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2020年7月19日GTV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

大家不要忘了,一会儿有班农先生的节目。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7月19日文贵乱聊直播。今天的时间可能会很长啊,该睡觉的去睡觉,该干啥的去干啥,完全乱聊、瞎扯。首先祝战友们周末愉快。今天这里很热、非常的热,所以我在下面直播,有空调就不会那么热了。

我们现在马上是9点41分,战友们我相信很快、在今天的12点以前,我相信这个世界会有巨大的变化。我相信全美国、全世界会遵循一个基本的原则,也就是现在大家要看到的事、都要关注的事——那就是共产党病毒、CCP病毒给人类带来的危害。现在什么党派、选举、经济、股票都是扯淡的事;现在对待全美国、全世界人民、包括我们的敌人,核心的问题就是冠状病毒。现在冠状病毒已经将全人类的赖以生存几千年的、人类的最安全的地方、生命得到保障的地方——家庭,每个人的家已经变成了监狱。现在的共产党病毒已经将全世界人民所有的努力和生命的安全和保护,区分人类和动物世界根本的地方,也就是人类文明开始的地方,也是孕育着我们下一代的地方,我们和畜生之间不同的地方——家庭,都变成了监狱。“人间炼狱”这个词儿共产党实现了,这个人间的炼狱就是我们人类的家。

现在还讨论什么股票市场、经济,还讨论什么选举、政治党派,还在这讲什么共产主义、什么文化大革命,都是瞎扯的事!全人类都面对着一个问题,这个病毒是哪来的?如何解决病毒这个问题,怎么能解决?我们人类上都面临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怎么能解决?How? 只有找共产党才能給你答案,对吧战友们?不解决病毒,什么党派、选举都是胡扯的事;什么股票、市场经济都是胡扯的事。那么找出解决办法,停止美国和全世界人民死亡,将家庭不要变成炼狱、不要变成监狱,唯一的办法找共产党要真相。

我们的闫博士、我们的闫英雄已经告诉全世界,“人类沒有时间了。”我认为这句话会成为我们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句话。如果这句话不被人们认识到严重性,那人类将受到巨大的惩罚。沒有人神经病敢站在镜头前、站在这里,用全家的生命去告诉全世界、撒一个谎——说这个冠狀病毒根本就是感冒,然后我们给说成了生化武器。全人类这么大70亿人口,不敢向共产党要真相,然后我们说成了冠状病毒,然后我们说成了生化武器。将冠状病毒说成生化武器,我们疯了?

闫博士她是人类上伟大的英雄,現在我相信包括我们战友,很多人不明白这其中的意义,她本人都不一定明白这个意义,但是上天给她的使命,上天明白让她来干什么。天使来到人间,从来不知道上天给她任务究竟具体到什么,她只需按照这个戏本演下去就可以了,那叫使命。按照上天的戏本演的戏,那叫使命;按照共产党王岐山等演的剧本,那叫什么?那叫灾难、那叫悲剧。

現在全人类都在按照共产党的剧本在演一个悲剧。每个人都在想着我的股票、我的房子、我的愛人、我的男人、我的女人、我的孩子。你忘掉吧!每个人都应该忘掉,我們人类愚蠢到如此的程度,竟然连威胁人类的整个战争都不敢面对,都不敢问这个灾难是哪来的?都不敢去问问这东西会发展到什么程度,都不敢问这是哪來的,也不敢问它究竟会到什么地方,对吧?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大家想想。人类上竟然都不敢面对一个威胁自己生存的一个生化武器也好、冠狀病毒也好,竟然不敢问出自何处?

全美国拥有全人类最多的科学家,香港的P3实验室和武汉的P4实验室,包括共产党在昌平的生化武器实验室、防化部队,绝大多数科学家来自美国。冠状病毒的技术不是共产党原造的,是美国的技术和生化的技术专家,和美国的所有的MIT、斯坦福大学这些生化学校研究导致的和培养的这些中共的科学家们,研发出的冠状病毒,包括斯里兰卡的马里克。

难道美国人就没有能力可以让科学家研究出个结果?到底这是来自与自然,来自于果子狸、舟山蝙蝠,还是三文鱼?还是来自于王岐山的痔疮?还是到底是真正来自武汉生化实验室?这个答案难吗?一点都不难。全人类的力量加在一起,如果就问一个问题:这到底是生化武器,还是树上、果子狸上、在三文鱼里面长出来的?这个答案有多简单!因为政治、因为自私、因为金钱,因为共产党的“蓝金黄”迷惑了全人类的双眼。这么大的事实,郭文贵和闫丽梦、路德、安红、我们的博博士、墨博士、艾丽、Sara、老江我们这些人、战友们说,“这是生化武器,这是动物的、来自自然世界。”我们能做到吗?我们做不到。事实能被掩盖吗?不可能!多简单的事情呢,6个月了,难道人类搞不出来一个真相出来吗?在这种情况下,讨论什么股市、经济、选举,战友们你们不觉得荒唐吗?只有停止全世界人民因为CCP病毒的死亡,是我们人类的唯一方向;只有寻找到CCP病毒的真相,才能停止美国和全世界人类的死亡。

