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法的前生今世(二)

新闻来源:《零对冲

作者:Soeren Kern (盖特斯研究所 ,The Gatestone Institute)

翻译/简评:游戏小哥/沐子璐璐

校对:沐子璐璐

Page:草根文人

简评:

安提法 在美国的发展有着比较久的历史只是最近借助George Floyd 事件再次推向了高峰。安提法基本由无业年轻人,20岁出头多数男性组成,他们分布在美国各个州,这种现象与欧洲的安提法情况特别类似。安提法是有组织行为的暴力抗议者,他们有明确的短期目标那就是推翻美国川普下台,扰乱其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长期目标就是推翻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取而代之的是乌托邦共产主义。

一个主要成员是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并倾向于暴力的组织怎么可以胜任组建和管理一个国家。自由民主的前提是法制,而没有政府没有警察的理想乌托邦社会怎么会有民主和法制。如果通过暴力干扰一个国家的政治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这已经偏离了和平抗议者的定义和合法的活动范围。

安提法的抗议提前安排了路线,暴力供应品,侦察员甚至医疗团队。究竟是谁在其后出谋划策,组织安排。看其财务来源便不难发现,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是主要赞助者。索罗斯还赞助了很多其他极左翼分子的各种活动和团体。以川普总统为主的美国政府计划将安提法定义为恐怖分子, 支持安提法的媒体高调辩护。在这种意识形态上的较量,是选择不完美但是基于法治基础上的资本主义还是选择乌托邦充满暴力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目了然。

反法西斯主义的简史:第二部分

这是关于全球安提法运动历史系列的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描述了反法西斯主义,并且探讨了该组织的思想渊源。第二部分审视了该运动在美国的历史,策略和目的。

美国川普总统最近宣布,由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抗议在美国各地爆发而引发的暴力事件,美国政府将要把激进的“反法西斯”运动定为恐怖组织。

联邦法规(28 CFR第0.85节)将恐怖主义定义为“为促进政治或社会目的而非法使用武力和暴力侵害个人或财产,以恐吓或胁迫政府,平民或任何阶层 ”

同情安提法的美国媒体已经高调为他们辩护。 他们认为,该组织不能被归类为恐怖组织,因为他们声称,这是一个模糊的抗议运动,没有中心组织。

正如以下报告所显示的,安提法事实上是高度网络化的,资金充裕的,并且具有明确的意识形态议程:以极端暴力来颠覆美国的政治体系,其最终目的是用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 在美国,安提法的近期目标是将川普总统免职。

盖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已在美国所有50个州中确定了有反法西斯主义 团体,可能是西弗吉尼亚州除外。 包括加利福尼亚,德克萨斯州和华盛顿在内的一些州似乎有数十个区域的安提法组织。

对于美国安提法运动的规模很难做出精准的判定。 社交媒体平台Reddit上的所谓“ Reddit反法西斯主义者”,即“高级反法西斯社区”,大约有六万名成员。 美国最古老的反法西斯团体,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的“ 玫瑰城反法西斯”,拥有三万多名推特关注者和两万名脸书关注者,但不一定都是支持者。 一个面向无政府主义者,反法西斯主义者和自治反资本主义者的媒体平台“ It’s Going Down”,拥有八万五千个推特关注者和三万个脸书关注者。

根据(德国)当地情报机构BfV的数据,德国大约有美国四分之一的人口,是三万三名极左派分子的家园,据信其中九千名极度左派分子非常危险。 暴力的左翼煽动者主要是男性,年龄在21至24岁之间,通常无业,据BfV称,这些人中的92%仍与父母同住。 传闻指出,美国大多数Antifa成员具有相似的社会经济特征。

在美国,国家反法西斯团体(包括“火炬反法西斯网络”,“拒绝法西斯主义”和“世界无法等待”)通常是被私人和大型慈善组织慷慨地捐助,以下所示:包括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建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

为了逃避执法部门的侦查,美国的反法西斯团体经常使用加密的社交媒体平台(例如Signal和Telegram Messenger)来交流和协调其活动,有时跨州界。 毫不奇怪,美国司法部目前正在调查与安提法(Antifa)有联系的个人,迈开了揭露更广泛的组织的第一步。

