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中共的女病毒学家:“病毒不是来自自然界,也不是从武汉市场始源的”

4
3055
图为闫丽梦, 两年前巴塞罗那之旅在一家咖啡馆里

闫丽梦是来自中国的博士,她离开了以金仓鼠做研究的香港,向世界谴责中共关于新冠病毒的”谎言”。她准备了一份有 “确凿证据 “的报告。

2019年12月31日,当全世界都在庆祝跨年时,闫丽梦博士受上级委托,检查从武汉传来的消息。当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年表,她在香港办公室看到了武汉市卫计委网站上的一份声明,警告说出现了首例 “不明病毒性肺炎”。这种疾病后来被命名为Covid-19(新冠病毒)—一种由SARS-CoV-2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刚刚出现时,其灾难当时无人能预测。

那个除夕夜,是将当时世卫组织属下的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实验室的病毒学家闫丽梦与中国政权和世卫组织提供的临时说法联系起来的唯一信息。

从此,故事沿着不同的方向发展。“1231日,我的上司、世卫组织顾问潘利奥博士约我到他的办公室。 他让我帮他调查中国发生了什么不明原因的肺炎”。闫丽梦在与《纪事报》的独家对话中回忆说,这是她4月底逃离香港后为数不多的采访之一,也是她第一次接受欧洲媒体的采访。

“必须向香港政府写一份报告,在没有官方资料的情况下,香港政府要求我利用我在中国大陆的科研关系网,获取更多关于武汉出现的这种类似SARS病毒的数据”。 这位专家回忆说,过去5年,她曾花了5年时间研发通用流感疫苗。

为了寻找研究和听从命令,最早的联系人之一是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的老朋友,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是一个位于北京的国家机构,集中管理疾病的信息和护理,特别是传染病。”我当天就给他打了电话。我很幸运,我觉得到他拥有的信息比我想象的要多。他告诉我,他们正准备接收武汉送来的病人的临床样本进行鉴定和检查,他还告诉我,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已经知道这是一种新的SARS病毒,甚至已经测出了它的整个基因组,他向我保证,当时就是40个确诊病例,但政府却说只有27个。对于任何公共卫生研究的人员来说,这都是一个很惊骇的事实,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这种病毒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但这些数据只是在1月14日后才开始流传,当时世卫组织技术主任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存在冠状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有限传播(在41个确诊病例中),基本上是通过家庭成员传播,并警告说可能会有更大范围爆发的风险。

他们说 “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有限”,或者说这种传播 “非常微弱”。所以我才说那段时间他们在玩文字游戏。 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有人与人之间传播,要么就没有。 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是人们和医务人员首先应该警惕的。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发表了一份简短的说明,称闫丽梦在12月至1月期间 “从未对新冠病毒的人际传播进行过任何研究”。校方还指责其散布谣言。她的学术档案已被删除,但她的名字仍存在在《自然》杂志上发表过研究的学术报告上。

直到三天后,闫丽梦还在通过手机短信应用软件进行通话。”从12月31日到1月3日,我继续调查,并随时向上级汇报新情况。 他让我谨慎行事。 闫博士说:”从那天起,他告诉我,他要接手,我可以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我没有去武汉,因为中国政府不允许境外专家现场调查,也因为我的上司仅仅只想了解情况。

“不要越过红线”

1月16日,当日日本通报一名之前去过武汉的人确诊,这是中国境外的第二例确诊病例,博士再次被要求。 «我的主管给我看了一封电子邮件,发件人未知,有一张日本浣熊的照片。 有人告诉他,浣熊可能是中间宿主,他应该追踪这条线索。 他告诉我,他不了解武汉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且中国没有分享足够的信息用来了解发生的。 她向调查人员保证,她返回了以前的旧方法,然后得到了上司的警告:“上司警告我要小心,否则我会被消失。 他警告我:“不要越过红线。” 我回到自己的工作,打了一些电话。

她设法收集武汉发生的事的点点滴滴使她感到困惑。 «我与几位同事交谈。 有人告诉我,在武汉,虽然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已为人所知,但仅诊断与海鲜市场有联系的患者。有人还告诉我,武汉并没人吃浣熊。 北京显然在试图掩盖这种疾病。我将此信息递交给我的上级,上级再次警告我不要越过红线。

丽梦博士最终在三天后将信息转交给别人,当时她不愿透露姓名,并与一名定居在国外的反对中共的记者分享了她的调查。 “令我惊讶的是,在这一信息被公开后的第二天,1月20日,中国政府最终承认了这一信息。”

Q:(她的调查基于她与中国大陆的医生和病毒学家的对话。) 你有什么证据?

