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新闻秘书凯里·麦肯尼新闻发布会摘要

白宫新闻秘书凯里·麦肯尼于2020年7月9日举行新闻发布会,申明川普总统继续为美国人民而战,为他们争取在学校里平等的上学机会,为他们争取实现美国梦的机会,为了这一目标,他大胆而坚定地强调美国学校今年秋天必须重新开放。

新闻发布会摘要:

大家好。 在纠正美国教育制度中种族和收入的差距上,没有人比川普总统做得更好。

每个孩子,无论种族、收入水平或学区如何,都应有平等的机会实现美国梦。 实现这一目标始于我们的学校。 证据很明显:根据CREDO的一项研究,对41个主要城市地区的分析发现,得益于教育选择权,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获得最多的学习机会。

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总统在其国情咨文中明确表示:“长期以来,无数美国儿童被困在不合格的公立学校中。 为了营救这些学生,美国18个州以“机会奖学金”的形式来兑现公民的教育选择权。 相关的项目如此受欢迎,以至成千上万的学生仍在等待名单上。”  现在,我想说……“我呼吁国会给100万美国孩子提供同样的机会…… 而通过《教育自由奖学金和机会法案》,”他说,“因为不应强迫任何父母将孩子送往一所不合格的公立学校。”

现在,如果民主党人如愿以偿,孩子将根本无法上学。 这是川普总统不能接受的。川普总统大胆而坚定地强调美国学校今年秋天必须重新开放,以此继续为所有人争取在学校里平等的上学机会而战。 数据很清楚的表明:持续的停课对资源匮乏的学生造成的伤害最大。

麦肯锡公司(McKinsey and Co.)创建了这些模型 —— 我为您提供了一些图表 —— 来估计学校停课的潜在影响,他们发现:“在学校关闭期间,学生们无法学到的知识的多少取决于远程学习的机会,远程教学的质量,家庭支持和参与程度。”

如您在此图表中所看到的,在远程教育中,对接受中等质量的线上教育的学生,相较与线下教育,他们的进步更加缓慢; 而对下等质量的线上教育,学生会停滞在当前的年级;而那些无法在家接受远程教育的学生甚至会退步,一些甚至辍学了。

如您在此图反映的三种情况中所看到的,如果学生在秋季重返学校,他们在学习上的差距远远小于明年1月或明年秋天返校的情况,如果拖延到明年秋天,可以看到导致的学习上的差距将会非常巨大。

而关闭学校不仅仅影响学生的学习。 正如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指出的那样:“对于全国各地所有的有色学生来说,关闭学校带来的问题甚至比中断学业更为严重。 学校也是为社区提供食物和住房的纽带。”

请放心,川普总统比任何人都知道重开我们学校的重要性,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是重开学校的最积极的倡导者。 川普总统的美国 —— 毫无疑问,他将继续会是最伟大的斗士,为所有人争取在学校里平等的上学机会,为所有人争取实现美国梦的机会。

先说道这里,我将回答问题。

问:谢谢你,凯里。 我只是很好奇:今天最高法院的裁决对川普总统不利,川普总统对由他任命的两位最高法院的法官Neil Gorsuch和布rett Kavanaugh投了他的反对票感觉如何?

答:大法官有权表达他们的意见。 这是政府的独立部门。

但至于决定,川普总统向我强调 —— 我刚和他一起在椭圆形办公室里 ——正是Kavanaugh大法官指出了,最高法院大法官一致认为纽约州法院的案件应该退回华盛顿特区地区法院重审,总统可以在那里提出宪法和法律层面的异议。这是个一致意见。

此外,在Roberts的意见中还指出,纽约州一案中,基本上,大陪审团说,他们被禁止从事任意钓鱼执法的活动,以及出于恶意或意图进行骚扰而展开的调查。 因此,这种用语很清楚地表明,这对总统是一次胜利。

问:当您在椭圆形办公室与总统交谈时,他有特别谈论Gorsuch大法官或Kavanaugh大法官吗?

答:我们没有特别谈论两位大法官。

问:好的。 如果可以的话,有一个关于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防疫指南的问题。 关于重开学校,昨天,副总统出来说,他说CDC将在下周就重开学校方面提出新的指南。 但是CDC的负责人今天早上在另一个网络上说,他们不会更改那些指南。 他们只会发布一些其他的文档。 您能解释一下两者之间的差异吗?

