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的超级大梦没钱了

新闻来源:《外交政策》

作者:Salvatore Babones

July 6, 2020

翻译/简评:Hemingway

校对:海阔天空

Page:拱卒

简评:

中共国的超级大国梦?答案就是很简单:不可能。西方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关注中共钱袋子的虚实。但中共的钱袋子,是其吹过的众多牛皮中的一个。但是,笔者认为,中共不是用光了钱,而是一种“体质性缺钱”。

按照美国人的算法,藏富于民,政府自然不可能很富有。然而,在中共的集权体制下,从百姓身上榨取价值的五花八门的方式,是西方体制内难以想象的。因此,只要其绑架控制了十几亿中国人,那么中共政权,是有很多资源的。有效地调配和运用资源,当然就可以创造各种收入。但是,中共的财政问题,更多是它老旧僵化的体制决定的。在CCP的体制中,这些资源是很难灵活释放和调度的。这种“顶层设计”的财政制度,财政体制是极其僵硬的。尽管收上来的钱很多,但都在“无人不贪、无人不腐”的财政链条中,被瓜分干净了。因此,所谓“2019年做了削减了支出承诺”在这样的财政生态中,是不可能实行的。因为这样的腐败体制,决定了每年的财政预算,只能往上增加,绝无减少的可能。并且,这只是预算之中的,想要做额外的事情,还是没有预算的。须要巧立名目新征额外的一笔,或者在持续地类似反腐运动的政治斗争中,从政敌的私产中没收而来的额外收入,才能应对局势的变化和发展。

因为只有市场导向的资源配置,才能充分高效地进行资源配置。而中共的这种体制里,看似税收金额一年高过一年,实际上可以支配的东西,是极其有限的。比如这次武汉疫情的应对上,他们两个多星期才集结了大约两百援助车辆,这个动员能力,跟2009年两周内开到乌鲁木齐的作为先锋的支援规模是类似的。而广大的后勤补给部队,却迟迟供应不上。由此细节中,笔者大胆地推测,CCP在应对面对危机时的实际调度能力的上限,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因此,我们也可以想见,在中共内忧外患的大环境下,对内的政治斗争会日益白热化,而对中国人民的横征暴敛,也才刚刚开始。

最后,习近平“一带一路”倡议,本身也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一带一路的大撒币,本身是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帐的投资(如果有经济利益可图,西方资本早就去了),而且在人民币没有作为广泛的结算货币之前,只能依赖充足的外汇储备,才能维持一带一路的运行。但外汇储备是真正的钱(货币金融体系跟国际几乎绝缘的中共,决定了人民币的本质,是在实操层面可以无限印发的欠条而已。)。但是外汇随着香港自由港地位的覆灭,CCP从西方偷钱的输液管也将不复存在。因此,只要习近平消灭香港,“一带一路”的计划本身,就成了一个伪命题。

美国作为世界霸主,来自于美国的宪法的力量、宪制的强大。美国的宪法,带来了美国的自由和创造力。使其本身就成为了全世界的科技中心、制造产能大国,以及消费大国。因此,美国本身就是充满多层次建构能量的超级大国,就是世界经济的起搏器。而中共,则在根本上完全相反。因为中共是一个彻底性的解构性政权,它善于破坏——破坏他人的建构、破坏民间团体、破坏宗教信仰、破坏人的家庭观念。它可以也善于破坏一切他人的经营和建构,却在自己控制的社会里无法创造出任何有生命力的东西。因此,这样的体制,是一个压抑人性和自由的集权政府,他没有任何机制和保障,来撬动人的潜能。因此,在这样政权控制下的社会,是无法成为世界经济的驱动力量的。

中共国的超级大国梦没钱了

CCP病毒大流行结束时,中共不得不降低对待未来的野心。

2019年10月1日,北京,中国军人在阅兵式上行进。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外人看来,目前中共全方位开足马力向前挺进的形象,给人一种其力量在持续增强的印象。过去一段时间,中共在边境与印度进行小规模冲突,军事化南中国海,镇压香港,施压台湾,在有争议的岛屿上与日本对抗,并同时试图平息内部的动荡。与所有这些同时进行的,还有抗击死灰复燃的CCP病毒。并且,中共还在此时投资数十亿美元,以期能够主导像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和先进半导体等新兴技术领域。然后是“一带一路”的倡议(BRI)——这是一项耗资中共1万亿美元的计划,旨在建设一个以中共为世界中心的交通基础设施网络。

