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2020年7月25日GTV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

7月25号,尊敬的战友们好,文贵现在在船上向战友报直播、乱聊直播。大家看到了背后LadyMay,对面三个岛。现在的旁边,大家能看到那个鱼,听到扑哧扑哧(声音)跳、人欢马叫,现在是人欢鱼叫,相当的不孬,所以今天是立着的,今天是立着的。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7月25号,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日子。我相信兄弟姐妹们你们都能感受到,在过去的两周里边,我们整个身处的这个地球和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也就是一周以前我给大家说的——世界将有巨大的改变,巨大的改变!我相信大家都感受到了,而且我告诉大家,灭共的事业,这个重锤,大家看到能砸向何方。过去这一周,我相信大家都看到这个重锤雨点般的砸到了共产党中南坑的头上。中国老百姓从来没有像过去的两周一样,真的看到了希望。更重要的事情是大家都看到了,美国国务卿、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先生,在中美建交的创始人也就是美国国家的基辛格主义的开始,中美建交的五十周年、六十周年,大家都看到了那些最关键的事件的起源,可以说中美关系最关键的人物——尼克松总统。在他老家尼克松总统的图书馆,旁边是他家一个像中国就像两室一厅的房子,旁边盖了一个总统的图书馆。在图书馆旁边发表了历史性的演讲,宣告了中美关系建交了五十年彻底失败。基辛格主义的中美关系——就是让中国共产党强大,让中国人得到法治和民主、自由和信仰自由,这个说法彻底失败。

不但如此,基辛格和尼克松两个人创造的中美关系,和对共产党的绥靖政策的彻底失败。中国人为此付出了五十年的代价——生命、鲜血;美国人也为此付出了几十万亿美元和正在以每天上千人死亡,每一星期可能就是一个911的死亡的灾难事件。面对着共产党病毒CCP Virus,这个美国从来没遭遇的,这种对美国内部和老百姓无差别打击的超限战。在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军人出身、西点军校第一名、美国CIA情报局局长,现在美国对外的外交大臣——国务卿蓬佩奥。而且在这个之前,他还宣布了自己要竞逐2024年总统。在这之前又去了欧洲,说服欧洲特别是英、法、德——欧洲的三驾马车和美国站在一起,抗击中共对全世界安全、自由、信仰、生命安全的攻击,和给人类带来的威胁。在这种一系列的、在九天内发生的事情,然后直接从欧洲飞到了尼克松老家,在他老家尼克松图书馆和两室一厅的,应该是一室一厅一个房子那儿,发表了重要的演讲。

这个演讲的重大意义在哪里?大家要看到,彻底结束了基辛格对共产党,“让共产党强大,中国就有法治、民主、自由,中国人不配拥有民主,中国人太低教育,要让共产党强大,再给共产党几十年。”这“再给共产党几十年”已经说了70年、100年了。哎呀,我在讲英文了,你说我的脑袋讲英文去了,装神弄鬼呀这郭文贵。他船长刚才不让人家船过来,你凭啥不让人家船过来呀?这不好。那么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不但如此,蓬佩奥还发表了第二个观点,要和中国人一起要更换、督促,和中国人在一起要让中国共产党这个Regime,Regime这个词儿不是正面的,严格讲这是个流氓机构、坏的机构或者是个黑社会,把它彻底给推翻。

这是美国官方有史以来正式的第一次,美国官方官员提出要把共产党定义为一个流氓机构。流氓机构能合法嘛?流氓机构能当然不合法。那怎么办?和中国人一起把它推翻。第三个非常重要的,他把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彻底分开,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完全不一样。中国人是一个最大的受害者,不但中国人是一个最大的受害者,而且还很关键的提出来,最后的最感动人的是——上天保佑中国,上天保佑美国人。

我们现在看到美国官方蓬佩奥国务卿,首屈一指、反共先锋,他是一个绝对虔诚的、来自于西点军校的一个真正的天主教徒。第二个最核心的就是我们DOJ的Barr,这个巴尔先生是个绝对的天主教徒。然后再看到我们美国国务院的,来自于海军的中国裔Miles Yu——绝对虔诚的宗教徒。然后大家再看到鲁比奥先生、Tom 、皮特•纳瓦罗,这都是绝对的有信仰的美国人,真正的美国人。然后再看看我们的哥儿们,法治基金主席班农先生、还有凯尔巴斯先生,都是绝对虔诚的宗教徒。我们现在先放弃掉国家、民族、性别,从信仰上看他们都是信奉上天的。他们相信自由、法治、民主和人权是天赋的。每个人都有活的体面,拥有幸福、快乐、健康和彼此尊重,这个基本的人权和权力、天赋的人权。他们的共同目标就是要消灭邪恶,尽可能的创造人与人之间的公平和尊重,实现上天给人类天赋的人权。在这点上人家有共同的信仰。为啥他们能走到一起?因为有共同的信仰。

我们爆料革命、我们新中国联邦,不过是在他们追求信仰的路上,寻求到了一个知己。是上天的安排也好,还是我们互相利用也好,但有一个前提,那都是为自己的国家的人民,争取天赋的人权、信仰、民主、法治和基本的自由。这是个基本的常识。因为这个我们走到了一起,不是我们的钱,也不是我们的权力。我们也没那么多钱,也没那么多权力,也不是我们的花言巧语,也不是我们有多大的能力和诡计,这都不是。我们也不懂巫术,也不懂双修,也不是BGY,是共同的信仰,还有一个我们对他们有价值,这就是蓬佩奥先生为什么在讲话当中提出来,愿上天庇佑中国人和美国人,庇佑美国。这是一个根本的前提,而且我们大家应该看到,就在那个时候,刚刚的由他决定关闭掉休斯敦领事馆这个事件。

关闭掉休斯敦领事馆大家知道是什么吗?休斯敦领事馆里面最常的常客,就是Bob Fu傅希秋。大家还记得傅希秋几个月以前吗?“我正在去FBI的路上,马上就到。”结果去了几个月了,他还没到FBI那儿。现在他应该快到FBI了,我估计现在在FBI厕所里哭呐。FBI那不是你爹,不是你奶奶,不是你爷爷,动不动这些欺民贼,这些海外共产党的走狗们,就拿FBI、联邦调查局、国土安全部瞎忽悠。他对自己爹和妈从来不会提的,你见过Bob Fu说过自己爹和妈啥样嘛?都觉得丢人,又穷又脏,长满了像我这样茧子的手,是吧,多丢人啊!他一说FBI比他亲爹亲妈还厉害。休斯敦领事馆最常的常客,大家耳熟能详人之一,叫Bob Fu傅希秋。几天前某美国前官员问我,为什么Bob Fu在共产党的党校那么长时间?然后他说自己是被关了30天,然后他就被双规了30天,然后又到美国来了,直接成了基督教徒还成了教父,还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基督教、天主教徒,每年有400万的现金收入。然后是布什总统两任总统家的常客,而且只做政庇,垄断整个美国一半的政庇,法拉盛和那的几乎一半、各一半。那我请问这位美国朋友,当时我问他,你问问美国人是谁给Bob Fu做了政庇?为什么Bob Fu的钱你不查哪来的?为什么Bob Fu在美国统治的华人的宗教,他在美国从来没有公开说打倒过共产党?休斯顿领事馆被关闭之后的所有证据会给大家答案。

