都想推翻共产党谁都想当共产党谁都恨贪官,谁都想当贪官,这是过去七十年的轮回,而所有的共产党都来自我们这些恨共产党的人家里边。这不很简单的道理吗,你搞谁去?你搞的是你自己。干嘛中国人是全人类上对自己人最狠的一个民族,从来没一起对外。就像我们到我们东北去最明显,东北人一喝酒跟韩国人一样,哇塞,那个嘴一张开就是流氓假仗义的这些事就出来了,哎呦,这一手摘月亮一口吃太阳,啊谁让我给揍了谁让我给骂了谁佩服我了,把见靠大的说。你去打你真的外边挣点钱回来,把他家房子弄大点让孩子上个好学,你又做不到了,你吹牛你又不吹了。这叫意淫症。

这就真正的我们老百姓不知道的是就是我们老百姓这种懦弱培养了共产党,共产党的党员都来自我们老百姓家里面。我们缺的是信仰,我们缺的是法治,我们缺的是人性,我们缺的最根本的就是善待别人善看别人。真的是只要有善恶之分真假之分你就是好人你就是人,如果真假不分善恶不分你是谁我都不会尊敬你,就这么简单的道理。那么你从这个角度来看共产党它有选择善恶的权力吗?它有选择真假的权力吗?他只要加入共产党就是你必须真假不能分,以假治国,善恶不能辩,因为咱是以恶治国,它是个基本的常识。那么我们这些党员都来自我们自己,要不说谁是犯罪,中国人都是犯罪分子,我们为什么培养了那么多家人当了共产党员,为什么?是不是。所以说不存在死刑,那是未来的合法政府的决定。第二,不存在什么大不大赦,必须大赦!也有如果中国人不去认真研究接受大赦,我告诉你,军阀四起,会像当年的张献忠一样杀掉百分之七十八十的人口,甚至有些地方全部给你杀掉。解决了问题了吗?比太平天国比张献忠还坏,张献忠还坏,那这还用想吗这是,那就是人吃人的时代了,没有选择的,只有停止,忘掉过去忘掉仇恨面向未来,建立有信仰的法治的中国,你才能活下去。你可能还活着,可能,还是可能,否则比共产党还在那儿还要糟糕。这就是我要说的真心话,谢谢朴先生。

朴昌海先生:太好了,(韩国农场战友们在鼓掌)战友们有什么想问郭先生的。

韩国喜马拉雅农场战友:我能问一个问题吗,郭先生你好,跟你打招呼啊,谢谢三年的您的讲课啊,我这三年当中成长了很多很多,然后呢你今天呢已经那个重点呢我们的朴队长吧,他可能是已经是都问完了啊,然后呢我想就是放松一点啊,我想知道的是什么呢,以后的新中国联邦和韩国还有一个日本的一个经济和政治的关系是可能会走到什么样的一个就是地方,谢谢。