答:是的,CDC的主任指出,还会有其他指南; 副总统也指出了这一点。 但是我们与Redfield博士保持一致,他说:“我不希望防疫指南成为不重开学校的理由。” 他说,这些并不是处方。 只是参考。 最终,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会自行决定他们各自的防疫指南。到目前为止,已有47个州发布了它们自己的指南。

我还要指出,CDC认识到在指南中,他们建议的许多事情是不可行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使用18次“不可能”和9次“不可行”的原因。

我们希望我们的学校重新开放。 这对于孩子的健康和幸福是至关重要的。

问:谢谢,凯里。您昨天说过,您会问总统是否支持错开学校重开时间表的想法,即孩子们分批在不同的日子上学。 你有机会咨询他了吗?

答:是的,我今天确实尽力与他取得联系,但是由于最高法院的裁决,我们尚未完全谈到这一点。 但这在我要和他跟进的事情的清单里。

问:抱歉,我觉得副总统和Redfield博士描述的是两件事。 一个是更改先前发布的指南,而Redfield博士今天上午讨论的只是添加补充的指南。 实际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另外,白宫是否还在计划发布自己的指南?

答:我认为Redfield博士已经指出了他不打算废除目前已经颁布的指南的文本。 这将是补充性的指南,但这不是要求,也不是规定性的 ——这是他对最初版本指南的定义。 他说,不应将防疫指南用作不重开学校的理由。

我们所有人的目标都是相同的,重开学校是因为孩子的健康完全取决于它。这是当务之急,正如我在演示中所展示的,旨在纠正因学校关闭而造成的学生间的差距。

问:白宫是否还会发布其他文件?

答:我对此没有任何公告。目前还没有,但不意味着将来也不会有。

问:谢谢你,凯里。 我将尽力快些问完我的问题。 总统的税表是否仍在审核中,具体是哪几年的?

答:总统的税表仍在审核中。我不知道具体是哪几年。

问:好的。 我是否可以问您:他可以随时公开他的税表。该案一直提交到最高法院。他自己提名的人也反对他。 就此,难道美国公众不该怀疑总统在试图隐藏某些东西吗?

答:首先,让我要指出一点:税表正在审核中。他说他愿意公布税表,在它们不再受到审核的时候。 法官没有 ……

问:显然,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你不这么认为吗?

答:大法官们的裁决并没有对他不利。实际上,各方一致意见认为这需要退回到地方法院。 他们甚至认识到总统可以提出很多论据来反驳。

而实际上,我要表明的是Vance的大多数为总统制定了一个策略。 他们说总统“有权以州法律允许的任何理由对传票进行质疑”,诸如传票是“恶意的或过重的过广的”。

他们还提出,总统可以依据宪法对传票提出异议,并且他们特别提到他可以提出的一个质疑是此传票违反了宪法中的条款。

所以,本质上他们制定了一条路线。大法官们的裁决并没有对他不利。

问:好的,很好。 我对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没有异议。 不过,我要问的是,更明确些,无论法院怎么说,总统都可以随时公开他的税表。那么,为什么美国公民们不该怀疑总统在试图隐藏某些东西?

答:您知道,四年来媒体一直在问这个问题,四年来,总统一直在说同样的话:他的税表正在接受审核,当不再接受审核时,他将会公开。

但我还要指出,对深谙党争游戏的众议院民主党人来说,这是一项令他们难以忍受的裁决。 他们还传唤了总统的信息 —— 财务信息。 Roberts大法官说:“远非为三权分立着想,众议院的做法反其道而行,滥用国会权力传唤总统个人记录。”

好吧,将这些把戏留给众议院的那些民主党人吧,他们已经上演了一出党派间的猎捕女巫的政治游戏,试图弹劾总统,这次不过又是另一出,最高法院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问:关于新冠病毒的问题。 自6月中旬以来,全国住院人数上升了50%。 总统怎么还说这个国家现在处于“良好状态”?

答:我要指出的是,关于住院治疗,在今早Birx博士的交谈中得知,在很多医院中,在那些住院量接近饱和的医院中,只有10%到40%的患者是因新冠住院,因此很多医院的住院人数与新冠病毒无关 。

问:所以住院人数的增加不是因为新冠病毒?

