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308闫丽梦博士直击中共病毒谎言

翻译总结:VOG翻译组 starwar    编辑:VOG翻译组 flasher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5YC7icGOjE

现场主持杰克,还有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路德,啸天。班农再次回到Lady May,连线主持。

班农开场提到中国的老百姓和美国的普通人是最坚定的站在抗争的前线的人,他们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中共正在摧毁一切,而美国的当权派和既得利益者在与中共合作,这两方在一起摧毁法治和秩序。班农问路德关于安替法在美国(波特兰骚乱损坏法院建筑)毁坏法治的行为,有什么看法。路德说这些行为和中共几十年在中国的行为是一样的,其背后有中共的资金在支持。中共过去毁坏了中国的一切,包括在这里建立的法制基金,在网络上也受到了很多中共支持的社交媒体的攻击。

杰克播放了一段福奇的视频,他依旧说临床试验表明硫酸羟氯喹对冠状病毒没有疗效。杰克说自己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种荒谬得不可思议的局面,亨利福特医院非常有声望的奥尼尔医生主导了(底特律地区)大样本临床试验,证明HCQ(硫酸羟氯喹)降低了51%的死亡率,再比如很多大量使用HCQ的国家都明显扭转了疫情的局面,比如厄瓜多尔。闫博士讲述她的观点,说目前没有“神药”治疗冠状病毒,但是目前的疫情局面,药物副作用不能成为不使用的借口。任何药物都有副作用,HCQ已经是安全使用60多年的药了,除了有心脏问题的人需要咨询医生以外,HCQ在孕妇和小孩中使用过去都非常安全,只是需要注意剂量。(注:杰克讲述过类似的观点,说这个药安全性堪比泰诺。)中共高层和中共解放军医院的医生都没有感染,正是因为他们都在吃HCQ。像Stella医生说的,这些说药不安全的人,你们敢不敢去做尿检,看看你们到底有没有服药?HCQ现在可以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闫博士继续说:福奇作为医生他应该知道在2005年HCQ对SARS有效。HCQ作为治疗疟疾的药长期使用也很安全。HCQ可以抑制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也可以当作预防药物。如果你看看支持和反对的研究,不难发现哪一种观点的临床研究质量是更好的。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每天都吃HCQ作为预防。杰克说: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从2月2日就开始吃了,我85岁的父母也在吃。尤其是我妈妈告诉我,她会一直吃下去,因为她的关节炎也治好了。

班农问闫博士,中共高层没有人染病,是不是因为他们在吃羟氯喹?闫博士说:中共的官员要到有一定的级别才知道硫酸羟氯喹有效,在解放军医院和一些大医院的医生也是。但是在中国这个信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包括医护人员。中共要在这次疫情中通过医药的利益链获益,他们不想让人知道HCQ可以救命,不然他们就不能赚钱了。而且疫情还可以摧毁世界的经济,他们根本不在乎牺牲很多人的性命。

杰克问闫博士:根据你的经验,给我们介绍一下HCQ在不同地区使用的情况,我们了解到很多国家因为使用羟氯喹而降低了死亡。闫博士说:要看清楚事实很简单,你只要看一下那些好的论文和数据。看看他们怎么招募实验者,怎么对病人分组,如何用药。在印度和埃及,他们使用HCQ后效果非常好。支持HCQ的科学家像我和Stella对很多利用自己职权倾轧科学研究,反对使用羟氯喹的医生和学者十分愤怒——包括WHO那些人,他们过去告诉大家没有人传人,不会大爆发,不用戴口罩对吧?现在反对使用羟氯喹,其实WHO背后是中共。

班农问:根据你的经验,使用HCQ做预防的情况,有没有什么负面的信息引起你的注意。闫博士说:这个药用来治疗疟疾已经60多年了,可以做预防性的。我们也知道它对自身免疫疾病比如狼疮有效,长期服用非常安全。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长期服用会引起极少部分人视网膜病变,只要定期做检查就没有问题。2005年的SARS、现在的SARS-2、和自身免疫疾病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会引起细胞因子风暴,这是马利克发现的,他是冠状病毒专家。中共病毒会让免疫系统混乱,免疫对抗的目标混乱,从而导致很多脏器问题,比如肾、血栓、狼疮免疫等,HCQ对这些都有效。

