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英国大外宣新闻频道即将面临英广播监督机构禁令

图片来源:www.cgtn.com/tv 播放截图
图片来源:www.cgtn.com/tv 播放截图

中共环球电视网(CGTN)是中共继中文国际频道(CCTV-4)之后开播的第二条国际频道,是中共控制的大外宣。目前,中国环球电视网的自制节目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光华路办公区制播。北美分台、非洲分台、欧洲分台也有制作节目并透过主频播出。

中共大外宣内容强迫供人谎话连篇

据英国卫报七月26日报道,英国广播监管机构(Ofcom)正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其禁止中共的喉舌电视频道在英国播放广播节目,此前有人指责中共一再违反公正规则,并宣扬中共支持的强迫供认、谎话连篇的电台内容。目前,Ofcom正在对中共的英语新闻频道——中共环球电视网(CGTN)进行三起现场调查。本月早些时候,英国监管机构已对该频道做出裁定,反对它播出了前英国记者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rey)的强迫供认。工党将与Ofcom的首席执行官梅拉妮·道斯(Melanie Dawes)一起,指控该频道的屡次违规事件。

Ofcom还收到一份投诉,指出完全不应允许中共的CGTN广播,因为它是由一个政党(中共)有效控制的。人权组织”保护捍卫者”今年早些时候提交了申诉。其董事彼得·达林(Peter Dahlin)说:“最好的办法是吊销他们的执照,告诉他们是不被接受的。当然,依据规则,他们之后可以重新申请许可证,然后重新启动流程。”

先前英国已弃用华为设备

在英国与中共的紧张关系加剧之际,英国决定在2027年前将中共华为公司生产的设备从它的电话网络中剥离出来。这一决定是在保守党议员对该公司参与5G网络的强烈反对之后做出的。这一决定导致中共官方媒体警告称,将进行”公开和痛苦的”报复。中共的《环球时报》在一篇社论中表示,中共不能“保持被动”。

 中共的CGTN可在英国多个平台上播放,并在世界各地制作节目。它不公布收视率,但已经招募了许多西方记者,包括前BBC记者在内,以扩展其欧洲业务。其在欧洲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包括去年在伦敦开设了生产基地。CGTN已经有一个美国分支机构,而且,它在那里已经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提交给Ofcom的关于中共CGTN的投诉包括来自英国驻港领事馆前雇员西蒙(Ssimon Cheng)的投诉。他声称中共CGTN频道广播了他被强迫下的供认。他8月份在一次中国之行中被拘留,并说他被迫承认嫖娼。

另一项投诉来自一名被拘留者的女儿。2015年失踪的香港书商桂敏海的女儿桂安琪(Angela Gui)说,该频道播出了她父亲的逼迫供认。他获释,但于2018年再次被捕,目前仍被关押在中国。

英对中共新闻调查并即将采取行动

影子文化大臣乔·史蒂文斯(Jo Stevens)说:“针对中共CGTN的调查结果是令人发指的,Ofcom已经表示,他们将采取行动,尽可能禁止该频道再在英国播出。Ofcom 有一项持续的职责,就是要确保持有在这个国家广播许可证的人是适当的”。

通常情况下,外国经营的电视频道,如《今日俄罗斯》( Russia Today )和2012年被禁止的伊朗新闻电视台(Iranian Press TV),会发现自己无法遵守广播守则。中共CGTN和其他国家支持的广播公司有公然违反Ofcom守则的历史。尽管监管机构确实会施加经济处罚,但这些处罚并不像对其他电视频道那样有威慑力。必须针对目前的制裁制度是否足够进行审查。

虽然有人呼吁吊销其执照,但其他高级国会议员,例如前首席国务卿保守党国会议员达米安(Damian Green)却说,禁止CGTN应该是“不得已而为之”。

汉弗莱(Humphrey),向Ofcom提出了第二项针对中共CGTN的投诉,他说:“我希望通过取消该许可证,保证我们在英国的人民将不必再受到观看被关在笼子里的人承认他们侮辱性宣传材料的侵害”。

卫报表示已联系中共CGTN进行评论,但在报道发布时还未收到回复。通常被发现违反广播守则的电台一审会被判处罚金,但也有撤销许可证的先例。伊朗英语电视台(Iranian Press TV),就在2012年失去了它的新闻电视台牌照。

评论:

极权政体一向注重对新闻与宣传对控制,中共更加如此。这次以中共环球电视网面临英国禁令表明,中共一直以来在扩张海外国际频道上的野心,终于受到日益觉醒的正义力量的揭露与遏制。