这两天网络上很热闹,有人又开始讨论了,怎么处理9200万党员?还有一些欺民贼又蹦出来了,这要开始灭共了。战友们们又担心了,摘桃党的、还有人喊谁谁爹了,谁都不舒服,战友们。我觉得我昨天跟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我们通话,我说“郝先生,我真没有时间,我连直播的时间都没有”,我说“中国人怎么就活到这个份上了呢?”我在直播中说过无数次,就是从2012年以后突然冒出来个“习大大、彭麻麻”,我简直我看到这个字、我听到这个人说,包括我在电视台60岁的老人、80岁的老人到几岁的孩子叫习大大、彭麻麻。我都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我无地自容。我真希望我变成穿山甲钻个洞里面呆着去,我找个洞藏起来,我觉得我作为人类是个羞辱!我觉得动物世界都不会做这种上丧心病狂、可耻至极的事——敢公开让人民叫他“习大大、彭麻麻”。这无耻、可耻到什么程度,这个共产党?中国人民就买这个单!尽然有人就敢叫,还写到媒体上。这两天又出来个袁爸爸,头一段儿出来公开在叫袁爸爸,尽然就有人直接喊袁爸爸!赵岩这个鳖孙、还有那欺民贼也叫袁爸爸,你叫袁爷爷、袁爹爹都行,他跟你奶奶睡一万次,跟你家睡一万次,你别把我们给裹进去。为啥我们战友也有人喊人家袁爸爸?你不要脸到啥程度!还好有个郝海东、路德,我真不知道,很多人说了我一看,我一看这个节目,“啊,我说做的好。我真不知道。”郝海东是男人,路德是男人,叶钊颖、安红是一个真正的巾帼英雄!

你没事了见谁喊谁爹,还有这不要脸的民族吗?还有这不要脸的人类吗?你没事干了,你缺爹呀!你缺啥也不能缺爹吧!逮谁喊谁爹去,就他那个操行样,他当猪的爹都不配。那赵岩见谁喊谁爹,你给他点钱,他喊你爷爷。你再给他点、你给他点花生米、大麻花,他喊你祖爷爷,他把他奶奶都可以卖给你。你有病啊!你动不动喊人家爹。所以咱这个民族到了什么样的灾难程度?我真的R它八辈祖宗这共产党,你把中国人变成了这副德性啊!一个缺信仰、缺信任、缺诚信,一个缺起码对人类尊重,还缺爹的一个民族,还有这不要脸的事吗?

建筑上买爹文化,全抄人家美国、欧洲的,复制人家、百分之百复制人家;服装,连我都不要脸穿人家西方的,我都够不要脸的了、穿人家西方的。咱没办法,咱没有好的衣服;食品,吃人家麦当劳;中国的茶之乡喝人家的星巴克咖啡、肯德基。咱这个民族文化、饮食、尊严、服装、建筑都已经是买爹文化了,现在直接就见谁喊谁爹。你还有这不要脸的事嘛!这欺民贼在这个人类上干过啥事?这帮王八蛋!又给中国人找一爹、找一烂人、下三滥,而且人又极享受。你让这李洪宽、郭宝胜还有那欺民贼,都喊这王八蛋爹去。

闫博士英文不好,我R你八辈祖宗,你这个混账东西。闫博士不是来卖英文的,她是给你安全的!这帮孙子,老天不灭你们真没天理了。闫博士是来给你秀英文的吗?闫博士讲的英文,你听的懂吗?你这帮孙子。闫博士是告诉你,你将死亡的真相。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你欺民贼,也不存在你这个王八蛋的,喊你自己爹,把你奶奶卖了去吧你。这帮孙子真他妈不要脸到极点了!批评闫博士,你配吗你?

香港运动进行一年多了,你干啥去了?你们这帮孙子。共产党存在70年了,你不惩罚共产党,你现在冒出来说,你奶奶个腿的你,“你要惩罚共产党”。放你奶奶的罗圈屁!闫博士没出来爆料以前,你咋不说说冠状病毒是哪来的?我R你八辈祖宗,你能说过一句爆料的话吗?你有一点点对共产党伤害的能力吗?你这一帮子阳痿党,这帮畜生。

你骂闫博士,说闫博士英文不好,我R你八辈祖宗。我们又不是卖语言的,我们又不是语言学校;我们是卖正义的;我们是给人类带来安全的;我们是拯救全人类的;我们是灭共的。我R你八辈祖宗,你们最近蹦出来的这帮孙子,你们啥时候对共产党有过一毛钱伤害过?香港的孩子被轮奸、被强奸、被杀害,你们说过一句人话吗?