美国安提法运动团体的历史渊源

在美国,安提法运动的思想,策略和目标并非新颖,几乎完全从欧洲的安提法运动团体借鉴而来的。在那里所谓的反法西斯团体以各种形式活跃,长达一个世纪,几乎没有间断。

与欧洲一样,美国安提法运动的宗旨和目标可以追溯到一场针对资本主义和基督教的长达一个世纪的意识形态战争,安提法运动希望用“革命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和基督教 ”。

美国第一个所谓的反法西斯团体是美国共产党于1933年成立的美国反战争和反法西斯同盟。 声称反对欧洲法西斯主义的同盟实际上致力于颠覆和推翻美国政府。

在1953年向美国国会作证时,CPUSA领导人曼宁·约翰逊(Manning Johnson)透露,美国共产党已在1930年代受到共产国际的指示成立了美国反战争和法西斯同盟:

“作为掩护,攻击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社会制度,我们的领导人…作为攻击我们的执法机构并作为建立群众仇恨的掩护…作为破坏国家安全的掩护 ……被用来捍卫共产党人,是我们伟大遗产的死敌……被用来为数百万人思想上和组织上准备推翻美国政府做掩护。”

“黑豹”是现代安提法运动的先驱,这是一个革命性的政治组织,由马克思主义大学生于1966年10月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成立。 该组织提倡使用暴力和游击手段推翻美国政府。

历史学家罗宾·斯宾塞(Robyn C. Spencer)指出,黑豹组织的领导人深受 “反法西斯工人阶级联合阵线” 的影响,乔治·迪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ff)在1935年7月和8月举行的共产国际第七次世界大会上发表了一份报告:

“到1969年,黑豹党开始以法西斯主义作为批评美国政治经济的理论框架。他们将法西斯主义定义为“金融资本的力量”,(法西斯)不仅证明自己是银行,信托和垄断,而且还证明了自己是人类的财务资本 -如 顽强的商人,煽动性的政治家和种族主义的猪警察。”

1969年7月,黑豹组织了一次名为 “反法西斯” 的会议,称为 “反法西斯统一战线” ,近五千名积极分子参加了会议:

“黑豹希望建立一个具有’共同的革命思想和政治纲领的’民族力量’,以回应法西斯主义,资本主义,种族主义的美国所有人的基本愿望和需要。”

会议的最后一天专门讨论了黑豹队在全国范围内分散警察的详细计划。 斯宾塞写道:

“他们提议修改城市宪章,为每个城市建立自治的社区警察部门,这将对由15个当选社区成员组成的地方社区警察控制委员会负责。他们发起了全国性的反法西斯委员会(NCCF),这是一个多种族的全国性网络 ,以组织对警察的社区控制。”

1970年,黑豹成员创建了一个名为 “黑人解放军” 的恐怖组织,其既定目标是 “削弱敌对的资本主义国家”

“黑人解放军”成员Assata Shakur描述了该组织的组织结构,该组织结构类似于当今的Antifa运动所使用的组织结构:

“黑人解放军不是一个具有共同领导和指挥链的集权的有组织的集团。相反,有许多组织和集体在不同城市之间开展工作,在一些大城市中,经常有几个独立于各个小组的其他小组。”

在美国,现代安提法运动的其他思想锚点包括一个被称为天气地下组织的左翼恐怖组织,该组织相当于美国的德国红军。 负责整个1970年代轰炸和暴动的地下天气组织,寻求实现“摧毁美帝国主义并形成无阶级共产主义世界”。

联邦调查局前反恐局局长特里·特尔奇(Terry Turchie)指出,今天的“黑命贵”与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黑豹党”和“地下气象组织”之间存在相似之处:

“黑豹党是马克思主义的列宁主义组织,来自联合创始人之一休伊·牛顿,他说我们所代表的不过是美国政府的全面转型。

“他继续解释说,他们想消除黑人社区已经存在的紧张局势,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加剧这种紧张局势。在有火药桶的情况下,点燃蔓延至整个国家。

“今天我们正在看到第三次革命,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实现这一目标。(这三者间)唯一不同的是团体的名称。”

