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 除了备粮,我们还能做什么?

除了备粮,我们还能做什么?

2
3460

——病毒、洪水和极权统治下的食品粮食危机和国人自救建议

美国超市Costco在上海开业半天就被抢购停业的背后- 每日头条

从目前来看,全球除了病患激增,各种社会乱局尚未理清,又即将或已经面临着粮食短缺可能导致的饥荒。特别是病毒来源地的中共国,虽然我们都盼望着中共早日灭亡,但是不希望中共几十个家族的倒行逆施要让14亿人跟着他们受罪,更不希望我们的亲人被他们挟持而导致人道灾难,必须为我们同胞找到方法。在解释如何生存之前,须要先分析食品和粮食危机产生的原因,由因溯果,并对比其他国家采取的方法,再找到对应的自救方法。

病毒和洪水对农业渔业产量和收入的影响

  • 病毒导致劳动力短缺造成的粮食减产。由于中共国病毒爆发时间正好是南方春耕播种时期,对人员流动的限制和封锁使得许多产粮地区的农业劳动力短缺,很多土地没能及时播种而错过播种期。
  • 农药等投入品的低供应量和高价格对2020年和2021年的产量和作物生产造成影响。特别是在中共国2-4月期间,各省关闭边界减缓了种子和化肥农药的跨境流动阻碍了种子化肥农药的供应链和及时交付,对下一季的农业、饲料和粮食生产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无法挽回,最近人民日报的夏粮丰收完全是无稽之谈。
  • 暴雨洪水导致农田淹没,渔场冲毁。南方长江流域一带罕见的暴雨水灾,导致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产粮区减产甚至绝收,这是不能被中共的宣传所掩盖的事实。九个产量区(太湖平原 、鄱阳湖平原 、洞庭湖平原、江汉平原、江淮地区、成都平原 、松嫩平原 、三江平原、珠江三角洲)中的七大粮食产区颗粒无收。其实不用媒体报道或专家或分析,稍有常识的人都能判断出来,大半个中国泡在水里,再加上中共病毒的影响,粮食怎么可能增产?洪水加泄洪不但淹没良田,也导致渔业损失。例:新安江水库持续九孔放水导致下游渔业生产主要淡水鱼区的千岛湖渔场损失惨重。。

对食品供应链和消费结构的影响

  • 洪灾和为防止或减缓病毒传播而采取的措施打乱原有食品供应链的运作。对劳动力的影响尤其令人关切。食品加工企业通常和粮食食品原料产地处于同一地区,当长江流域遭受洪灾时,这些地方的食品加工企业同样受灾情影响而中断生产;而有些地区依然在经受病毒传播对劳动力的负面影响(工人生病或被隔离),并面临额外的生产和分配成本。虽然病毒的传播机制还不完全清楚,但有两个明确的机制。(i) 在附近工作的人;(ii) 接触受污染表面的人。要管理这些风险,需要立即改变食品的加工和销售方式。但由于在为工人寻找口罩和防护设备方面的挑战,短期内可能难以实施。这些都打断了原有正常的食品加工供应链。
  • 易腐食品市场受到的影响可能比谷物和预制食品市场更大。包装和加工设施中的工作条件恶劣,使工人面临感染病毒的风险。例如,在水果和蔬菜的包装和分级以及牲畜产品的加工过程中,由于感染率和缺勤率上升,还需要满足人与人之间保持距离的要求,这增加了成本,降低了生产能力。
  • 食品质量下降。灾情和对人员流动的限制也影响到提供关键的食品安全、质量和认证检查,如对货物进行实地检查以证明符合卫生和植物检疫要求。而在中共国为满足国内食品需求而放宽标准的例子比比皆是。人们可以从最近流行的汇源果汁用腐烂苹果制作果汁的视频可以窥见一斑。
  • 加工食品运输成本上升。由于物流瓶颈和对经常消费的易腐食品的需求收缩导致贸易量下降,从而使得货运成本增加,特别是包括海鲜、水果,奶制口,蔬菜禽蛋在内的价值较高的易腐食品的运输成本上涨。
  • 食品加工运输限制和检疫措施也可能阻碍食品部门企业获得所需投入。例如,一些供应商由于缺乏工人而中断了生产,给二氧化碳制造商以及食品行业带来了困难。二氧化碳被用于不同的食品应用(冷冻、饮料的碳酸化,以及保存产品,如包装肉)。这对食品制造商,特别是碳酸饮料制造商和大型乳制品集团来说是一个挑战。
  • 外食品消费的崩溃也对食品消费产生特别大的影响。学校、酒店和餐饮业中的餐馆和食品服务提供者的关闭,使一些商品的市场萎缩,其中一些损失因超市需求增加而得到补偿,电子商务也有强劲增长。
  • 需求构成的这一重大变化。对某些初级商品而言,需求水平的变化将使整个价值链面临压力。例如,制造商会调整生产和分销,从生产用于餐饮行业的大宗商品转向供家庭使用的小包装。此外,还会调整和通过不同的渠道(例如,通过超市或直接送货上门,而不是通过开放市场或直接向餐馆和餐饮业供货)运送食品。这对规模较小、专业性较强的农户来说尤其具有挑战性,他们原先可能依赖大市场大企业餐馆和餐饮业,但是现在他们可能难以找到新的销售渠道和买家。