那么这个时候大家看到,昨天美国之音——也就是控股公司美国政府的BBG、美国广播电视局中国叫广电局,去的新任的主席叫Mark。这个Mark先生是一个非常聪明、民主、国际开明派,到那以后迅速将自由亚洲、美国之音,还自由亚洲、自由亚洲啊——自己游泳回亚洲,自由游泳回亚洲。美国之音,大家知道是什么之音了吗?把郭文贵给闭嘴的美国之音。我们叫美国鸡音,就跟妓女的声音是一样的,叫火鸡龚。我在三周前发过信息,BBG、还有美国国会、美国FBI会对火鸡龚展开全面调查。大家觉得我开玩笑吧?昨天我相信你们看到了,BBG Mark亲自签署的文件将对VOA也就是美国鸡……之音、妓音——共产党控制的美国之音,包括郭文贵419断播门事件全面调查,全面调查,大家看到了吧?用共产党的话说“俺不听你说啥,俺看你做啥。”我们不要听我说什么,看看我能做什么?这都是什么时间?再看看美国司法部部长Barr听说迅速在美国约谈了几天,怀疑或有线索、举报到美国入境的时候隐藏签证身份,包括大家看到的藏在旧金山领事馆的唐娟——北京防化学院这个里面的一个大校。没人说出来她的身份吧?我是第一个说出的。北京生化学院防化部队的大校唐娟到美国来,黑客到美国斯坦佛MIT和美国CDX的研究中心、疫苗中心,盗取疫苗技术同时可能涉及到放毒啊,那都是有可能的。最后藏在领事馆,最后大家知道旧金山领事馆最后没办法,交出来了。不交也是限制72小时把旧金山领事馆给关了!唐娟等人等7人,不是等4人是等7人已经被捕。据说啊,我是做梦梦见的啊,别听我胡说八道完全是梦见的啊。但是多人因为签证被约谈。这是这Bill 啊,Barr部长继演讲之后的所有行动和国务院,那么休斯敦关馆。我想、我做梦梦见啊,纽约领事馆也被关了;法拉盛和中国城、曼哈顿中国城好多人也被抓了。我梦见的啊我梦见的,但是我总是梦想成真呐!dream come true,dream come true但愿吧啊!

那么这一系列的行动,我们再回到刚才蓬佩奥国务卿这次的演讲,在这演讲之前班农先生到FOX的整个受访,和Marie还有Jones还有我们的科学家Doctor Yan,闫丽梦!不是中国梦啊。闫丽梦我们新中国人的新形象,漂亮、现代、专业、英语好、自信、勇敢,所有的名词在西方最好的词都冠在她的身上。而且机智、幽默、沉得住气、有修养。在她两次FOX采访之后,大家看到FBI的Ryan,刚才我忘说了FBI的Ryan也是非常非常的绝对的天主教徒、绝对天主教徒,FBI的Ryan这也是灭共的大将啊。FBI的Wray那次演讲, Barr部长的演讲、班农的采访、皮特纳瓦罗的定义、新中国联邦的游行、闫丽梦科学家的整个的出现在FOX的采访。

哎,我这船好晃啊,我现在不是好寂寞、好孤独啊,我是好晃啊!现在这水就是吧唧吧唧,因为那个船过去了也就是我能站住,一般人站不住。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教的我这蹲马步,我这现在腿劲越来越大啊,他说我上身重下身不稳,教我的知识老管用了。这真厉害,专业就是专业!

那么大家看到“新中国联邦”6月4号成立以后,我们的口号三年来——action action action行动,行动,行动!严重的、深深的、影响了整个美国和西方的世界。还有我们Doctor Yan博士说“给美国和人类的时间不多了;”还有郝海东、叶钊颖女士讲的“消灭共产党是正义的需要”。所有这些事情都已经深深的影响了世界,深深的影响了这个世界和美国政府的决策,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们在往回看这几周的时候,再回到蓬佩奥国务卿的演讲,我们看到了什么?美国政府官方灭共这是历史性的时刻。官方灭共历史性的时刻,而且是由美国二号最有权力的官员说出来的。第二个,和中国人站在一起共同灭共。这是第一次官方正式定义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分开,彻底终结尼克松和基辛格的对共产党的绥靖主义,官方正式终结。无论从党、政、经济、军事、文化、宗教,彻底跟它分开这是第一次,这是官方的。然后大家要明确的告知,就像对付前苏联一样对付共产党,这已经很清楚。怎么对付前苏联的?脱钩、经济孤立、世界国与国孤立,对你所有的党和党员进行不惜一切手段的打击,包括暗杀、包括无人机给你定点清除。然后经济、技术、文化的各种交流全面脱钩,这不是开玩笑的。

最后大家看到这个核心,蓬佩奥先生曾经讲的一句话,这句话很少人去重复。但是这里面我注意到了——天安门事件、天安门事件!虽然大家都不提了,但是我觉得非常重要,因为我对天安门事件我太深刻了,就美国人没有忘记天安门事件,这个是很关键的。我们要为天安门事件平反,必须为那些英雄们平反,必须说出真相!就像我们需要冠状病毒唯一能解决的方法,那就是找出病毒的真相。“六四”这个事件,必须对死亡的人数和所有事情发生的始末找出真相。包括那天坐在现场的王丹,啊那个王丹是吧?你看那个样跟个猪头似的,还有魏京生先生是吧,还有谁好几个人我都忘了好几个人,他们不代表“六四”吗,是吧?我们要把“六四”到底谁能代表“六四”?谁有权利代表“六四”?“ 六四”到底谁出卖了那些学生?为什么有人死了?为什么还有人活着?活着的人到了美国还吃牛排了,活着的人还活的那么好,天天搞捐款。现在在香港运动的时候——这是北京“六四”的延续,为什么就没有人参与了?为什么香港的孩子被强奸、被轮奸、被杀害的时候,这些人不发声了?为啥不发声了?这是“64”的继承人吗?他继承了“六四”的什么?

亲爱的战友们,我们这次一定要把“六四”的事实查清楚,我相信很快、一定会!就像在休斯敦领事馆查到这些共匪涉嫌美国Antifa的资助、赞助,和大量的间谍黑客活动一样,最终共产党的安全部一定会拿出来,到底这些人怎么离开的中国?离开中国以后都给共产党干了些什么?然后在美国享受着美国自由、民主和牛排的时候,和大量的人民币、人民捐款的时候,为什么香港运动发生他们从来不支持香港?为什么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成立,他们全部都要反对?为什么几十年如一日的天天募捐从来不交代捐款的去处?为什么这些人不替中国人现在的水灾和在美国的整个冠状病毒这种巨大的对人类威胁有任何的发声?这些答案必须要有的!

然后大家在那块说:“他们去了, 我们不去。”战友们,我希望你们搞清楚两个问题,一个是有些人钻破了头要去的,有另外一种人请都不去的,我就是那种请都不去的。我郭文贵在中国国内,我跟谁?我上胡锦涛家不用打电话,我推门就进,你见过我跟胡锦涛有一个照片吗?我到这个江泽民家去,虽然不像到姥娘家串门似的,但是想去就去,是吧?你见我跟他有一张照片吗?就包括现在的习近平,他老婆是我老乡,相距不到8个miles很近,开车两脚油门就能到吧,最多三脚油门吧。这人也是老熟人了吧?你见我有一张跟她照片吗?我给汶川地震、我给中国慈善机构,大家看我捐了多少钱?我给多少中国残疾儿童、孤儿,我捐过几百次、几千次、几万次钱,包括中国很多明星过去穷困潦倒,我们给多少钱支持,现在成为最牛的明星。你见过我们家和我有一个公开说过吗?