美国的安提法运动

美国现代安提法运动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当时建立了“反种族主义行动”,这是一个致力于与新纳粹光头党作战的无政府主义朋克摇滚迷团体。

《 安提法运动手册》的作者Mark Bray解释说:

“在许多情况下,北美现代安提法运动是来自于新纳粹光头党运动,是为了捍卫朋克政党的方式。并且北美最初的“反种族主义行动”网络的创始人是反种族主义光头党。 法西斯主义/反法西斯主义斗争本质上是一场争夺1980年代朋克政党控制权的斗争,这一时代在北美大部分地区和欧洲部分地区都是如此。

“激进的左派政治与朋克政治之间存在巨大的重叠,并且有一种对肮脏的无政府主义者和朋克主义者俗成的看法,那就是它们是基于一定的事实的但是过分简单化的主义。”

反种族主义行动的灵感来自反法西斯行动(AFA),该组织是1970年代后期在英国成立的激进反法西斯组织。 美国组织同英国组织一样,也喜欢暴力攻击政治对手。 ARA最终改名为 “火炬网络”,该网络目前汇集了9个好战的安提法运动团体。

1999年11月,今天的安提法运动的前身,蒙面的无政府主义者暴徒在扰乱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的暴力示威活动中,将垃圾倾倒在华盛顿州西雅图市中心。 西雅图世贸组织的抗议活动催生了反全球化运动。

2001年4月,估计有五万反资本主义分子聚集在魁北克反对第三次美洲首脑峰会。这是一次北美和南美领导人商讨建立涵盖西半球的自由贸易区协议的会议。

2003年2月,成千上万的反战示威者抗议伊拉克战争。 尽管这些抗议激烈,伊拉克战争还是发生了,那些所谓的进步运动的部分变得更加激进并诞生了当前的安提法运动

玫瑰城安提法运动(RCA)成立于2007年,位于俄勒冈州的波特兰,是美国运动团体中用到“反法西斯”的最早的组织。 反法西斯起源于1932年5月由德国共产党的斯大林主义领导人成立的Antifaschistische Aktion。 Antifa的徽标带有两个旗帜,分别代表无政府主义(黑旗)和共产主义(红旗),来自德国安提法运动。

自称社会主义者的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民主党的提名中输给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之后,美国的安提法运动在2016年获得了动力。 桑德斯的基层支持者发誓要继续(发展)他的“政治革命”,以在美国建立社会主义。

于此同时,在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总统竞选提出减少非法移民的承诺后,移民成为美国政治中的新热点。 2016年6月,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举行的一次集会之外,抗议者武力袭击了川普的支持者。 2017年1月,数百名安提法暴徒试图破坏川普总统在华盛顿特区的就职典礼。

2017年2月,安提法运动暴徒采用所谓的 “黑集团”战术-他们穿黑衣服,戴黑色口罩或其他黑色掩面物品,以使警察无法识别他们的身份。极右翼激进分子米洛斯·亚诺普洛斯预定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964年言论自由运动的发源地)的演讲被取消。 反法西斯激进分子声称,亚诺普洛正计划“驱逐”伯克利的无证件学生,目的是逮捕他们。 蒙面的反法西斯破坏者手持自制汽油弹,砖头和许多其他临时武器,攻击警察,并造成超过10万美元的财产损失。

2018年6月,纽约共和党代表丹·多诺万(Dan Donovan)提出了HR 6054法案- “揭露《 2018年安提法运动法案》” ,该法案会让那些戴着口罩或伪装的人得到长达15年的监禁,如果他们“伤害,压迫, 威胁或恐吓”了拥有美国宪法保障的权利或特权的人。 该法案仍在众议院陷入僵局。

2019年7月,安提法运动激进分子威廉·范·斯普朗森(Willem Van Spronsen)试图炸毁位于华盛顿州塔科马的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拘留所。 他在与警察的对抗中被击毙。

同月,美国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和比尔·卡西迪提出一项决议,将安提法运动称为“国内恐怖组织”。 决议指出:

“安提法运动成员认为言论自由就等于暴力,因此,他们使用暴力威胁来压制对立的政治意识形态;安提法运动代表着和平集会和全民言论自由的民主理想的对立面;并且该组织中的成员在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的抗议和骚乱中,殴打了记者和其他个人。

