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洲安全问题研究员:各方对川普政府中共战略的五项评论

图片来源:Rfa.org

近期,美国亚洲安全问题研究员扎克·库珀(Zack Cooper)在“暗礁之战”(War On The Rocks)平台发布评论文章,总结了美国国内外专家对川普政府5月份颁布的“对中共国战略方针”的五个主要评论观点。

本文作者扎克·库珀(Zack Cooper)先生是著名的亚洲安全问题专家,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研究员。

文中指出,对中共国的新战略方针是美国政府迄今对中共所发出的最明确的政策声明,已成为美国当前首要的外交政策重点之一。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该战略发布的时刻,正值中共镇压香港,侵犯新疆人权,贸易紧张局势反复出现以及中共冠状病毒肆虐全球的时期。各方评论家基于他们各自的政治立场对该战略方针进行了不同角度的评论,虽然各有分说,然而有一个观点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认同—就是这个战略部署来得太晚了。

作者在以下的文章中罗列了由专家们所提出的五种评论观点。

战略的对抗性太强

在此之前的对中政策认为通过加深与中共的合作可以来刺激中共国的经济和政治开放,从而逐步将中共引导成为具有建设性和负责任的全球利益相关者。川普政府呼吁美国人民重新思考过去二十年来这一失败的政策。因为这一政策是基于一个痴心妄想的假设:通过增加与中共这一竞争对手的接触以及帮助他们在国际机构和全球商业中的参与,期望改变他们成为遵守国际秩序的可信赖的伙伴。川普政府指出,事实上中共的改革“已减缓,停滞或正在开倒车”,使中共融入国际秩序的努力已经证明是失败了。所以目前的战略更应是用对中共施以严惩,而非威逼利诱,来迫使中共停止或减少对美国,美国的盟友伙伴的利益伤害。

然后有许多亲中共的学者和外交政策专家认为,川普政府的战略对抗性太强,或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有评论家告诫川普总统不要将目前的情况变得更糟,从而衍生出新的危险。

对中共的批评太过克制

值得注意的是,左派人士批评此战略对抗性太强,而右派、鹰派人士却批评此战略对中共的应对太过克制,不够强硬。譬如鹰派团体当前危机委员会认为:“只要中共还在执政,美国就不可能与中共国共存” 。川普的前首席战略家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先生则称中共为伪政权,应该被立刻解散,并且立即成立民主政府来取缔中共极权政府。

新战略的行文确实让这些反共的鹰派感到失望。譬如说,新战略中提到:“美国的政策不是以试图改变中共国的国内治理模式为前提”。新战略同时也明确表示 “美国不会干涉中国的内政”。这看上去意味着美国政府不会参与促进中国内部民主的进程。然而川普之前的历届总统都曾经对中共与民主建设的必要性提出评论。例如,克林顿在1997年曾警告说,中共“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并预测中共“也将有一天走上东欧和前苏联的共产主义政权的道路,而美国则应该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尽其所能鼓励中国实现民主这一进程。”甚至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2015年与中共领导人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都宣称:“民主和人权是人类的共同追求。”

因此这个新战略中公开放弃为促进中共的民主改革所作进一步的努力,这一论调甚至都很难与川普的高级幕僚所表达的对中共的态度相契合。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白宫发布战略方针的同一天说:“中国自1949年以来就受到残酷的威权政权和共产主义政权的统治……中共在思想上和政治上对自由国家怀有敌意。”中国自1949年以来就受到残酷的威权政权和共产主义政权的统治……中共在思想上和政治上对自由国家怀有敌意。而几周前,助理国务卿戴维·史迪威(David Stilwell)也指出,“中共是威权体制……民主进程乃是唯一的出路”。从这个角度看来,这个新战略确实显得太过克制。

对美国盟国而言这个战略概念模糊

川普政府的新战略拒绝了与中共的进一步合作,取而代之的是,它提出了一种更为有效的方案 – 用惩戒来规范中共的行为。该战略力求在两种需求中取得一种平衡:来自国内的对中共强硬的呼声,和来自美国盟友的反对对中共太过强硬的要求。这确实给川普政府施加了很多的压力。

此新战略目前没有为美国的盟友在国际合作上提供清晰的愿景。例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质疑美国“是否将继续承担维持国际和平与稳定的重担,还是会采取更狭窄的’美国优先’方法”。美国政府回应道,新战略承诺致力于建立一个“自由,开放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美中关系新战略并不决定印度太平洋战略,而是隶属于该战略。

此外,此新战略在某些方面也很难与川普的“美国优先”的竞选宣言相契合。譬如该战略中提到“更强大的联盟和伙伴关系是美国战略的基石”,但同时美国官员却警告说“美国为捍卫其他国家而付出过多的代价”,这与美国优先原则相悖。

与川普总统自己的观点不一致

外界批评说川普政府对中共战略与总统自己的观点不一致。例如,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其近期发布的新书中以新疆为例说,该战略谴责中共对新疆的镇压政策,建立集中营,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然而川普在2017年和2019年曾表示“应该继续建立那些集中营。” 该战略评论也指出中共的政治改革萎缩了,譬如中共当局取消任期限制,无限期延长任期的决定,就是这些趋势的缩影。据报道,当川普和中共领导人在2018年见面时曾发表评论说:“应该废除对[美国]总统的两届宪法限制”。而中共领导人也回应称“美国选举太多。” 因此,尽管新战略中批判中共对美国价值观发起挑战,评论人士却批评川普总统没有意愿去拥护这些价值观。

作者指出,在经济方面也存在同样的紧张关系。该战略强调,中共“在许多领域都没有兑现承诺……因此与中共的协议必须包括严格的核查和执行机制。”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也坚称,中共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其国有资本主义的模式。” 据资料显示,川普要求中共增加对大豆和小麦的购买量,以提高在至关重要的农业州的得票,并在2019年的美中会晤之后,表示中共是“战略伙伴”,明确拒绝了《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共贴上“战略竞争对手”的标签。

战略出台过于迟缓

作者指出,对此新战略的最后一项批评是,其发布的时间相对本届政府的任期来说太晚了,可能较难起到改变的作用。白宫根据《国防授权法》的要求制定了该战略,该法案要求川普政府在2019年3月1日之前向国会提交一份可以对外公开的对中共国的战略,那时川普总统的任期还剩一半时间。但是,尽管此新战略选择在贸易战之后,在总统任期结束前六个月发布,同时在中美外交紧张局势恶化的情况下,这一战略在很大程度上已被最近发生的各种大事件夺去了公众对其的关注。

作者认为,较早发布该战略则会有助于定义和阐明政府的方法,尤其是针对美国盟国和合作伙伴而言。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亚洲盟友和合作伙伴都不了解政府的印度太平洋战略。东南亚国家联盟的专家中,只有28%的人认为印度太平洋概念为新的区域秩序提供了可行的选择。同一项调查还发现,只有30%的人相信美国会做正确的事,为全球和平,安全,繁荣与治理做出贡献。基于这些原因,作者认为如果较早发布该战略来定义政府的方法的话,就可以用它来解释川普政府一系列行动背后的逻辑了。

评:从美国各界对川普政府刚公布的对中共战略的各种批评可以看出,美国内部对中共的态度还存在很大的分歧。特别是以基辛格为代表的左派势力,还在坚持不应当对中共采取对抗态度。然而可喜的是,有很大的民意认为该战略应该有,只是来得太晚。希望川普总统能抓住民意,尽快出台更多灭共的雷霆行动。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匿名
校对整理:Yamap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79038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50257/ […]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