美国国务院的这个演讲,如果我说去一定是第一个受邀请的,但我永远都不会参加这种演讲。不要忘了2017年郭文贵开始爆料说的话:永远不参与任何政治组织,也不会建立任何政党和政治组织,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永远不会在这个灭共的革命当中拿一分的钱和一分的交易;第三个,郭文贵终生不会参加任何宗教组织,和得到宗教组织或社会各个机构给我的任何荣誉。灭共之后,郭文贵消失到山林去,一定会的。

我请大家一定要明白,如果你们想象的那个快乐和不快乐,你觉得不舒服的地方,郭文贵也觉得不舒服,你觉得快乐的地方,郭文贵就快乐,我就没有资格在这儿谈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我在这个巨大的、一个危险的、具有挑战的,常人是无法理解的这场灭共的革命当中。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能想象一个人到今天,过去这几年失去的财富、家人的威胁——母亲的被他们给吓死,兄弟的被杀、妻子入狱、女儿两次入狱,两个哥哥现在在监狱,我270个同事被抓、被虐待,1700亿的资产被它没收。你们觉得我要坐在、站在了蓬佩奥国务卿对面那个椅子上,你会觉得真舒服吗?那是你觉得舒服,那绝对不是爆料革命觉得舒服,那绝对不是新中国联邦人觉得舒服。甭说蓬佩奥国务卿、川普总统演讲,我要坐在前面的时候,坐那儿看他演讲,然后点点头、请站起来,然后就自己就晕倒了。你觉得能成为新中国联邦的创始人吗?你见过历史上所有的人当中——大人物、真正有本事的人,有几个往前面冲的?还有大家问问,你们见过班农先生和川普总统有一张独立的站在那儿认真的一张照片吗?一个都没有。你见过班农先生跟任何国家领导人站在那儿认真的跟这个人照片吗?一个都没有。啊,你见过吗?没有。

我最近我给班农先生、还有将军的领导,我讲述中国历史——越王勾践的故事。他说那越王勾践,“你觉得吴王、越王、西施等人,啊包括这王参谋、王参谋长,你觉得谁最棒?”我说“我觉得范蠡最棒。”我让木兰、还有战友们找到范蠡和西施的故事,所有这些英文的给他们看,他们都爱死了。我这边要听着毛泽东的歌——“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然后英文字幕,他们一听哇全傻了,还都带英文字幕的。哇!他一看文化大革命的那个时候的画报,哇!好漂亮。啊,我说你看看“万物生长靠太阳,然后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中国出来毛泽东”然后一看英文字幕,“大海航行靠舵手”,哇英文字幕。然后“啪”跳到了这个越王勾践,啪给他看看文化大革命、水灾死人。哇,对他们太刺激了!现在这几天他们都会吹哨,昨天我从外面回来,哎呀,那个毛主席“大海航行靠舵手、红太阳”都会唱了,哇塞。昨天我们的这个做国歌的拉瑞,拉瑞先生特别棒,也到船上来了啊,就那个跟我讨论国歌的事儿啊、讨论国歌的事。因为我要出去开会要走,所以说我们开到四点半就走了。我也让他听了中共的国歌,也很受刺激啊。那么这些所有这些事情你看一看,大家看一看,这些人有人站在前面去吗?啥叫哗众取宠?什么叫小人?什么叫名利之徒?古有范蠡,现有N个我们表现…,中国多少这样的英雄!我们多少默默无闻的付出生命和鲜血的战友。他们不站在讲台上,不站在镁光灯下,不被人家官员提起来点一点,拽起头发往上站一站,他就不是英雄了,他就不是成功了。是吗战友们?

我相信我们很多战友,你会觉得酸的慌、不舒服。亲爱兄弟姐们,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我要坐在那儿你觉得舒服的时候,那你就真的白跟暴料革命了。如果有这么多人坐在那儿,你还觉得不舒服,你也白跟爆料革命了。这些人就应该坐在那儿,他们就是个工具。你以为美国人会看得起他吗?你们觉得美国人真的看得起他吗?美国人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他怎么可能看得起他们?这个基本的常识和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基本需要的素质,我们一定要有。为了名利、出人头地,你像那个赵岩那个孙子是不是啊,没饭吃的把美国的鹿给撞了,把鹿肉、人家撞死的鹿,你听到那个叫刘刚的当时爆他料吧?这赵岩撞死个鹿,然后杀叭杀叭回家去,回家去以后然后放在冰箱里边吃一个月。赵岩给大家讲爆料革命,赵岩给讲魏京生,赵岩给讲什么民主、民运,大家还听?当时他给我说魏京生先生要捐款的时候,是吧?我说要多少钱?他说三万、两万都可以,去国际什么刑警组织去。后来我说你让魏京生先生给我打个电话吧。他打电话,我说多少钱啊,魏京生先生?他说五万、十万都可以。我说好吧。他叫他那个女同志秘书给我发信息,我当天就把钱给汇过去五万美元。从那以后魏京生先生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

是赵岩让我说三万、两万。我当然不相信他了,这小子拿三万、两万不得跑伊拉克躲起来去啊?那就不是杀鹿肉吃了,不是撞死鹿吃了,这估计这小子不知道干啥去了,是吧?然后魏京生先生通电话,然后我对他表示感谢,我们就马上五万美元,再也没有联系过,对吧?他和爆料革命,我们再也没有任何沟通。你说赵岩讲民主、自由,战友们你们也在乎。那个火鸡龚、鸡腿潘,但凡发点推,还有什么没毛的豆豆,没毛豆你们也在乎。啥叫民主自由啊?就是允许别人批评你;就是允许别人质疑你;就是允许不同的声音在发声。否则我们不又成了第二个共产党了吗,对吧?让人家质疑,让人家出人头地,这舞台不是一个人的舞台,谁能唱都是好事儿。我们多少人都在说,你能做到吗?共产党在我们每个人身体上留的毒,我最近更加有深刻的感受。

如果在我们这个爆料革命当中,把自己战友身体的毒要清理掉的话,真的不容易。无我、忘我、无私、不放弃、不抛弃、不忘记,战友真的很难;让中国人恢复到一个人的起码逻辑思维上,那真的很难;让中国人认识到这个世界、地球有多大,地球外面还有银河系、还有太阳系呢,这事真的很难;对大自然、对真相的基本判断和认知太难了!

还有就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真能让中国人团结在一起,让中国人意识到:这是中国人可能最后一个让自己活得有尊严、让自己安全、让自己得到尊重,让自己的爹妈、子孙有个基本的、文明的生活方式和国家体制太难了。我们可悲的事情,一个十四亿的中国,就我们这爆料革命在为中国人呐喊。最后所有人扬起脸往上看着,不是上帝也不是佛祖,是谁呀?是美国国务卿。仰人鼻息呀!等待着人家说要灭掉威胁我们家人安全,强奸、轮奸我们家人同胞,杀害香港这些孩子的这些共产党魔鬼。我们要等美国人发声,然后我们中国人以坐在旁边那个席上为感到自豪,“啊,我被邀请坐在这儿了,这是我人生最最什么什么什么…这个民族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了?这是太监,整个民族太监精神的最具体的体现。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有多少战友能看到这一点呢?如果中国人这个民族的精神都不能独立,要靠人家美国的国务卿祈求上天保佑中国人和美国人,给我们蹭点饭吃。这鱼都高兴都想跳上来,它听着好像是合理呀!大家想过这深刻的问题吗?这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你给我发信息的战友我请问你,你对美国人很生气,你对那天很生气,什么魏京生啊、王丹站在那儿。

