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应该避免“疫苗民族主义” ,精诚合作共同抗击中共病毒

图片来自:https://images.app.goo.gl/B3UqM5S3pYY2UEy39
图片来自:https://images.app.goo.gl

据《外交事务》杂志报道,美国官员将中共病毒疫苗的全球分配与飞机低氧时氧气面罩的脱落进行比较。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高级官员彼得·马克斯(Peter Marks)在六月的小组讨论中表示: “您首先要给自己戴好氧气面罩,然后才能尽量帮助其他人戴。” 当然,主要的区别在于飞机的氧气面罩不仅仅在头等舱掉落。如果氧气面罩只是在头等舱降落,这就等同于最终疫苗出来的时候政府延迟向其他国家的人们提供疫苗。

在7月初,有 160种候选疫苗正在开发,其中21种正在临床试验中。尽管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证明其中一个或多个候选物是安全有效的并且可以交付使用,但生产疫苗的国家(以及那些没有疫苗的富裕国家)已经在竞争疫苗的“头等舱”。从当前大流行和过去爆发期间政府的行为方式来判断,这种行为很可能会持续下去。由于没有国际上可以执行的平等、合理地在全球分发疫苗的承诺,领导人将把照顾自己的居民放在优先位置,而不是将重点放在减缓中共病毒在其他地方的扩散,或者帮助保护其他国家的基本卫生保健工作者和高度脆弱的人群。

中共假意“共享”疫苗忽悠全世界

一种替代方法是尝试消除整个队列。十几个国家和慈善机构承诺资金80亿美元来快速开发和公平部署中共病毒疫苗,治疗剂和诊断剂。但是,到目前为止,但该行动未能吸引主要的疫苗制造国,包括美国和印度。相反,美国已将近100亿美元投入了Warp Speed行动,该计划旨在到2021年1月交付数亿种中共病毒疫苗,但仅向美国人提供。同时,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阿达尔·波纳瓦拉(Adar Poonawalla)表示,至少在初期,该公司生产的任何疫苗都将流向印度的13亿人口。其他疫苗开发商也发表了类似的声明。欧洲国家也有类似举动,只有中共假装愿意共享疫苗,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共享呢?共享的疫苗是否为病毒呢?忘记中共屠杀吹哨人李文亮、删除病毒吹哨人病毒学家闫丽梦的社交账户隐瞒病毒了吗?中共唯一能为攻克病毒做出贡献的途径是接受国际独立调查,交出病毒来源,否则就被国际正义力量灭掉。

要使全球合作战胜全球功能失调还为时不晚,但这将要求各国及其政治领导人改变方向。世界需要的是一份可强制执行的中共病毒疫苗贸易和投资协议,该协议将减轻疫苗生产国领导人的担忧,他们担心分享产量会使得照顾自己的人口更加困难。这样的协议可以由现有的机构和系统来建立和促进。而且它不需要任何新颖的执行机制:疫苗生产和全球贸易的现有机制通常会形成相互依存的空间,这将鼓励参与者兑现其承诺。但是,这将需要多数疫苗制造国尤其是美国展现领导力才能实现。

疫苗的目标是提高免疫反应,以便在接种疫苗的人接触病毒时,免疫系统控制病原体,并使该人不会感染或生病。必须首先在动物研究中证明中共病毒候选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然后在健康志愿者的小规模样本试验中证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最后在包括老年人,病人和年轻人在内的代表性人群中扩大试验样本规模。

当前正在筹备中的大多数候选疫苗将失败。如果一种或多种疫苗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并且有足够大的人群进行了疫苗接种,那么易感个体的数量将下降到中共病毒无法传播的地步。无论是否接种疫苗,全民保护或“群体免疫”都将使所有人受益。

目前尚不清楚这种中共病毒是否有可能实现畜群免疫。中共病毒疫苗可能更像是预防流感的疫苗:这是一种重要的公共卫生工具,可以降低感染这种疾病,经历最严重的症状并从中死亡的风险,但并不能完全防止这种病毒传播。尽管如此,为了抑制或结束一个世纪以来最致命的流行病,法国总统以马内利.马克龙,假冒伪善的中共领导,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等世界上的领导人把疫苗视作全球公共商品,在一个国家中使用疫苗不会干扰在另一个国家中的使用。公共商品是一个经济学概念,即一种可供所有人使用的资源。

然而,至少在初期,这和共产主义一样是空中楼阁,欧洲极左比如马克思和中共盗国贼都喜欢用共产主义空中楼阁来忽悠人类,共产主义实际上是通往奴役之路。在全球中共病毒疫苗供应仍然有限的时期内,将其提供给某些人必然会延迟其他人的使用。这种瓶颈将阻止任何疫苗成为真正的全球公共商品。