郭文贵先生:叫啥名,战友们我看一下。

韩国喜马拉雅农场战友:我叫金峰。

郭文贵先生:金峰好,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你叫金峰,金峰这是老战友,大帅哥,这个长相很韩国啊。我发现这个跟着朴先生在一起的还有哈恩在一起的,都是圆脸,男女圆脸多,哈哈,金峰谢谢啊,很荣幸。你问这个问题啊实际上在我没有开始爆料革命我老去韩国的时候啊还有我老去日本,可以这么说啊,没有香港就没有郭文贵的整个的从看守所出来的再起,没有台湾人没有今天精神上境界的郭文贵。但是没有美国法国和英国日本的投资,不可能成就我一个这样的人这个经济领域的人,韩国是我最多的我就文化界的朋友特别特别多啊。我是对这些地方我是非常战略、地缘政治、国家关系、民族关系和历史,我可以说我是认真学习过。我认为没有共产党的中国它将是什么呢,共产党现在干的事情是亚洲是我的你美国人别碰啊你上一边待着去。所以说它搞什么东盟啊是吧,亚洲基础银行啊,亚投行啊,就是我亚洲的世界银行,亚洲的IMF就是货币组织,我现在就给你玩你这个基础银行,就是挑战美国,你别碰,我这我亚洲的。但是亚洲大家你去想想,亚洲的经济,日本、韩国、台湾、香港、这个新加披,这几小龙加在一起这哪一个能跟你共产党玩儿啊?你是吃屎的人家是吃肉的咋跟你一起玩儿啊,玩儿不了。那么未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是什么?中国人说,我也吃肉,我也吃海鲜,大家一起玩儿。我告诉你中国人啥都不用说。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和韩国,包括未来民主化,我相信未来南北韩一定会统一的,我深信会统一的,而且它嘎嘣就统一。嘎嘣一下子,就嘎嘣一下子就统一了。你们很多人可能没去过北朝鲜,只要金家没了,北朝鲜人民都是跪着到南韩去,那是他们的圣地,那不用想的啊。这个整个南北韩一统一,这个亚洲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你知道亚洲会是什么?世界上现在60%的新产品和经济是美国产的,但是生产地80%-90%都是韩国、中国和日本产的。到那个时候,一旦中国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一切都颠倒过来,谁都挡不住的。就是中国和亚洲几小龙产全世界80%的高科技和必须用品。全世界的财富不是美国占68%,全世界的财富亚洲会占到70%-75%。欧洲作为一个17万亿GDP,7-8亿人口,美国的3亿多人口和未来南美洲几个国家复苏以后,包括加拿大的复苏,最多占到世界上30%的GDP,它30%的GDP,消费市场从现在的80%逐渐地回到50%-40%。那么中国和亚洲由15%的消费市场升成为35%-45%,像非洲拉美洲占到15%都不错啦。这是什么概念,我告诉韩国兄弟姐妹们,日本、新加坡和,这是为啥安倍啊,那个ALPHA,他那个叫什么阿尔法贸易协议,这是非常非常有牛的。他那个如果安倍那个贸易协议跟美国签了以后,那对亚洲、对人类影响是非常大的。我相信,中国没有了(共产党),那个阿尔法的贸易协议,叫什么,亚洲太平洋贸易协议,一定会签的。如果那个签了,中国要是进去,中国不再当亚洲所谓霸主,然后和大家平分市场和利益。我可以告诉你,亚洲是人类的未来1千年的和平生产技术,最快乐的地方。这就是大家必须面对的现实。

我跟所有的美国人说,我说过去人类上万年来是海洋国家和所谓的就是大陆国家的较量,永远是。你看上万年,就是海洋国家和大陆国家打来打去,永远是。海洋文明就是咱们的旗帜,就是蓝色,天主教、基督教这些教徒,也就是以色列文明的一个族群。大陆国家,就是我们亚洲,这亚洲像台湾、日本、新加坡、韩国,它属于海洋国家,它跟随着西方。但是未来没有什么海洋国家,因为互联网的改变,信息之间的改变。世界只有两个国家,只有两种国家来对抗。一,文明国家、有信仰的国家,和没有信仰的国家。那么在亚洲一旦没有共产党了,中国有信仰了。十几亿人口,或者是降到8亿人口,和日本和这些国家统一了信仰。统一了信仰,统一了一个法治社会体系了以后,世界上进入新的时代。勤劳的国家和不勤劳的国家来较量。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毋庸置疑,全世界最勤劳的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包括新加坡人、台湾人、香港人。你告诉我谁能和我们比啊?最聪明的国家和最笨的国家,那我们是最聪明的。所以说你看,人家谁想赢我们?共产党那帮王八蛋,你天天挑战人家美国,你挑战个屁啊。你拿着个粪叉子,想跟美国拿着有红外线瞄准镜的大兵打仗。一枪把你撂倒了,就是当年的太平天国,中国人的优势是什么,勤劳、智慧、善良。我们再团结,再有好的法治,不用挑战人家美国。人家美国说,哎,哥们,我吃肉,你也得吃肉。你爱吃鲍鱼吃鲍鱼,我吃肉,这才能活下去。现在是,我左打日本、右踹韩国,前面拿脑袋蹦人家新加坡,然后在吐人家印度一脸吐沫,你这是什么王八犊子,这是共产党。这纯粹是流氓,是吧。是给咱们树敌嘛,是吧,和亚洲不可能好,和世界也不可能好。什么新型大国关系啊,啥叫新型大国关系啊?你看那外交部没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要跟中国的外交官员坐在一起的时候,你真的会拿你自己的脚丫子来扇你自己的脸去!你觉得我咋活的那么无知呢,就这个国家被这帮孙子给领导着。就这帮人就像郝海东和叶钊颖女士说的太对了,你生活中一接触,吹骗假,啥都不是,就是一个傻叉。就我们的素质都比他强,就是外交部这帮人,就是这些官员我都见过,他们都心知肚明,我们就是一狗屎共产党,这帮狗屎领导着中国最老实的老百姓。所以他把老婆孩子、私生子女全送到美国、欧洲来,他咋不送他喜欢的中共北京去活着去、去工作呀?这不简单的道理嘛。他们知道,只有奴役中国人,才能维护他的血色政权。但是当我们政权解放的时候,一旦让全世界没有防火墙,全世界人民自由来往的时候,中国人是全世界最和平的,最勤劳的,最智慧的,最值得可爱的。这是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对新中国联邦说,郭先生,未来我们国家想接受300万中国人,这些人说,哎,我愿意接受1000万中国人。美国城要接受1500万-5000万中国人,说我们接受直接给护照。香港这次是我们最早呼吁接受香港人的,所有这些国家都有这个,接受香港人我们的建议。你看很多国家都接受了,包括英国,最早是我们给他的,我说你接受了100万香港人,你就会拥有香港。我告诉现在全世界人,你接受5000万中国人,你就会拥有一个新中国,这就是我的概念。信不信?大家自己去查去,都信,都服。所以回答你刚才金先生你的问题,接下来,全世界中国人不去征服任何人,也不去和任何人斗,但是全世界都会爱中国人,谁都挡不住,这叫新中国联邦,谢谢!