人家王丹和魏京生为啥不能站在那儿呢?最起码王丹、魏京生比你做的多。如果跟你们很多人比,那魏京生、王丹坐在那儿,公平讲那就是应该的。那毕竟王丹、魏京生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真的假的也喊了几十年了。特别是那魏京生是不是?魏京生先生那也是,虽然当时是处理他的事情是我的那个CEO——原国安部局长林强,还有张越。所有的民主、民运包括所有的人,都是仨人处理的,马健副部长、当时的张越,北京市国保局局长、国保处处长。包括陈小平这些人、魏京生先生、王丹全部都是当时的林强,还有那个跟我来谈话的刘彦平。所以说我对这些太了解了。那不管怎么着,他们也进监狱了、失去自由了。最后人家魏京生再见的时候说,“哎,林强、林局啊,我去美国去吃牛排了啊。”这是林强告诉我的,是吧?还经常给他拿烟抽,对不对?那人家毕竟是为中国喊了几十年了,凭啥不能站在那?但这跟那狗屁赵岩这帮孙子是啥关系?他是蹭人家魏京生,他是蹭人家王丹。我最起码我希望我们的战友,你们不要攻击王丹和魏京生先生,你攻击他干嘛?你有本事你去攻击共产党去。我看着王丹那孙子老不舒服了哎,那货就是个骗子。那刘彦平不是说了嘛:王丹接的我,一进一出,王丹保护我来的。共产党的安全部党委书记,当年在天安门差点被干掉,是王丹给送出去的。我压根就不信这个货。当时马建副部长、张越,还有林强,包括那个许永耀安全部长,说过那王丹百分之百就是学生的叛徒。那王丹交代了多少人呐?那王丹天天给办案组磕头。我们只是要征求什么学校的学生基本权利,没有任何灭共。带着学生跪下来最早就是王丹。这个货哪是什么……?他坐在那,就是对中国六四最大的侮辱。但是要跟我们很多战友比呀,你别说,那比你做的多,你还真别说,这就是公平。

美国人也不傻,让他站在那干啥呀,坐在那干嘛去?你觉得这件事情给美国加分吗?任何国内真心想灭共的,一看王丹坐那了,魏京生先生坐那了。说这,你就玩了。我那天,我给他们说,你们这一天最丢分的就是这个。你让中国人说,你把共产党推走了,让他来管我们是吧,领导我们?算了吧,还让共产党在这吧!还不如王岐山呢。王岐山一根肛毛都比他聪明。而且我听说王丹也是支持王岐山的。是吧?这个基本的逻辑嘛。他们去了以后,第一个,永远不可能他成为中国人的领导。领导中国人的是谁呀?任何一个下届政府新政府官员,一定是人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啥魏京生、王丹什么什么这个那个的,什么火鸡龚,你爱哪玩哪玩去,这不可能的。人民一人一票,谁都甭想再代表中国人。你不信就试试,你看看去代表代表试试去。

美国人也不能指定代表人,你不信美国人试试,美国人也会遭受痛击。可能吗?中国人必须是民主选出来的,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你担心啥呀战友们,你担心啥子嘛,你担心啥子嘛?你压根就不相信新中国联邦说的一人一票选举。一切都要开始于一人一票的选举,你担心啥子嘛,对不对呀?

然后,中国必须有一个人民选出的政府和人民参与的中国宪法。那你说你担心啥子嘛,对不对呀?有什么担心嘛?那么中国的政府和中国的宪法,是人民来决定的,不是美国国务卿。你担心啥子嘛,对不对呀?所以说,你这些不舒服,心中的魔和那种对于物、名、利的在乎,已经让你完全…… 说实在话,暴露了共产党的病毒多深啊!你以为给我发信息,文贵我不舒服。你让我更不舒服。你干嘛在乎这事呀?共产党在那,咱都是狗屁不是,甚至随时都可能成为被火烧掉的尸体,烂肉一个。只要共产党在,咱全是输家;共产党不在了,你什么都是赢家,你有无限的可能。就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干嘛你说,你费这个精神,你不高兴,你睡不着,你生气。好像是对文贵亲,对文贵近似的,你让我很不舒服。我们的战友就这素质吗?我们的战友就这层次吗?这能灭共吗?灭了共,中国人就会好吗?中国人让魏京生、王丹去领导去。那你就让他领导去呗!你管啥!

我再重申一遍,爆料革命、郭文贵本人,永远不会参与中国的政治。天诛地灭,如果要参与。那就是世界最大的骗子。我不但这次邀请,我不去参加,永远都不会参加美国政府的任何官方的仪式,永远都不会。我没有任何兴趣,站在那去。中国人当中,只有一个郭文贵,和全世界的皇帝、独裁包括俄罗斯的普京,都是个人多年认识。欧洲的多国领导人,世界宗教领袖,我见的太多了,我从来没有觉得谁重要过,从来没有,我从来没有。中国的这几任活着的书记,我都见过,包括当年邓小平,我很小就见过。我跟着我伯伯去邓小平家去,还吃过饭,上他家去过最起码两三次。我都见过,我原来也没说,也没吹过牛,现在随便说说吧,吹一下子吧,你当我做梦胡说八道,呓语吧。从来没觉得谁多重要,都是正常人。谁洗澡的时候,都得脱了衣服洗,都光着屁股洗。谁每天都是三顿饭,谁家的孩子不是从屁眼拉出来的,都是从女人肚子生出来的,都是男女结合的产物。七情六欲、生死、病老、轮回,无一人逃脱。文贵就是更早地看到这些真相,才对这些东西看太透了。

美国过去的总统,你们记得几个?49届总统了。奥巴马总统、克林顿总统、布什总统、老布什总统、尼克松总统,你们记得几个?再往前数数直接就数到林肯、乔治华盛顿去了,你还记得几个?所有美国的政治人物都是昙花一现。美国的大人物多了去了,你记得几个?世界的大人物,你记得几个?我们这次G-TV私募的律师是谁?是Martin Luther King,是不是?Dr.King,他的律师,就是我们G-TV的律师,牛不?你叫他给你坐下来给你讲讲,Doctor金的故事,对不对?

战友们,人生就三万多天,你哪那么多在乎啊?哪那么多让你生气不舒服啊?好好珍惜上天给你这个生命,不要在乎你的太多,你的100多斤,早晚都得烧了。你在乎的是什么?你活着,怎么活得让你快乐,有价值,不要成为一个吃、睡、性一个动物。我每天好长时间,我天天做梦,做黄色之梦,做春梦。我也想美女啊,我现在经常每天也和美女聊天,聊上半小时。我这跟美女聊天,能让我心情大大缓解,让我压力大大缓解,然后能让我马上有灵感。我天天跟美女聊天,啥都聊,你们干的事,我只能多不能少。我是人,我既不是畜生也不是神。这就是新中国联邦,活一个最干干净净的真实,让自己真的尊重自己、爱自己,真实的人。不是共产党“东方出来一个太阳升,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来一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呀哈呀!”昨天班农在那唱:“呼呀哈呀”,把我笑死,“呼呀哈呀”。太阳升,中国出来一个毛泽东,我们不是,我们就是一老百姓。特别要记住的事情,唯真不破,人类没有对错黑白,只有善恶之分,只有真假之分,苍天在上,天会给你答案。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当这些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什么火鸡龚,什么郭宝胜啊,夏业良那个孙子、那个烂货。我听说夏业良哭的简直不行啦,到处给人发信息,为啥不让我去啊?我是中国的民运领袖啊。然后大骂魏京生,他跟人家魏京生比,他给人家舔腚都不值,他给王丹舔腚他都不配。他什么孙子,他是北大里面的一个,共产党养的一个欺压人民的精神打手,知识纳粹,知识界的纳粹。他到处骂人家魏京生,我听这个美国朋友跟我说,夏业良到处骂魏京生,骂王丹,我是真正的领袖,到处发传真,我要参加,快疯了。现在欠我十万块钱、十万美金还没给,郭宝胜欠两万多还没给。我现在不要,我一定不要要,不要找他。等到他一直拖,拖到 一定的时候,叫他另外一条罪给他加上,那就不是十万、也不是二十万了。这孙子有多烂,和郭宝胜,听说连郭宝胜都想参加。你知道吗?赵岩也想跟着去,你想想这是什么会?这是什么会啊?这是?庞氏骗局创意大会,要参加美国国务卿的历史性演讲,你不觉得荒唐吗?听说夏业良快崩溃了,火鸡龚也是到处发信息要参加,简直不行了,抓耳挠腮,听说抓的满身都是毛啊,一地火鸡毛。