政府解决方法在中共政权下无法实现

根据国际经合组织和粮农组织的建议:国际上通用的政府应对粮食危机方法之一是通过及时提供市场信息,确保市场透明度。2007/08年粮食危机的一个教训是,透明度和信息共享很重要。这可以帮助减少恐慌性购买,并在市场上产生信任。在国内层面提供明确和透明的沟通,通过确保及时发布有关粮食库存的可用性和安全性的信息,阻止恐慌性购买和囤积。同时还可以改善国家间的信任,从而鼓励国家间的合作性解决方案。

但是中共政府采用了完全相反的做法。

  • 信息不透明将造成恐慌性购买和社会的巨大动荡。中共国的体系就是专制独裁体制下,因为没有言论自由,都是拍脑袋决策。迄今为止,中共国不但没有向国人和国际社会公布粮食生产和库存的实际情况,反而粮库频频着火,一方面在媒体鼓吹粮食丰收,另一方面国家宣布将严厉打击恶意炒粮、屯粮等违规违法行为。这就是郭文贵先生在411号的直播预先大家的买粮食将成为官方的专利,老百姓连买袋装的米都不行了。你看中共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好像是自相矛盾打脸的昏招,其实是在应对粮荒到来会的巨大的社会动荡。郭先生直播中提到曾庆红说到中共将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粮食,他说如果今年粮食出了问题,所有去中共化的海外的声音,包括郭文贵和班农搞的这所谓的灭共的这种,用他的话这叫杂音,都会无限扩大到大陆来,国内来。他说那个时候根本不是党也不是国家所能控制的。对中国历史了解的人都知道,没有一个过去的中国的皇帝彻底解决过粮荒,从来没有过。曾庆红是历史大家 中国历史上所有皇帝的没落,最后发现都是因为自然灾害和老百姓没吃的。这是为什么共产党说了只要老百姓不饿肚子他就不造反,但是粮荒的到来会造成社会的巨大动荡,中共什么也解决不了。
  • 依靠国际合作这条路也行不通。在中共病毒和洪水已经对国内主食谷物和渔业的生产造成了无可挽回的损失下,一些大的粮食出口国比如越南泰国等原来的进口国限制了出口,同时,中共极权者还在台上牢牢掌握着外汇的使用,他们视人命如草芥,也已经明确告诉国人吃三年草,因此他们是不可能为解决即将到来的饥荒使用外汇去大量进口粮食的,外汇储备已经被掏空,即使进口也只是为了喂饱他们的军警特宪以维护他们的统治地位。