你们这帮孙子要点脸好不好?我们不给你什么,战友们,我求求你们别老说桃子。咱没桃子,咱不在乎桃子,我们的目的不是保护桃子。谁缺桃子,我送给你们去。别老说这丢人的话,战友们,谁有本事谁摘,谁摘走谁摘。我们只要一个——灭共。就是因为战友们,你们这么关注这事,在乎什么桃子、摘桃子,整的这帮孙子都天天不是卖爹、就是卖他奶奶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能不能不关注这事,没有你们的关注,这帮孙子,什么曾宏、庄烈宏、大驴脸啊还有什么郭宝胜、胡平、李洪宽这帮孙子,他就根本不会存在这个社会上,他就是一帮垃圾。

还有什么“袁爸爸”这个王八蛋,这个袁弓夷,你看那个操性样,他他妈舔屁股都轮不到袁弓夷。你去回家,袁弓夷你去卖你奶奶去啊,我R你八辈祖宗袁弓夷,你再提我郭文贵一次,我R你八辈祖宗。去你奶奶个腿吧,你算个屁,你来教郭文贵来了你!你知道班农怎么说你吗?班农说看到你那个样子就觉得你不是好人。是我告诉班农的,班农问了我三次,这是我犯的错。我说你跟他见面吧,不是,我说这个人可能是好人。但我没让他见面,结果那孙子见上去了。所有战斗室见过袁弓夷都说,这是一个龌龊的、猥琐的小人,一看就不是好人。然后给班农许诺给法治基金捐款100万、5千万。我R你奶奶,袁弓夷,你给法治基金捐的款呢?袁弓夷我R你奶奶!你给法治基金捐的款呢?你这个孙子哎。你骗班农你捐5千万,你捐100万,你奶奶个腿的,你连一毛钱你都没捐。你用5千万、100万骗了班农,他是法治基金主席,你跑人那骗吃骗喝,你啥也没干。你有老婆、你有女儿,你知道吗袁弓夷呀?你打着灭共的名义,5千万捐款的名义,100万捐款的名义,你欺骗了班农。

我今天早上告诉班农,我说班农我告诉你啊班农先生,如果这个袁弓夷你不跟他算账,我跟你算账。记住我的话袁弓夷。看看我过去三年说出的话哪一件没兑现的。就你那个low样,就你那个长的那样,就像一个猪屁股没长开似的。我一看你那个脸,就是猪腚后面那个样子,肛门样,一副长不开的肛门脸,你还称他妈袁爸爸。你是孙子你知道吗你啊?你有妈,你有爷爷,你谁爸爸你呀?

所以说战友们,不要见谁都喊谁爹!不要去关注这帮孙子诶。就是你们这帮人的关注,才整的他们一个个的这么妖魔鬼样。

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当时正在忙着呢,班农先生问我,我说这可能是好人,结果班农说Miles不是我的错啊,他说法治基金捐款,你让我当主席,那我不能拒绝捐款者呀。他说捐5千万,一会100万,最后捐5千万,还要好几次账号。这个孙子诶袁弓夷,你他妈整个一个香港人的耻辱。看你见那些王八蛋人,没饭吃的一帮孙子。还他妈billionaire,你billionaire个屁你billionaire。

求求战友们,你当个屁把这个袁弓夷这个孙子给他放了,他连你那个屁都不是。他是香港人的耻辱。这几天好多香港人给我发信息,说这个王八蛋就是香港人的耻辱。你骗了美国人,你会得到报应的,美国人不会跟你拉倒的,你走着看。

好,这篇过去,把他当个屁,给它放了。拍拍屁股,拍拍两下,当个屁,嘣,给它放掉,完了,别浪费时间。

现在我给大家说一下关于国内水灾的问题。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现在国内三峡大坝、葛洲坝,包括恩施、包括整个武汉,包括整个的南京下游,都面临着巨大的水灾的威胁。共产党啊,大家要对共产党有个清醒的认识,就是共产党多在乎这个水灾?我给大家说一声啊,我蒙的啊,我做梦啊,我是做梦蒙的,以下所说的话都是梦话啊。

