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爲戰狼外交

作者:趙聖歡

狼,从来没有作为华夏正统的象征物出现在历史中。

“狼狈为奸”、“狼子野心”、“狼心狗肺”、“鹰视狼顾”、“引狼入室”、“当道时见中山狼”、“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基本都是以负面形象出现,至于曾于内蒙插队的姜戎,近年那本《狼图腾》更多的是借狼性来批判崇文抑武,文恬武嬉,不与自然生态休戚与共的种种害处,至于其中考证多牵强附会贻笑大方,蒙古族从来没信过狼图腾,顶多佩戴狼髀石辟邪。他们信的是腾格里“长生天”,真正以狼作为象征物的,乃是柔然汗国、突厥汗国。

柔然就是《木兰辞》中“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所打击的游牧外敌,至于突厥则更加源远流长——东突厥、西突厥、后突厥、突骑施、土耳其…只不过最后一个已彻底西迁并改信了真主安拉,但还是认突厥汗国为祖宗的。

突厥汗国最辉煌时刻在隋朝,唐初分裂为东西两支,东支一度兵临长安,与唐太宗签订渭水之盟,不过三年后,战神李药师便以三千兵力雪夜袭王庭,打得十万突厥主力丢盔弃甲,生擒颉利可汗。东突厥汗国就此覆灭,故地成为漠南(内蒙)单于都护府。武则天时期再反,一度切断辽西走廊并入侵河北,但唐军很快重组防线,并将突厥驱逐出漠南,一直追到如今中蒙边界。后突厥虽占据漠北,但再未南下捞到好处,公元742年,为唐军和回鹘联手剿灭。

所谓“战狼外交”,无非是鼓吹“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只消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渲染一下近代百年屈辱,当今一如建国初期的强敌环伺举世皆敌,于是热血青年冲冠一怒上前线去也!

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曾言,群体没有理智,只有情绪。因此在大家热血上头前,不妨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新中国会强敌环伺,为什么当今会强敌环伺?肯定有人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山不容二虎,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老想着踩着我们作威作福…

问题在于,当代社会,其他手段能解决的,值得兴师动众吗?连《孙子兵法》都说了,“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再加上“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因此战争都是不得已的下策手段,用之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对了,损的八百还是你们这些热血青年,领导猫在背后中饱私囊,比谁都门儿清。说到底,只要能赚个盆满钵满,什么意识形态姓资姓社统统滚他X的蛋,连美帝都懒得跟你计较。

不信?二战初美国不参战,但供给日本石油可一天都没落下,直到后来变卦,日本失了能源,战争机器开不动了,才一怒之下偷袭珍珠港,潜在的反法西斯阵营,暗地竟资助对手!日不落帝国广收海盗,美其名曰皇家私掠船,等自己成一代霸主,马上变卦送他们上绞刑架。大清朝借义和团扶清灭洋,不堪一击而仓皇“西狩”,一边帮忙围剿义和团,一边无偿提供列强西瓜冰块,“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论变卦之迅速,嘴脸之无耻,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可谓劣迹斑斑,彼此不分伯仲,坐上这位置,无非公认为“正义”罢了,而至于这“正义”究竟是“枪杆子里出政权”,还是打抱不平赚来的名声,这就见仁见智了。

所谓大国政治,绵里藏针笑中带刀,明枪暗箭风波云诡,看似高端大气上档次,说白了和黑帮划分势力范围基本无二,只不过名声好的帮派知道安抚民众,一般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名声差的色厉内荏,对外各种叫嚣,实则无能狂怒;对内巧取豪夺,生黎怨声载道。甚至在争斗中屡屡下阴手,荼毒亿万生民,引得各大帮派群起而攻之,如是而已。所以才说“盗亦有道”、“警匪一家”,所谓是非曲直,实所难言。五大常任国,五大流氓尔。

经常见人说“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小朋友不妨再想想,流氓祖国卖了你,还要你帮着数钱——基本上笔者都能预言普罗大众的一生:从小在教育产业化的题海战术中头悬梁锥刺股,成绩差的成蓝领,继续十二小时连轴转;成绩好的二一一九八五,进了大企,九九六福报,ICU噩梦,往复循环,榨干了你的剩余价值就被迫下岗,甩到一边各种过劳病苟延残喘。房贷农民从唐朝干起,工人从鸦片战争干起,觉得生不如死?丧葬三万起!

人总说多劳多得,但酿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往往遍身帛缕者,不是养蚕人。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可以顺理成章地剥削想要后富者——汝等所见富豪,多是权贵白手套;偶有例外者,仔细一查他姓赵!

