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6月28日GTV直播:香港问责法案最后一分钟被大打折扣;成功营救郝海东之子:GTV投资进展;中共对付新中国联邦的烂招

3
5007
战友之家听写组

这个兄弟姐妹们,大家可能听到楼下,楼下现在正在播着整个的是福克斯新闻,采访皮特纳瓦罗(Peter Navarro)、还有Tom Cotton。哇塞好火爆啊,好火爆啊!

本来要我在下面看看,我说算了,我说我给战友们乱聊直播一下去。行啦,我现在玉米地里边儿太孤单,现在需要玉米地里加人啦。咱们郭媒体现在暂时被黑掉、被黑掉,咱就在在这儿播,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准备开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6月28号文贵乱聊直播、乱聊直播。

班农先生:CCP所作所为让人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你在直播?

文贵先生:是的,我在直播,G-TV被他们骇客了,骇瘫了,我现在在用Livestream直播。

班农先生:这是CCP的骇客行为。

文贵先生:它骇客了我们G-TV360亿(36 billion)次,CCP疯了。

班农先生:你看起来很帅、很英俊。

文贵先生:哈哈哈。G-TV非常庞大……G-TV回来了,昨天晚上有一位日本人想要投资G-TV,我说100亿(10 billion),他说他想投20亿(2 billion),我想要更多,你知道的,所以会议讨论后,我们可能有40亿(4 billion)投资款。

它还想骇客我们,我有多套方案应对、解决这个问题,我是个天才!看看,我们回来了。啊,好多了,我们G-TV是最好的、最好的、最好的!回来了。

班农先生:这两者有什么差异?设备类型、大小、角度?这画面效果太棒了,G-TV画面效果媲美电视摄影机的效果了,这比电视摄影机效果还要好!

文贵先生:兄弟,你看!我们的效果是最好的,你看这边是Livestream,这是我们的软件G-TV,这画面效果相差太大了!你看看这个。

班农先生:我认为这比大摄像机效果还要好。

文贵先生:是的,这比War Room的大摄像机效果还要好一些,你看G-TV的聚焦更快速。

班农先生:回头我们在War Room里试试使用G-TV?

文贵先生:好啊,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呢?你看看,我们的影像效果,在G-TV是真彩色,我们看起来更小。

班农先生:这边是Livestream,呈现效果差异确实很大。

文贵先生:你看起来非常好看!

班农先生:这跟现实生活中我的模样是一样的!在镜头里的画面、看起来就像看见现实中的我一样。Livestream里看到的就是摄像机里的我的样子,G-TV的棒了!

文贵先生:太令人惊叹了、这效果。你看看,太美了、太美了。

班农先生:无与伦比,令人惊叹!

文贵先生:好的,我开始乱聊直播,

【正式开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6月28号在GTV被黑客黑瘫之后,文贵重新回来直播第三次。以前的就删了啊!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文贵乱聊直播。刚才楼下班农先生正在听那个Fox的皮特纳瓦罗(Peter Navarro)、Tom Cotton的今天刚刚的直播演讲,发动了灭共的总攻势。

我在这里继续跟大家说一下,咱们5月份的时候,我就给大家说过,战友们,大家务必小心。在6月4号的时候,共产党当时已经是40亿美元呐,要干掉我们这个新中国联邦的宣言。大家都知道后果,它没有干掉,结果还出来了我们中国一对英雄夫妻——叫郝海东、叶钊颖。把他们给气得半死的,是吧?震惊了世界!而且我们没搞那些花拳绣腿啊,什么这前领导人、那前领导人——共产党那套。咱不玩那花拳绣腿啊,咱直接就是一剑封喉!

一个郝海东顶一万个外国什么退下来的什么总统、总理,还得让我们给付点钱,我才不付这钱呢。那叶钊颖顶他一亿个外国退下来什么第一夫人,那是我们的第一夫人是吧?未来的啊。比他们强多了吧,是不是?谁能敢跟我们比啊?叫新中国联邦的新中国形象,让共产党干掉40亿美元。这40亿美元干完以后,我跟大家说过,战友们一定要小心共产党在我们这儿渗透当中,不是一般的。

它会找一些什么病狗、病猫的,然后什么肛门里给它塞点儿什么,叫什么猫屎咖啡啊、狗屎咖啡啊,让它们到我们这块儿折腾折腾、弄点儿小钱。我给大家说过,很多特务潜伏我们那个所谓常委群里面儿,我从来不认为常委群里边儿是安全的,不存在所谓的绝对安全。这种安全它是糊弄人的,你想搞爆料革命的,说我想百分之百的安全,那你就不要参加爆料革命,就这么简单。你不参加爆料革命,你就安全么?有共产党的天下,白宫都不安全,你能安全嘛?共产党想让你不安全,你就能安全吗?不可能的!那是骗人的,不对的。

大家知道我说过这些潜伏者、特务者,你看那个李培喜、那个王八蛋、那个烂人,从一出来,你不知道李培喜是什么人。然后李培喜上来就打所有的、跟咱们没关的人,就在那儿树敌。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制止,然后直攻就是路德、攻Sara。你这个烂人烂到什么程度,天天打着基督的名义,基督、耶稣是你爹啊?你就这么侮辱人家?基督啥时候给你授权、让你代表他了?然后带个口罩,丑陋无比。

据我所知此人丑陋无比,连口罩都不敢摘,竟然骂爆料革命。你祖宗八辈儿,你大爷的李培喜,你个烂人你啊!你连口罩都不敢摘,你个烂人!你敢批评爆料革命,你个该死的东西!你打着基督的名义,你会受到上天基督的严惩,你走着看。李培喜,我上你当?李金山、路德、Sara、木兰你都黑,你个不要脸的烂货。

然后又出现了当时的豆豆啊,只是你豆豆出现,我就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啥叫豆豆?“啊,我以前就叫豆豆,我多少年来都叫豆豆。”你个不要脸!你给她豆豆舔腚你都舔不上你,知道不知道。你不是看见了吗?