听说有人给中共中央报告,听说有人在北戴河回来,专门见了社科院专家、水利专家、金融专家。听说,问:你给我说说,他们给我报的数据不一定真实,我想听听你对水灾预测和最坏的结果发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听说这位专家,总共大概十几分钟时间。说:大概长江中下游,就是今天三峡大坝,三峡大坝出事可能性不超过五十,三峡大坝崩开不超过五十,这是原话。就是现在三峡大坝没出问题,我们现在放水必须得持续性的放水、偷偷地放水,叫泄洪,把它泄掉。就像咱们放屁似的,三峡大坝也要放屁,把多余的水放出去,叫偷偷地泄洪。说整个中下游影响人口大概在四千万人,可能造成人死亡三十万到五十万人,这是最低预测。

说第二个可能,如果雨水还持续,在八月二十一号以前,持续性的还有雨水,跟现在的气象和过去的六十年、一百二十年的整个预测就是庚子年吧,大的雨水量的话,参照历史数据,就是取最高的五年的值,然后平均数,大概在八月二十一号基本就见分晓了。这种情况不出意外的情况下,说,三峡大坝和整个下游粮食农产物大概60~70%,基本完了,基本结束了。整个渔业反而会大丰收,因为水多了鱼会多,农牧渔业会大丰收。

如果是再过一点,可能会造成千万人死亡!说,最后如果三峡大坝一下子、不可预测的有30~40%可能,突然崩塌了,那后果就严重了,一切都改写了。就整个长江下游亿万人民可能丧失生命,亿万家园将毁于一旦,因为它将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洪水。因为它上边有大坝,还有几个,现在泄洪能力、分水能力它是一次性的,人们遭受的这种洪灾和洪水的打击是不可控的。

听说中央某领导说:啊,你说得很客观,说得也比较好。但是这三峡大坝不是我们建的,不是我建的,也不是我这届政府建的,是当时的李鹏政府建的。邓小平时代的决定,甚至是毛时代、邓时代的决定,然后江时代完成的,跟我没半毛关系。——就是死上一亿人,跟我没关系。

战友们,这就是共产党。中国老百姓的无知、可怜、被洗脑,是有原因的。到现在还认为爹亲娘亲不如党亲。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恨共产党,但是谁都想当共产党,谁都想当共产党的高官,当个县长,当个局长,当个市长。“什么样的人民选出什么样的政府”,约翰·洛克在政治里面这句话我是最认可的,这位政治哲学家这句话我是最认可的;还有他这个“权力不能被私有化,财富不能被公有化”,我最认可。什么样的人民选出什么样的混蛋政府,什么样的好人民选出什么样好的政府。

你听听这王八蛋说的话,死一亿人口也好,还是三亿口人也好,跟我没关系。这是邓时代、江时代完成,是他俩的事。我听完这话以后,一直到现在我都不能淡定,我坐卧不安。我求求上天,千万三峡不要真的毁了,因为那是人命啊,几亿人命啊,几亿苍生啊。但是,这个事儿没发生,他们这个态度,对人民的生命,对中国老百姓这个决定。什么叫政府?什么叫政府,就政府帮助人民解决问题。当你这个国家政府不能帮人们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人民就会帮助你政府,就解决了你这个政府了。现在可悲的事情,老百姓命悬一线,他们却这样,已经做好了你全滚蛋死掉的准备。

关于救援,听中共中央说,中共中央,我这梦里边,中共中央啊,明确说,他说救援,把全军都派去就能救得了援吗?能救得了几百万几千万人吗?救不了。只有让老百姓自救。但是宣传,在国内外还是要搞好的;关于灾区的信息,还是要牢牢地被我们控制的,绝不能外泄。啊,是吧是吧是吧。对灾区的死亡和灾区的实际信息,绝不能被敌人所掌握,特别是,美国、欧洲的媒体掌握。严封死守,不是大坝,就是所有的有关信息的外泄。现在不防洪了,防外国媒体,防我们G-TV,防我们爆料革命,防西方的所谓的中正媒体。这是多可悲呀,多可悲呀!完了吧,你的命是你自己说了算,我党,你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这如果党不要你了,不跟你亲了。你听天由命吧,别听党由命吧。

第二个,关于金融。对这个最近这个金融方面怎么看啊,这个看来这个什么情况啊?几个问题说完以后,这哥们儿说:现在的金融,关键的问题,我们的货币增发。现在是热钱流进,热钱流出,属于失控状态,接近失控。现在香港恒生和深圳、上海的股市,完全是在我党的控制下的结果。但一旦我们失去控制,这个金融市场会有很大的危机,啊。听说当时中央领导问他:现在我们的货币,这个QE,也就是印刷钞票,到底是什么?什么样的一个比例?他说:大概70%几属于增发。就是咱实际上只有两块钱,结果呢增加了变成10块钱了,就多增发了7块多钱。哟,他说这个比我知道的还好,我以为达到80%多了呢。他说这好啊,他说只有这样,才能让美国人,美国的经济和欧洲的经济处于滞胀状态,接下来是通胀。美国和欧洲是不可能接受得了,承受得了;我们大量的海外进行输送的债务……债务啊。记住这话,债务,就是共产党到了中东,到了东欧,说我们借给你300亿,我借给你500亿。这哥们儿给那张纸,我有500亿了,他就拿着500亿到美国去买股票了。实际上是债务的累积,把整个国内的过度印发的印刷的货币数输送到了全世界市场。全世界的市场全被兑了水,全部虚高。大家看那个电脑,哇噻又涨啦,2300、2400、2500,哒哒哒哒一直涨。