综合以上的分析,再讨论政府应对粮食危机中可采取的措施已经没有意义了,企业和老百姓只能发挥互助和自救。

内忧外困下的国人自救

在中共极权统治从中国大地消失之前,经历较长时间的粮食短缺问题是国人不可避免的挑战。除了储备一些保存期较长的谷粮食物之外,如何面对在较长时间内的粮食短缺问题呢?笔者基于以上的分析,提出以下建议,既有给企业的,也有给个体的,希望企业和个体能互助加自救来度过难关。

  • 缩短食品供应链,保持本地供应源。由于大片粮田蔬菜渔场被淹,原来供应链的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重新运作,这将导致大型超市的供货源减少甚至原来已经建立的农产品渔产品加工工厂或因人手短缺或因工厂被淹而无货可供。特别是水果,奶制口,蔬菜禽蛋等易腐烂的食品无法依赖长距离的物流调配。对大中城市的影响会很大,由于人口集中,一旦缺货很容易产生抢购和涨价。为了很快建立灵活的本地区供应链,需要商贸企业在大中城市周边重新寻找货源地,重新配置供应商,减少鲜蔬食品的长距离调拨而造成的途中损失,商贸和物流企业可以帮助生产者与市场机会联系起来,并帮助将粮食送到最需要的地方。
  • 重新发挥传统农贸市场的作用。靠近食品蔬菜基地的城市,传统农贸市场和小超市一样可发挥更大的作用。农贸市场的灵活性,它通常能在大超市受物流的影响而导致的大面积缺货时发挥辅助作用。
  • 可形成新形式的网上农贸市场。居民可以和农民渔民物流结成互助平台,利用网络开通一天物流圈,形成网上农贸市场。这种方式因为供应链短,产品的品质和价格是可以靠人际间的诚信和快速物流来保证的。这个方式也可帮助规模较小、专业性较强的农户找到新的客源,以弥补他们失去的餐馆、市场和企业餐馆客户。
  • 个人利用十边地自给自足。所谓“十边地”就是阳台、路边、沟边、池塘边等大田之外的小块土地。充分利用这些小块土地,能获取每天所需的新鲜蔬菜。
  • 人们可能不得不改变饮食结构和消费方式。根据国际粮农组织最新发布的《 2020年食品安全状况》报告,2019年全球有6.9亿人饥饿,而中共病毒大流行可能在2020年将增加8300万至1.32亿人推向长期饥饿。经合组织的分析表明,出口限制和国际贸易的中断减少了粮食的供应,对粮食安全构成重大威胁。我们谈粮食食品危机,不仅仅指粮食的不足,也包括了人们将面临食品的多样性不足而导致营养不良的情况显著增加。比如人们会发现超市鸡蛋牛奶各种鱼类肉食供应严重不足,而面临日常蛋白质摄入不足而导致营养不良的情况,可能会逼使人们重新塑造饮食习惯和消费者行为,比如减少鱼肉类的消费而改成食用豆制品以保证蛋白质的需要。

作者:Skagen

参考文章和视频

1.郭文贵先生谈粮食问题,国内必须屯粮!https://gnews.org/zh-hans/281691/

2.经合组织应对冠状病毒的政策(COVID-19与粮食和农业部门https://www.oecd.org/coronavirus/policy-responses/covid-19-and-the-food-and-agriculture-sector-issues-and-policy-responses-a23f764b/

3.国际粮农组织《2020食品安全报告》http://www.fao.org/publications/sofi/2020/en/

4.国际食品政策研究委员会高级研究员Xiaobo Zhao的PPT:病毒对农业行业中小企业的影响

https://www.ifpri.org/event/virtual-event-covid-19-implications-global-and-country-level-food-security-nutrition-and

5.路德社8/2/2020 路德时评(路安墨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AyR3MXOWeQ

5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2 月 之前

谢谢

0
绿叶
2 月 之前

这是一篇业内人士写的文章吧。最彻底的自救办法应该是快速灭共,重新启用政府的职能,重用政府中真正有才干的人,并寻求国际合作。只有中共倒台了,国际社会才会施救,因为郭文贵先生和班农先生的大声呐喊,才让国际社会把中共和中国人分开,中国人是中共政权的受害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