你说这成啥?战友们,如果咱们有什么人,哐叽往那一坐,新中国联邦的,被邀请去了,你会觉得很舒服,我们被承认了,如果跟这些人站在一起的话,这我们就输了。新中国联邦只有一种可能,美国政府官员一对一地见,或者专门一个会议,见我们新中国联邦,也就是官方承认性的,那我们要去,那我们是一定要去的。国会山、白宫、五角大楼、还有这个国务院,新闻界招待会、或者是跟我们见面,新中国联邦的代表,是不是,然后派谁到那里去,集体或者哪个代表新中国联邦,被美国政府怎么怎么样,一个认可,那是可以的。就这种,这叫什么?这叫群Party、群party、人群性的party,对不起了,我们没兴趣!就是蹭嘛,蹭嘛,蹭上了,蹭party咱也不去了。所以说,听说夏业良要死要活的,推胸顿足。这回魏京生先生,这回出了个大气,把这帮人,这帮孙子全给虐了一遍。王丹也很牛,也虐了一遍,是吧?马上捐款、捐款,快拿钱、拿钱,饭盒都准备好了,从背后掏出来,和王丹同志,捐钱、捐钱啊。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为什么?战友们,你们没有注意到,一下子把所谓的民运派彻底撕裂了。这个民运派都是想当王的,你看看海外民运,大概有3000多个组织和名字。这三千个都是皇帝啊,都想把对方弄死啊,都想把对方打成共产党。一看谁出人头地,受不了了,你为啥去?据我听说,美国国务院炸了锅了,所有海外华人组织领袖,除了梁冠军之外,基本都要去了。我估计庄烈宏这孙子都要去,代表乌坎去,曾宏代表肛门党,要代表去,但是我相信天津大驴脸不会去——对不起,不挂天津啊——大驴脸,她是不想去,丢人,拿不出手。——咱们得娱乐一下哈。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你想到接下来,你知道这个夏业良、郭宝胜、还有什么吴建民这孙子,公鸭嗓子,还有什么胡平,听说胡平也快自杀了,快自宫了。胡平啊,这些人火鸡龚啊,那得掐得多厉害啊,还有我不能说的几个帮派啊。中国人别的本事没有啊,这种内斗的本事天下第一。这叫做桶蛇,桶蛇文化,放在一桶里边的蛇,互相咬,互相吃。战友们,你们说在乎这个,这是今天我直播当中,相当相当要跟大家说说的观点,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不要再发生。

还有一个大家要认识到,蓬佩奧国务卿,绝对是一个历史性的,伟大的世界级领袖。就那天开始起,我和国内大家都知道的,我们老乡,已经在301 躺了很多年啦,老革命。我给他打一电话。(他)眼睛看不了了,就旁边的还得替他喊。文贵说啥呢?给讲了一下啊。我说你怎么看待蓬佩奧国务卿这个演讲啊?老人家第一句话就说,世界级的领导蓬佩奧;第二句话说,这真是个历史的时刻。但是,老人家说,有些观点我是不认可的。我们共产党不是前苏联,前苏联几个人呐?我们多少人啊?这个我们是不同意的,他还是共产党。我以问候健康为由,老人家还很厉害。听说刚刚最近习近平同志到医院亲自看望了他,看望了他。他这个说法啊,老人家毛泽东时代的人物,是吧?确实有他的道理。一会儿十点钟的采访中,我专门提到,这一点我是不同意的。美国是干倒了前苏联,前苏联在美国有几个间谍啊?你跟共产党今天在美国的渗透,金融界、科技界、商界、政界,那苏联都可以忽略不计啦!当时苏联是多少GDP 啊?几百亿美元。中国现在多少GDP啊,中共控制的?14 万亿美元。当时前苏联多少人啊?几千万人。现在共产党控制多少人?14 亿人。当时前苏联在美国,加一起还不到一百万人。现在中共在美国多少人啊?你看休斯顿领事馆的傅希秋,这孙子,是不是,Bob Fu。整个休斯顿的那一片华人,黑社会老大就是傅希秋。听说傅希秋这次也要去啊,这个没被邀请去,也是哭天喊地呀。美国国务院最烦的一个人就是傅希秋,最恶心的人就是傅希秋。这次也是恼羞成怒啊,没去成。估计还在FBI厕所里哭呢,估计还是在女厕所哭。

战友们,你看到这次在这个演讲当中,实际上共产党我明确说,你们想对付前苏联的办法干掉共产党,可能性没有,绝对没有!怎么能干掉共产党?我相信最后消灭共产党的,一定是共产党。但是如果美国仅想过去六个月,所有的病毒啊,所有的这个这个都是在讲。全是纸上工作,没有行动。包括最近我看看我们的新中国联邦的伟大的路德先生,路波切,我们的博博士,是艾丽女士,安红女士,还有墨博士,还有我们的这个赵博士,这些战友们。讲的,就南海呀,还有美国动武啊。我告诉大家,我每天和他们对话,他们美国最不想的事情就是和中共动武,最不想的就是跟中共动武。南海去干事儿,他们希望日本、澳大利亚、英国先动手。那个打不起来仗的,那绝对打不起来。那拆了很简单,美国拆那个岛,真的就像咱回家一脚踹掉一个纸盒箱子一样,直接就给你踹掉了,太简单了。

我告诉你,共产党再愚蠢,绝对不会愚蠢到在南海跟美国和西方世界打一场大仗,不可能。真正共产党想干的是台湾。随时就要动台湾,这是它一直蠢蠢欲动想干的事儿。最想干的事儿,拿下了香港,拿下台湾,这是它想干的事儿。跟美国和西方开战,没有,不想。美国想不想?美国最不想。头两天我和一个美国朋友,我说为啥你们这个…本来,我听说啊,完全是江湖人士说的,要先动纽约领事馆。纽约领事馆是休斯顿的几十倍大,藏污纳垢。想先对它下手的。后来听说被制止,就是因为担心会引起战争。

大家没有注意到蓬佩奧国务卿的演讲,大家我讲到这儿的时候,你们快睡着了了吧?我请问大家,你们知道在演讲之前他遇到了什么事儿吗?遇到了什么压力吗?他最担心是啥?你们知道吗战友们?你们知道他最担心是啥嘛?战友们请回答,在你家客厅呢,还是在洗手间呢,都无所谓,你想想。我告诉大家,蓬佩奧国务卿在演讲头一天,最担心这件事临时会被取消,或稿子会被取消。就像当年副总统彭斯演讲,本来上面就已经有了,我们不再坚持中美上海联合公报,台湾将是我们承认的独立的国家,这句话前5分钟给拿掉了。包括前两天公布的对汇丰银行、平安银行、王岐山、中国银行的制裁,最后一分钟取消了。蓬佩奥国务卿最怕是什么?就是美国那个巨大的力量,把他的演讲取消了。他做了啥大家知道吗?他很聪明,这就是专业人士。为啥现在中共绝对…… 中共最怕的就是蓬佩奥。用咱这位老将军的话说:“他是专业的,他是专业的军人。他是专业的军人。”他是专业的军人。“我们打交道好多年了。我见过他几次,这个家伙厉害!”这是共产党老革命说的原话。“这个家伙厉害,我见过他几次,这回他成了世界领导人了。”老人家你看都90多岁了,在病床上还记得蓬佩奥呢,说我见过这个人,专业人士,他现在是世界领导人了。“这个家伙厉害!”共产党怕他,他太专业了,他是政治家,他是军事家,他是西点军校第一名,他现在是国际关系现在老大!他害怕,你知道他聪明在哪?把提前定好的演讲稿“Bia”给了华尔街了,华尔街“嘣”给爆出来了。