朴昌海先生:多谢多谢!我们耽误的郭先生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最后一个郭先生总结之前能不能跟我们互动一下啊?(文贵先生:怎么互动?)郭先生说:消灭共产党,我们是下一句。

郭文贵先生:我说消灭共产党你说下一句。好!咱们一起啊!我喊一、二、三啊,因为咱们现在这个,这个有个节奏的问题啊。

一、二、三,

Take down CCP!(韩国战友团: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韩国战友团: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韩国战友团: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韩国战友团: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韩国战友团:Take down CCP!)

打倒共产党!(韩国战友团:打倒共产党!)

打倒共产党!(韩国战友团:打倒共产党!)

建立新中国联邦!(韩国战友团:建立新中国联邦!)

建立新中国联邦!(韩国战友团:建立新中国联邦!)

建立新中国联邦!(韩国战友团:建立新中国联邦!)

Yeah!(韩国战友团:Yeah!)

哎,你把,你把这孩子给我吧,朴先生!我给你要个礼物,把你那孩子送过来吧,太可爱了!这是我们的未来。太可爱了!

(韩国小朋友战友:郭叔叔,你好!)

你好,你好!你这手,你这是手啊,还是鸡爪啊,你这是?怎么这样啊?没吃饱吧,孩子。这手软了。太可爱了!中国人这个腼腆啊,所有孩子的腼腆都是父母造成的。

你们要记住!你看外国这孩子不腼腆,哎哟,就是父母从小。你们要让孩子一定要自信!孩子自信了就勇敢,勇敢了以后你再给他,再了解一些这个信仰啊,宗教方面的东西,潜移默化,孩子就不一样了。中国亚洲人的血液,比西方人大概冷0.5度。所以中国人必须得喝点儿酒,然后那个劲就那样去了,有时候就说过了。这个,这个孩子缺这个0.5度是靠父母要培养出来,让他血能热上来。你看这孩子多可爱啊!对不对啊?太可爱了!谢谢所有的韩国(战友),咱们朴司令,还有咱们韩国的所有兄弟姐妹们!

我只,我能不能给大家提三个要求。可以吧!

我今天,哎哟4万多了,什么现在,多少人我没看到,多少人?4,个十百,哎呀我的妈呀!45万!谢谢!谢谢!谢谢!天呐,了不得!朴司令影响力巨大,韩国战友啊!

我第一个要求,兄弟姐妹们,韩国,将还是下一个疫情最关键的地方。备好口罩,备好药,做好生活准备。一旦开始,所(有)这钱都可以咱们支持啊,法治基金都可以支持你啊,,我也可以支持。提前在可能的情况下,把药和口罩备好。一定还有一波猛的来。下次再来的时候,朴先生,你不能再当被动的。你必须是朴司令和哈恩你们,把所有的韩国战友,用最好的用最好的药,最好的口罩,最好的工作保护起来。因为,你现在已经有新中国联邦了。过去是建国前,现在是建国后。这是我第一个要求。好不好?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咱现在有个哈恩站,有咱这朴司令韩国再多十个朴司令都不多。韩国华人基数太大了!韩国离中国太近了!韩国的咱们这个战友的基础性和可变性、可塑性太强了!所以,兄弟姐妹们,想尽一切办法,把韩国建成一个从背后向共产党插刀子的一个绝对基地。未来的很多战友,离开中共以后,韩国要具备最起码吃住行,保护,最起码都要做好这准备。我相信这一天可能会来的。拜托了,兄弟姐妹们,好不好!