答:很多医院的住院人数来自择期手术和其他的手术。 在达到饱和的医院中约有10%到40%住院人数是和新冠病毒有关。 但是,很高兴您问到新冠病毒,因为我确实想花一点时间来强调联邦政府为此所做的一些事情。

问:尽管您对择期手术有您的说法,您能否先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现在在住院人数攀升的情况下依然是情况良好?

答:好吧,我要指出的一件事是关于死亡率,如果按每周死亡率来看,已经下降了十倍。 如果和那些死亡率最高的日子相比,您甚至可以得出更大的跌幅。 我们看到死亡率正在下降, 那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每当看到有人死亡,即使是一个生命,我们都会感到伤心,但我认为,情况正在好转,我们正在进入下一个阶段。

问:但是不是还有很多重症病人吗,凯里?

问:谢谢您,凯里。 关于中国:美国政府今天将宣布针对中国的一些参与虐待维吾尔人的高官进行制裁。

问:但是,您能否大致说一下这对美中关系有何影响,是否会危及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

答:我认为,政府也同样认为,这些Magnitsky法案的相关制裁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无关。这些严厉的制裁是本届政府对中国共产党侵犯人权行为采取的强有力的行动。

我要强调的是,我们制裁了中国的几位官员:党委书记,前党委副书记,和现党委书记;还有前党委书记。总共三个。

今天公布的是川普政府一系列行动的最新进展,已经实施的制裁并不只有这些。还有出口限制。总统已经签署了维吾尔族人权政策法案。

在支持人权,反对暴行上我们始终立场强硬。需要让美国人民知道的是,这些暴行包括强制堕胎,绝育及其他极其卑劣的行径。

问:所以您要传达给中国的讯息是,此问题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分开的, 是这样吗?

答:人权的问题至关重要,这很重要。 我们采取了行动。 我们已经制定了第一阶段方案,希望中国政府能够重视。

问:谢谢,凯里。 您提到今天的法院裁决是一次胜利。 可从总统今天早上的推文的语气来看,他并不那样觉得。 是因为有了更多时间的反思而让他的想法发生了变化吗?

答:不,总统认为大家应该尊重绝对豁免权的原则,这是总统在法庭上的态度。 你知道,他相信对此原则应该有更多的尊重。

Alito大法官援引《哈佛法律评论》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就宪法而言,总统是不能睡觉的。 总统必须随时待命回应任何即时的通知,并准备好采取一切行动来维护,保护和捍卫宪法和美国人民。” 我们希望此观点能够获得更多的尊重。

但是,正如Kavanaugh大法官指出的那样,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所有九位大法官都说这需要退还给下级法院,而且事实上,Vance检察官并未因这个裁决而得到查阅那些相关的税表记录的权力。相反,还需要进一步的程序。

问:但是,介于给纽约的美国律师一个机会来查看这些文件对总统来说无疑是一件不让人高兴的事情。 总的来说,我想知道的是,此裁决和对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DACA)的裁决,对性少数者(LGBT)权利的裁决,对人口普查的裁决,在这些裁决之后,总统是否对他对所有大法官的批评,特别是对Roberts首席大法官的批评感到后悔。

答:不,我认为在所有这些裁定之后,总统强烈意识到,在法庭上我们需要更多保守派的大法官。 他非常坚持这一点;这促使他说他将发布一个更多保守派的大法官的名单,他希望那些大法官来服务于法庭。

因此,我认为这是最大的收获,不仅是此次裁决,也包含您提到的先前的那些裁决。

问:但是现在法庭上有保守派的大法官。而结果依然是5比4。

答:是的,然后有一个9比0的一致决定,同意此案需要退回下级法院,而且如我先前所指出的,如何在下级法院进行诉讼的策略也已提出,也提出了一些总统在下级法院可以用来反驳的论据。

问:我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关于今天的裁决:最高法院否定了总统的申明,即总统在任期间不受调查。 他是否同意自己不具有豁免权?