我在他演讲前俩小时我就在那待着,我说但愿不要取消,但愿不要取消。特别是咱们现在听到的那几句话,推倒共产党、消灭共产党,这别取消,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分开,别取消。没取消。如果他不提前扔给华尔街时报报道的话,很有可能被取消,但是就这样,听说两条被拿掉了。听说啊,我听说啊,完全胡说八道的,大家当我说梦话啊。听说关于台湾,关于限你南海72小时拆除,拿掉了。如果要不拿掉,限制南海72小时,台湾事实上独立的主权国家,发生任何战争美国全面保护,自动性地保护。你看这事更大吧。上海联合公报取消,中美上海联合公报。那啥概念啊。就这,虽然没达到100%,战友们你不知道啊,这背后的较量啊!

最近我本人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请战友们想想。你们看到我以前嘻嘻哈哈的,战友们你们知道我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吗?想想啊,在你们家洗手间或卧室里,还是客厅里抠着脚丫子,想想。我碰到的最大的挑战,前所未有的,就是来自华尔街。华尔街有我很多朋友啊,我过去是最金融、做生意的呀,都是牛的人物。

昨天下午6点钟,我去见一个人,是刚刚美国竞选总统撤出去的一个代表。他的总裁找我:Miles,我们准备投资你G-TV,我们要投你G-Coin,G-Dollar,任何这块的事我都可以帮你。然后说:但是Miles,我要告诉你句话,你和班农在一起,班农,这个不好。在美国多少人,只要一说班农,大家都恨得慌,你跟他站在一起那不行,只要你跟他不在一起了,你让他别当G-TV的主席了我就投资。我原话告诉他,我说到今天为止,最近这一个月零五天里面,你大概是排12名以后,我说你不要再提这话。看看我郭文贵在中国的成长,我的人生哲学很简单,我不管这个人是好是坏,他对全天下好就对我不好,对我来讲他就不是我的哥们,也不是我的朋友;他对全天下都坏,他对我好,来帮助我,我不能害他,我不能害他。我说我跟班农不谈论任何美国政治。现在拜登站在这儿还是川普总统站在这儿,如果我们能做的,我们希望你们都好,我们希望全美国都好。班农和我从来不会谈美国内部政治,我也不懂,我连两派都搞不清楚。但是他是唯一一个美国人,是让共产党和王岐山恐惧的人。

当年离开白宫的班农,就被王岐山用私人飞机邀请到北京,三个半小时,弄了50个年轻干部,这50个人现在都是提拔到中央,什么国家安全委员会去了,还有中纪委去了。讲三个半小时,一句川普总统没有提。担心就是班农要中国搞Populism,Nationalism。就像班农先生讲的一样,前15分钟很和蔼的老头儿,一下子一转头,狰狞的很呐,狰狞的很呐!跟那个大驴脸似的,曾宏那个狰狞的太监脸似的,还有那个庄烈宏(歪嘴)似的,哇塞,受不了。把班农吓一大跳,魔鬼嘛这不是,“咔咔咔”的弄。为什么?王岐山很聪明,对共产党未来最大的威胁是班农先生和西点军校的蓬佩奥先生,和司法部长巴尔先生,还有FBI的瑞恩,这样的人是他的威胁,皮特纳瓦罗。所以,我告诉这位哥们,不要再提。

几天前,我们现在大概11家律师事务所在跟我们合作,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是美国前政府某个机构第一高官,他是这个部门老大。他上了船以后,班农先生就在船上面,他就在下面,他说:Miles,你跟那个傻叉班农在一起干什么呀?你跟他站在一起,你旁边永远不可能有第2个美国人跟你站在一起,这是个疯子。他是聪明人,绝对聪明。然后他说的话我不能说,对总统不敬。说就是他,怎么着怎么着怎么着 。然后说:Miles,我们全都跟你战斗在一起,对付共产党没问题,我们跟你一起,但是,希望你不要跟他在一起。我说你什么党啊?他说我民主党。我说在我这里,不要谈你美国政治,不要谈你的党派,我说你美国最让我尊重的政治家是谁你知道吗?南希.佩洛西。了不起这个女士,她当年在天安门就是被林强抓了,林强还有张越,我说厉害吧。但是我都搞不清什么党派,现在又因为牵扯美国政治,我就不敢提了。我说你不要给我在这探讨。再一个班农先生,我说我选择一万回班农都不选择你,如果你再往下提,你就给我离开。我说我告诉你,永远不会跟班农离开的。

第三个,我们现在招G-TV工程师,过去的大概不到45天吧,最起码将近20个到30个左右都是美国的白人,美国人,然后说我喜欢G-TV这个工作, 但是都应聘了,都快签合同了,但是因为班农在这,人家不来了。这个我说是不是事实,你可以问问人事部去。我们硅谷的小羊也知道,小羊给我发信息:郭先生有些人不来就是因为班农。找好的牛人,不来了,我连半点都不受影响。在美国不管你多伟大,都有50%的人不喜欢你;不管你干多好,另外的50%都可能不喜欢你。如果你在美国你选择了50%,你还想让另外50% 也喜欢你,那就是你根本不懂什么叫民主和法治。 

如果一个人交朋友,有人来告诉你这个朋友不能让你交,你就不交了——就像很多人打电话,有人比如说给连潮、给杨建利打电话,夏业良深更半夜给韩连潮先生打电话:你凭啥支持郭文贵,给韩连潮喊半天。韩连潮先生跟我说的时候,我说韩连潮先生,韩连潮绝对够意思,从来没有……,我就支持郭文贵咋的?这是个哥们。但是你看,有些人就不支持了吧。一个人,因为听说第三方,就跟你翻脸的人,这个人更加不值得你认识他。我郭文贵从小,可以说不到10岁走江湖,吃百家饭、睡马路,靠的就是朋友,靠的就是人的人性。我吃百家饭长大的,我遇到多少骗子、多少坏人,我从来没觉得这个世界是黑暗的。好人坏人是你根据某种情况下发生的具体时间所说的,不见得就是你都是对的。你以为让你不高兴的都是你对的,人家是错的,很大的原因都是你错了。人家背叛你,你有没有问过他为啥背叛你。就像庄烈宏那个混蛋,咱对他就像亲儿子一样对待他,他伤害了咱,是吧,这么坏。但是我要告诉大家,庄烈宏到今天,有很大程度是咱们战友咱们大家把他逼出来的。他本来,他听说路德要来了,妒忌羡慕妒忌恨,我都不知道咋到现在都搞不清路德怎么得罪他了,一说路德来了,就火了。他从来没在正规公司工作过,他没自信,他也没这个能力,还有大头症。这个时候有曾宏等人,还有Inty那个王八蛋,最近没有提Inty,听说Inty要参加会,还有鸡腿潘在旁边给他烧火。他本来就没有文化,很无知,他懂啥叫民主啊?他懂个屁民主啊。他是完全个地痞流氓。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有心可能是说就像跟咱反咱、砸咱。天天有人骂庄烈宏,骂得他没办法,共产党一给点狗粮,立马去了。都是他的错吗?不都是他的错。庄烈宏就这么坏吗?我真不觉得他这么坏,最起码庄烈宏在我喜玛拉雅干的工作期间,他拿的钱和他的工作,绝对是只有过之没有不及。庄烈宏对直播系统的了解和他辛勤的工作,人家拿的工资是应该的。

