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的V型反弹基于列宁主义的工业过剩和生态破坏

新闻来源:《电报》

作者:AMBROSE EVANS-PRITCHARD

发布时间: 2020年7月16日

翻译/简评:Hemingway

校对:Julia Win

审核:InAHurry

Page:拱卒

简评:

在现行情况下,中共国早已丧失了恢复经济活力的可能性。

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中共国自由市场的元气奄奄一息:诚信透支的社会,融资的成本已经高到了难以负担的地步;畸形的二十年房地产发展,透支了整个社会的消费力;依靠全球化作为世界代工厂的生产者的角色,中共国的生产链,也在紧张的国际关系中,加速撤出中共国。

从政府的角度,中共僵化的财政结构,让政府刺激这一条本来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短暂有效的路,也失去了效用。中共控制的社会中,并不缺少资源,但这些资源是很难灵活释放和调度的。这种“顶层设计”的财政制度,财政体系是极其僵硬的。尽管收上来的钱很多,但在“无人不贪、无人不腐”的财政链条中,被瓜分得干干净净。因此,所谓“2019年做了削减支出的承诺”,在这样的财政生态中,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样的腐败体制,决定了每年的财政预算,只能往上增加,绝无减少的可能。并且,这只是预算之中的,想要做额外的事情,则不在预算内,需巧立名目额外重新征收一笔,或者在持续地类似反腐运动的政治斗争中,从政敌的私产中没收而来的额外收入,才能应对局势的变化和发展。所以,习近平在收紧权柄后,那个理论和设想中存在的退路,其实也是不存在的。因为几十年过去,列宁主义的机器早已生锈——这一点从武汉疫情爆发时缓慢的后勤动员能力就可以见微知著,一窥究竟。

所以,所谓的“V”型结构,只是一种流于纸面的造假经济。而这纸上的“数字”,最能体现如今习政府统治的强制力罢了!

中共国的V型反弹建立在列宁主义式的工业过剩和生态破坏的基础之上

在400座核电站的建造计划搁浅后,北京放弃了摆脱煤电驱动型经济的努力。

中共国高调的经济复苏总是伴随着政府控制的加剧。自大瘟疫以来,该国已经收复了损失的所有产出,但这种“成就”必定伴随着加倍的列宁主义模式,一种也没有出路的模式。

上半年零售业销售额下降了11%,且尚未完全恢复。服务业也仍然低迷。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一年前增长3.2%,但这其中包含了大量逐渐贬值或根本没有价值的基础设施项目。

2019年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

这一点可以体现在房地产市场中6000多万套空置公寓上。这些“经济活动”几乎没有显现出任何有意义的市场信号,同时也是对生态的破坏。

政府的资金流入了15万个长期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SOEs),这些企业主要是习近平的共产党控制的机器。更有活力的私营部门上半年的投资额下降了7.3%。

“完美的V形数据图背后隐藏的,是不均衡的复苏”。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姚炜表示:“而从目前来看,似乎没太多的催化剂可以促使滞后的行业加速恢复。”

刺激的措施的规模与雷曼(Lehman)危机期间推出的庞大计划相匹配,并将把扩大后的财政赤字提高至GDP的15%。但是,2008-2009年的信贷闪电战,是一个糟糕的先例。

这些措施,让中共国的经济陷入债务陷阱。用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使用的一个概念来描述,这是一个光滑的斜坡,只要踩在了上面,就需要不断用进一步的债务来抵消之前债务的影响。这将使熊彼特式的创造性破坏清除工作陷入停滞。西方也一直在这样做,但中共国是这方面最主要的冠军选手。

中共国老牌的经济学家和大多数外部观察家事后都认为,雷曼危机后的刺激计划是一个错误。世界银行表示,全要素生产率(真实经济收益的衡量标准)从2000年代初的平均2.8%暴跌至此后十年的0.7%。中共国获得了一个“古老’’的经济轮廓,然后才富裕起来。这与日本、韩国或台湾过去的起飞轨迹形成了鲜明对比。

中共国经济的全权代表刘鹤,四年前承诺要通过一次供给侧改革来摆脱这个陷阱。他宣称要对永久刺激的“幻想”开战,他将杠杆作用描述为中共国灭顶之灾的“原罪”。他说:“树木无法长到天上。”

刘鹤警告说,如果国家不咬紧牙关,未来的成本会“高得多”。他说:“中共国的经济表现不会是U形的,也绝对不会是V形的。它将是L形的。”

抗击瘟疫的一揽子刺激计划是刘一直以来所反对的一切。它(抗击瘟疫的一揽子刺激计划)是一种全面的政策投降。尽管基础设施支出阻止了失业激增——这也是政治局的主要忧虑,但它巩固了中共国工业体系中最具破坏力的力量。

这也是《浮士德公约》可能已经关闭了中共国避免苏联式衰落的最后机会。现在我们忘记了,苏联在鼎盛时期也有很多优秀的地方,但对于一个超级大国来说,广度和平衡才是至关重要的。

2019年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

中共国重拾最糟糕的工业习惯是一场环境灾难。 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机构表示,中共国正在开发250吉瓦的新型燃煤电厂,是欧盟现有燃煤发电装机容量的两倍。今年,中共国又计划再增加41GW的装机容量,并放宽了限制许可的“红绿灯”系统。

中共的借口是,这些最新的工厂将取代污染更严重的设施。但这种技术对当地空气污染的抑制远远超过对碳排放的抑制。难以避免的结论:中共国正在对世界嗤之以鼻,并且正在放弃任何认真的努力,使经济摆脱对煤炭的依赖 ——煤炭仍为中共国提供了三分之二的电力。

随着绿色意识形态成为西方新的信仰体系和动员政治学说,这将成为争论的焦点。欧洲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其绿色协议。如果民主党在11月大获全胜,美国也会朝着同样方向前进。届时,中共国将直视欧盟和美国的碳边界调整税。

中共国坚持使用煤炭的一个原因是其建造400座核电站的宏伟计划搁浅了。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导致中共国暂停了新反应堆的建设(以缓解公众舆论)。此后,这一计划被取消,但安全标准更加严格,这也改变了成本结构。

现实情况是,如果没有(中共)的高额补贴,不管是变相的或其它形式的补贴,大型核电站将不再可行。中共国中广核集团(CGN)在埃塞克斯(Essex)建造一座反应堆的计划没有任何商业意义,除非英国消费者被骗来支付其费用。

到2020年代中期,海上风力发电场的发电成本将不到核电成本的一半,而且它们将以可以忽略不计的安全风险,迅速投入使用。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问题,会在中广核(CGN)的布拉德韦尔(Bradwell)项目还没产生一伏电之前,就已通过一次可以为数周提供的廉价储能将问题解决了。

这家中共国公司(中广核)因涉嫌企图为军事目的而获取美国技术,被华盛顿列入黑名单,但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无关紧要的。英国的核扩张计划是一种商业上的荒谬行为,只是出于官僚主义的惯性才继续进行。

保守党强硬派应该暂停对中广核的攻击。将其与华为一起赶出英国基础设施体系的行动没有必要,而且这开始让人感觉像是一场反华的政治迫害。

EDF能源公司欣克利角C核反应堆基地完工

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宣布,在欣克利角电站之后,将不再对核电有特殊的交叉补贴,所有新的反应堆都必须与未来的风力发电站在同一基础上竞争。也就是说,在不耗费财政的情况下,以市场价格或低于市场价格生产电力。这样,中广核(CGN)的问题就会自行解决。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谢谢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