“因此,现在必须解决的是,参议院……指定全国各地以安提法为旗帜的团体和组织为国内恐怖组织。”

卡西迪说:“安提法运动团体是恐怖分子,是蒙面的暴力欺凌者,他们在自由主义特权的保护下用‘反法西斯主义’的名义实施着真正的法西斯主义”。 “欺凌者会一直狂妄直到有人出来阻止。当选官员必须有勇气防止恐怖,而不是胆怯。”

安提法运动利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

反法西斯激进分子越来越多地利用煽动性事件,例如明尼苏达州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去世为跳板,实现其更广泛的目的,其中之一包括将川普总统免职。

资深国家安全记者比尔·格茨(Bill Gertz)最近报道说,安提法运动最早于2019年11月就开始计划在美国总统竞选季节正式拉开帷幕之际,煽动全国范围的反政府叛乱活动。 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工作人员里奇·希金斯说:

“安提法运动的行为打破了美国和平政治进程的悠久传统。他们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不仅试图在短期内影响选举,而且要破坏把选举作为政治合法性的决定性因素。

“安提法运动的目标无非是煽动革命,内战和压制美国的反共。他们将川普的支持者和爱国者贴上纳粹和种族主义者的标签,这是左翼共产主义团体的一贯伎俩。

“安提法目前起着对暴动的指挥和控制作用,暴动的目标,诸如商店—资本主义;古迹—历史;教堂—上帝等。

前国防情报局官员兼平叛专家乔·迈尔斯(Joe Myers)补充说:

“川普总统的当选和美国振兴是对安提法的虚无主义目标的威胁。他们正在煽动这种暴力行为造成破坏,绝望,意在挫败川普在2020年的总统竞选活动。安提法正在利用有组织的暴力手段谋求政治目的: 破坏宪法秩序。”

纽约市高级反恐怖主义官员,情报与反恐事务副局长约翰·米勒(John Miller)解释了为何在纽约市的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抗议活动变得如此暴力并具破坏性。

“第一,在抗议活动开始之前,某些无政府主义组织者已开始筹集保释金,以及安排了负责筹集保释金的人。他们也着手招募医疗人员和医疗队,准备展开与警察的暴力对抗。

“他们指示跟随者们要具有选择性地破坏财产,且仅选择在较富裕的地区或由法人实体经营的高档商店破坏财产。

他们建立了一个复杂的自行车侦察员网络,以便示威者朝着警察所在和警察不在的不同方向前进,这样可以将大规模的暴动团体引导到他们认为警力薄弱的地方,他们便可搞破坏行为包括焚烧警车和投掷自制的汽油炸弹。

“我们认为,有很多人是从该地区以外来到这里的,他们不仅提前做了预备工作,还安排了侦察员,使用加密的信息,为汽油和促进剂等提供补给路线,提供的补给产品还包括石块,瓶子,保释金,甚至医护人员。综合这些,明显表明在第一次示威之前或者第一次被捕前,他们已经计划好要扰乱秩序,毁坏财产,行驶暴力和暴力袭警。”

纽约市警察局前警察局长伯纳德·B·凯里克(Bernard B. Kerik)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说,安提法运动 “100%利用了”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抗议活动:

“这是在40个州和60个城市中进行的;安提法运动组织以外的人不可能为此提供资金。这是激进的,左翼的,社会主义的革命尝试。

“他们来自其他城市,那需要成本。他们没有自己支付,有人为此买单。

“安提法运动组织在做的是绑架黑人社区成为他们的军队。他们煽动,对抗,让这些年轻的男女黑人出去做傻事,然后他们自己安然消失。 ”

照片上展示出这些抗议者使用军事级通讯无线电和听筒,凯里克指出:“他们一定是在与有中继器的中央指挥中心沟通。这些无线电发去了哪里?”