你知道我为啥给你打电话,直接打视频、打到你卧室去了吧?知道了吧?为啥了吧?豆豆我视频你,当时你从被窝里边儿钻出来那个德行劲儿,稀少的头发、黄黄的牙,还给我吹牛,“我做蛋糕,我在NYU大学。”我一套你词儿,我说我很喜欢NYU,我说你讲的都是实话。就告诉我,“啊,NYU在哪里、哪里。”你就是lower。

你知道吗?就像一个猪一样在跟一个聪明的人在撒谎,你想啥呢?还给我画了很多设计,你那个设计垃圾都不如。我让你深度介入,但是我告诉你豆豆、李培喜,我成功地利用你虚报了虚假的信息,保护了我们6月4号新中国联邦的正事。知蒋干、用蒋干,我就让你回去传假信息。

我真诚地相信你,然后我真诚地利用你,然后我真诚地让你毁掉共产党。就你这种烂样!用那个什么Sophie、那个什么美容软件拍个照片,你连个脸都不敢露啊。但是你自己啊,是你自己把护照给发过来了啊。你发的护照啊,你发的你真名,还有你说你是嫁给了一个比你大35岁的你老板、你的老公。人家为你离婚了是吧?在夏威夷是吗?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个豆豆之撒谎、之愚蠢,还什么给Sara投了钱,我要退款。你要退款是吗?这么容易吗?现在查出来要退款的里边儿,一共20个人里边,大概11个人全都是特务。

千万别忘了,你汇款的时候你是填写了文件的。合同欺诈第一条,就是你签署的文件。豆豆,我今天在视频中告诉你说的话。你投一万也好、你投两万块也好,而且你是骗的战友的钱,然后你故意地毁坏合约、虚假信息,在美国是什么样的罪,你懂的。

还老吹你大爷的牛叉。我要去FBI、国土安全部……你去呀,你不去,你就是个王八蛋!你就是驴干出来的,你骡子干出来的你,你咋不去呀!还有那个是James,四天前老公给我发信息,“下午五点限你把这个钱还过来,不还回来,我要告FBI、Homeland国土安全部,什么什么司法部。”原来James老说,“我嫁一白人老公,我老公是这个美国的这个什么文华的香港的老板、什么瑞斯康的老板。”最后又说“我老公不是,我老公是台湾白人。”台湾白人长啥样啊?台湾白人?然后干什么啦?“芝加哥特勤局的,我要告特勤局。”你大爷来的你,你咋不告啊?你把郭文贵当啥人啦?“特勤局的、国土安全部的、FBI的、CIA的,”我R你大爷,我R你全家八辈祖宗,你不告我!我等了你四天了,你咋不来啊?

你们这帮烂货烂到什么程度?骗共产党的钱你就骗吧,但你也骗得太low啦!

当三年前,韦石(孟维参)和熊宪民这两个王八羔子啊,这两个驴的家族,我在推特上的时候跟我叫板,“你敢来美国,我立马就叫检察官、FBI把你抓起来。”老子立马飞过来,飞到纽约了,然后说“你敢跟我对话吗?”见不敢见了。我来了也没见FIB检察官,结果FIB检察官跟我喝酒来了,喝醉了、还亲我。然后你“敢跟我对话吗?在何频明镜那。”我说“咱去,谁不去谁是王八蛋!”这个狗日的博讯韦石(孟维参)、还有熊宪民吓得不敢去。最后我说这样,你不敢来曼哈顿是吧?去你这个法拉盛,你的老窝!老子亲自去,亲自到酒店把你吓成个半死,吓尿裤子。

到现在三、四年过去了,FBI呢?CIA呢?孟维参你亲爹FBI的爹呢?在哪儿?还是爷啊?熊宪民你FBI的爹呢?你说一万次FBI、CIA了,你这个王八蛋你。

然后又出来一个James嫁一台湾白人、瑞斯康的总裁,然后又变成了台湾白人,然后要求退款。James,你把我当猪呢?你来呀!James,我现在视频上通知你啊,你涉嫌合同欺诈、虚假信息,威胁我本人的安全、威胁G-TV。你等着,看郭文贵告你,还是你告我?

还有这个烂豆豆、还有这个李培喜,虚假信息、利用不实的说法,完全给G-TV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James邦、还有什么豆豆、还有什么李培喜、曾宏、庄烈宏这帮孙子,还有什么鸡腿儿潘,还有谁啊?我们现在还……现在还出来什么?我现在还没想明白呢啊,这几个人、十几个人。记住,看看是……如果你们不敢告郭文贵、不敢告GTV,你们就是孙子!你们就是驴的家族!我郭文贵我骂你到一辈子。你记住我的话,我天天让你八辈祖宗、死了的、活着的,都让你难受,我想起来就骂你,直到你告我为止。明白吗?别给我说什么文明、什么形象啊,扯啥蛋呢?对付流氓、对付恶棍、对付这种小烂仔,所有的所谓君子和文明之词都是你懦弱的表现。就像当年俄罗斯普京总统一样,看到恐怖分子,直接把他按到马桶里把他淹死,甭什么说的。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对待这些人,千万不要保留所谓你的绅士形象。你命都没了,你要什么绅士形象?别装了,别给自己的懦弱找借口。

中国人70年了,天天文明,中国的知识分子、教授、体育界、音乐界,天天以我们是君子,不和共产党流氓较量,结果如何呀?爹妈被杀,老婆、孩子被强奸、被鸡奸,送进监狱。据说薄熙来在监狱里面最常说的一句话:早知今天,老子杀一个赚一个,也不会到秦城来。当然了,他也是共产党是吧。据秦城人跟我说,薄熙来说最多的一句话:早知今天,老子杀一个赚一个。讲啥呢?都是一条命。别给我说什么“形象”,我最讨厌这个词儿!你要没这个本事,没这个能力还击,别给自己找借口。对不对?

