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美灭共,全球合作灭共势不可当


据《外交事务》报道:美国当下对待中共的外交政策所做出的应变远远超出了当年面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华盛顿的新“自由议程” 是针对全球性的,是促进世界范围内的民主,并会在必要时通过武力实现这一目标。从七国集团到北约再到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将恐怖主义作为国际组织的主要关注点。在911那一年后,美国政府进行经理了重组,911后的一年,国会在新国土安全部的领导下下重组了大约20个政府机构和办公室;2004年911委员会的安全报告发布后,美国国会成立了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来监督该国的17个情报机构。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同年指出,911恐怖袭击事件是启动新的对外援助计划的原因之一。

目前的CCP病毒流行病则在华盛顿引发了政策上很大的变化。记者欧文•克里斯托(Irving Kristol)曾说过: 新保守主义是被现实所困扰的自由主义者。CCP病毒现在正威胁着所有的人。病毒本身对人类社会造成的经济衰退几乎影响了每个人。这一次,自由派的国际主义者必须迅速采取行动起来建立一个新的秩序,尤其是因为独裁力量也在准备建立一个新秩序。因中共对病毒来源的掩盖和虚假谎言,在报道关于美国被CCP病毒侵害的消息时,中共自称是应对危机的全球领导者。

自由国际主义的政策制定者和一些学者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美国当下所面临的最大威胁是CCP病毒。这个威胁本质上是跨国界的,需要用外交和多边外交政策手段解决。而一些人认为,华盛顿未能认真听取这些建议,现在的国际形势表明美国领导人采取了迅速行动,现在是消灭邪恶势力的好时机,中共的邪恶正试图把美国和世界各国推向更加危险的方向。除了煽动者和独裁者,国际自由主义者还要与善意的怀疑论者进行抗衡。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一些人认为,应对CCP病毒的正确答案不是进一步增强全球机构的权力,而是削弱他们的权利。在美国,也有些人认为美国应将重点放在国内的复苏上,而不该致力于雄心勃勃地重塑世界形象。但人们忽略了,如果美国忽视国界之外的问题,国内的复苏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尤其当CCP毫无底线的对西方文明社会进行深入的渗透。当美国人努力修复自己国家的同时,还必须将外交政策朝着全新的方向发展,在2021年总统竞选后制定一项新的美国外交政策,这是非常必要的。

机会之窗

华盛顿必须迅速将其外交政策调整到足以应对来自中共最严重的威胁,对来自CCP病毒、民主和人权受到侵蚀的问题上,应投入必要的资源和关注。CCP病毒在纽约一天之内引起的死亡大大超出了911恐怖袭击夺走的美国人的生命。事实上,在CCP病毒侵略美国的头几个月所造成的美国死亡人数也超过了朝鲜战争美国发生的所有军事冲突的总和。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防止下一次大流行病毒所造成的如此大的伤害。当前的危机是一个警钟,让人们开始着手准备应对更广泛的跨国威胁。

CCP病毒疫情使政治正确的观念得到缓和,拓宽了政治可能性的窗口。在3月美国经济陷入停滞之后,就连国会中顽固的财政保守派也支持数万亿美元的政府刺激支出。政治最终可能会回归两极分化的常态,但仍有机会采取大胆的行动。甚至对外援的增加也比看起来更容易实现。欧盟刚同意了一项大规模的救助计划,以帮助成员国重新站起来,但是在疫情期间,英国脱欧,匈牙利和波兰民主倒退的情况下,欧盟的未来仍然不确定。与此同时,联合国各个机构面临着减少贫困,支持人权以及帮助CCP病毒感染人数记录的艰巨任务。联合国机构内部存在着实质性的问题,他们面临着相同的核心挑战:当国际机构不能正常运营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都不能通过投入高级官员的时间和资源来发挥其作用,或者要求有效的改革。例如,世界卫生组织因其在疫情期间亲共,暧昧的领导力而导致全球数以万计的人遭到CCP病毒的感染,但正如美国国际开发署前高级官员杰里米•科宁戴克(Jeremy Konyndyk)所说的:世界卫生组织最终不得不听从其成员国的意见,这些成员国负担起了 “全球的任务 “,年度预算22亿美元投入支持世卫组织,比美国许多大型医院的预算还小。美国会带头加强这些机构的运营,还将成立于2000年的国际机构民主共同体转变为一个强有力的民主政府之间的协调机构。另外,还包括网络安全和互联网的治理,这些都需要全新的国际规则。

最后,中共对CCP病毒的刻意隐瞒,以及关于CCP病毒所制造的信息战加剧了中美之间的关系恶化,也使人们意识到保持大国之间合作空间的重要性。 非典和CCP病毒都首先出现在中共国,追溯病毒的来源,才能阻止下一次病毒的大流行。当年,美国和苏联共同努力制定了《核不扩散条约》。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俄罗斯和中共国在核问题和气候变化方面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可以肯定的是,华盛顿必须对中共施加更大的压力,以应对中共政权在新疆集中营,在香港的镇压行为,对中共国周边国家的侵略扩张等等。正如美国总统寻找具有政治影响力的领导人来填补内阁职位一样,也应任命有才能和有影响力的人在国际组织中代表该国。一些人认为,华盛顿退出国际机构或停止为国际机构供资不可行,尤其是在中共准备填补空缺的情况下。

未来的战斗

在被CCP疫情肆虐的世界里,自由主义对每个人都有积极的作用。对那些倾向于更为克制的外交政策的人来说,自由主义提供了多边主而减少了军国主义。对于那些处于美国领导地位的人来说,自由主义也提供了再次恰当利用其外交的力量。对于那些将中共和俄罗斯等威权政权视为日益严峻的全球威胁的人们来说,它提供了一种利用联盟和国际规则作为工具来制止和反击独裁入侵的手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几乎没有人认为西欧会走向自由统一繁荣。冷战结束后,人们认为和平过渡是无法保证的。在这些时刻,美国发挥了积极的领导作用,坚信合作会有回报,在当下这个时代,美国所保有的一贯信念是确保全球安全与繁荣的唯一标杆。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Hakunamatata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