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之恶,是苦难中国的根本原因

作者:华文

近来,中华大地上灾祸频发,百姓流离失所,从已知的猪瘟、鼠疫、地震、蝗灾、金融爆雷、水灾、病毒到即将爆发的粮荒、二次文革,甚至是热战… 中国14亿百姓的苦难可谓连续不断,不知何时才能熬出头,苦难不再有…

深思每一场灾难的起因,不难发现,其实都可以被有效控制甚至避免。只是同样的问题,为什么在其他国家鲜有发生,在中国却是无时无刻;苦难与灾祸在其他国家可以得到有效控制与反思,在中国却被政府称赞歌颂为“多难兴邦”,政府在赞歌中荡漾,百姓在苦难中呻吟…  

细细思量 ,原来这些年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的所有苦难,都是共产党极权暴政下的必然。在这样的体制下,不仅泯灭了人性良善的本心,更是扭曲了所有人思考与行为的模式。极权体制塑造的畸形文化正是中国社会走向极端与信仰缺失的根源所在。

极权体制压制人民思想与基本需求

马斯洛的人类5大基本需求理论,在他1954年的著作《动机与人格》(Motivation and Personality)当中完整阐述了“生理(physiological)、安全(physiological)、归属与爱(Love and belonging)、自尊(esteem)、自我实现(need for self-actualization)”的需求。在他晚年时,又增加了“自我超越(need for self-actualization) ” 需求形成的6大人类需求理论…

CCP为维持其统治地位,重用商鞅“驭民五术”,禁锢人民思想,弱民、疲民、辱民、贫民,将百姓治理奴隶化。从马斯洛需求金字塔解释,就是把人民的生活控制在基本需求边缘,让绝大多数人富不了也穷不死,用宣传禁锢人民思想,让你沉浸于低俗娱乐之中,忘却极权统治下正在遭受的种种苦难…以各式手段,让民众一生一代庸庸碌碌奔波于谋生之途,却不知人生其实还有心理与自我满足更高精神层次的需求…

当社会大众都只能在基本线上下挣扎生活的时候,就没有能力去挑战当权者的权威,人民只能像一个个小木偶般的任人摆布,任人宰割…服从领导的差遣,让你上山下乡,你就得上山下乡,要你勒紧裤带吃土过活,你就得吃土为生,失去思考能力的百姓甚至不会问对与不对,合不合理…至于基本生存以外的需求,那是统治阶级的专利,不属于一般百姓…

这样的个人组成的机关单位,能不官僚主义吗? 组织僵化下的行政能力与决策水平,能有优良表现的可能吗?在中华大地上有多少灾难,就是因为组织僵化、反应迟钝、本位主义、人谋不臧 ,公务人员消极应对、推诿卸责,领导干部违法徇私、沽名钓誉所产生的…,这就是极权体制奴役人民思想的结果。以西方宗教的角度来看,这根本就是亵渎造物主的劣行,因为生而为人的基本权力几乎被剥夺殆尽…

人治取代法制,扭曲行为准则与道德底线

在极权专制下的国家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以人治取代法制。尽管宪法高悬,各种立法或是相关执法机构一样不差,但是由于“领导说了算”的实际运作方式,极权体制里的人只能扮演3种角色:就是对上作奴才、对下当领导、对旁行斗争…. 

在这样的体制下,为了兑现一己之私心和慾念,个个都想作领导,只是想作领导前必须先当奴才… 做奴才的时候 ,只想着揣摩上意,逢迎拍马虚与委蛇以求上位,等那天媳妇熬成婆了,就可以满足自己更大的私心和欲望…  然后好不容易才爬上领导的位置,在做领导的时候,只想着满足自己更多的欲望,并藉由权位谋取私利…  對於身旁的夥伴,随时担心别人可能危及自己上位之路,得想尽办法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彻底进行门争…      由于良善只能屈于人下,当永远的奴才,想要出头,只能无所不用其极不择手段的造假,欺骗,偷盗…

这样的体制把人类的兽性发挥的淋漓尽致,想要为所欲为,就得当领导,想当领导就得先当奴才,奴才必须不辩是非,不讲专业,不论长远,也不需思考,只要无底线的服从和谄媚,等待领导的”临幸“即可;所以无论在单位里,在人际上,处处都是无限的欲望扩充和无底线的逢迎谄媚,这样的个人还能做实事吗?这样的组织还能办好国计民生吗?

平行单位或职能间的抢功与争斗,造成组织里劣币驱除良币,外行领导内行,决策不以百姓福祉为前提,只以满足个人私欲为依归;因为 ”官大学问大“、”领导说了算“,法条与规定只作参考用,对自己有利才拿出来唬人;对于施政,无需理由,也无需负责。这样的施政决策,只能是官样文章,天马行空,粉饰太平,应付了事,没有深思熟虑,没有长远规划,也不会有政策的延续性,只有权斗,腐败和沽名钓誉,能不头三差五的出篓子吗?出了问题,就苦了百姓呀,民众永远得为不肖的官员和腐败的体制买单….

