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局长哈德逊演讲: CCP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

整理:蚂蚁甲、文宝Porsche、了凡

7月7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Wray)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全面阐述CCP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

以下是演讲全文(精简版):

对我们国家经济、国家安全、信息和知识产权、经济活力的最大的长期威胁,来自CCP的反间谍和经济间谍威胁。

这个威胁如此重要,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管,今天我将提供比联邦调查局在公开论坛上更详细的关于中国威胁的情况,司法部长和国务卿也将在未来几周内处理很多有关威胁的问题。

如果今天,你还认为这只是一个情报问题,或者是一个政府问题,或者是一个大体上只是对那些可以照顾自己的大公司的麻烦—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美国所遭受CCP盗窃伤害的规模,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转移之一。

2017年,中国军方密谋黑掉了信用评级公司Equifax的数据库,盗取了1.5亿美国人(一半美国人和大多数成年人)的敏感个人信息,这不是一个独立的事件。我们的健康、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安全也同样处于危险之中。

你知道CCP有多疯狂吗?FBI每10个小时就会开出一个新的与中国有关的反间谍案件。全美目前进行的近5000起FBI反间谍案件中,一半与CCP有关。就在当下,CCP仍在致力于损害美国的医疗机构、制药公司以及进行COVID-19重要研究的学术机构,偷取数据、修改数据库。

在继续下面的演讲之前,我得强调一下,这是CCP做的恶,与中国人民无关、与在美华人无关。

如何了解CCP的威胁,我们需要记住:

第一,认清CCP的野心。CCP相信他们正处于一场在经济和技术上全面超越美国的世纪之战中。他们没有合法创新、不在乎公平合法、没有自由思想、没有自由言论,而是少数人全面控制着国家机器、把十四亿人当作奴隶和工具、不择手段地要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第二,CCP为了达到目的,利用了各种无底线的做法,包括网络入侵、蓝金黄我们内部人员,甚至从事过直接的实物盗窃。

CCP采用全民参与的方法来窃取我们的成果,不仅包括中国的情报部门,还包括国有企业、表面上的私营公司、某些类型的研究生和研究人员,以及代表他们工作的其他各种行为者。

经济间谍

他们没有创新,但是又想全面超越美国,于是他们采用全面盗窃的方式,并将目标重点锁定在从军事装备到风力涡轮机、水稻和玉米种子等各种研究上。

他们实施了收买人才的所谓 “千人计划”,诱使科学家将我们的知识和创新秘密带回中国,即使这意味着窃取专利信息或违反我们的出口管制和利益冲突规则。

比如曾受雇于俄克拉荷马州一家石油公司的科学家谭宏进,他是持有中国护照的美国PR,申请加入了“千人计划”。他一人就从公司窃取了超过10亿美元的商业机密,虽然后来被抓,但给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啊!而这可不是个案。

“千人计划”更令人震惊和恶劣的是,他们在中国将偷来的制造工艺申请专利,然后与被偷盗的美国公司成立一家合资企业,使用他们在中国申请的这个偷来的专利。如此运作之后,就以表面合法的形式,将一家美国公司花了数年时间和数百万美元来开发的这项技术,“合法”地偷走了。

就在两周前,张浩因从两家美国公司窃取无线设备的专有信息而被判处经济间谍罪、盗窃商业机密罪和共谋罪。其中一家公司花了20多年时间开发张浩所窃取的技术。

这些案件是联邦调查局对中国实际和企图盗窃美国技术的一千多起调查中的一部分–更不用说还有一千多起正在进行的与中国有关的其它类型的反情报调查。我们在所有56个外地办事处都在进行这类调查。在过去十年中,我们看到与中国有关的经济间谍案件增加了大约1300%。

“千人计划”真是无本万利的赌注,其对美国企业和整个经济的潜在伤害,几乎无法计算。

国家级黑客攻击

CCP以举国之力,利用军队和非国家黑客两种方式来窃取我们的企业和个人的数据。让我们单个的企业或个人难以抵抗这种入侵。前面的Equifax的1.5亿人信息被盗,不仅仅是个案。CCP在2015年窃取了Anthem公司8000万名现任或前任客户的个人数据,里面可能就有你的各种健康保险信息。2014年窃取了联邦政府人事管理办公室(OPM)超过2100万条记录。

这些窃取的大数据的邪恶用途:一、将被作为发展人工智能工具的素材,实现他们的人工智能世界领导者的目标,为CCP奴役全世界服务。二、利用AI技术,将窃取的数据与美国社交媒体的用户数据匹配,从而识别出能接触到政府敏感信息的具体人员,锁定目标以进一步窃取更有针对性的数据,或者采取兰金黄手段将目标拉下水为他们服务。