答:总统依然保持他最初的立场,他同意Thomas大法官的不同看法,他说:“在总统的任务如此重要的情况下还要占用总统额外的时间,这是不可理喻的?,而总统办公厅不能委派给下属。 传票既强行占用了总统有限的时间,又加重了他的工作负担。” 他接着详述了这个立场。 所以他同意异议人士的意见。

问:但是他们同意他不具有豁免权。

答:他同意Thomas大法官的异议。 因此,他对大多数在绝对豁免权上的观点表示质疑,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强调这次裁决是一次胜利,因Vance检察官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即可以查阅相关的记录。

问:所以他依然觉得他会免于调查?

答:总统仍然坚持他原来的立场。他接受最高法院的任何意见,因为这是国家的法律,但他并没有改变他的观点。 他可以不同意最高法院的意见,但他一定会遵循。

问: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新冠病毒的,我会快点说。你说不希望在重启学校中,将CDC的指南适用于所有的所学校而丧失了灵活性以致过分严紧。那为什么政府不顾及各个学校自身的灵活性而要求它们在同一时间重启呢?

答:因为我们完全可以安全重启,而这其中有很多利害攸关的问题。我提到过,美国儿科学会的6,700名儿科医生认为必须重启学校,另有1,500名英国儿科医生也对此表示认同。

不重启的代价太大了,你所在的CNN新闻网就在报道虐待儿童的问题。我昨天提到过这个研究。CNN对于这个的报道非常的好。

问:没人质疑这一主张……

答:光马萨诸塞(Massachusetts)州一个州,儿童虐待事件的举报量就下降了55%。因为很多时候,学生不上学,我们就无法发现这些虐待问题。持续关闭学校的代价太大了。学校完全可以安全的重启,连美国儿科学会都认为可以。总统会一直站在学生这边。

问:这样做没有任何道理啊。

答:已经有47个州发布了指导意见。还有很多地方指导意见也已经实施。我们能很好的重启学校。而且我也多次指出,美国儿科学会也发布了他们的指导意见。现在的指导意见太多了,我们相信总有办法安全重启。对于政府来说,学生永远是第一位的。

问:谢谢凯里。按照Kaitlan所提第一个问题逻辑,我有一个跟进的问题:如果总统仍然认为他有绝对豁免权,那听起来他好像觉得作为美国总统,他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答:好像大家对法律术语不太了解。“绝对豁免”是一个法律术语。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它的意思,不如我引用Alexander Hamilton的原话来更好的解释一下它的意思。Thomas大法官的意见中也引用了他的原话。

Alexander Hamilton的态度和看法为绝对豁免观念建立了基础。描述如下:“精力充沛的领导者是一个优秀政府的重要特征。这对保护社会不受外来侵害至关重要;其重要性不亚于维护法律的稳定实施;不亚于保护人民财产不受那些妨碍司法秩序的非法高压组织的侵害;不亚于保障人民自由权利不受来自那些野心家、帮派、无政府主义者的破坏行为及骚扰的影响……一个孱弱的领导者意味着一个没有执行力的政府。”

Alexander的观点是领导者被赋予了许多宪法权利,也承担着许多保护这个国家不受外来和内部侵害的责任。管理者必须能够不受阻碍的采取行动。这就是绝对豁免从何而来,也是政府在法庭上所捍卫的东西。我们很高兴看到最高法院以9:0的投票结果将此案退回地方法院,但是我们对绝对豁免权的处理结果。

问:凯里,你是否可以解读一下教育部长DeVos今天关于他不会切断学校资金,并把资金发放给家庭的评论?你知道他评论的意思吗?

第二个问题,与前一个问题无关,白宫对Vindman陆军中校昨天的退役有何评论?

答: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没有看到DeVos部长的评论。但是根据你所描述的,我认为它涉及了总统昨天关于,如果学校不重启,其将调整教育资助方式的推文。

正如我昨天指出的,政府的目标是将资助与学生挂钩,而不是与那些不开门的学校挂钩。这是我们的最高指导原则。至于会采取什么行动,未来会有什么措施。我们希望全国的学校都重启;这是我们的目标。并且,如我指出过的,我们希望在第四阶段进行更多的教育资助。

至于Vindman中校,我不想关注或评论一个前初级员工。我知道他离开后白宫没再跟他进行过接触,建议你联系陆军以获得更多信息。

问:白宫是否向他施压迫使其退役?