A:我有聊天记录和对话记录,并且已经由FBI核实。 我没有增添任何东西。 我目前正在与一群病毒学家和其他医学专家(主要是居住在美国的华人)一起准备一份可靠的医学证据报告,以提供有关该疾病及其起源的真相。 他们是来自各个中心的著名且高水准的科学家。 我们进行远程信息处理。

Q:什么时候会出版?

A:我不能准确地说,但是当它完成后,将首先发送给美国当局。 然后,我们再将它发向大众。

Q:根据您的说法,Covid-19的来源是什么?

A:我能告诉你的是,武汉海鲜市场不是源头,野生动物也不是中间宿主。 Covid-19并非来自自然。 武汉海鲜市场只是替罪羊。

在3月11日这一流行病正式升级为大流行病的那一刻,医生(自2012年以来拥有十几种科学杂志的出版物)改变了她的研究对象,与香港大学的团队一起致力于新的研究。 冠状病毒。 此后,她与其他人和以前的同事一起在著名的《自然》和《柳叶刀》杂志发布了两项研究,在《柳叶刀》上于3月中旬发表的文章中检查了轻度和重度Covid-19患者的样本中的病毒载量。 相比之下,在《自然》上则提供了以一种金黄仓鼠疾病的动物模型,接种了从香港的一名患者身上分离出的病毒。 该实验通过接触和气雾剂检测啮齿动物之间的传播,但是对于fómites(所有可能成为病原体媒介的无生命物质)而言,它的不确定性就降低了。

在逃离中,科学家把丈夫留到了身后。      闫丽梦的礼貌

研究之前的“审查”

两项研究的研究人员均未回应本报的采访要求。 他们包括流行病学领域的杰出人物马利克·佩里斯(Malik Peiris),他是2003年世界上首位分离出SARS病毒的科学家,丽梦博士指责他忽略了她的警告。 “自Covid-19出现以来,中国对学术研究的控制越来越严格。 北京不允许大陆的临床样本数据到达香港,研究必须在发表前经过某种审查。 以前,你因在杂志上面发表文章获得声望,而大学会获得奖赏。 现在,如果你不按照他们的指示,他们会惩罚你。

4月28日,丽梦摆脱了。 那是我踏上实验室的最后一个早晨。 (下午,我坐车去了机场。) 此后不久,她登上了国泰航空公司飞往洛杉矶的飞机。 “在同一实验室工作的我丈夫发现我正向外部提供信息。 我没向他透漏任何东西,为了可以保护他,但他的反应非常糟。 我试图说服他一起逃离,但他并不想。 然后我知道我必须离开香港。 到达美国后,我给父母打电话,父母告诉我,警察已经到过了青岛市的家中。 特务们还检查了我在香港的公寓。(细节)。 她概述说:“当我决定离开时,我认为美国,西班牙或意大利的人们不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且误解太多了。”

Q:真相会被人知吗?

A:是的,中国政府故意推迟报告该病毒。 数周以来,否认武汉市医生的第一手证词,否认有医务人员感染,同时有症状的患者仍被隔离在医院的公共区域并与医生接触,医务人员被感染。传染给没有其他个人防护设备的其他患者及其亲属。 他是西班牙人,非常了解Covid-19的含义和它的危险程度。 其强大的变异能力和创造新的变体的能力。 想一想这些所有都于农历新年之前的几周内发生在中国交通枢纽城市。

Q:您不怕被政治所用?

A:自从我开始讲事实真相以来,我一直没有害怕任何事情。 中国发布了关于我的虚假消息,并散布可悲的谣言,称我是一个精神病,叛徒,而且说我只是为了拿美国的钱。 我这样做是因为我是一名科学家,我知道真相,并且想将其告诉全世界。 这种大流行影响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经济到健康。 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他会被这种看不见且高度传播的病毒攻击。 就弱势者而言,他可能在被诊断之前就已经死亡。 世界应该知道。 这些应该本该由一个政府来负责,但它没有。 如果我不讲出自己所知道的,我将无法站在镜子前看自己的内心。 我并不是想让您相信我,而是当我提供所有证据时,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并进行自己的研究和检验。

Q:您说本可以拯救很多很多生命…

A:已有数以百万计的人被感染,几十万人死亡。 我不认为这些是来自自然的,也不认为这种疾病是意外。 所以,据此本可以完全避免这个大流行。 如果世卫组织自从12月31日获得信息之后就能采取行动,那么我们就不会看到这种在全世界发生的大流行。

10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3 天 之前

0
maliya
4 天 之前

集智慧美貌善良勇敢于一身的女科学家!拯救了全世界!感谢感恩!

0
yaolanqu
5 天 之前

全人类的英雄

0
万物起始之风
5 天 之前

感谢闫博士,你是我们的英雄,全人类的英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