第三个啊,我建议的事情,我不想今天跟你们说那么多。所有韩国的战友,从这个过去几年是最长、最稳固、最坚定,遇到各种事情最坚定的。我们的朴司令是绝对的战友,兄弟们!这个不是开玩笑的。包括哈恩也是后面儿加进来的。我们的朴司令的功劳是不可没的。我们在韩国一定要记住,我第三个我希望跟你建议的。你们要懂得财务,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脑子的财务,就靠你勇敢,靠你挂点儿花岗岩,那你是活不下去的。一定要记住,用心地经营这块儿。一定要两手抓,一手把队伍强大,另外一手一定要在G系列上让战友发大财!发大财,你只有有用更多的钱的时候,你才能把队伍壮(大),没这个是不可能的!

G系列,所有的将全力以赴地配合你和哈恩,和韩国战友们,让韩国一定做大做强!你千万记住,那个利息,老朴同志,朴司令,啥叫(利息)?那6%的利息啥概念?你想过,你动过脑子没有?这些战友在一段时间以后,这些兄弟姐妹们在韩国,全都是俩手插裤兜,尿尿不扶那种。见谁都是可以鄙(视)、蔑视他们的,不是开玩笑的!是不是?你得让真的战友们能俩手插裤兜,真的是尿尿不扶,那确实有实力嘛,是不是?咱尿得高。你别整得大家全是低头党,跟那欺民贼似的,要饭党、伸手党。你不完了么?所以第三个建议,要想实现信仰,要想拥有信仰和理想,你先强大。我今天在这块儿,“朴先生,我直播呢我,能不能给我弄点儿面包寄过来?我没劲儿说话呀?朴先生,兄弟姐妹们,我还没裤衩呢!”是不是啊?“能不能给我弄来啊?”这不可能。你看昨天…..你看我今天穿的裤子啊,你们注意到了么?这个,你看你注意到了么?你没见过这裤子吧,这颜色吧?看到没有?这是咱G-Fashion,咱们拥有的裤子,昨天到的,昨天寄来了20条、20条啊。班农先生的肚子现在虽然减了,肚子也很大,看着我那裤子,然后看着那个新的咱们那个G-Fashion那样板那些帽衫儿啊、T恤儿啊一大箱子,我在那儿摆式穿,看了我就那个跟小孩儿似的,流口水。我说,“你看着是不是馋?” “Miles,这个我也可以试试啊!”然后他说,“Miles,我在这里亲自经历了你设计的每一条,你这么多事情你每天晚上我都没见你睡过觉,你咋还有精力设计这东西呢?还有呢,Miles,(他说)你怎么让那么快就生产出来呢?”我这个颜色,我给你们看,未来我会穿各种颜色的啊,灰色、红色。这个,你看这,今天我穿这个裤子啊,这儿,你看看啊,你看这儿,这儿新的线条看到没有?这儿新的线条,看到没有?你看这个腰这儿,我都得加了那个、这个这个新的线条儿。这未来,咱们郭战装我就希望,再把郭战装这个跟它发展下去,你知道这个是我们设计师我买断了这个产权。原来买,1800是一个普通布料,如果像这个丝的,3000美金。未来大家买呢,咱们大家如果加入俱乐部以后,就是800美金就买,但是这个成本大概是4、500美金吧,就是直接成本。那你还有一个基本的寄邮管理费吧,所以基本上不赚钱。你知道班农昨天看完以后,他说这是多少钱,班农的侄子就在G-Fashion工作,我说你问你侄子,叫Shawn Bannon,非常帅一个帅哥儿。他就不敢相信这种质量,还有那帽衫儿,这么高的质量、这么好的料子,是这个成本,然后跟那个市场价差那么多钱。