答:没有。

问:凯里,继续关于新冠病毒和学校的问题:北卡罗莱纳(North Carolina)州新冠病毒相关住院量出现新高,每日超过1,000例,且持续5天升高。白宫是否认为North Carolina州和其他受到新冠病毒重创的地区也必须于下个月重启全部学校?

答:我们认为所有学校都应该重启,我建议你咨询CDC主任Redfield博士。他昨天讲到:“这种病毒对小孩的影响非常有限。”他继续讲到:“跟流感不一样,小孩并没有驱动传播周期。”他与斯坦佛前任首席神经放射学家Scott Atlas博士意见一致,Scott Atlas博士说:“18岁以下儿童因新冠死亡的危险几乎为零,患重病的危险也为零。”耶鲁公共卫生学院的Albert Ko教授也对此表示认同。

最重要的是,跟其他年龄组比起来,新冠病毒对儿童的影响微乎其微,或者说非常小。你知道,真正威胁儿童的是没人去举报儿童虐待;是那些正在发生的严重后果;是我指出过的,孩子们因为待在家里不去上学而产生的教育差异。

问:Birx博士昨天也指出,没有足够数据证明病毒如何影响儿童,因为他们起初没有像测试成人一样去测试儿童。针对像North Carolina州这样受到重创的地方,你认为他们完全应该在下个月重启学校吗?

答:我们认为全国的学校都应该完全重启;我们认为孩子们的危险是非常小的。这里我引用美国儿科学会的意见给你。我敢说那67,000名儿科医生都是极为关心他们的病人的。他们认为有较大患病危险,某些情况下死亡危险的儿童和青少年应在待在家里不去上学。我们的总统为儿童的健康和福利而战。

问:谢谢凯里。上周,一篇来自底特律的关于羟氯喹的报道指出,这种药可以降低一半的死亡率。总统也发表过关于羟氯喹的推文。但是一些政府机构,比如FDA,和一些政府医疗专家却告诉美国人民,这种药对新冠病毒无效。美国人民到底应该相信谁?政府对这种也许可行的疗法的官方态度是什么?

答:很高兴你问到这个。总统一直表示他认为羟氯喹是一种非常有希望的预防性药物,但除非有医生的处方,否则任何人都不应该擅自服用此药。这点至关重要,非常重要。总统本人一直将其作为预防性药物服用。

我想指出,有很多错误的研究报告被过度宣传。比如柳叶刀发表过的一篇质疑羟氯喹的研究报告就被很多媒体趋之若鹜。NBC的Glenn Kirschner甚至说总统应该因为这篇质疑羟氯喹的研究而辞职。CNN用了90分钟来公布这篇后来被拆穿,并被撤回的研究报告。

但是通过这篇被柳叶刀撤回的研究报道,我们看到了这篇来自亨利福特健康系统的研究报告。亨利福特健康系统的研究报告表明羟氯喹非常有效,连CNN都发推文表示,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备受争议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有效提高了医院中新冠病患的存活率。亨利福特健康系统首席执行官说,必须指出的是,在使用方法正确的情况下,羟氯喹有可能成为患者的救命金丹。

我们的态度一直如此,那就是总统于该项研究发布前数周就明确了的:羟氯喹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药物,但只能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

问:FDA会重新授权在紧急情况下使用该药物吗?

答:请向FDA寻求答案。

问:好的。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一个跟进问题。总统数周前提到过,政府计划将Antifa运动认定为恐怖组织。后来我们没再听到任何相关消息。这个计划是否还存在?何时会发生?

答:其实是司法部表示他们要将这些案件作为国内恐怖主义案件来起诉,所以我建议你询问司法部他们具体是如何操作的。不过司法部已就此逮捕了很多人,其中包括俄勒冈(Oregon)州波特兰(Portland)市7名多次冲撞,甚至攻击执法者的不法人员。

我们在努力确保Antifa运动不能控制街道,政府会抵制那些不法行为。

问:总统是否仍认为他们应该被认定为恐怖组织?