共产党都强奸你们全家70年了,把中国人当驴养着,现在到了外面了还在那装孙子呢?你装什么孙子啊?对不对啊?你像李培喜那个烂人,你连口罩都没敢摘下来过,你是老几呀?你连吃屎的能力都没有,你敢批评路德?啊?

那曾宏到美东来,啥也没有就是对着路德去的,就是要把路德全家给下毒死,和把路德给搞死。就像他的亲哥哥一样,把这个当年的彭民给骗回去,就是想害死路德全家,当时也打过我的主意。

庄烈宏这个王八蛋,你这个祖宗八辈都会为你付出代价,你那个残废哥哥、傻哥哥,还有你这个家里面遭受如此之灾难,不都是因为你这个良心大大的坏了吗?跟着曾宏这个王八蛋、这个太监,你在这瞎胡骗、瞎胡蒙,对不对?

现在看看又出来个李培喜、又出来个豆豆,豆豆你敢把你照片亮出来让大家看看吗?看到你恶心一百年,知道了吗?就你那个设计,你知道多恶心人吗?再看你那个长相,看你满脸的吃白菜帮子吃多了,是不是?跟着你的35岁的老公没睡出什么精彩出来,让你自己如此之烂,还攻击Sara?你算个屁呀你呀!我连这都看不透你?

James Bond什么这些人、还有什么,都是跑到澳大利亚、被Sara给踢出去以后……现在所有的这些伪类啊,在Sara那被踢出以后,去的地方就是木兰那。就是现在的特务,“特务特务,木兰出品。”哈,木兰出品,木兰现在听着晕了,“七哥,又这么说!”然后呢现在很多特务去哪了?从木兰那要再不行了,就到面具先生那去了,面具先生、还有俄罗斯玛莎那去了——好骗、好忽悠,比较单纯。

所以说这帮孙子啊,你看看那帮烂人啊,咱往回看,你看看他们多简单?先都是打着基督的名义,然后天天捧郭,把郭捧出比耶稣啊、什么摩西呀,谁一说这个我头都疼。三年前就说什么摩西呀、耶稣在世啊,谁再说这话我真跟你急啊。三年了,然后到了半天了,就开始砸郭,竟然这些……包括那个大驴脸,那个意大利的大驴脸。哎呦!我一说都恶心,我得喝口水。这大驴脸简直是……未来惩罚这些必须被审判的人的时候、共产党的官员的时候,让大驴脸去审判,审完全阳痿。然后让大驴脸旁边放两只驴,这边放两只骡子,然后大驴脸坐着中间,然后对共产党的高官进行审判,然后一直张着嘴笑、大驴脸。然后共产党的官员全都“我不要审了!我们全自杀得了!”所以说,到时候干这个。

让李倍喜旁边一手拿一个叫精神病创造者,第二个精神意淫者,然后坐在那个板凳上,单棍板凳,让李倍喜戴一个用那个裤衩做出来的口罩,然后她那个牙长的特别的难看,然后她吃很多抑郁药的那个盒子在下面搁着。叫李倍喜专门审中共,我估计官员全都得吓死、做噩梦。然后呢豆豆,大黄牙、少头发、然后呢面黄肌瘦,然后让豆豆满脸长着那种痔疮痘痘,去审共产党,把共产党一审全审死啊。

豆豆,你太搞笑了。就你那烂水平,不要脸的东西,你八辈子烧高香了,你沾着爆料革命还有人知道你有多烂,否则你算个毛啊?但是呢,可怜的是也有人听也有人看。有人愿意啊、专门愿意,他不愿意喝干净的水,他专门愿意吃别人吐出的痰。去吧!跟曾红、跟那个庄烈宏,跟那两个王八羔子、跟那个驴的家族,去卧底去吧。跟李倍喜去、跟豆豆、大驴脸、鸡腿潘,跟你鸡腿潘一样,拿着自己老婆挣钱,戴绿帽子,是不是?去吧。

而且最近大家看到这个渗透,你看苍天有眼,这是一个绝对战友。但是就有人发信息,几十个人给我发信息,说苍天有眼是假的、特务。你记住战友们,当一个人莫名其妙告诉你谁是特务的时候,基本这个人要打五折。当这个人只要攻击路德的、攻击Sara的、攻击安红的、攻击咱们这些老战友的还有木兰的,不用想,80%是特务,他绝对没那么简单。他吃饱撑的,这些人都拿着命来反共、都灭共呢,干了几年了。他来不知名、不知姓,连口罩都不敢摘、真名都不敢说,就是要批天批地。

像豆豆那个烂货还批评Sara,你吃Sara的屎都不配。如果Sara说能给你一摊屎吃,我都得谴责Sara,怎么能把你那么美好的屎给豆豆吃呢?她连吃Sara屎都不配!就是豆豆的妈、豆豆的爹、豆豆的家人,都不配吃Sara的屎,知道了吗?就这种烂货!攻击Sara的,Sara每天冒这么大风险,一毛钱、一分利都不图地为战友们在争这些东西。你这些烂人去陷害这样的好人,老天要有眼你就会……我分分钟都会听到你们的噩耗!知道吧。