经营一个全球超级大国是昂贵的。众所周知,美国的国防上的支出,超过了在其排名之后的10个国家的总和。但仍有人认为,其军事力量在财政和设备上依然不足以发挥其全球超级大国作用。如果相信专家的观念,若美国没有持续在在大学研究、先进技术、外国援助、外交、联合国、清洁能源,以及大流行的应对里投入更多资金,美国将失去它的竞争优势。这只是列举了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几个投资重点。实际的完整列表更长。

但是,如果一个经济规模是中共国1.5倍,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是中共国六倍以上的美国,都无力维持全球超级大国的地位,那么中共国怎么可能负担得起成为一个超级大国的支出呢?撇开中共的主要外交盟友是朝鲜、柬埔寨和埃塞俄比亚这样的事实,它还被潜在的敌对核武器国家(如俄罗斯和印度)所围绕;其政府自主的科技公司在中共国以外受到广泛的质疑;北京现在还被广泛谴责让CCP病毒蔓延到世界各地。像中共国这样依然自称为发展中国家的国家,怎么可能在财政上负担得起与美国角逐超级霸权地位?

答案很简单:这不可能。甚至在CCP病毒爆发以前,中共国的经济增长就已经从2000年代初的两位数下降到2019年的6.1%(如果您相信官方数据的话)。这个数字令人高度怀疑。首先为中共国设定年度GDP指标的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席宁吉喆,还是担任国家统计局局长,负责统计GDP。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发布的独立模型表明,中共平均每年在其GDP增长率上高估了1.7%。

中共国官方报告的税收收入证实了这一情况。2019年(税收收入)仅增长3.8%,而2018年(增幅)为6.2%,2017年(增幅)为7.4%。然而,随着中共财政的收税手段的越来越贫乏,加上其花销继续挥霍无度(大撒币), 2019年,税收收入的增长达8.1%。其结果是中共政府预算的缺口不断扩大,官方报告的预算赤字在2019年达到GDP的4.9%。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评估,(中共)政府财政赤字的真实数据,超过了GDP的12%。这都是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即其所谓的经济增长健康时期。

我们很难得到中共国经济的确切数字。但中共政府似乎在CCP病毒爆发之前就做了削减支出承诺。当然,从他们令人眼花的项目公告中您绝对看不出来。但2017年以来,中共在“一带一路”项目上承诺的资金,实际上一直在下降。即使这些下降的数字,也只是其承诺的投资——中共实际在BRI上的支出,会更加微薄。中资银行实际上已从“一带一路”融资链条中消失了,只剩下现金短缺的政府独自负担。同时,整个亚洲的项目都在被搁置,缩减或推迟。

西方对“一带一路”的批评者,主要集中于担心这些项目在受援国引发的债务问题。但他们很少提及项目在中共本身所引起的债务。因此,当西方媒体在12月报道中共向不情愿地的巴基斯坦施压,要求其恢复陷入僵局的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工作时,没有提及中共不愿为该项目本身提供资金这一信息。同样,中共想在缅甸建立一个新港口,但它不愿为此付费。中共于2015年与尼泊尔签署了《过境运输协议》,但却尚未在其境内的喜马拉雅地区,建造任何的公路或铁路。非洲和东欧的情形也一样:中共继续宣布很多宏大的项目,但一直不愿提供足够的资金让项目真正启动。

中共的资金问题,在其军事预算中体现得更加明显,但比较少被认识到。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分析表明,中共的国防开支,实际上可能比2020年有所下降。鉴于中共在多个边界上的军事行动步伐不断加快,开支限制必将给起带来严重的购置预算压力。中共国防部门以外的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间接证据表明,中共的许多高价武器项目,都进展缓慢。

例如,据信中共仅制造大约50架J-20第五代隐形战斗机。目前,J-20项目的发展似乎面临着严重问题,可预见的将来内,生产将会受限。相比之下,美国拥有195架F-22和134架F-35第五代战斗机,即使CCP病毒将计划延迟的情况下,F-35每年的产量仍超过100架。

同样,中共曾计划在2035年之前,部署六个美式航母打击群。但目前,除了前苏联过时的训练航母辽宁外,中共目前只有一艘常规动力上翘型航母。而第二艘也只是正在建造中。由于“技术挑战和高昂的成本”,四艘核动力航母的计划被无限期推迟。中共表示,它将最终开发第五代战斗机,并部署在航空母舰上。于此同时,美国F-35C舰载优化型隐形战斗机,已经在接受训练,准备今年内投入部署。

在拉达克高原上用棍棒和石头与印度起冲突很廉价的,但准备在西太平洋与美国对抗确实是非常昂贵。CCP病毒后,一个缓慢增长的中共国,将无力负担这种奢侈品。就像流氓挥舞着一叠100美元的钞票一样,中共充分展示了其财富和消费的意愿。但实际上,北京的银行余额,与它在外的光彩,完全不相符合。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