全人类的经济,从来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像过去的两三年,说这样的GDP增长,可能吗?全人类一年的GDP才80几万亿美元,共产党的房地产就6、70万亿美元;共产党的金融票据就达到了将近100万亿美元;共产党对外承诺的债务,那你是无可计算的。所以西方现在多少被兑水了,超过40%-50%。那么西方的货币、西方的金融市场和西方的大宗货品,包括石油、黄金、银、铜、还有一个房地产市场,都被泡沫化了。

西方现在政要们,每个人都跪在股票市场下面,求求你股票市场只涨不降,我好选举。自私的政府,可怜的政治家们。所谓的资本主义,资本的主义,没资本不成主义,没资本赢不了。最后是1%的人,控制着美国和欧洲的财富的这些人,拼了命地要把股市往上推,剪羊毛,然后绑架政治家。结果是什么?大家……怎么可能呢?你就那个擀面杖子,你自己端着也累得慌,你端一天、端两天,你端三天假擀面杖子也累得慌,你自己也得掉下来。它只是哪一天什么时间,每个人都是击鼓传花,这届总统到下一届去,或这届总统到第二任,第二个任期,每个人都击鼓传花,欧洲也一样,美国也一样击鼓传花。但是早晚有一天击鼓传花它会掉下来的。

所以共产党就玩这个庞氏骗局,我让你根本承受不了,你得听我的,我可以帮你多撑一会,让你赢这些选举。如果你不听我的,“嘣”就下来了。而现在1%的人,控制着人类的财富的人,在控制着整个背后的这张肮脏的,这种没有人性的游戏。这就是那天中共领导说:啊,还挺好,70多,我以为80多呢,这对我们来讲,对西方的经济,市场的影响力,会更加加大我们对西方经济、金融市场的影响,好,不错。

听说,我在梦里梦见的啊,中央领导非常开心,红光满面,而且还瘦了很多。所以:金融是战略武器,管用了;洪水爱死多少是邓、江的事,跟我没关系。さよぅなら(再见)!回海边去晒腚去了,晒光腚去了。这就是共产党,这就是共产党。但是美国和世界也要认识到,战友们,所有这俩问题,它是严重的问题。但是什么问题加一起,也不如现在我们说的冠状病毒。这是真正的人类的问题,冠状病毒是核心的问题,如何停止世界人民的死亡?

等等啊,我看时间,班农先生马上就要开始了。完了吗班农先生?不会完了吧?

所以说,人类面临着一个最最关键的选择,只有两个选择:灭掉共产党,解决找到冠状病毒的真相,全人类合作一起研究疫苗和解药;第二个就等着全人类更多人的死亡,全人类集体把家庭变成监狱,让大家都疯了,最后群体把政府废掉。还没到班农先生呢,谢谢木兰妹妹!木兰妹妹现在是24小时在状态,好。

所以说,人类上前所未有的,将家变成了监狱,而且你没有选择,你离开家你就死,你可能死。我过去这三四天,跟我好多同事,比如说我们家族基金的律师,头一段时间就是一周前,她心理状态还能承受得了,现在我觉得她人已经快疯掉了,这位女士。昨天我跟加拿大的两位朋友通信,他的姐姐在后面啊啊大叫,我说咋回事?你姐姐叫啥呀?他说:我姐姐每天现在,最近两三天每天跑到花园里大喊啊……叫。我要死了!啊……我要死了!我要疯了!然后抓头发。不是抓耳挠腮,是抓头发,捶胸顿足啊,她快疯了。他说:我姐姐从小到大就是勤劳工作,现在门也不能出,而且加拿大又严厉了监管措施,他说她快疯掉了。他说关键是没人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啊!