所以说大家看到,最近这种一个个的特务蹦出来……对了,还有一个凤凰九天、还有英国那个神经叨叨的,舌头都卷不直、说不清楚的,到处发信息。凤凰九天从开始支持爆料革命,她给法治基金捐了款,她是要东西最多的、要的东西最多,竟然给我发消息说,“我的口罩有问题。”凤凰,我们从来没承诺一定给你发口罩,发口罩不是我们的责任,也不是我们的义务,是我们的善良、是给你,那是战友花钱买的口罩。“我捐款了”,谁让你捐款了?你别捐啊,你又不是捐给我郭文贵的。你把捐款做买卖呢,你把捐款当生意呢?今天退群了、明天进群了、今天退群了、明天进群了,给你脸不要脸知道不?连人话都说不清楚,今天要领导香港运动,你看你在香港运动搞的那一摊子,我们多少人都差点被你害死,我都没说你。

你还竟然批评川普,你凭啥批评川普?我一看到批评川普的、批评什么基督的、批评佛祖的,批评路德、Sara、木兰的、安红的,我就觉得你们这些人绝对是神经病。你吃过几碗干饭,你干过啥?你能干啥?凭勇气,你连口罩都不敢摘李倍喜;凭长相,你连安红的一个舌头根都不如。那豆豆跟Sara比,Sara是个美女,你看你长得个鳖乌样,是不是?就像晒了很长时间的干豆角一样,是不是,又长又扁。你想啥呢?所以这都是精神病。凤凰九天你算老几啊?动不动就评价评价爆料革命,你算干毛吃的啊?给脸不要脸哪!

有的人就是不想喝干净的水,就想吃别人的痰,你去吃去。新中国联邦你不信,那你就跟共产党干去。

我再说一遍,捐款的是所有的,大家看一看,昨天很多人感动得,美国人给我发信息,感动得……我们给学校捐款、给医院捐款、给警察捐款,给还有一些后勤救助的捐款,捐口罩、捐消毒用品、捐防护服,从来没间断过。王雁平女士和我们基金的董事、总裁不惜一切代价,冒着生命安全、多次捐。

都是战友们的钱,给战友们积的福德,给美国人改变——让美国人知道中国人不是共产党那样子的,中国人没有那么坏,中国人对美国是友好的,中国人是善良的。给我们的后代留点好印象,给我们的后代积点德。然后获得美国真正的有实力、有良知的人,唤醒他们:不要把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连在一起,不要把共产党的恶让中国人在海外承担;让中国人在海外出去吃饭的时候,不要让人仇视我们,不要把我们当成病毒的携带者。这是多大的功德啊!

我R你八辈祖宗,李倍喜、豆豆、凤凰九天。你们竟然拿着法治基金的捐款,拿来威胁我们爆料革命。捐款是你积的德,不是你来做买卖。我也没有拿你一毛钱,你可以不捐啊。这些所有的捐款,都是你看得着、看得见,是班农和凯尔巴斯是主席,没有一毛钱是没有出处可以花的。如果你这样说,我该找谁要钱去?

郭文贵是全人类有史以来,拿全部身家、性命,我老娘被气死,上千亿美元资产现金被查收,我几百个同事、战友被判刑、被抓捕、被威胁。郭文贵前半生所有积累的东西,一夜之间化为了零,还化为了负数。现在连这船、连这飞机钱都是我借的,我用人家的都不是我的。我现在买个内裤钱都是借的,这一点都不夸张,这是真的。我向你们伸过一分钱手吗? 新中国联邦90%的钱都是我一个人花的、借的。花多少钱!这几年来,郭文贵在全世界上干的事情,爆料革命多少人默默的付出。你们这几个烂仔,不要脸不要腚的跑到前面来。老天有眼,你们这帮人都天打五雷轰啊!你们这帮畜生啊,瞪眼说瞎话、与贼为伍、与匪威伍。

我再想说一下战友们,我一骂就生气,最近共产党的渗透另外一招,最近又是首先给木兰发。木兰反正天真,一发,“七哥又有人上当了,七哥。”反正木兰就是每次,木兰人家是屡试不爽。现在头一段时间所谓退款的,你看James、还有文熙的,叫啥的?文熙……好多人都是从木兰那出来的。就是骗子的出处、骗子的培养者、最好的利用者,就是善良的木兰妹妹。但是这证明了我们的木兰更是伟大的,因为木兰善良。

那么现在很多人给她发信息说,“我在国内因为买G-Dollar被抓了,投资G-TV被抓了,什么什么被审判了。”我告诉战友们,这是共产党平爆小组出的新招。过去所有事不能提郭文贵仨字、不能提爆料革命四个字,现在突然间很多人在网上给很多人发,“战友我被抓了”。我告诉你99%是假的,这是共产党出来的新招,让你恐惧。你看看投资G-TV、买G_Dollar都被抓了吧,支持爆料革命被抓了吧,投资G-TV被抓了吧,还投不?还买不?不投了不买了——就是吓唬你哪。

