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的研究中心为中共摇旗呐喊

2
382

新闻来源:《The National Pulse》

作者:Natalie Winters

发布时间:2020年7月23日

翻译/简评:Cathy R

校对:Julia Win

审核:海阔天空

Page:椰子哦耶

简评:

哈佛大学的阿什中心是一个被中共蓝金黄渗透非常严重的地方,在有金钱才有主义的资本社会里,大肆宣传中共在中共国的超高人气,为邪恶的中共的宣传机制摇旗呐喊,真是一副既得利益者的丑陋嘴脸。

独家:哈佛中心在从中共国政府和与中共相关的公司那里获得数百万美元的同时,大肆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声望

哈佛大学阿什中心(Harvard‘s Ash Center)最近发表了一份报告称,中共国共产党获得了创纪录的高支持率,该中心与中共国政府关系深厚,包括来自中共国国有企业的百万美元捐款、与中共国有经济关系的领导人,以及与中共国大学合作培训中共官员。

2020年7月的报告《了解中共的应变能力:跨越时间调查中共国的民意》认为中共(CCP)“一如既往地强大”,“没有任何迫在眉睫的民变的威胁。”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Harvard Kennedy School 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的论文继续写道:“中共国公民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是全面提升的。”

但这份长达18页的报告没有提及与这种说法相悖的事件:香港持续的抗议活动、在新疆镇压维吾尔人、甚至该党对冠状病毒的处理不当。

哈佛大学的报告被中共国大使馆、中共国外交部、甚至中共国全球电视网络(CGTN)等国有媒体广泛传播,这些媒体利用这项研究来支持其关于中共享有广泛支持的说法。

跟着钱走

阿什中心的捐赠方包括中共国南方电网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Power Grid Corp.,简称:南方电网),该公司由中共国政府全资拥有和运营,其管理层“由中共国中央政府直接任命”。

更多的捐款来自“新世界中共国企业项目”,这是一家中共国公司,其董事会几乎全部由中共党员组成。例如,该公司董事长兼执行董事郑家纯(Cheng Kar-Shun)曾担任中共政治协商会议常设委员会成员(政协常委)。

这些经济纽带使中共对阿什中心发布的报告内容,施加影响力,最坏的情况则是胁迫。而这所常春藤联盟大学已经因为没有披露来自中共国的数百万外国捐赠而成为司法部的关注对象。

该研究的前言称,由于中共的限制,“中共国大陆进行长期的、公开的和具有全国代表性的调查是如此罕见”,但对于它如何规避这些限制或中共国政府参与的程度(如果有的话)却没有提供细节。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脚注:“这份简报中提到的调查是由哈佛大学阿什民主创新中心设计的,由一家著名的中共国国内民调公司实施。”

“著名的公司”从未被注明,也没有为这项声明提供任何证据。

中共合作者

阿什中心主任安东尼·赛奇(Anthony Saich)是这项研究的首席研究员,他曾在2012年声称,中共国“并不是对美国的真正威胁”。

根据他的哈佛传记,赛奇似乎在中共国有商业利益,作为“广泛的政府、私人和非营利组织在中共国工作的顾问”:

1976年,赛奇作为学生首次访问中共国,并继续每年访问。目前,他是清华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的客座教授。他还为众多政府、私人和非营利组织在中共国和亚洲其它地区的工作提供建议。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赛奇作为AMC娱乐公司的独立董事和受托人的身份,AMC娱乐公司是美国的一家连锁电影院,众所周知,这家美国影院连锁公司被中共国大连万达集团(Dalian Wanda Group Corp.)所兼并。

赛奇也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CUSCR)的理事成员,该委员会是一个亲中共国的游说团体,其主席经常出现在(中共)国有媒体上,例如,攻击那些批评中共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人,“从根本上是错误的。”因为他们(那些批评家)认为中共国使美国失去了数百万就业机会,

他还认为,对“中共国对外直接投资”(FDI)的担忧是一种“过度反应”,其被看作是中共控制美国企业和参与知识产权盗窃的主要收入渠道。

他甚至获得了中共的奖项

2014年,他获得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发的“白玉兰银奖”,以“表彰为上海发展做出的贡献”并于2006年至2009年被教育部授予最高学术奖——清华大学长江奖学金。

该研究的另一位撰稿人爱德华·坎宁安(Edward Cunningham)认为自己是“能源、环境和金融服务领域私营和上市公司的顾问”。

根据他的简历,坎宁安从中共控制和资助的中共国南方电网公司获得了230万美元,还从天府集团获得了390万美元。天府集团是一家总部设在中共国的、价值10亿美元的管理公司,“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SAIC)批准成立”,该公司将几家国有企业列为“合作伙伴”,中共党党员担任董事会成员。

这种财务关系让人对阿什中心产生了疑问,它能否客观地报告同一政府把关的,而该中心的主要研究人员似乎参与其中的许多商业交易。

中共去常春藤

从2001年开始,阿什中心主办了十多年的“中共国领导人▲发展计划”。

该项目自称“被中共国政府广泛认可的最好的政府官员海外培训项目之一”。

这份摘要继续写道:“这一为期数周的培训计划,在中共国清华大学和哈佛肯尼迪学院同时授课,旨在帮助中共国地方和中央政府高级官员做好准备,以便更有效地应对中共国国家改革的持续挑战。”

除了与一所曾试图黑客攻击美国政府的大学合作外,该项目还为来自残酷的中共的高级领导人带来了哈佛教授的权威性的建议,这些领导人是由中共自己的中央组织部精心挑选的。几年来,被《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认定为“镇压维吾尔族人的工具”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成员也加入了这个代表团。

2011中共/哈佛会议

更重要的是,该计划将中共党员与美国国务院、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甚至美国国会的会议联系起来,正如该计划的描述所指出的那样,“官员们访问美国的地方、州和联邦政府组织。”

其中也包括科恩集团(Cohen Group),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时期的前国防部长威廉·科恩(William Cohen)创办的一家咨询公司,并吹嘘詹姆斯·马蒂斯将军( General James Mattis)是该公司的首席顾问。代表团还访问了《华盛顿邮报》。

该项目于2014年停止,现在与剑桥大学合作,但阿什中心保留了两个明确旨在帮助中共官员的项目。

上海行政管理课程“旨在为上海市政府机构的高级官员提供战略、领导力、服务提供管理、城市规划和发展、危机管理和社会政策的观点。”

中共国金融领袖项目是“面向中共国银行业高管的”,中共国银行业主要是国有企业。

作为社会正义的堡垒,哈佛大学与一个压迫性的种族主义和新殖民主义政权的金融和商业联系,说明了它的极度伪善。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4 天 之前

0
yaolanqu
5 天 之前

世界顶尖大学几百万美元就把自己卖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