疫苗生产供应的复杂过程

疫苗的生产是一个昂贵,复杂的过程,即使进行细微的改动也可能会改变最终产品的纯度,安全性或功效。这就是为什么监管机构不仅要对成品疫苗进行许可限制,还要对生产的每个阶段以及所使用的每个设施进行许可限制的原因。制作疫苗涉及纯化原料,配制和添加稳定剂、防腐剂和佐剂(增加免疫反应的物质);并将小剂量包装到小瓶或注射器中。全世界有几十家公司可以执行最后一步,即“填充和完成”。能从事质量受控下的活性成分生产少而又少,尤其是对于更新颖,更先进的疫苗的生产历来仅由设在美国,英国和欧盟的4家跨国公司主导。现在大约有十几家其他公司有能力大规模生产此类疫苗,其中包括一些大型机构,例如印度的血清研究所,最大的疫苗生产商。但是大多数是小型制造商,他们将无法生产数十亿制剂。

使情况更加复杂的是,当今一些领先的中共病毒候选疫苗生产用的是从未获得许可的新兴技术。即使对于有着丰富经验的监管机构的富裕国家,扩大生产规模并确保及时批准这些新型疫苗也将具有挑战性。所有这些表明,中共病毒疫苗的生产将仅限于少数几个国家。

甚至在准备好疫苗后,许多因素仍可能会延迟其向非制造业国家的可用性。生产国的当局可能会坚持在与其他国家共享疫苗之前,对本国人口中的大量人群进行疫苗接种。公司每天可以生产的剂量和相关疫苗材料的数量可能也会受到技术限制。贫穷国家可能没有足够的制度来提供和管理他们设法获得的任何疫苗。

在不可避免的延迟期间,将有许多失败者,尤其是较贫穷的国家。但是,一些富裕国家也将遭受苦难,包括那些试图开发和生产自己的疫苗却赌错了疫苗的国家。通过拒绝与其他国家的合作,这些国家将因对自己的例外论的大肆宣传而赌上其国民健康。

在没有共享经验证的疫苗的可执行机制的情况下,即使是赢家也将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如果卫生系统在大流行的压力下崩溃,并且外国消费者生病或垂死,那么富裕国家的出口依赖型产业(如飞机或汽车)的全球需求将减少。如果外国工人处于禁闭状态,无法完成工作,那么跨国供应链将被破坏,甚至拥有疫苗供应的国家也将被剥夺维持经济发展所需的进口零件和服务。

博弈论和疫苗民族主义

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采取了两种有限的策略来降低中共病毒疫苗民族主义的风险。首先,CEPI(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称为Gavi的非政府疫苗合作伙伴以及其他捐助者制定了计划,通过尽早投资于有前途的候选药物的生产和分销能力来缩短疫苗的排队时间,甚至在尚未确定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以前。希望这样做可以减少在贫穷国家供应疫苗的延误。这种方法是明智的,但可以与资源更丰富的国家计划相竞争,以汇集科学专业知识并提高制造能力。可是以这种方式缩短队列的时间可能会将不符合接受捐助者援助标准的中等收入国家(例如巴基斯坦,南非和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排除在外。这也将无法解决这样一个事实,即制造国政府可能没收多余的疫苗库存,而不管其他地方遭受的苦难。

疫苗分配方面的全球合作将是破坏病毒传播的最有效方法。这还将刺激经济,避免供应链中断,并防止不必要的地缘政治冲突。但是,如果所有其他疫苗生产国都成为民族主义者,那么没有人会反抗这一趋势。在这方面,疫苗的分配类似于经典的博弈论问题,而各国的举止就像是众所周知的囚犯,各国是被中共剥夺自由的囚犯。

精诚合作共同抗击中共病毒

幸运的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减弱这种不合作的动力。首先,如果有可靠的研究能够确定在家中实现关键的公共卫生目标(例如保护医护人员、军事人员和养老院工作人员;减少对老年人和其他脆弱人群的传播和打破传染链。)所需的剂量数量和分配方式,则政客们可能更愿意放弃对整个人群的免疫,以便与其他国家共享疫苗。掌握这些信息将使民选领导人可以保证只有在其他国家有足够的能力实现这些目标时才与其他国家共享疫苗供应。这种类型的研究长期以来一直是国家免疫行动计划的一部分。例如,它表明,由于流感疫苗引起中老年人相对较弱的免疫反应,如果对主要传播者孩子们优先接种,年长的人就会得到更好保护。尚无针对中共病毒的此类研究,但应成为企业目前对候选疫苗进行快速临床试验的一部分。