答:总统坚持他所说的。

问:谢谢,凯里。我有一个关于那位要求川普总统提交税务记录的纽约地区检察官Cyrus Vance的问题。Vance有一系列保护掠夺者,攻击共和党的恼人记录。给非纽约居民一些例子:2011年,他帮Epstein弱化了其性侵略者的身份;2015年,纽约警察掌握了Weinstein承认强奸的音频证据,Vance办公室却拒绝起诉。攻击川普总统及其家人,以及他们的企业的同时,他还做了这些。

基于Vance所做的这一切,川普总统现在对他持什么样的个人立场和政治立场?我是说,Vance是不是在政治化地滥用司法系统?川普总统对他什么看法?

答:你提出了一些非常好的关于这位党派主义的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的问题。Alito法官在他的意见中阐述的一些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说:“对于那些潜在的利用传票进行的骚扰,我们不用像普通市民那样表现得天真。”“就像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总统是个容易识别的靶子。”“整个美国有超过2,300名区域检察官和地区检察官……许多区域检察官都是被选举出来的,许多检察官都有进入更高政治舞台的野心。”

下面来说这位民主党人Vance,Thomas大法官指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Thomas大法官指出,这位纽约县的地区检察官Cyrus Vance提交了一份给总统个人会计公司的传票,而这份传票,引用“几乎跟国会委员会发出的传票一样,要求总统近10年的财务记录。”

所以这位党派主义的检察官,这位来自纽约的民主党人,正在帮助和教唆民主党人攻击总统。如Nancy Pelosi一样目无法纪的民主党人,试图以各种虚假指控来攻击总统, 虚假指控总统参与勾结,在弹劾调查中对总统进行虚假指控,现在是在Vance的协助下继续进行虚假指控,这终将会被最高法院驳回。

问:对于不是律师的人,我是说,有没有对政治目的过强的地区检察管追责的法律手段?还是说这是属于另一个范畴的交锋?

答:我得说,你知道的,这是由州级选举产生的官员,所以我想可以通过投票箱来对其反击。

但是有一点我得指出,你知道,奥巴马总统和副总统拜登被证实对川普总统的竞选活动,对反对党,从事间谍活动。副总统拜登在就职仪式前还在椭圆办公室谈论Logan法案,然而紧接着,Logan法案就被用于攻击Michael Flynn中将的武器,这是极其不公平的,是司法公正的重大失败。奥巴马和拜登没有因此受到惩罚,但是我们却要调查川普总统。实在非常荒谬。

问:谢谢凯里。在川普总统关于最高法院今早裁决意见的推文中,他说他认为最高法院不会以对待他的方式对待其他总统。他是否认为最高法院作出了有政治倾向性的裁决,或者说政治因素或者个人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法律论证?

答:我想你说的是关于尊重绝对豁免权的推文。他想指出的是如下的观点,即我们应该对绝对豁免权这个观点有更多的尊重,绝对豁免权让领导人和总统能够完成保卫国家的重要工作,以及其他被赋予美国总统的使命。这也是我读到的Alexander Hamilton和其他人关于绝对豁免权的观点。

问:他说,“最高法院给了一个他们决不会给其他总统的拖延裁决。”

答:关于这点我想指出,我认为Alito大法官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以克林顿的案子为例,最高法院裁定现任总统可以在联邦法院被起诉,但是最高法院却做出极大努力不去对类似主张在州法院是否行的通的问题进行裁决。最高法院发现,任何“州法院对总统的直接控制”都会引起对保护联邦官员不受“可能存在的地方偏见”影响的担忧。

所以也就是说,就算在克林顿案件中,最高法院允许了联邦法庭起诉,但仍对州法庭是否可以进行类似审理持相当保留的意见。所以我想总统是在指出其中的区别。

问:我想问一个问题以澄清前面所说的。 您说过,总统希望看到更多保守派的大法官。 他对九位法官的数量感到满意吗? 法律上没有规定他必须只有九个人。 他会考虑任命更多吗?

答:总统从未提及增加其他大法官,但民主党想把这个作为绕过他们不喜欢的裁决的一种方式。

问:我有一个问题关于今天的失业人数:上周增加了130万份失业救济的申请,这在一定程度上放缓了复苏的步伐。 您是否担心这个数字会持续保持如此之高,还要持续大概四个月?