传播这种消息的人,如果你没有核实,你没有亲自核实,谁传播谁就是绝对是有问题的。我过去这一周,我把我得到的信息,我在国内的战友核实,几乎绝大多数战友都是假的。这是共产党的新方式,因为最近共产党的外汇流出,是过去7年来最高峰。从新中国联邦前后,中共的外汇流出是过去8年来最高峰。战友们,最高峰。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几天你们看到,我每天我们见这么多人,一会儿还要见几个超牛的人啊,五大组织、七大机构的人,这几天已经开过几次会了,大家也都看到了美国政府的行动、欧洲的行动。那么共产党现在又出了新的这些招,是吧?据我掌握刚刚今天的情报,中共在欧洲、在中东都有更大的行动,都有更大的行动。这些行动无非是渗透、军事部署、情报基地,而且更夸张的事情,加速了在这些地方的基地建设,包括导弹部署、军事设施,分享所谓的空间技术、太空技术,还有什么卫星联系平台、北斗七星啊什么的,但是这对我们都是天大的帮助。

现在我想给大家说的啊,现在美国就我说的那三条红线。大家要记住川普总统从来没说过一次共产党病毒,一次没说过,说这是共产党病毒,一次没说过,一次没说过;也没有一次说过“我跟习近平主席不是朋友了”,他也没说过。他也从来没说过,是吧?那么战友们,川普总统如果有任何改变,这都是天大的改变。

第二个还没有任何美国官员,公开谈新中国联邦,只要有政府官员正式地谈,包括国会、参议院、国务员、还有白宫的官员,只要谈一次新中国联邦,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包括欧洲的官员。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对待香港头两天看到制裁法案。我告诉大家,最后一分钟把制裁汇丰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的四大银行,就是完全马上停止一切在美国的业务,并实行美国最严的制裁,把它给拿掉了。所以上一周通过的惩罚的法例,最后一分钟打了五折,包括对香港官员的制裁。对香港官员的制裁,最后一分钟,本来是对香港官员还有公布的名单,什么样的资产查封、查封倒什么程度,然后马上怎么办都有的,最后一分钟也拿下来了,也拿下来了。

那么另外一个,对中共现在是否执行第一阶段的协议。现在中共那边也分两派,有人建议停、不能再履行了,让美国必须要修理新中国联邦,一定要美国总统跪下来求我们,因为咱一停止买,它就影响选情,然后一定要停;另外一波人说不要停、继续买,然后等到再过一两个月,当川普总统的选情更加明朗、不好的时候,啪嚓就停下来,然后一个个的组合拳打向川普总统、美国的共和党。说现在你看美国刚刚过去的48小时,开放以后病毒上升的所有城市,大家注意到没有,全部是共和党的票仓、全部都是。说要想办法保持共和党票仓的这些城市,持续地感染率要高,最后组合拳打向川普总统、打向共和党,然后让他们要跪下。所以说这是这两种方式,当然美国也掌握这些消息,有我在能不让他知道嘛,必须让他知道。

现在就是个焦灼状态,你们看到的很多都不是真实的。昨天下午很大的较量,在美国坚定灭共派就是希望美国官员真正地出来,推倒、干倒共产党是2020年大选的核心。第二,组成一个新的专门灭共的一个小组,现在还正在研究中。还有一个,对共产党要十大招——当然这十招都是我推荐的,十大招全面开始。最后包含了已经拿掉的对香港官员具体制裁,和对汇丰银行、中国银行绝对制裁。汇丰银行、中国银行下一步股票会暴跌,我相信会跌倒30%、40%是没问题的,甚至是完全崩倒。一定会发生制裁的,放心。

另外一个就是军事上的制裁。现在就是东海的上次较量以后、南海的较量,共产党根本是纸老虎不堪一击,防止共产党疯狂来一下子。所以说美国在军事上更加大量的力量,在印度海、南海、东中国海进行布置,一旦中共再玩老鼠戏猫的游戏,直接歼灭。而且这不会引发全面战争,不可能!

另外一个,现在中共太空中的垃圾,和中共在太空中布置的垃圾,大概占了太空中垃圾的大概在六分之一,而且涨势最高。根据国际太空中的规则和达成的协议,北斗七星系列,美国18分钟内很容易把北斗七星全面摧毁。所以说我觉得美国应该在太空中先给中共一个颜色,把北斗七星统统给它摧毁。

另外一个,所有现在不是你买不买粮食的问题,停止,绝对性脱钩,一定是要100%地Decoupling、100%地脱钩,一切!一直到大选完毕,或者共产党自动解体。

另外一个,现在美国各部门正在组合。大家已经看到了,FBI已经说了大概2000个人正在调查中,包括孟维参、熊宪民、曾宏,还包括民运的几个非法获得护照,像郭宝胜这些人,包括他们。

接下来还会扩大,在美国反川普人,打着民主的名誉,还有提供虚假信息获得假政庇,虚假信息获得美国身份绿卡和护照的人,全面调查。一定会的,战友们,这点你们记住,一定会的。而且接下来会立法,凡是在获取美国绿卡、护照当中提供虚假信息,在美国获取……梁冠军肯定被抓,还有那个叫周什么的肯定被抓。这两天他们都在发起议案,未来汤姆克顿会发起这种议案,专门针对在美国虚假信息获得美国身份和绿卡护照的移民。没有你任何申诉的机会,只要一旦查出来,上法庭一次,立马遣返、当庭遣返!没有什么你还在这块儿,我上诉到地方法院吧,我在弄上三年四年吧。像熊宪民拖上个七年八年吧,13年了还没拿到政庇,你大爷的熊宪民,见你奶奶去吧,找你奶奶去吧!立马滚回去,或者到赖克斯岛的监狱去,就这么简单。只要你提供虚假信息的,郭宝胜肯定回去。

所以说,美国总统不管是共和党、民主党,谁当了总统,这些人都会进去,因为它是立法,谁都要进去。据我所知,如果民主党上来会更狠。拜登选上总统,拜登更狠,你放心,他不可能不狠,这已经危害到绝对的美国人的安全。民主党的议员们都深刻地意识到这些害群之马,像郭宝胜、胡平,那个什么律师啊、乱伦彪啊,这帮孙子都得回去见他奶奶去,见他姥姥去。像李倍喜、豆豆啊,什么夏威夷有个35岁的老公,你拉倒吧,你回去吧,你甭在这了,你跟你老公都回去吧。

这就是大势所趋,美国到了一个新生的时期,美国人到了一个你要么跟共产党同流合污,要么你灭共。我们华人也没任何选择,要么你跟他一起灭共,要么跟共产党同流合污,你选哪一条路?