同样受到抢劫和暴力袭击的华盛顿州贝尔维尤市警察局长史蒂夫·米莱特(Steve Mylett)证实,全国各地的情况类似,(那些安提法)负责人员是有组织的,来自外地的并领了报酬的。

有团体专门付钱给这些暴动者,暴动者通过施暴如打玻璃来得到薪酬。 如此专业的安排是我们之前没遇到过的。我们确实在不同地区布置了人员追捕这些团体, 但当我们接近时,他们就会散开。”

安提法运动的资金

这些相辅而行的暴力运动引发了人们对安提法运动经费筹措的质疑。根据影响力观察机构(一个收集有关倡导组织,基金会和捐助者数据的机构)报道,全球正义联盟(AFGJ)是一个组织团体,是许多激进左翼活动的财政赞助者。

全球正义联盟自称为 “反资本主义”,它反对自由民主的原则,并向主张海内外极左和极左事业包括消灭以色列国的团体提供“财政赞助”。

总部位于亚利桑那州图森的AFGJ及其相关人士一直主张建立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集权政权,包括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 在2000年代,AFGJ参与了反全球化示威活动。 在2010年代,AFGJ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财务赞助商。

AFGJ已从自称是左中翼主流组织获得了大量资金。 据影响观察称,开放社会基金会,潮汐基金会,阿卡基金会,苏德纳基金会,公益基金会,本杰里基金会和布莱克沃特基金会都为AFGJ做出了贡献。

AFGJ资助的一个团体称为 “拒绝法西斯主义” ,这是一个激进的左翼组织,致力于推动全国范围内的行动将川普总统及其政府官员撤职,理由是他们构成了 “法西斯政权”。 ” 根据《影响观察》的报道,该组织曾参加过许多安提法激进左翼示威活动。 该组织是激进共产党(RCP)的分支机构。

2017年7月,RCP吹嘘说它参加了反对德国汉堡G20峰会的暴力骚乱。 RCP认为,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代名词,川普总统的当选将导致美国政府 “大刀阔斧,消灭所有人民群体”。

2020年6月,拒绝法西斯主义利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去世为 “国家革命之旅” 筹集资金,显然是旨在颠覆美国政府。 该组织的口号是:“该系统无法改革,必须推翻!”

安提法运动组织的乌托邦

同时,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安提法运动的激进分子,‘黑命贵’的示威者和反资本主义的约翰·布朗枪俱乐部成员夺取了对东区居民区的控制权,并建立了一个六块街区的“自治区”,称为国会山自治区。 自治区“ CHAZ”最近更名为“ CHOP”,这是国会山组织(或占领)的抗议活动。 在路障上的纸板标语上写道:“您现在要离开美国。” 该组织发布了30项要求清单,其中包括“废除”西雅图警察局和法院系统。

西雅图警察局长卡门·贝斯特(Carmen Best)说:“该地区发生了强奸,抢劫和各种暴力行为,我们无法找到他们。” ,数人受伤或死亡。

城市报的特约编辑克里斯托弗·鲁佛(Christopher F.Rufo)指出:

“国会山自治区树立了一个危险的先例:武装的左翼激进分子宣称自己在街头占主导地位,并在社区的大部分地区建立了替代性的政治权力。他们声称已拥有对数千名居民和数十种商业的事实上的警察管理权—完全没有经过民主程序。 在几天之内,与反法西斯有关的非正式武力建起了更坚实的边界,根据交叉代表制建立了基本的政府形式,并强行将不友好的媒体驱逐出外。

“国会山自治区是一种占领和绑架:附近的居民都没有投票赞成安提法运动作为其代表政府。西雅图的进步政治阶级没有执行法律,而是屈服于暴民,并有可能在下一轮做出重大让步,在接下来的 几个月中,这将使安提法运动联盟更加壮大,并且进一步破坏美国城市的法治。”

安提法运动组织的言论

美国安提法运动的长期目标与欧洲安提法运动的目标相同:用共产主义的乌托邦代替资本主义。 美国安提法运动公开辩护人,《 安提法运动手册》的作者马克·布雷解释说:

“解决法西斯威胁的唯一长期方案是破坏这个社会的力量支柱,这个社会不仅以白人至上为基础,而且还以能力主义,异规范主义,父权制,民族主义,仇外心理,阶级统治等为基础。 长期目标体现出定义反法西斯主义时存在的紧张局势,因为到某种程度摧毁法西斯主义实际上是在促进选择有革命性的社会主义。”

