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下的欧洲能否回到从前?

图片来源: Credit: Stefano Oppo Getty Images

近日,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国际历史教授伊恩▪ 英克斯特 (Ian Inkster) 在全球之声发表了一篇名为《欧洲的COVID-19:致富的代价》的文章。

文章指出,疫情全球蔓延之下,西方主流媒体对疫情的报道大多围绕两个方面,一是政府出台的相应政策的内容,其有效性、覆盖范围以及政策实施所需的经济成本;二是政府及民间对于封锁、戴口罩、社交距离以及养老院和外来移民务工人员中的死亡率等种种热点话题的各种看法见解。作者认为,每个国家的疫情以及其政府政策差异性大,我们很难得出一些普遍结论。德国似乎是欧洲国家中表现最好的,而东亚的国家的表现又与我们知少之又少的普遍结论有所偏离。

作者通过这篇文章尝试用数据来论述一个不起眼的现象,也许能够解释各个国家政策的差异。伊恩教授搜集了欧洲最富裕的八国的数据统计,论述了在疫情笼罩的全球下欧洲富裕国家付出的成本。

表格一 八国与全球平均数对比

欧洲最富裕的八个国家总人口超过1千万,自今年法国1月24日确诊欧洲第一例病毒感染至现在已有140万确诊人口,感染人口占总人口的14%。其每百万人口确诊和死亡平均数远远高于全球平均数,这说明富裕国家面临的情况和遭受的损失比世界其他国家要严峻得多。比如亚洲人口44亿(仅中国和印度两国总人口28亿),其确诊案例官方透露是300万,感染比例0.1%。 而欧洲总人口仅7.4亿,感染人口却高达260万,感染比例0.4%,远高于亚洲的感染比例。

作者认为,在当前病毒全球大流行国家间差异非常巨大,并且这种差异很难用常理来解释。大家通常认为,富裕国家相比南半球的贫穷国家,有充分的社会和经济资源来减少病毒的影响,特别是死亡率。但这些差异背后的缘由是什么?解释也许有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解释能够从收入差距和人口年龄比例来说明影响。

大家都很清楚病毒有其非常独特的年龄段特性。病毒通常对年幼者伤害最小,中老年人口容易感染,并且65岁以上老年人口的致死率很高。我们不清楚确切的年龄划分,这需要曲将来的流行病尸体解剖研究得出。但有证据表明,20岁以下的人口对病毒可能具有免疫力,但60岁以上的人口属于高危人群,不仅容易感染,而且到目前为止这部分人群由于直接病毒感染致死或因免疫力低下而引起的并发症的死亡率是最高的。

欧洲人均收入最高的八个国家很早已经人口老龄化。年轻人口比例下降,老年人比例不断上升。有很多原因可以解释一个现象,其中主要的就是高收入高消费替代了生育。贫困时候的生育率高,家里养家糊口的大人如果无法工作,孩子们可以去工作赚钱。而且,收入和营养的增加,以及越来越发达的药物开发意味着人口的平均寿命的加。简而言之,富裕国家的孩子少,老人多,而贫困国家相反,孩子多,老人少。

作者搜集了以下收入差距和人口比例分布的数据来加以论述。

表格二 八国与低收入国对比

1 世界银行定义为“低收入”的16个国家人均购买力平价为$8,500美元
2 世界银行定义为“低收入”的29个国家人均购买力平价为$2,500美元

低收入的16国和29国和欧洲八国的人口比例差异很多,每百万人的确诊和死亡平均数的差异程度令人诧异。低收入国家年轻人比例高,老年人比例少,受病毒的影响比欧洲八国要小得多。特别是数据统计的29国,其确诊率仅仅是八国确诊率的4%, 死亡率是八国死亡率的1%。

可能读者会质疑数据的真实准确性,作者提出,即便数据有造假,也许欧洲非民主国家的政府在数据收集过程中效率不高或者要求民众绝对服从其政策,再加上当下病毒肆虐下的不稳定性,但要在病毒笼罩的世界下继续保持国家的富裕是要付出巨大的成本的。追求更高的收入则意味着更低的生育率和更多的老年人,和自然的人类繁衍进步是相违背的。

在富裕的欧洲或者贫困的非洲,政府政策可能会导致一些实质性的差异,德国或者东亚国家似乎遥遥领先。作者认为,两者都有着高收入和富裕国家的人口分布特性,而且受病毒影响得比较小。但必须承认的是,除了政府的政策以外,国界、人口密度、空气污染程度以及国家间的交流程度的也是导致在统一收入类别内的国家间的差异的因素。

作者进一步说明,即便如此,以上说的各种原因并没有改变富裕的欧洲国家高感染率和死亡率的现状,虽然这些国家有庞大的社会和实体基础设施的优势。无论这些国家如何使用这些设施,在病毒控制方面他们远远落后于世界上较贫困地区。很明显的是,病毒肆虐下的世界正在经历一次基于收入和年龄结构的重新划分。

伊恩教授是伦敦大学SOAS的全球历史学家和政治经济学家,曾在英国,澳大利亚,台湾和日本的大学任教和研究。他著作的13本有关亚洲和全球形势的书籍着重于工业技术的发展。伊恩教授自2000年是《技术史》杂事的编辑。他即将出版的书籍有《分散的资本主义:1971年后的世界》(Distracted Capitalism: The World Since 1971) 和《入侵式的技术与土著前沿》 (Invasive Technology and Indigenous Frontiers)。伊恩教授与大卫▪普瑞特 (David Pretel) 共同参与了“历史加速变迁”的案例研究项目。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文慈
校对整理:意翎

+3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6 月 之前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poul_h
7 月 之前

Justice will eventually defeat evil!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