接下来下一周,也就是明天之后,大家会看到美国新闻界、媒体界和参议院大量的行动,全是关于冠状病毒……跟共产党算账。会有多个惊人的事件发生,开展、开启一个美国全面灭共的、全面的吹号角。

大家千万别忘了,二战的时候美国人从来没有想过去打希特勒的。当时是日本,当时美国也没有想过动日本,就不想掺和。结果是日本“咣叽”袭击了珍珠港,美国人恼了,非把你给灭了不行,那非得打你啊。就在这个时候,过了两天之后,希特勒“嘣叽”开始攻击美国,攻击了英国又攻击美国。美国人:你大爷来的,老子没攻击你,你攻击我。这个时候,当时给总统出了个难题。因为希特勒跟日本签署了秘密协议、同盟协议——一起征服全世界,所以美国必须要灭希特勒。大家你看,就差两天,48小时的事,美国的国家政策立马转。

今天的共产党一模一样,共产党它做梦都没想到,本来美国人没想对付你。结果爆料革命天天在这块儿喊,有个渺小的火头,将引起重视的时候,突然间你搞了这么多:2025、2035、2049、一带一路、干掉美元、blockchain(区块链)然后干掉美国swift,然后还搞冠状病毒,那这美国人不可能不懂。

这时候新中国联邦。最近这几天,很多机构都在跟我谈: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是啥样?我昨天在战斗室节目里也说了: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绝对不会军阀割据的,绝对不会内乱,因为党内99%的党员都是好人。而且昨天我听说战斗室的袁先生,一位袁先生在这讲的关于党员全是犯罪,这是不对的,我完全不同意。我当时我就制止了班农先生,而且班农先生明天、后天他会在节目中纠正。我说如果这样说,我不会跟随你们在一起的。99.999%的党员都是好人,而且一定要大赦。别说这里没有事,就是有事了,99.999的人也要大赦,不能搞清算。

中国人只有忘掉仇恨,眼往前看,接受现实,独立的法制和信仰的自由,让中国人重新回到一个人间来,不要活在地狱里。不要像不喝水、不吃饭,专门吃人家的二手痰,像李倍喜、像曾宏、像庄烈宏、像郭宝胜、像胡平、像乱伦彪,这帮畜生们,专门吃着二手痰鸡腿潘,那你这就不是人,你是鬼。

我们要的是中国人重新回到人间来,建立一个独立的法治系统。不能有报复,这是共产党最需要的、最愿意干的,一直在干的——制造仇恨。我们绝对不能这样,不能往回看。包括我刚刚说的好多这些人都要得到大赦,不能再有仇恨。明白了吗?战友们。

所以说,99.99的党员都是没办法、没有选择的牺牲品,体制的牺牲品。少数人和这些家族极大的犯罪者,要受到审判和惩罚,在根据国际法进行审判。整个中国要接受,希望由人民选举出的新中国联邦模式。我们不会参与执政,我再重申。就是希望中国真正的以联邦形式,建立一个联邦的新中国。关键问题要一人一票,一人一票,所有的国家宪法和国家政权一切行为规则要一人一票选举。不管它是关于到台湾、新疆、西藏、香港,都要一人一票选举出来。而且是国际上在监督,国际上也认可的。

我决不相信中国会有什么军阀割据,中国人的智慧和中国人的勤劳,和中国人的财富,和中国现在这些精英的力量。完全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在没有共产党的时候,让中国人真正地一下子回到一个正常的人间、正常的社会。公民社会就是以公民为个体,真正的一人一票选出的国家政权和宪法。让中国人有真正的独立的法治和信仰的自由,让中国人跟世界上有和平共处的这种千年协议。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么现在,有人想跟新中国联邦签署这样的协议、那样的协议,我说我都不要签。

新中国联邦未来要记住,它就是一个准政治集体。它跟G系列G-TV、G-Fashion、G-Club、G-Coin、G-Dollar,它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约束关系。

新中国联邦就是一个努力实现,就是新中国联邦宣言的,那么一个推动国家实现新中国联邦宣言所说的民主的、法治的、信仰自由的中国的这么一个目标、一个机构,它就像一个NGO一样。

但是G系列完全是商务机构,包括喜马拉雅农场。喜马拉雅农场在全世界各地的,就是当地的根据法律注册的有限责任公司。根据大家投资的钱,你投资钱的多少,按照股份制的分享权力和管理,利益和分享,然后喜马拉雅农场共同的派出的同等的人,公平地在美国注册一个喜马拉雅农场委员会,这样的一个公司、也是公司。这个公司干嘛呢?是给G-Dollar、G-Coin、G-TV、G-Fashion、G-Club拿到你的某个国家代理权,比如说G-TV以后意大利与意大利的代理权、日本与日本代理权、俄罗斯与俄罗斯代理权。拿到代理权后,这是给你的代理权,当然让你就有赚利了,像过去香港的富豪绝大多数是代理欧洲品牌起来的,包括美国的Ralph Lauren、Tommy的包、爱马仕的牌。台湾、香港当时的一半富豪都是代理这些品牌起来的,包括这些银行的代理,当时香港就是叫做代理人嘛,就这个制度制造了香港的富豪。