答:我要指出的是,这个数字下降了100,000。 这是我们看到的连续第14周下降。 从三月下旬的最高点开始,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数量减少了560万。

在看多次的申请,今天公布的一个数字,也是另一项指标反映的是实际的救助金额,这个数字与5月8日的峰值相比下降了70万,而与5月8日的那个星期相比,下降了近700万。

结合这两点,正如Larry Kudlow与我分享的那些事实一样,在5月和6月,劳工统计局报告说增肌了800万个就业机会。 正如Larry所言,V型反弹仍在继续。

问:但是是否会担心这些工作恢复得不够快? 特别是今天,市场似乎注意到失业人数,比最近几周的情况要多。

答:我要说的是,这两个工作报告,总计800万人,都是创纪录的几个月,都是令人鼓舞的迹象,我们喜欢这个迹象。 当然,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我们有致力与为美国民众创造工作的总统来领导这个工作。

问:您好。Tulsa卫生局局长表示,川普总统在那里的集会可能导致该地区新冠病毒病例数激增。 总统现在是否后悔举行了那次集会?

答:我们没有看到能反映这一点的数据,而且,不,我们不后悔举行了那次集会。

问:我能问一下墨西哥总统昨天的访问吗? 您能告诉我们川普总统是否与墨西哥总统讨论了边境墙的资金问题? 如果没有,是否意味着对总统来说那项计划流产了?

答:在我参与的讨论中并没有提到这个问题,但是我很高兴您提出了边境墙的问题,该墙的建造速度正在加快, 你知道的,到今年年底,已经超过了500英里。 我们真的很感谢墨西哥政府的帮助,他们提供了部队以确保边境安全。

问:总统是否仍会和墨西哥政府交涉请他们资助边境墙的建设。

答:再重申一次,我不知道他们可能进行的其他讨论。 但是我要指出的是美墨加协议(USMCA)—— 墨西哥为此协议的达成功不可没 —— 正在将无数的金钱和收入带入美国,对此我们深表感谢。

问:您好。谢谢您,凯里。两个很快的问题。首先,鉴于联合航空最近宣布可能不得不留职停薪36,000名工人,总统是否支持延长对航空公司的援助?

第二,关于疫苗,总统是否对一旦安全且有效的疫苗是否应受命通过K-12年级的学生接种COVID-19疫苗有何看法?

答:我还没有和他谈过这一点,特别是在疫苗接种或航空公司延期方面,但我可以回头再谈。

有一件事-我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我想向所有人最后指出的是,因为我不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最近一次的Rasmussen民调的结果显示64%的美国人担心对美国警察日趋严重的批评,这将导致警员短缺和公共安全下降。 在接受调查的所有人口的统计数据中,黑人最担心公共安全问题,有67%的黑人承认对此事的担忧。

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总统采取了行动,强烈呼吁法律和秩序,以及我们街头的和平,这是他为市长和州长们设立的伦理标准。此外,我们有数百人被联邦逮捕,我们也颁布了行政命令以增强我们的警属,以及昨天司法部宣布了的莱金德行动,以纪念LeGend Taliferro,一位在4岁的男孩, 他在堪萨斯(Kansas)城的睡梦中惨死。

当我们进入周末时,这是本周最后的一次新闻发布会,我衷心希望街头和平,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孩子。 知道他们的名字很重要。 看到他们的脸很重要。 请大家一起祈祷,将我们的心与Natalia Wallace一家联系在一起,Natalia 只有7岁, Mekhi James当时才3; 14岁的Vernado Jones Jr.; 真诚的Gaston,当时只有1岁; 10岁的Lena Nunez; 13岁的Amaria Jones。 11岁的Davon McNeal; 还有8岁的Secoriea Turner,在亚特兰大倒下了。

请确保这个周末我们有一个祥和的街头,并让我们为这些家庭祈祷。

谢谢。

阅读白宫英文全文

翻译 & 校对:【石头】【萧萧】

战友之家玫瑰园小队出品

+5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7 月 之前

0
BBliang5
7 月 之前

提问的这些问题太尖锐了,如果在墙内问一条就撤销记者执照,问两条就蹲小号了。

0
Allone
7 月 之前

美国的强大是世界稳定的基石。而未来新中国联邦的发展与美国的结盟,是世界迈向新世纪的重要推力。

0

喜马拉雅玫瑰园小队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7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