杰克问道,从医生的角度看,为什么这些医生反对使用HCQ?闫博士说那要问问这些人为什么阻止使用HCQ。HCQ目前做好的预防和治疗的药,因为我们还没有疫苗。它是有副作用,但是有心血管疾病的人可以去咨询医生,为什么禁止使用这个药?药物副作用不应该成为原因。如果做临床实验,我建议把福奇放到对照组里,给他吃安慰剂。(班农大笑)杰克说:辉瑞站到了反对HCQ的阵营,他们指望着圣诞节为70亿人提供疫苗(发一大笔财)。听众们,HCQ是有效的。

班农评论到,川普总统应该签署命令进行紧急授权使用,敦促FDA尽快行动,可以挽救很多人的生命。请问闫博士,中共是想掩盖病毒起源,然后先开发出疫苗让世界向它叩头吗?闫博士回答说,他们开始是想掩盖病毒来源,延缓世界开发疫苗,我不相信他们有能力开发出疫苗。中共从来没开发出过有用的疫苗,都是从别的国家拿技术和成果。他们的疫苗毒性很大,但与此相关的信息被屏蔽了,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一点。我们现在要在疫苗之前使用HCQ,挽救生命。

班农继续问道,香港的P3实验室非常著名,你提到这个病毒是人为制造的,不来于自然。为什么WHO对实验室没有更多的监督?闫博士说:负责这些事务的是极少一部分专家,比如马利克和潘列文。这些人一开始如果害怕中共,不敢跨红线,他们会从中共那里得到很多好处,比如让你成名,有资金。之前WHO的Margaret Chen退下来回到港大,就亲口感谢中共。

班农请闫博士讲述一下,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这个病毒是人造的,还有她和大陆CDC接触的过程。闫博士说,这个病毒是在舟山蝙蝠病毒的基础上改造的,而不是从头制造。我在1月16日时向潘(列文)教授(负责WHO咨询)汇报了他指派的秘密调查的结果,但没有得到没有任何回复,自此我知道他们和WHO都是不可信的。我和丈夫(也是冠状病毒专家)都认为这是通过中共军方拥有的蝙蝠冠状病毒改造的,通过从NIH的基因库里的基因对比也能发现。基因就像指纹一样,可以看出是如何被修改和制造的。那时我不能相信中共和香港的媒体,不能相信WHO和我的老板,只能相信路德的媒体把真相传递出去,给WHO施压向世界公布真相,让世界上真正的科学家去武汉调查真相。

杰克说,你提到他们两次提醒你不要碰红线,否则会被消失,之后你才考虑这样传递信息的是吧?闫博士说她在去年12月31日和今年1月3日两次调查并向潘教授汇报,潘教授也和内地的CDC的人直接取得了联系。但他告诉我要停止调查,要保护内地那些人。这期间他们惩罚了那些医生——包括李文亮。同时中共和WHO告诉世界:没有人传人。我感觉不能再继续等待,而不让世界知道真相了。班农讲到,我们知道在这个时间点,如果中共和WHO公布真相并采取行动,95%现在的灾难都不会发生——那时候他们知道人传人,知道是人造的,并隐瞒了真相,这造成了现在的疫情和经济萧条。美国总统应该给中共72小时交出所有证据和文件,为美国人民、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追责中共,是我们采取行动的时候了。闫博士继续说,任何科学家都应该能看明白这个病毒是怎么回事——它绝对不是来自于自然。

班农问:闫博士,如果你领导调查组去实验室调查,列举一下你最想看到的两三件事。闫博士说:我想我们要查看所有过去的邮件和短信、电话记录,包括删除的信息和邮件记录——特别要关注那些专家的通信,比如马利克和石正立,所有这些人在中共病毒发生前后都干了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谎言;作为研究者,很容易发现这个病毒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的人站出来说感谢中共国做出的贡献,说病毒绝对是来自于自然;而且我们要去检查所有的冷藏室,和那里的记录——我知道马利克有自己P3实验室外的冷藏室,我丈夫负责那里,他现在帮助这些人在抓我,让我噤声,我还知道他们在P3实验室做了非法实验,比如西尼罗河病毒,我丈夫那时候非常害怕。尽管陈薇2月就接管了武汉实验室并毁掉证据,但我们还是会查出不正常的地方。我现在正在准备一个非常详尽的科学报告,依据是已知的事实。就像中共说的,我们就用事实和科学说话,我们看看谁是对的,我们不能让中共把所有人噤声。

班农提到,马利克恰好在这期间退休了。闫博士说,哦是啊,他从林郑月娥那里拿了2千8百万美金。班农最后感谢路德、闫博士和所有为自由而战的勇士,今天又是经典的一期节目。因为你们的激励,我们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3 月 之前

挽救人类的天使

0

GM67

8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