我跟他的会,下一个是跟欧洲的一个并购律师和会计师,我跟她通话。哎呦,我觉得她整个人都已经垮掉了,说话很不耐烦,一直就喝那个冰水“咵咵咵”的。我说我感觉你胖了很多,她说我胖了20多磅。一个女士胖了20多磅这很吓人呐,很吓人的!她说我快疯了,她说不知道哪一天我就自杀了。我噻!这够吓人,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想啊?她说什么时候结束啊?什么时候没有这个该死的病毒啊?我快疯了!我要理发,我要修指甲,她说我现在受不了了。她的孩子天天像疯了一样,头两天孩子还出去到门口的公园跑一跑,这两天孩子也不敢出去了,说最近旁边公园里面有人感染上了,太恐怖了。

然后日本东京的我朋友,说我老两口本来没事,老去下面公园转一转,但最近他说,我们公园旁边的一个幼儿园十几个人感染了,吓得我们俩也不敢出去了。他说我们现在坐电梯都害怕,觉得哪都是病毒。我说你记得郭文贵爆料是从2019年12月31号,我们从G-News发出去的关于冠状病毒的警告;1月2号我在船上告诉全世界这不是冠状病毒,这是人类灾难,这是生化武器。我说你还记得郭文贵说过吗?所有这个病毒到5月份是个关键期,如果5月份解决不了,就要到8月份。8月份之前是人类绝对承受不了的一道红线,心理上承受不了。如果这个时候再不能解决、没有希望,人类上可能一下就乱了,一秒钟内,啪就乱了!但是人类要面对的问题是,真正的感染的灾难,是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就像当年西班牙大流行疫病一样,它是第二年和第三年死人最多,这不是开玩笑的。我说你做好准备吧。快疯了。我说享受你自己给自己建的监狱——就是你美好的豪宅。

人类之所以是人类,他是一个动物世界上一个精灵的动物之灵的动物,你把他都圈在家里面每天面对着墙和厨房,每天面对着电脑和抱住手机,这个人类会疯掉的。不可能半年一年两年!共产党现在希望…,你看共产党现在有个误区你发现没有,所有共产党的官员都认为反正我吃这个羟氯喹我也不会染上,我的生活方式也不会被改变。反正共产党的高官早就被边境控制了,也不能乱跑,就在家里面玩擀面杖子玩少女玩处女玩双修。我的生活没有改变呀,我也死不了啊,然后就等着美国把川普总统干掉。把川普总统干掉以后然后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大家别忘了这是个他更大的误区。我不相信你能干掉川普;我更不相信干掉川普你就能把问题解决了。这个病毒还在那儿呢,你回溯不了。人类最终是把你共产党干掉!但愿中国人你别自己傻乎乎的往上冲,自己扛起来;(给船员说话让打开电视看班农先生fox采访节目),你别自己替共产党扛雷去。这个别干这事。

现在亲爱的兄弟姐妹们马上是班农先生了,我今天啊我本来还有其他几个热题要直播啊热点问题。大家觉得是不是我应该停下来大家去看班农先生节目去?战友们你们要相信我说的话,感不感觉你们家就是你们的监狱,你们承不承认?承认的请举手。啊下一个班农先生啊,下一个班农先生啊。

举手了吧,相信人类上,大家我现在加不了你们,这个功能没有开,抱歉啊战友们。人类第一次有人把你的家庭把你赖以生存的家变成了你的监狱。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是不是人类的灾难?啊,同意吧。我看,哎我的妈呀!一百九十万我以为十九万呢,哈哈,吓人呐。有点吓人呐战友们。现在要,咱马上看班农的吧,大家是不是要看班农节目去呀?是的。

所以说现在美国所有的政治家还有美国所谓的经济学家这帮王八蛋啊贪婪至极呀!现在还不,这木兰让我继续,你七哥再讲仨小时你也让我继续,从来不关心七哥的累不累死活啊,只是就要七哥站这儿给你乱聊是吧,哎,自私啊,咋办呢。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你相信啥你都不要相信政治家。什么叫家的,只要是家都别相信,这帮骗子。现在竟然全人类没有人敢面对共产党说:孙子哎,这病毒来自你这儿,你告诉我咋回事儿行不行?不很简单嘛,把那石正丽给抓过来,是不是?把那几个郭德银等都抓过来。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儿,必须给我抓过来。把那个马里克,闫博士科学家她那个老公,包括她老公。闫博士不高兴了:干嘛抓我老公啊?她老公是坏人,我相信啊。唉!真糟蹋了我们科学家了。

我们的闫博士,叫闫博士,是不是?告诉她,马里克弄过来,你电脑里到底啥玩意儿,这病毒哪来的?不就解决了嘛。竟然全人类这么大的国家,这么伟大的国家和全世界没人敢面对!敢问问共产党。可怕不?可怕不可怕?现在把全人类变成了人间的炼狱,全人类,人类上没有过。然后中国又面临着水灾。