有人说资本主义国家工人比我们更惨,普通百姓水深火热;或者说穷人到哪都过得凄惨,在国内还不用忍受种族歧视,于是心安理得的继续当流水线铆钉。然而他们有工会立法保障,一怒之下撂挑子走人,都没人敢说半个不字。反观我们,从未见有工会,维权律师历来都是打压对象,教师犯罪,永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学生小错,都能留校察看记大过。潜移默化生成了由上而下的高压,任何下克上行径,都将被即时剿灭。

国人,永远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笑贫不笑娼。而此等意识一直在被高层放大——为了假想核战,可以放弃西安以东;为了保南京上海,可以放弃安徽;为了保武汉,可以决堤化江西为一片泽国。如果高层去做电车问题,一定毫不犹豫拉下道闸。有人说是为了大义,然而时代的一粒灰,落到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事实是口口声声为大义的他们,为了一己之私,什么都可以放弃。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贫道。水灾?懒得管,淹死几亿,粮食问题解决;瘟疫?封家门,封单元,封小区,封城,生活物资随便施舍点,斗米养仇,给少一点刁民们反而会感恩戴德;水库泄洪?不要预警,预警了是人祸,反之则是天灾;前者百姓索赔,而后者随便给点,刁民们又感激涕零,党的恩德没齿难忘……

安徽遭灾的民众说“我们人穷,但是我们不傻。”

十五亿国人虽然“被小康”,但同样也不傻。

有人说如果红旗倒了,神州大地会陷入类似汉末、唐末、北洋时期的军阀混战时代,还有人说泱泱大国,十几亿民众非强权政府不可统治,否则会变得一团糟。西人早有类似问题,否则联邦制从何而来?欧洲七亿人,语言文字民族文化天差地别,二战后,他们军阀混战过?

甚至秦汉以后,我国一直是皇权不下乡,地方管理交予豪绅,纵有代代世袭、作威作福之祸,也不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再加上一人一票实选,不真正为民做主,即可令之下台。综上,爱国主义红旗不倒,不过是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其实,正义本无标准,小人的“正义”,多半“假正义之名”。打土豪分田地时,你就能肯定所有地主豪绅都是半夜鸡叫周扒皮?都是威虎大寨座山雕?难道就没有贫下中农眼馋地主家财,妄图不劳而获,于是安个罪名一枪崩了,将金银和靓眼婆娘据为己有?这和欧洲黑死病,十字军东征流氓地痞打头阵,嫁祸给少女,当做巫婆一把火烧了有何两样?老子言“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有多少罪恶,都是打着正义名号堂而皇之进行的?

世人公认的正义,乃除暴安良,兼济天下,普度众生。而非巧取豪夺,恃强凌弱,鱼肉苍生,整风肃反,株连无辜,构陷忠良。总有那么一小撮人深谙此道,还能摇唇鼓舌,将之包装得冠冕堂皇,世人直道有莫大功德,真真是神州之耻,寰宇之殇。

关于“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咱就来好好掰扯掰扯——原句出自西汉陈汤“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汉武大帝夺河套,开河西,占朝鲜,破安南,追亡逐北,对抗匈奴本无可厚非,然而因战事需要,全国上下横征暴敛,到晚年,关东流民数达到了惊人的二百万之巨,若非其后的几代帝王修生养息,大汉几乎土崩瓦解。如今多数人看来的莫大成就,谁又考虑过当时的万千黎民呢?

战狼小粉红们,爱国本无罪,但在为国而战之前,也要仔细考虑一下,国家是否值得你为之而战。无论是冷战、热战、代理战、贸易战、超限战,还是生化战,国之大,好战必亡。至于“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之说,不过是更高层次的道德绑架。关于这点,明末大儒顾炎武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而矣。”

为党国而战,亦或是为天下而战,请诸君三思。不过就算是高层,类比一下也知道真相——狼,象征残忍狡诈,反复无常。当你兵强马壮,尚可玩弄于股掌;若是国内灾害频频,生灵涂炭,战狼们就不会趁机反水吗?仅在唐朝,就有后突厥复辟和突厥语部族葛逻禄叛乱两桩大祸,分别导致漠北丢失和怛罗斯战败。如果你忠心耿耿,那么抱歉,你已经不配称为战狼了,一条门下走狗,断脊之犬,狺狺狂吠而已。顺带一提,走狗的智商还不配和狼相比。

+4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8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