华盛顿西雅图前市长候选人妮基塔·奥利弗(Nikkita Oliver)补充说:

“我们需要与全球斗争保持一致,这些斗争都认为美国在种族化资本主义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种族化资本主义建立在父权制,白人至上主义和阶级主义的基础上。”

‘黑人贵’运动的合伙创始人帕特里斯·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确认,目前目的是将川普总统免职:

“川普不仅不需要在十一月继任,而且他现在就应该辞职。川普需要离开办公室。他不适合担任这个职务。因此,我们要推动的是把川普赶出去,尽管我们也将继续向乔·拜登施加压力关于其政策以及与警务和刑事定罪的关系方面。这很重要,但我们的目标是让川普下台。”

玫瑰城安提法运动组织发推:

“作为反法西斯主义者,我们知道我们的斗争不仅是与有组织的法西斯主义作斗争,而且还与资本主义国家以及保护它的警察进行斗争。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

西雅图安提法运动成员补充:

“这是革命,这是我们的时代,我们不会为恐怖活动找任何借口。”

安提法运动的青年组织称为PNW青年解放阵线的小组发了推文:

“建立一个没有警察,没有监狱也没有边界等的世界的唯一方法是摧毁我们目前陷入的压迫体系。我们必须继续与国家,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白人至上,父权制等等作斗争。 如果我们想要自由的话。”

在西雅图“自治区”分发的一本小册子说:

“工人阶级可以在没有国家,政府或国界的情况下控制我们自己的生活的想法也被称为无政府主义。但是,我们如何从当前的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未来的无政府主义-共产主义社会呢?……为了 破坏目前的秩序,就需要一场革命,一个动荡的时期。”

一张西雅图“自治区”的海报说:

“哦,你以为我只是想退警?整个系统都需要消失。”

西雅图“自治区”的一位领导人说:

“我出现在这里的每一天,不是在这里进行和平抗议, 我是来阻挠,直到我的要求得到满足。只有彻底破坏它,你才能重建。对人民或人民的要求作出回应 准备以任何必要的方式相遇。以任何必要的方式。这不是口号也不是警告。我只是让人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一个有大约一万五千个推特追随者的叫做革命废奴运动的组织呼吁进行暴动:

“暴乱引起的革命欢呼席卷了所谓的美利坚合众国所有被(反法西斯者)占领的区域。

随着这个糟糕的国家的历史再次重演,很明显的事实是,黑人曾经而且将继续是唯一能够推翻压迫性现状的革命力量。

到处都是猪(对警察的贬义)他们失去了战斗的意愿。 他们的眼睛,直到昨天还充满了仇恨和蔑视,现在却显示出自我怀疑和怯懦。 只有此时,他们的行为表现出了他们的弱点,因为他们犹豫不决地退缩每一步。

“如果我们一起继续努力的话,在这块土地上的奴隶制,土著种族灭绝和外国帝国主义侵略最终将被消灭,最终只会被铭记为人类历史上最丑陋的章节之一。”

来自马里兰州的一名反政府激进分子发推文:

“这不是抗议。这是叛乱。当叛乱组织起来时,我们就得到了革命。我们正在看到它的开始,这是光荣的。”

来自纽约的一名安提法运动的煽动者对美国国旗发表了评论:

这是一块涂有颜色的烂布。它没有生命或呼吸,只不过是一种代表。任何黑人,拉丁裔或土著人看到这个被尊重的旗子,都应该感觉被冒犯了,因为它代表种族灭绝,强奸,奴隶制和殖民化。”

一个安提法媒体平台“ It’s Going Down”写道:

“抢劫是财富重新分配的有效手段。”

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一名安提法活动家发表了自由言论:

“只有那些认为生活类似于辩论厅的人才能坚持一种理念,那就是言论自由是我们要保护的最重要的东西。在我看来,不给法西斯主义者演讲的舞台并经常侵犯他们的言论,这种侵权行为是正义的,因为这是为了政治上对抗法西斯主义。

火炬安提法网络Torch Antifa Network回应川普总统宣布了计划将安提法指定为恐怖组织:

“安提法将把美利坚合众国定义为恐怖组织。”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