我头两天我跟几个朋友说,我说过去三年发生什么事情,我已经在三年前告诉全人类,黑暗已经到来。没人理我呀!郭“强奸”、郭“骗子”、郭“三秒”、郭“三邪”是吧?没人理我。然后上天就给你看到了一个香港的被杀害、被强奸、被迫害的整个香港走向灾难的这个人间炼狱的真相。哎,全世界说,这不关我的事儿,跟我没半毛关系,老子要关注股票市场,老子要买房子。哎呀,最多帮你推推就不错了,这是香港人民的事,我不管。上天说,你还不管是吧?共产党放出了冠状病毒,你管不管?冠状病毒让全世界人都呆在家里面,坐在电视机前抱着手机看看香港发生什么事。而且让你全世界在思考一个问题,共产党已经让你待在家里边了。已经把你家变成监狱了;把你家的客厅变成你放风的地方;把你家阳台变成了监狱放风的那个笼子;把你家厨房变成了你的监狱里边的最痛苦的地方。让你全家人坐在一起研究,到底人类和你全家还能不能活下去。你要不要面对共产党对你的威胁?共产党是上帝,共产党是耶稣,共产党是佛祖,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把你斗家去了,把你家斗成监狱了。你要不要面对?如果全人类这个时候还不面对,你还不灭共,你还不去坚决地灭共。上天就替你把你处理了,连你一堆处理。因为你和共产党一样了,泯灭良知、泯灭人性!那你这个人类就不需要存在了,什么动物之灵、地球之灵,我给的你一个地球,你就这么给我管的?你这帮人类?拉倒吧,滚蛋吧!人家弄不好是让什么狮子啊,是不是?让大熊啊,来管理人类了,管理地球了。你得了吧,是不是?

如果是上天,真有上天的话。看到人类现在都被关在家里,把家变监狱的时候,你还不去关注正义,你还不去想办法面对问题,完全是满足你一时之欢,所谓虚假的擀面杖子经济和让你自己住在豪宅里,躲在家里,以为全世界只有他们死,我会活着。还有像共产党一样,说长江以南那几亿人死了,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那是江泽民、邓小平干的。然后经济问题,经济问题只要你爱钱,我就让你低下头来跪在我这里。

这是全世界人类已经变成黑帮化,全人类已经变成了最最丑陋的,连动物都不如的,这是犯罪化。全人类都在被黑暗所笼罩着,被黑暗所征服。这真的是就跟圣经里边讲的,人类到毁亡的时刻了。现在我们需要诺亚方舟,需要雅典娜计划。但是我希望的事情,是全人类不要需要诺亚方舟,不需要雅典娜计划。只需要我们的正义,每个人的本能和人类起码的良知和你的勇气就够了。勇气比雅典娜计划重要,正义作为人性的基本的良知,这是比诺亚方舟重要。

我们为什么每个人不去干这事呢?我们天天跟那帮王八蛋、欺民贼那帮孙子,什么袁弓夷长得那个肛门脸,抽搐的肛门脸。你跟他那个老不要脸的跟他混啥?该死的东西,他算个屁呀?那赵岩那个孙子,垃圾就是。还有那什么郭宝胜、夏业良还有胡平,胡平能把老婆给别人轮奸去,你在乎他干啥呀?还有那曾宏那个孙子,他连跟猪睡他都感觉荣幸。只要有棍戳他,他就开心。他天生的就是那个,咱们小时候的玩具。曾宏,只要有棍一戳他就哈哈哈笑,他天生这个被戳的货。那庄烈宏你看那个德行,能拿老婆去卖去,你在乎他干什么?看看你自己能做什么吧。

战友们,当你批评庄烈宏和曾宏还有这个袁傻叉的时候,咱们肛门脸,袁肛门脸的时候,还有郭宝胜啊,还有什么李洪宽、夏业良的时候。先问你自己,你做了什么,先问你自己做了什么?咱不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你自己没做到,不要批评别人。你自己先做什么,你应该继续做什么?我认为每个人心里边都有自己的诺亚方舟,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雅典娜能力。雅典娜就是你这根手指头,传播爆料革命的真相,传播正义,这是核心。

天呐!(福克斯采访班农先生)开始了… 

Yeah!Super!牛!太喜欢了!今天班农的演讲太牛了!重拳,重拳!八卦连环掌!牛牛牛!一会儿下一个叫Radarlio, Radarlio是最亲共的。主持人给整的哇哇的叫,给整惨了,重戏吧,哥们。此时此刻今天的新闻,从美国总统到美国国会议员没有人不看的。战友们,现在记住,你手里面有一个雅典娜的能力,把刚才班农先生的讲话,推向全世界。这就是文贵今天,求求战友们,求求你们了,你们要去做的。