你知道豆豆,那个烂货,就是没毛的痘痘,我们付了3800美元,3800美元是给了她的。我们知道她是间谍,还给了她3800美元,支了她一张支票,就是帮着打打字,所谓义工。但是你记住,她,还有那个叫Gyms,我们会让她一辈子在美国,她现在所有的报假案、做假证、影啊美国司法,我让她玩完,我让她玩够,包括她那个大她35岁的老公,还到图桑威胁Sara,你放心,夏威夷,还有整个纽约东部,就是Glenridge,这个Gyms他们所有假的,在美国承担什么你知道的。我们照样给他付了钱。所以说庄烈宏,这个痘痘是绝对的专业特务,Gyms是绝对专业特务,但庄烈宏绝对不是,这是各种情势把他逼的。曾宏100%是特务的鸡,火鸡龚100%是共产党的走狗,是吧。但是很多人不是,我觉得庄烈宏就不是,我不相信他是,因为他不配。共产党临时给点狗粮,最多这样。咱把他逼成那样,我们有错吗?我们有错。所以人在社会上,不要都以为都是别人的错,让你痛恨这个社会,很多坏事情的发生是因为自己。

我和班农先生,班农先生的个性,我真的是……,他为啥离三次婚?我每天告诉他,我说你哪个老婆跟你离婚都是正确的决定。我们俩在一起现在三十六天,每天醒来没一秒停着的,他那个脾气的暴躁、暴虐和粗鲁,这种爱尔兰人的,谁也受不了。最近减肥,每天我控制食量。他在那看着我的饭,我说,别看,不能吃。(他说)我不吃,我不吃。我说,你吃你的,别看我的。昨天,说好的一人一碗汤,结果厨师给他做了六片牛肉,二个鸡蛋,我说,你吃一半就行了。(他说)不行,我饿,我必须得吃。我说,你减肥吃那么多干嘛?他说,我得吃。端过去。每次他那个盘子,他都直接放他那,全吃光。他从来没有一次说,Miles,你要不要吃我的呀?但有二、三次让让我,说,你要不要吃我的鸡蛋?我每次我的饭都一半给他。但是你觉得他不是好人吗?我告诉你,班农先生是一个绝对的、我没见过的西方人,读这么多书,这么谦虚的学习,对美国历史、西方历史、东方哲学、东方政治、地域政治、宗教……,这么认真,这么谦虚,这么勤劳!每天喝八杯到十杯的咖啡,准备战斗室节目,给人家电话,三、四个电话,“啪啪啪”。而且这个人有最大优点,班农先生不撒谎,绝对不撒谎。我们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就是爱撒谎,我最恨的就是共产党的假、恶,到处都是,我恨就恨……。你看看所有海外自媒体的讲话,绝大多数都是瞪眼说瞎话,这是最不要脸的。但人家班农先生让我佩服的,不说假话,喜欢不喜欢,就是跟你来直的。这个人是招人恨的人,谁都恨他,为啥?说话太伤人了,哪有人跟他能睡在一起,怎么可能?

但是,我们爆料革命从现实角度讲,咱得有一个美国的白人,能传达我们的信息的,班农先生是最好的选择。我还想选择川普总统呢,川普总统能来吗?他不来啊,咱没这个本事啊;我还想选择蓬佩奥,蓬佩奥不来啊,人家想当总统啊;我想选择麦康奈尔,麦康奈尔人家不来啊,人家当议长啊;我想选择南希佩洛西,我想选择史密斯,人家不来啊,咱请不动啊。在这么多人选择中,咱很现实,只能请班农先生了。他是来自白宫的战略顾问,又深懂中国文化,又坚决灭共。你说,有些人来了,因为班农先生不在咱这工作,和有些人不喜欢他,咱就把他给放弃了,咱能干大事吗?兄弟姐妹们,能灭共吗?能成立新中国联邦吗?班农先生跟蓬佩奥绝对好,亲兄弟了;跟皮特纳瓦罗绝对好,亲兄弟;跟巴尔100%亲兄弟;跟朱利安尼亲兄弟。跟国会里面最起码四分之一的国会议员亲兄弟一样,为什么?爱尔兰人、天主教徒、共和党人。他一个电话拽过去,他跟谁都敢喊。咱能找谁去?我可真不敢跟人家喊,我没这个本事。

你接受了人家好的时候,你就得接受人家的不好。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男人和女人的相处之道在哪里,相处之道就在这。你要想爱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你一定会只看她的优点而忽视掉她的缺点。最早的时候,我在直播中说过,我说最早我法国一个女朋友。当时这位女朋友,介绍了一个就是当时法国那个视频,就是男女的健康的性视频,也叫黄视频。我看的时候,看傻了直流口水,原来男女还有这样的感觉呀;原来男女的身体是这么的纯洁、这么优美呀,可以在河边,可以在深山上,还可以在草地上,还可以在玉米地里,可以真正的享受性爱。我看完以后,有一次,我跟我太太,说实话,跟我太太,我骑着摩托车,我说咱停停,休息休息。然后我就跟我太太说,咱俩躺一会吧,然后还带一个垫子,躺在旁边,那不是玉米地,是旁边的麦子地。哎哟我老婆跟我急了,你这个人就不是好人呀!你看到没有,这光天化日之下,你把我往这玉米地上,你原来干过这事吧?说!把我审得啥兴趣也没了。哎哟,我说没有没有,啥解释也不行了。你给我说!她那脾气倔得,我不上摩托车!最后我说实话,我说我看过法国这个录像。她说,你得给我找着,我得看。最后我还真找着看了,看的时候还不是她一个人,也不是我,还有是我们当时跟我的一个小伙子,当我助理的一起,我说你看看。她看后说,原来这样,行,我理解你了!闹了很大的误会,几年都不拉倒。原来是,性这个东西还有这么美好,为什么?咱理解了性,就那里边有最关键一句话说,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她就是完美的,哪怕她缺胳膊少腿,她都是完美的。艺术就是遗憾的艺术,你只会看到最好的,会忽略最不好的,你不会看到她腿细不细?眼大不大?胸够不够大呀,腰够不够细呀,皮肤够不够白呀,皮肤黑不黑……这都是神经病,这是你先入为主的标准,你爱她的时候你不会在乎这个。

交朋友男朋友一样,你看到班农这些优点的时候,这种谦虚学习灭共的能力和他这种勤劳、坚定的信仰,打击邪恶,一切都无所谓了。我现在和他开玩笑,我说我是你俩的私人的个人秘书,吃啥……我们十二个这个船员照顾我们仨人,我说平均四个人照顾咱一个,还不含我的保镖,这保镖七八个人呢。所以说大家记住,这就是一个胸怀呀,这就是一个境界呀,对不对呀?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不是灭了共了咱就是天下晴空万里,一切美好,想吃鱼鱼跳船上来,想吃虾虾跑你船上来或直接跑厨房让你吃了,想要钱从天上往下掉,想要金砖从地上叭就蹦出来,不是。一样将面临着你人生的各种真与假、善与恶的选择。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怎么快乐,你看我们现在水区灾区,好多战友给我发信息,昨天晚上我给他们回复,我说你们现在当务之急离开灾区,不要侥幸,活下去,这是一种境界。你把家人先移开。我再在这块公开说,所有水区的战友们,危险度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了,咱不要跟那五十碰,离开。这叫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干嘛拿命去碰去。香港的孩子们,为什么最近我支持你们离开,我是愿意让你们离开?一定要记住,你活下去,你才有资本去斗共产党。还有一个,各种权衡利弊,你要选择一个最好的,但不是对你最好的,是对你的整个的人生,符合你的信仰,符合你的目标最好的。而不是一切以你自己未来决定。