那么现在我们就是把这些系列G-Coin、G-Dollar,你是代理者——整个G系列G-Fashion、G-Club,那么你可以抽成。你抽成以后你有代理费,这些钱来养活你了、给你很大的帮助。所以当地的战友大家愿意跟你一起去投资,根据大家投的钱——一块钱一股、十块钱一股你们定个规矩,谁投钱多谁分成。你所有的成本、前期钱都得是你们的。

我再告诉一遍不要做梦,梦想着G系列给你开始什么启动资金、给你买房子,门都没有。那是共产党的逻辑!你不给,记住G系列我永远不需要你们捐一分钱,不希望你们给任何一分钱。G系列只是给你授权代理这些资源,包括G-TV的第二次私募、三次私募、四次私募,包括G-Fashion、G-Club的代理都可能给你们。这是给你最好的礼物,你有本事你就经营,没本事你就不经营。

包括有些当地的战友要给你们捐款,给喜马拉雅农场。我再次说了:任何喜马拉雅农场接受捐款的,一律取消你资格。你只可以投资,你不可以捐款。我们的爆料革命绝对不允许伸手去要钱,要饭党这个时代必须从我们这儿结束。法治基金的捐款是捐给大家战友们的,路德、Sara、木兰、安红、江财神、还有我们艾丽女士都是董事。我们的Bo博士是不是董事我不知道啊,好像也是吧?这都是董事。由他们来管理的、由他们参与管理的,给谁呀?就是支持灭共的。

你不是捐给我的,你也不是捐给我们这个G系列的。G系列、郭文贵永远不会向你伸手捐一分钱。你别把投资跟这个捐款搞混了,像凤凰九天“我捐款了”,还有什么人说“我捐款了”。你捐款是你的决定,你捐的是你自己,你捐的是你的信仰和未来,别拿捐款跟我说事儿,我非常讨厌这一条。那么G系列不需要你捐款,G系列给了你这些授权、给了你赚钱的机会,只要求你一样——在所有喜马拉雅委员会成立的时候,你拿到授权的时候,你有一样义务和责任。就是承担起新中国联邦要求你在各地履行的——咱们叫大使馆(这不是大使馆,咱没有这个国家权利,你怎么叫大使馆?)就类似于和战友沟通和新中国联邦思想推广,和当地和我们联络的有一些准政府部门和政府部门一些联络,而且是你同意的。你同意的前提是你接受了,你得到了G系列的授权,这完全是商业运行。

不要把新中国联邦和G系列任何情况连在一起,完全是胡扯的。新中国联盟就是一个我们的希望、我们的精神、我们的追求目标,在这些国家没承认之前,跟G系列没有任何的关系。G系列是一个Donors、是个捐助者、支持者,比如说新中国联邦永远永远不会参与到G系列的商业运行,也不可能让你合法参与商业运行。当然G系列你只能是支持新中国联邦,之前在新中国联邦成立的机构、聘请的部长,现在都是我来捐、G系列来捐。我来借钱捐,没让你们任何人拿钱。

新中国联邦得到这些国家政府机构认可的时候、和国家承认的时候,他就是准海外政府机构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大家战友谁愿意,可能把新中国联邦变成一个像法治基金,或者把法治基金直接就变成了一个他这个财务运行者,全靠捐款。新中国联邦的捐款就像法治经济、法制社会一样,就完全是他的了,那就完全是非营利机构。

你喜马拉雅农场是一个完全盈利机构,你怎么能跟他混为一谈呢?所以说,新中国联邦是未来得到认可后的准国家政权,他的财产来源、资金——像G系列捐助,像我们的法治基金、法制社会完全不盈利机构的支持。你像我们现在正在下面开会的某个美国巨大的一个私人机构,想要我们这个G-Dollar,给他100亿美元的G-Dollar、发行100亿美元。他是一个大的私人机构,说这个100亿美元给了他以后,他将G-Dollar40%捐给法治基金、新中国联邦使用。你像这样就可以了,人家买你G-Dollar,人家40%捐给你新中国联邦,那是人家的事儿。所以说,现在新中国联邦已经成为欧洲和西方国家唯一可以相信和选择的,和未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合法的政权代表机构。

法治基金、法制社会是一个无盈利的,未来新中国联邦的资源的唯一方式。那么G-Dollar、G-Coin、G-Fashion、G-Club是一个完全按照美国法律、商业运行的商业机构。这个商业机构未来会给在美国即将成立的,喜马拉雅农场的这些商业机构授权、代理,培养壮大在全世界各地的喜马拉雅分农场。这些喜马拉雅分农场有义务、有责任让战友们赚钱、安全,保护并提供赚钱的、必须提供赚钱的一个未来,这就是我们的真正的这个喜马拉雅农场、新中国联邦的这个。

我再给大家说一下,很多战友现在发信息就是说现在股票,什么时候GTV的股票可不可以查?我告诉大家,我们大概是收到了1200份的合同认股书,也就1200把椅子。我们现在已经找出了110把左右的椅子——可能是共产党渗透来的,我们要把它彻底的取消;大概七、八十把不符认股书资格,我们要取消;我们大概还有五、六十把,我们怀疑涉嫌这个跟共产党有更大深的勾连,有代表性的,我们要想办法把它取消。大概两三百把椅子要取消,这是一个,大家等通知啊。