对学术界的威胁

通过类似 “千人计划 “这样的项目,CCP收买美国科学家,让他们把我们的知识和创新秘密(包括宝贵的、由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带回中国,削弱美国的研究机构和公司,并使美国人失去了就业机会。这意味着美国纳税人实际上是在为中国自己的技术发展埋单。

例子很多,如:5月份,我们逮捕了克利夫兰诊所的前研究员王庆,他曾从事分子医学和心血管疾病的遗传学研究;逮捕了阿肯色大学的科学家Simon Saw-Teong Ang,他在NASA做研究。

这些被收买的科学家,他们一边接受美国联邦政府数百万美元的资助,利用美国的条件进行研究;一边将自己和他人的研究成果偷回中国;还同时接受CCP提供的经费和实验室,在中国进一步研究开发如何运用这些窃取的技术,来打败美国公司。

恶性的外国势力

CCP操纵美国人的另一个工具,是恶意对外影响运动。

传统的对外影响,一般通过外交渠道进行,是一种正常的、合法的外交活动。恶意的对外影响,则是颠覆性的、未申报的、犯罪的或胁迫性的企图,目的是左右我们政府的政策,扭曲我们国家的公共话语,并破坏对我们民主进程和价值观的信心。

CCP正在进行的是,高度复杂的恶意对外影响运动。其方法包括贿赂、勒索和秘密交易。中国外交官还利用公开、赤裸裸的经济压力,或利用貌似独立实则受CCP控制的中间人,向美国官员推销他们的观点。

就拿一个很常见的例子来说吧。

比方说,CCP得到风声说某位美国官员(如州长、州参议员、国会议员)计划前往台湾,于是他们要阻止,因为中共担心这种旅行会推动台湾合法化,违背中他们的 “一个中国 “政策。

他们会怎么做呢?一个是钱—市场施压;另一个是人—亲信施压。

在中国,CCP控制着一切资源,当然也就间接影响或控制着一切想进入或已经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学者和媒体。CCP可能会公开警告说,如果美国官员继续前往台湾,中国将对该官员所在州的一家公司发泄,扣押该公司在中国的生产许可证。直接迫使该美国官员改变其旅行计划。

如果这种直接干预不起作用,他们有时会转向间接、隐蔽、欺骗性的方式。比如,他们会不择手段,找到并影响甚至控制与该官员最亲近或最信任的人,让他们去该官员耳边低语,以左右其旅行计划或改变其对中国政策的公开立场。这些中间人不会告诉美国官员,他们是中共的棋子。有时候,这些中间人也意识不到自己是棋子,因为他们是被骗的。

如果学者和记者已经进入或想进入中国,CCP一定会逼他们按照共产党的价值观,对言论进行自我审查。我们已经看到了,CCP不断向美国媒体和体育巨头施压,要求他们压制对CCP有关香港或台湾问题的批评言论。

这一点,在瘟疫大流行期间的当下,也没有丝毫改变。我们从联邦、州、甚至地方官员那里听说,CCP的官员正在积极敦促他们支持CCP关于处理COVID-19危机的努力;有一位州参议员最近甚至被要求提出一项支持中国应对疫情的决议。

这听起来多么荒唐,让作为病毒受害者的美国,去支持将散播病毒到全世界的施害者CCP。是的,它就发生了,而且是在联邦和州两级都在发生。

所有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压力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CCP左右美国政策的环境。美国已经被CCP绑架了。

对法治的威胁

自2014年以来,习近平率先启动了一项名为国际反腐、实则消除异己的 “猎狐 “计划。消除一切他认为有威胁的中国公民,无论该公民生活在中国还是外国。他认为有威胁的,包括政治对手、持不同政见者,以及试图揭露人权状况的批评者。

其中数百名猎狐行动的受害者就生活在美国,有些已经取得绿卡,有的已经加入是美国公民。CCP采取令人震惊的手段迫使他们返回中国。比如说,当它找不到一个猎狐目标时,就派人来美国拜访目标的家人。并通过家人进行威胁:立即返回中国,或者自杀。如果受害者不服从,他们在美国和中国的家人都受到威胁和胁迫,回到中国的家人被绑架作为筹码继续威胁。

在此,我们提醒大家,如果你受到威胁,请立即联系你当地的FBI现场办公室。

CCP在利用我们的制度,无底线攻击我们

可能你们会很奇怪,一个国家怎么能采取这些策略,因为中国是和大多数文明国家完全不一样的国家:

