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阶梯水坝发电站群的悲剧基因 ——防洪抗旱与商业发电的冲突

作者:1900

电力是现代社会最基础的要素商品,依照2020年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上半年售电量20890.75亿千瓦时,粗算电力行业全年售电量约为5万亿千瓦时。按照民用电售价0.55元计算,每年营业收入约为2-3万亿CNY元。其中水力发电占比约为35%-40%,每年全国水电营业收入约为 1万亿CNY元。一般水力发电项目运营成本相比火力发电会低很多,扣掉每年折旧和利息后,毛利润约为收入的70%。也就是说,我们谈论的水电站大坝背后是一个年化约万亿利润规模的市场!

假定大型水电站100亿立方米库容水量,按照100米水面高度计算,每立方米约产生0.25千瓦时电力,按照现货电力上网价格约 0.12CNY元/千瓦时计算,库容水量价值约为3亿CNY元营业收入。即便是10亿立方米库容的中小水电站,库容水量价值也超过2000万CNY元。

超级大坝水电站几乎都是上市公司,基于高利润和垄断的特征,遵循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我们来设想几个场景:

假设A :气象预报显示携带百亿立方水量的台风未来7天的行进路线有50%的可能经过水库上游区域带来巨量降水,水电站的运营公司会不会提前将价值几千万甚至几亿元的库容水量提前放掉,腾空库容用来防洪?

腾空库容之后降水如期而至也就罢了,如果降水未到,死水位库容和发电创收的压力,如何面对?如果你在这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体制内混了20年才到决策者的岗位,你想承担起这个责任吗?

对!最有可能的是:忽视预报,等大降水来了同时以“大坝安全”为由泄洪。客观上会造成大降水与库容泄洪的叠加,加重下游的防洪压力,乃至于间接造成灾难。因为大小水电站均直接或间接的与权力集团有关,之后上级可能找几个替罪羊和一些“多难兴邦”的口号来大事化小。

假设B :到了干旱的季节,大型水库要保证库容量发电,上游来水几乎没有,能保证基本库存水量就不错了。如果你是运营公司决策者,会为了下游的旱情,主动的把宝贵的库容水放掉抗旱吗?

对!最有可能的是:只蓄水不放水,下游的旱情根本得不到缓解。

结论:水电站设施的防洪抗旱功能与发电功能是冲突的,在商业运营的角度看这个矛盾尤其不可调和!

注:E=mgh=1000Kg*10*100M=1000000/3600000J=0.27千瓦时*转换效率90%=0.25千瓦时)本文所列数字计算均为示意性的粗算,意在说明数字规模,并未严格考虑各种前提情况。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谢谢

+1
maliya
7 月 之前

谢谢

+1
Rocky
7 月 之前

共匪建这么多水电站,尤其是三峡水电站,绝对是自大到了极点,贪婪到了极点所致;道德经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共匪非要给改成 道法党。呵呵,连上帝都听党的了。对于发源于喜马拉雅地球之巅的两条母亲河,黄河、长江,大江大河的周边自然会形成很多湖泊、湿地、沼泽,这些就是自然形成的水量调节系统,主水道水量过多时自然会向支流、湖泊中分流,旱季主水道枯水时,支流、湖泊中的水就会回补,这就自然形成了一套水量调节系统;如果人们想着去做一些改动,也要在尊重自然的基础上去做改造,并且要符合自然规律;比如都江堰是在战国时期修建的水利工程,但直到今天都在发挥作用,这就是尊重自然规律的结果;共匪自大到要与天斗、与地斗,他们通过这种宣传给大众洗脑,让人们不要再信仰上帝,只信仰共党马列就可以了,而共党是被几个人或家族操控的,那中共国就是妥妥的独裁人治,就必然存在地狱,就必然低效,不可能自主发展,普遍存在的现象是外行领导内行,普遍存在的现象是人身依附,靠人际关系网办事,所谓的商业大佬都要依靠权贵阶层做白手套才能发财致富。这是少数人奴役多数人的道路,对整个人类来说这是一条死路,所以新中国联邦说消灭共匪是正义的要求,是天道的需要!!!

+1
1900
7 月 之前
Reply to  liuneng022

您说的太对了,“。这是少数人奴役多数人的道路,对整个人类来说这是一条死路,所以新中国联邦说消灭共匪是正义的要求,是天道的需要!!!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