如果通过已建立的国际论坛来防止疫苗管制和供应链瘫痪,疫苗共享的框架协议更有可能成功达成。二十国集团贸易部长的工作组已经朝着达成这一协议的方向迈出了小小的一步,但这一努力需要扩大,以包括公共卫生官员。结果应该是一份中共病毒疫苗贸易和投资协议,该协议应包括一旦证明疫苗是安全有效的,就预购疫苗的投资基金,基于公共卫生需要的基础上而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钱包的大小按分配疫苗。各国政府将以认购的方式向投资基金支付费用,同时支付与他们获得的疫苗剂量数量和其他进展里程碑相关的不可退还的付款。最贫穷国家的参与应得到大量补贴或免费。这样的协议可以利用已经存在的国际组织来购买和分发用于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的疫苗和药物。该协议应包括参与国的可强制执行的承诺,即不对出口到其他参与国的疫苗和相关材料的供应施加出口限制。

该协议可以规定,如果最少数量的疫苗生产国不参加,它将不会生效,降低早期签署者的风险。除非参与国政府承诺赔偿,允许使用产品责任保险或同意承担上限的伤害赔偿计划以减轻制造商的风险,否则某些制造商会不愿参与全球分配计划。将协议与现有的监管机构网络(例如国际药品监督管理机构联盟)联系起来,可能有助于缓解此类担忧,并且还有助于为疫苗许可创建更透明的途径,树立全球信心,降低开发成本并加快获取在薪酬较低的市场扩大市场份额。

即使政策制定者可以确信分享的好处,但如果没有什么可以防止各国违反协议在证明疫苗安全有效后没收疫苗,那么合作仍将是原地踏步。只有在各国确信可以执行合作的情况下,合作才能实现。

要了解的关键是,分配中共病毒疫苗不会是一次博弈:最终可能会出现多种安全有效的疫苗,每种都有不同的优势和优势。如果一个国家拒绝其他国家使用早期疫苗,那么可以预料到其他国家会通过保留以后开发的更有效的疫苗来报复。博弈论清楚地表明,即使对于最自私的玩家,只要重复进行游戏,并且玩家可以对作弊行为采取快速有效惩罚的可信威胁,合作动机也会得到改善。

哪种疫苗最有效,可能会因目标患者的人群和环境而异。有些可能更适合儿童或冷藏不佳的地方。但是,由于仍在开发中的各种候选疫苗需要不同的成分和不同类型的生产设施,因此没有一个国家(甚至美国)能够建造所有以后可能有用的设施。

生产出第一个经过验证的疫苗的国家不太可能拥有扩大规模和维持生产所需的全部投入。例如,许多候选疫苗使用相同的佐剂,这种佐剂是从智利皂树上提取的天然化合物制成的。该化合物主要来自智利,在瑞典加工。尽管智利和瑞典不生产疫苗,但它们将能够依靠对这种投入物的有限供应的控制来确保获得最终产出。这种情况下的疫苗供应链比比皆是。

在制定可强制执行的国际疫苗协议时,复杂的跨境供应链是一个特征,而不是一个漏洞。即使没有疫苗生产能力的国家,如果从事疫苗民族主义活动,也可能会威胁要阻止向美国或其他疫苗制造国家提供原材料。

美国政府在4月份被提醒注意这种动态,当时总统援引《国防生产法》并威胁要禁止3M制造的口罩出口到加拿大和墨西哥。如果美国能跟进,加拿大可能会通过停止出口美国公司生产外科口罩和手术服所需的医院级纸浆来进行报复。否则,加拿大本可以阻止加拿大护士和医院工作人员越过边界进入密歇根州,那里急需他们来治疗美国患者。就墨西哥而言,它可能会切断美国公司生产通风机所需的电动机和其他零部件的供应。白宫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些潜在的漏洞。一旦加快速度,管理部门就会退出。

疫苗民族主义不仅在道德和道德上应受谴责:它违反了每个国家的经济,战略和健康利益。如果富裕强大的国家选择这条道路,那么就不会有赢家,最终,每个国家都会成为输家。但是,世界注定要努力学习这一点并不困难。存在所有必要工具来达成一项协议,该协议将鼓励合作并限制近视“我的国家优先”方法的吸引力。

评:

闫丽梦博士警示民众:CCP病毒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不仅仅需要加强建立全球供应链、病毒分配等方面的合作机制,也需要建立机制促进全球合作向中共索要疫苗,只有灭共才能拿到可验证的有效的疫苗和药物。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 CPA Jim
校对整理:瑞安平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消灭ccp

0
yaolanqu
7 月 之前

全世界应立即全面放开羟氯喹的生产和使用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