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散布恐惧,港人退缩了吗?

Description: Macintosh HD:Users:JohnLee:Downloads:20200702123038453.jpg
(图片来源: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02/1472298.html)

据美国外交家杂志报道,中国大陆的人权律师、劳工组织者、反歧视倡导者、批判性记者和网络意见领袖,几十年来他们都将香港视为一个不完美但更自由的乐土。香港为中国维权人士提供了一线希望。在这里他们可以公开参与街头抗议,可以谈论人权,可以参加纪念64活动。对中国的许多底层激进人士来说,希望有一天大陆人民也可以聚集起来批判政府,而不用担心被捕或失踪。

2020年7月1日,随着香港《国家安全法》的颁布,原来的一丝希望全部破灭了。该法令将分裂、颠覆、恐怖主义或与外国势力勾结的活动定为犯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类似的国家安全条款相呼应,可是这些罪名的界定故意模糊不清。这种模糊性放大了它们的寒蝉效应,果然港人人人自危。

众所周知,中共政府一贯以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为幌子压制反对声音。中共政府的专制机器深入到社会每一个角落。他们可以向抗议者的家人和在宗教领袖施压,逼他们低头服软。他们还可以威胁房东驱逐这些房客。当非强硬手段失败时,他们就雇佣暴徒殴打。所有这些手段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当地政府执行的。

中共政府试图通过引入国家安全委员会先发制人镇压民间社会运动人士来的声音。2015年,中共政府对中国蓬勃发展的公民社会意识进行了全面清理,709打击维权律师,解散基层劳工组织和家庭教会,以及逮捕网络意见领袖。也是这一年,在香港销售类似于中共领导人小报的出版物的瑞典书商桂民海(音译)被 “失踪”,却在中共国家电视台上重新露面,承认了肇事逃逸的罪行。这些 “编排和导演 “的审判逼迫这些人权律师和底层劳工积极分子公开认罪,声明他们背叛了祖国,并与 “敌对势力 “勾结并且还要流泪道歉。

2018年,几十名自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学生到中国南方支援工人罢工。他们还没来得及参与活动,当局就来到他们身边,突袭了他们的住所,四名学生领袖失踪。后来,这些学生领袖据说在视频中认罪,为批评中共而道歉。如果一小撮坚持马克思主义原则–而不是民主原则–的大学生被失踪,那么,香港的这些不听话的大学生未来会怎样呢?

这时港人不禁要问,香港的法官、检察官和律师是否会像在内地一样“灵活地“执行香港的《国安法》?他们会不会使法律变得更有压迫性?会不会把内地那种不合理的、私刑手段带来香港,成为执法工具?

《国安法》的影响也超越了中共国界。《国安法》第三十八条将涵盖范围从香港人扩大到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只要从事有可能破坏中共国家安全的活动都适用。因此,支持香港运动的外国人士很可能会采取防范措施。人权组织、宗教组织和其他 “敌对的外国势力 “从香港流向台湾和其他更安全的地方似乎是不可避免的。由于这些组织中的许多人都把香港视为影响中国维权活动的重要阵地,他们的离开将进一步孤立中国大陆被完全包围的维权人士。这已形成恶性循环。

更讽刺的是,随着《国安法》的颁布,香港人现在必须向大陆的底层激进人士学习如何应对集权政权。他们的创意策略无奇不有,比如拿着白纸贴在脸上表示对不能发声的抗议。逐渐的,隐藏政治信息的微妙反抗艺术可能会传播开来。他们会在社交媒体上表演,以隐秘的方式来抗议法律程序。他们将学会了如何在人群中传播自己的声音。最重要的是,他们将从大陆几代中国激进人士的勇气和牺牲中汲取教训。香港人的反暴政斗争将继续下去,即使他们没有选择必须借鉴大陆激进人士的自我审查和战略技巧的样板。

译评:《国安法》堂而皇之地在香港播撒恐惧。它不仅是字面上的严刑峻法,而且可以在实践中随意裁决、选择性执法。不过,恐惧归恐惧,香港人却没有退缩,他们的反暴政斗争转入地下,从未停止。香港人永远都是我们民主运动进程中的耶路撒冷!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二舅马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