班农先生说了一句话,“Miles,我知道你真的是为什么王岐山、习近平他们那么怕你。”他说,“你这个人,一个是时间,还有一个,你挣钱的能力。”我可以告诉大家,你在未来,大概就是今年年底你会看到咱G系列、喜马拉雅农场系列,会给战友带来什么。我希望你们走在韩国大街上,你们穿上这种裤子的时候。韩国人不买名牌儿的,他都是仿造名牌儿的,但是他要看到这个是Downey设计,还有那个Ban,我们的设计师,未来你看到的时候,Ban,全美国好莱坞明星、足球球星都是他设计的衣服,你看,都是排队买他的。就是这样的东西,穿在韩国的时候、在韩国大街上的时候,你真是“两手揣裤兜儿,吹着口哨儿撒尿”。这绝对是都这种牛人,你就得到尊重。

首先你得有钱,首先你在韩国得开一个欧洲车、别开韩国车,穿上这种世界级的名牌儿。然后言行举止别学郭宝胜、别学叶宁、别学那鸡腿儿潘,是不是?哎呀,老是这个,弄一弄,这这姿势。大家有点儿教养,这个时候,东北三省到北京、咱不说广东吧,黄河以北,多少人想到韩国找你朴司令去?一跟你发财,二跟你“两手抄兜儿,站着撒尿——不扶”,是不是?还有穿时装。你这朴司令,你才有价值。对别人不重要、没价值的人,是废物!

班农先生,妒忌到不行,昨天晚上临睡觉前,突然过来了。诶?跟小孩儿似的,“Miles,你能不能让他们给我做两条裤子?做两个帽衫儿啊?”我说,“没问题没问题,你继续减肥,我来给你做。”他羡慕得不行。每个人内心都有童真,就这个G-Fashion能把他诱惑成这样儿。那我们到韩国去,G-Fashion唯一指定我们韩国喜马拉雅农场的代理,把这个价格儿,代理的再给你一块儿利益。朴先生,你想想,我可以告诉你,这每一件儿衣服,将是东北人每天梦寐以求的衣服,这都是限量版的。你们有多少机会啊!

你要看得很远,你别家里面儿现在连个咸菜都没得吃、韩国咸菜都没有,你现在惦记着未来吃鲍鱼啦!还什么死刑不死刑,那是人民决定的。你还是、还是担心担心你的孩子、未来、是不是、跟你一样穿着父子裤,跟你太太穿着这样的衣服,是不是?这Brioni的这种衣服。最便宜的价格儿、最高的质量,唯有你有。这、然后呢,一抄兜儿,全是大钱;再一掏兜,全是最牛的卡;一开车,全是欧洲车;然后一看你的战友,在一起,全都是最高教养、最有水平的。那才是咱韩国战友、全世界农场要要的!抓特务、研究中国未来死刑不死刑,半毛钱帮助都没有!眼前干掉共产党,让自己强大,建立强大的战友队伍,这是唯一的,马上要做的!这就是我的建议,说完了,谢谢!

朴昌海先生:实在是耽误郭先生太长时间啦,感谢郭先生,这次来我们喜马拉雅韩国农场做客。我还是得感恩,虽然不让说,我也得,真真正感恩,战友们(郭先生带领咱们祷告)。

郭文贵先生:咱们一起祈福吧!为咱们新中国联邦、全世界人民,好不好?全中国人民,祈福!(文贵先生及战友们一起祈福)

郭文贵先生:阿弥陀佛!我最后要给大家说的事情,今天G-TV是昨天全部停啦。今天是最大的、有史以来最大的更新,在直播前我简单看了一下,很多确实改变很多,这是一次更新。接下来还会有两到三次大的更新,然后所有过去这个螃蟹、这个流氓写的东西,统统没啦!咱是一个新的G-TV,大家一定要在G-TV上做高素质、有视频的直播视频节目,别老是一张照片儿。

韩国的节目是我认为韩国的照片、韩国的视频,做得最美的、最棒的!然后我觉得,要把G-NEWS,一定韩国要发声。G-NEWS影响力太大了,国内太多人看啦!GNEWS上你们一定要有人去在这儿发文章,关于韩国、关于各方面儿的,有高水平的文章。另外一个,一定要做好准备,把G系列,在韩国、甚至在你们周围的地方,把它整个培养起来,这太重要啦!好不好?谢谢兄弟姐妹们,非常荣幸,非常高兴!(战友们鼓掌中)那我先下线了啊!好,孩子、跟小家伙儿、小朴司令再见!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相信 感恩 跟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