我和班农先生最近遇到最大的挑战,大家刚才知道了,就是你的选择。所以像武汉灾区、香港抗议的,你跟人打交道,你跟事打交道,你都要做出最明智的选择。没有一个选择是对你最有利的,永远不会发生,它必须有取舍。就像投资G-TV,没有风险的投资那不叫投资,那叫捐款。最近有人给法治基金发信息,我能不能退回捐款,去你姥姥的!那个俄罗斯的一个家伙,我找到他,我又臭骂他一顿。我说你捐了多少钱?捐80美金,我要退回。我说你知道啥叫捐款吗?我说我告诉你你叫啥名,我告诉你在俄罗斯你是干啥的。傻眼了。我说我为啥80美金给你打电话,我就要告诉你我知道你是干嘛的,你不就是替黑龙江安全厅来干点坏事吗,我说你有种你放马过来。捐款是永远你不能往回退的,它属于没有……班农作为主席,凯尔巴斯作为主席,每分钱他花出去了是向IRS税务局来报告的,怎么哪有捐款退的呀,天下听说过吗?有人不要脸竟然说把捐款退回,还有那个James,还有那什么豆豆。捐款要退出来,你不成了人类的笑话了吗?只有捐款是没有风险的,是不可退还的。那么,投资都是有风险的。走道都可能从楼上掉个砖把你砸死。人类活在地球上本来就是与风险挑战的,什么都利自己的选择怎么可能?什么都你想要,名也要、利也要、安全想要,还要永远快乐,那天堂都满足不了你。只有共产党答应了你。共产主义在这世界上是最大的骗局——庞氏骗局。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今天说到这儿啊,我将告诉战友们,这个星期六绝对是个不凡的星期六。我可以告诉大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让你跌破眼镜。谁都挡不住全球联合灭共,但是我们别天真,不要too naive太幼稚,不要抱幻想。我觉得路德先生说那句话是对的。包括现在最近我们Sara多大的力量啊,Sara在这个凤凰城,建这个团队,快累死了,每天还要处理这个她那投资的事情。我再重申一遍,所有给VOG投资出现任何风险我全部承担,因为大家来支持爆料革命来了,支持G-TV来了,我一定承担。你放心Sara正在处理中,没有任何问题,放心吧,如果有问题我愿意全部承担。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再想说一句话,路德先生节目当中提到的一句话非常好:灭共你重不重要,你最重要,就差你这一票!路德先生的节目每天早晚两期,这是多么不容易,一个人,多少美国人和外国媒体不相信路德,他这已经成为西方的国际知名媒体,他一个人干的事比一个战斗室十几个人干的都好。每天班农先生都骂他们:你看人家路德,一个人!我确实佩服,不但设备搞得好,人家的节目搞得好,还有现在路德先生这嘴真是开光了,跟这个战友们的互动,咱们那些人太棒了!兄弟姐妹们,爆料革命,灭共事业,你最重要!不能说:共产党,你完了,然后,我不重要;不,我最重要,没有我灭不了共,没有我,共产党死不了!必须有这观点呐,必须有这个意志啊!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庚子年,庚子这个运气,庚子的整个的力量,今年就是庚子灭共年。想啥呢兄弟姐妹们?抓住每秒每分的机会!

像看那休斯敦,昨天完全我们没有组织,完全我到现在一个名字都不知道,上百个战友聚集到休斯顿。哇塞!很多美国人给我发信息啊,感动了。休斯敦旁边很多我的朋友,说你们中国人素质现在怎么突然变了,整齐、有序、坚定、有组织性,挥舞着新中国联邦旗。我一个都不认识啊,战友们,我一个都不认识啊。但是我非常感谢昨天在休斯敦所有的战友们,我已经委托长岛哥,长岛哥要把这几个战友加到我们群里面去。然后所有需要的经济支持和补给,所有你们在那花的费用,我们都将给报销。有的战友开车1700公里,去到休斯敦给共产党送行,多伟大呀。这样的战友才能真正地灭共。没有你,不行!没有你,灭不了共!你要这么想就够了,就可以了,共产党一定会亡。灭共在我,没有你,灭不了共!昨天的休斯敦,还有当时的华盛顿,我们的美东区,DC区,我们的阿炳,我们的亚吉纳,还有我们的长岛哥组织的,多大的影响啊,历史的时刻呀,太重要了。所以兄弟姐妹们,我今天就说到这,今天我得赶快回去看看我的战斗室。战斗室昨天是录播,昨天下午录播,他那录播吧,跟直播没啥两样,中间没有任何的不一样的,请大家去看吧。

现在一起为新中国联邦、全世界人民、香港同胞、台湾同胞、西藏同胞一起祈福。阿弥陀佛!

多少人我得看一下啊,185万,天呐,太感谢了,190万了快,我的天呐!我现在这不能加你们,还没打开,咱等更新以后。哎,可以加了唉。我加几个。

我要给大家说一下啊,关于在苹果商店买的G-Coin,请看我们的盖特公布的,请把你买G-Coin的票据,发到我们公布的信息去,这是第一个。然后呢,你到底希望未来是要钱啊,还是给你换相等的物质给你换,我不能说那个词,然后你需要什么呢,你最好写上去说,我希望未来继续要我的G-Coin或者要G-Dollar,未来可以买,可以转换。还是说我要其它的,比如说变成抵押性的股票啊给你们。这个具体的呢,你先把票据发过来,如果你方便,你写下你的要求,稍后我们会跟你们联系。大家记住,你买个G-Coin任何一分钱都不会少,包括当时买那个G-Dollar的时候大家付的预付金。我们现在基本上把G-TV处理完了,处理完以后我们跟政府的合作,我希望政府跟我们把这个调查啊,所有的每分钱啊,谁黑我们了,谁是真投资者搞清楚以后,我们会把G-Dollar的所有的钱,每分钱每个人一一给你们回复。给点时间战友们。

我再说一句话,少一分钱我承担全部责任。不管是你们投到那的,还是通过给VOG的借款,大家记住VOG的借款,如果你丢失任何一分钱,我付全部责任,找我,好不好。因为大家是奔着爆料革命来的,奔着G-TV来的,我要负责。谢谢。G-TV大概还有6-7%还没有完,没有完的就是有些签购合同啊,还有些手续啊,特别大家要记住的事情,因为那个发股票的那个公司,是美国证券监督委员会,就是SEC的下属公司,他不是今天你发我就给你,就是一批我给你,然后下一期再发一批,一批一批的来,大家不要着急啊。

哎呀,这国内我一看报道,国内的女孩35%-38%没有性生活,男孩达到40%没性生活,你说这可怕不可怕。环境污染,心霾心污染,和共产党创造的这种奴隶社会对人的压力,我看着报道心都寒。我还挺幸福的,13岁就在玉米地里,就不是处男了,就开苞了。这个现在小男孩,小女孩35-38%没有性生活,这人活着多可怜啊。好好看看弗洛伊德的书,人类最伟大的生产力,人与人的关系,就是性。但是是健康的性啊,不是双修啊,你可别跟路波切学,那路波切不是一回事啊。

唔该晒了,拜拜!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永远相信 永远感恩 永远跟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