那个什么袁肛门啊,叫欺民贼喊他爹去吧,赵岩一个亲爹,一个爸爸,一个爹叫他去喊去吧,你们不要理他,不要再说任何关于他的事,当个屁把他放了。战友们用你的手指头,想办法把刚才班农的福克斯新闻赶快推。你千万记住,每10分钟推一次,不要停,不要停,不要停。今天的班农的讲话,未来你很快就会知道,他的能量相当于100个战斧导弹,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你们很快会来验证我的话是对是错。求求路波切、安红美女、艾莉女士、Dr博、我们闫科学家正在辛勤的工作着,还有Sara、信友之家、霹雳之家、秘密翻译组,还有我们的天才群,包括喜马拉雅,兄弟姐妹们把刚才班农的这段讲话翻成各种语言,推到全世界去,放到G-News放到盖特上,拜托了。

这段话说的太重要了,是美国在近期的唯一一个人做到!你看,司法部长,司法部长和班农和瑞恩FBI老大,和蓬佩奥,皮特纳瓦罗,你知道他们有什么共同吗?百分之百的…。 (电视里人)这是绝对亲共的叫Radarlio,这个烂人啊这是绝对亲共的,超级亲共,老钱了,都是坑的中国人民的钱。记住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百分之一百的虔诚的信徒,天主教。战友们,他们就是一个共同的天主教信徒,他们讲的话没有一句假话。蓬佩奥昨天已经公布了吧,竞选2024年总统,蓬佩奥一定会是下一届总统。蓬佩奥,班农,Tom Cotton,是下个,2024年,总统三个人之一,一定会出一个总统的。一个人出总统,另外一个人一定是副总统,不可能有别人!你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话。2024年,一个人是总统,一个人是副总统,另外一个人就是国防部长,甚至下届就是,2020年之后,就是2020年。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一定要百分之百的,拜托了,你们手指头,在家里呆的烦的,不要老抠着手机,看那些无聊的东西,浪费生命。如果你端着手机,你只看别人的信息,你从来没参与过,你那叫kill yourself, kill life,kill time,就叫自杀,消磨时间,自杀。你要参与,用你的手把刚才班农的话推到全世界你能推的媒体上去,绝对不能是个转发,想尽一切办法推出去。另外每个人手里面都有一个诺亚方舟,这个诺亚方舟拯救你自己,就是你的心,不要被妖魔鬼怪影响,带到沟去,你要走到一个真正的,你手中的雅典娜的计划,去动用他。这是你唯一能赢的地方。战友们,这就是今天的直播核心。

还有两个核心问题,就是关于中共的很多事我就不说了,我怕你们记不住,我有时候我怕你们今天睡不着觉,共产党已经邪恶疯狂到了极点了。某种程度也是好事,上天让它亡,必先让它疯狂!你真的以为三峡大坝死了没人跟你算账?我才不相信这事呢。所以说大家一定要记住,世界,人类,全地球都在改变。上天把人类到这,叫你看到了香港,中国人的可怜就不用说了,香港让你看到了,再给你冠状病毒,你还不认清共产党,你还不消灭它。刚才讲了多少遍CCP Virus,CCP Virus,CCP Virus,只有消灭共产党,只有decouple,只有彻底脱钩,只有找到真相!

我们的闫博士,我们的科学家,现在是美国以及世界各国政府,一个字一个字抠的,研究的最重要的人物。任何人玷污我们的英雄科学家,任何人对她荣誉的玷污,你都会收到上天的惩罚。我们的路波切干了个好事,这就是路德先生,咱们的路德访谈太重要了,做的太棒了!最近这几期节目做的,简直路德嘴真的开了光,路波切。我们一个路德顶他一千倍一万倍的欺民贼过去三十年的和。忘掉那帮孙子吧,当屁把它放了,这个王八蛋,上天会惩罚他们的。

现在好多非常好的,我们的战友已经变成了我的同事了。我再重申一边啊,我们没有合同关系的叫战友,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一旦签署合同关系,你在我这拿工资了,我们共同成了同事了,咱就不是战友了啊。战友那是你业余的,你的工作是我同事,所以我们同事之间不受任何约束,是同事的约束,合同的约束,大家别搞错了啊。哎呀,我现在好寂寞呀。

现在一起为全世界人民,新中国联邦,还有香港同胞,台湾同胞,西藏同胞,祈福。阿弥陀佛!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绝对是一个伟大的日子,我今早上穿了西装的时候班农先生看到我说,哎呀,他说你穿这个西装好隆重啊。我说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家记住今天吧。接下来,下一周你会看到,如雨点般的重锤砸向中南坑,大家记住,会让你绝对震撼!不要错过下周。但是你要拥有下一个美好的一周,先动起你的雅典娜手指,传播班农今天的采访,快点,快点,快点,拜托了,拜托了兄弟姐妹们。文贵愿意为你们付出一切,只要我能做到的。但是一定要记住,不要把家变成你的监狱的唯一办法,灭共。

唔该晒!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