就像这回的水患,长江沿岸各施政辖区每年都预算数十亿的经费,却没见到相关单位加强防洪建设,疏通河道与排水涵管,因为这些是领导看不到的工程,地方政府宁可花大钱盖大楼,做样板建设,面子工程,对自己的升官发财才有直接的效益… 短视近利的结果,就是浪费公帑,把民脂民膏作为个人平步青云的工具,而可怜的中国百姓,就在这苦难的轮回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流转…

极权体制造成阶级对立与嫌贫仇富

极权体制不主张社会流动,坚持阶级固化。

只是,没有公正平等的社会流动制度,百姓对未来就不会有希望,民怨涌动的社会,就像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炸。

就像大清王朝,唯有八旗子弟可以享有高官厚禄,分疆封侯。虽然后来发明科举之法,有助于阶级的流动,但是风毛麟角,也起不了大作用,反而让许多读书人在十年寒窗之后,变本加厉的敛财作恶,以平复扭曲的人生欲望

现在也相同,唯拥有红色血统才能是中国贵族与特权阶级,平民百姓无论资质才能优劣,除非做特权阶级的奴才,否则难有阶级转换之机会。也就是说,若能为“党”为“领导”做“贡献”,或许有机会翻身,只是“贡献”的定义由领导说了算,要你给啥,你就得给啥,不管是财富还是躯体,都得服从“领导”的指示。所以才会让想往上爬的老百姓没有底线奉献,让地方官员没有余地的榨取,扭曲社会价值观的结果,形成笑贫不笑娼的社会氛围…

此外“有关系就没关系,没关系就有关系”的社会运行模式,也让基层的百姓只能备受欺凌而惶惶度日。没有行为准则,没有道德规范,没有信仰制约,没有是非善恶,就算权力受到侵害,也没有维权的自由。在这种阶级对立状况下,怎么可能发挥人性的良善,进而推动社会精神文明的进步呢?

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阶级差异对立加深,贫富鸿沟持续扩大,社会暗流涌动,人心思变,这就是中国历朝各代末期腐败终至灭亡之主因。

极权体制只是既得利益特权阶级的保护伞

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

CCP号召百姓打天下的时候,为了笼络群众,什么口号都喊的出来,什么样的宣传样板都做得出来,一旦借机上位成为统治阶级,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什么杀地主分田地,只要要求他们兑现诺言,马上换上一副 “谁记得谁痛苦” 的嘴脸,要不然就换个口号,再搞个运动来愚弄人民。

纵观CCP发展的历史,就会发现,集权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这伙人有权利就要争夺,有钱有女人就要占为己有,出了问题就要拥护党中央领导;借由宣传洗脑与欺骗,让老百姓奉献青春为“党”服务;更有甚者,以运动之名,行抢夺虐杀之实,直到今天,仍有大财团老板被退休被让位,辛苦数十年的基业,”无条件“捐给“党”。其实所谓的“党”不过就是这么一小撮人而已,为了巩固自己的利益与权力能够万年长青,世袭子孙,无所不用其极的欺骗,造假,斗争。

事实上,由权力的角度来看,今天中国实行的制度,不管CCP 假借任何名称,在本质上不过就是披了各种外衣的独裁极权体制而已,这个制度只为保护特权阶级的既得利益而存在,既不能解决社会里的各项冲突与矛盾,也没办法隐恶扬善导正人心。

而失去公平正义的社会准绳,社会人心的发展,就会朝自利的方向极端倾斜,没有道德,没有信仰,也不会有未来。

结语

人之所以为人,都是有良善的一面,也有丑恶的一面,社会里的每一个善念和每一个恶行都反应这个时代人性的品质。而体制本应该为对抗组成分子品质不足的部分而存在,来制约人性的弱点,弘扬人性良善的美德。

一个好的社会运作机制也就应该如此,能诱发与奖励人类良善的本心,抑制或是惩戒人性丑恶的罪行,这样的制度才能推动人类的历史向光明的方向前进。

只是目前在中国推行的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极权体制,非但不能推动我中华文明向前迈进,反而抑制良善的民族文化,进而激发人性里的邪恶与丑陋… 为中华民族带来的不是光辉与昌盛,而是永无休止的苦难与悲情…   违背人性的东西都不可能长久 ,这样的体制,早该葬送在历史的灰烬里…

在二次战後的大西洋憲章里,明确的阐述生而為人四大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 这些天赋的自由,在CCP专制集权的体制里,早已被剥削的不复存在… 我们该清醒了,中华儿女们,让我们抛掉CCP的魔咒,推翻暴政,结束这万恶的体制,为自己与子孙后代生而为人的权利与自由而奋斗,也为我中华民族开启新的篇章…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9 月 之前

消灭ccp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