在这里,国家、政府和党是一个概念,一切都是党控制的;军用和民用没有区别,任何民用资源随时可以被军方征用;这里没有私人部门,一切都被打着国家名义的党控制; 最重要的行业和公司名义上是政府拥有的国企,实质都是党所有的,其它公司也随时随地可以被党控制做任何事情,包括提供美国公民的个人信息;任何大一点的公司(包括外企)都要设置党支部。

上述原因,是不是应该让美国公司在与像华为这样的中国公司合作时有所顾虑,是不是应该让所有美国人在使用他们的设备时有所顾虑。

实际上,在这样一个党控制一切的环境下发展起来的公司,与正常国家的公司完全不同。比如华为,它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但在共产党控制下,它完全无视法治和受害者的权利,从事着与其公司性质完全不相符的事情。它在美国被指控犯有敲诈勒索阴谋罪,多次窃取美国公司知识产权,妨碍司法公正,对美国政府及银行等商业伙伴撒谎。该公司创始人对员工说,为了公司生产,我们需要“激流勇进,边走边杀,开辟一条血路”,并说公司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这种观念与该公司屡屡犯罪的行为是一致的。

他们在美国的所作所为,完全是针对敌对国家的行为。如果像华为这样的公司不受限制地进入美国,他们可以通过设备或网络,收集你的任何信息,并无条件地全部交给CCP。我们这里神圣不可侵犯的隐私权和正当程序保护,在CCP控制的国家和公司内根本不存在。

我们怎么办?

CCP正在以专制的效率,进行一场广泛的、多样化的盗窃和恶意影响运动。他们精于算计、执着、有耐心。他们不受民主、法治和正义的约束。

CCP正在窃取我们的数据,盗用我们的思想,影响我们的决策者,操纵我们的舆论。他们使用一切工具、发动所有的部门、不惜采用一切方法,来达到目的。

我们必须反击。联邦调查局的人每天都在努力工作,我们正在使用一系列广泛的技术–从我们传统的执法机构到我们的情报能力,以保护我们国家的公司、大学、计算机网络以及我们的想法和创新。

我们正在取得真正的成功。在许多外国合作伙伴的帮助下,我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逮捕了目标。我们的调查和由此产生的起诉,暴露了中国人使用的传统工艺和技术,加深了我们对威胁的认识,提高了我们各行业的防御能力。这也表明了我们一定要将犯罪人员绳之以法的决心和能力。

做出断言是一回事,指控又是另一回事。我们必须在没有合理怀疑的情况下,证明指控的真实性。真相很重要、刑事起诉书很重要。我们的刑事起诉书正在将其它国家团结起来—-这对于说服中国政府改变其行为至关重要。

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密地与美国国内、国外的伙伴合作,我们需要全社会的响应。我们的情报界和执法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地工作,为公司、大学和美国人民自己提供他们需要的信息,协助他们作出明智决定,保护他们最宝贵的资产。

应对威胁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与中国人做生意,不应该接待中国游客、不应该欢迎中国学生、或在世界舞台上与中国共存。

但它确实意味着,当CCP违反我们的刑法和国际准则时,我们不会容忍它,更不会允许它。美国联邦调查局和我们在政府中的合作伙伴,将在美国人民的帮助和警惕下,追究CCP的责任,保护我们国家的创新、思想和生活方式。

谢谢你们今天邀请我来到这里。

编者观点:

这个无党派的FBI局长能够在公开场合,直截了当 讲出CCP在美国做的这么多恶,可见CCP已倡狂到什么程度。记住,这可是全世界最牛的国家啊,在其他国家,CCP有多肆无忌惮就不需要描述了。

FBI局长毕竟只负责美国的国内事务,对CCP的所作所为的性质认知,仍然局限在犯罪层面,一直想着的还是在法庭上提出足够的证据,起诉CCP,让他们认罪改正。殊不知,根据CCP的超限战理论,他们早就打响了对美国的战争。现在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国务卿等高级官员都已经看清楚这点了,咱们爆料革命战友们也早就看得明明白白。

随着CCP继续疯狂地作,川普总统、白宫和军方,及各国盟友都在憋大招,等着最佳动手时机的到来,雷霆行动瞬间落下,等待CCP的不是起诉,是灭亡。

原文链接:https://www.fbi.gov/news/speeches/the-threat-posed-by-the-chinese-government-and-the-chinese-communist-party-to-the-economic-and-national-security-of-the-united-states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