新闻自由对开放社会至关重要,世界局势已经来到正邪较量的十字路口。在民主国家,新闻作为权力的第四极,是选举之外重要的民意表达渠道,因为代议制总是趋向于违背科层决策机制之外的被代表者利益。而在独裁国家,没有民意的胜利,只有权力的傲慢,新闻成为被打压控制的对象,构成其经济垄断与政治垄断外,整个欺骗性的意识形态的一环。

中共的新闻没有论点,只有论调,其本质就是用空谈堆砌虚幻无用的圣像。首先,它无视或淡化报道的客观性前提而一味强调主观性前提,用所声称的取代实际的。这使得共产党平时说的东西和他拿来决策的东西完全不同。因为这群持无产阶级立场的有产者,就其理想信念而言也只是工具理性的,虽然一味宣称的“为人们服务”,“凡是利于党的,就是利于人民的”,但心里不是想当公仆而是要做青天,而且显然其实它对人们利益毫不在乎,这个党是最图利少数的恶党之一。跟共产党打交道,必须完全不信并不断求证。其次,它将报道诉诸于情感道德,只用“正能量”给群众打鸡血,将一切问题诉诸于道德或奖惩,而不是构建一个边界。中共历来相信人治不相信法治,选择愚民教育而非开智教育,相信强国弱民的帝王权术。这样它的愚民新闻和愚民教育一样,都是洗脑的一环。洗脑的关键不是欺骗,而是抹杀判断力。变坏和变傻的机理是一样的,都是把错误合理化的结果。莫言善化少,只因恶化多。当一个社会的公共资源配置出了问题,不是解决问题而求之于道德,就会对民众无竭止地提出道德要求。然而,越是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希望道德来救场时,就越是道德每况愈下,甚至跌破底线。在一个正常社会里,人只要有基本的道德意识,不打架不骂人不咬狗不抢猫粮食吃,就活得很幸福了。相反,在一个经济配置失衡而导致人心失衡的社会里,纵然是你提出“丝毫不为自己,只为他人和社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等超高难度的道德要求,也是糊弄不过去的。除了造就一群口是心非的伪君子,并无助于问题的解决。中共不断激化人心中的无知与野蛮,新闻教育等同于欺骗,上当与愚蠢就是爱国。它治下的人民成为反智主义的炮灰,成为全民互害的牺牲品。最后,它不允许独立报道,将讲和官方同样版本的故事上升到政治高度。在将道德政治化的同时大行政治不道德,继续公共资源配置领域大秀肌肉,“顺之者猖,逆之者被嫖娼”。社会是故事构成的,讲故事是社会动员中激活人们热情的最有效方法之一。这也是为什么专制国家努力阻止自由新闻,独立电影和纪录片的发展,同时加强政权引导的叙事框架。

记得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知识分子形容他们当年面对的政体是一种“不道德的政治”,理由是人民的冷漠、互不关怀和良心的虚无,恰恰乃政权所需:他们不是怕你没良知,只怕你太热心。然而吊诡的是,你又不可能长久而稳定地管治一群什么都不相信的人。一个彻底原子化的社会,注定是要瓦解的。所以1987年那一年,苏联媒体上最常见的一句话是“我们不可能再这样子下去了”。现在,中共都新闻联播还能继续多久,让我们开始为它的大结局倒数。

影子叠加的再多也挡不住光,拿一个铁锤敲击湖面,确实每次都能激起水花,只是没有实际的作用作为,中共新闻不过是如大清灭亡前夜,所营造的一个掌权者的假盛世。黑夜已至,这个世界的正义力量不应再容许中共继续通过假新闻将黄昏渲染成黎明来欺骗众人。点塔七层,不如暗处一灯,让我们每个人都化成光,变作水。

后记:看一个国家是不是真民主,关键就是要通过一人一票的选举和人人都能参与的自由新闻,来保证胜利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的人数。领导人工作的本质是为联盟服务,因为联盟对领导人有推翻权——如果你不能保证我们的利益,我们有能力随时换一个。如果联盟的人数很多,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国家。反过来如果联盟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不管这个国家如何粉饰自己,它都是事实上的非民主国家。相信随着亲共生态圈的不断崩溃,G系列的生态圈不断成长,新中国联邦胜利联盟的数量与质量都将不断成长,社会正向发展,正义公平的喜马拉雅一定会实现。

原文连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media/2020/jul/26/chinas-tv-channel-faces-uk-ban-as-complaints-mount

作者:迈克尔·萨维奇(Michael Savage)卫报政策编辑

翻译报道:nicnicni

校对整理:瑞安平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