第2个战友们记住,你把钱汇到VOG的,你在这里不管你填了认股什么,你只能到VOG去拿股票,这里不可能有你的椅子。如果你把钱汇到这了,你没有签认股书的,你必须把认股书补上,第2个。

第3个,战友们现在还有很多人还在问“什么时候能拿到股票?”我告诉大家,记住啊一定会拿到股票,你不用担心,你等我通知。我会在这块儿直播告诉大家,大家可以认购股票去了,大部分已经完成。

那么还有的说,有人收到了GTV那个股票发行公司的email,要求你提供地址,大家怎么弄?我告诉大家,这个地址是你一定要要的。你不一定填你现在你认为不安全的地址,你找一个能收到你信息,能帮你收到股票的或文件的地址,他就是给你两样东西。

第一个美国的法律你必须是有一个有效的地址,这是法律的要求。这个地址可以是你在美国的、你在其他国家的,或你的亲戚都没问题,只要能帮你收东西就行了。

第二个,如果你要了纸质的股票,我不能碰的。那个纸质的股票是由这个代理、人家这个股票发行公司放到信封里,人家给你寄过去。所以你提供的地址一定要是有可接收功能的、你纸质股票的同一个地址。千万记住啊!当你要了纸质股票的时候,你必须有一个你能接的有效地址,否则后果都是你自负的。另外一个,你要回复人家这个公司,地址一定要给的。这个地址你不要问人家说,“我临时的行不行啊?长久的行不行啊?”不要问这话,人家那个美国人也不懂,你就给他一个你有效、能收你东西的地址就可以了。

还有这个GTV的股票、地址。G-Club,我们会在7月中开始售G-Club,大家做好准备、做好准备。我们现在目前额度是有限的,当然这有限额度现在不能让大家知道,额度是有限的。 五万块钱是一个最高级别的、四万块钱、三万块钱、二万块钱、一万块钱,一万块钱你终生享受10%的优惠,五万块钱享受G-Fashion终生50%的优惠。

然后那只有五万块钱的G-Club会员自动获得G-Fashion一美元一股的股票,就是所有的G-Club会员拥有在G-Fashion一把椅子。就是G-Club投资1,拿你的五万美元的一万美元给你融资了,因为你的五万美元你拥有这个权利了。那么其中一万美元是G-Club给你的融资,没有利息、啥都没有,帮你去买一万股G-Fashion股票,你共同拥有这一把椅子,拥有你在G-Club1的这一把在G-Fashion椅子,不管你多少人,那么永远是一美元一股。

什么时候兑现呢?当G-Fashion第一次私募结束后,你就可以转让,说我拿了,你转让完,你可以把钱还给G-Club,或者说G-Fashion上市那一天起,你说我要卖股票,你可以还给G-Club这一万美元。说白了送你一万美元的一万股的G-Fashion股票,懂了吗?我不能说再透了,这是天下我看没有再好的了吧?因为我们照顾很多战友,G-Fashion投资不能像GTV一样没钱进不来。你没有十万、二十万、三十万,五万你总有吧?拿到五万终生享受50%的所有G-Fashion的优惠,然后你还可以拿到一万股的一美元一股的,那不白赚了吗?

然后我们G-Club未来可以转让,最后我是昨天,现在我还没告诉咱们这个委员会,最终法律通知。就是G-Club会员可以升值后,比如说你现在五万美元买的一个,可能未来涨五十万了,因为我们有限制嘛,是不是?比如说我们只限制1百万、1千万的,那以后不再发了。有人想买,那我五万的我可以转卖到十万,我可以卖到100万,随便。比如五万美元买了一个G-Club的会员,得到了一万股的G-Fashion的这个一美元一股的股票一万股,我可以卖啊!有人买、只要有人买,一万块钱、二万块钱随便卖,就这么简单。就这个卡可以升值、交易、转让,但是要经过G-Club同意的情况下,想想吧,这事多大?

然后G-Fashion会在7月中下旬会给你一个展示版,不能真的买,你们能看到一小部分的商品在上面,因为看那到10%的感觉。大概9月份正式开卖、并发货,8、9月份吧;G-Mall也会在9月份、九月底上市。G-Mall是各种品牌飞机、大炮、坦克,只要合法的,除了法律不让卖的,你什么都可以卖,但是就像亚马逊一样,我是收佣金的。

但G-Fashion全都是我们自己拥有的品牌和设计师,我们G-Fashion和设计师合作自己的产品。比如说,现在中国最流行的叫克罗心这个牌子,我经常穿那个叫Chrome Hearts。Chrome Hearts 那个叫十字架、皮衣、T-shirt 的设计师叫阿里,阿里已经是我们的签约设计师。所有Chrome Hearts 的东西,我们这个设计师就是G-Fashion的合作者,你看到Chrome Hearts 的东西,咱都会有,包括最酷的首饰、拎包、夹克、T-shirt 等都有,我们比他只会好不会差,但是你终生付50%的费用。战友们你想想,国内任何年龄的孩子听了都疯了。

所有Chrome Hearts 的东西你就买了,这个东西到国内赚一倍、二倍、三倍,专门有人做这个生意。我的家里就有人做这个生意的,就是买Chrome Hearts 代购到国内卖,二、三倍还买不着,永远缺码而且很多还是旧货。

现在这个Chrome Hearts 的设计师就是G-Fashion 的设计师。我们用同样的布料、同样的设计,你付50%,基本上你要多大号,要多少有多少,只给G-Club 会员的啊。

我们有的比他还好的产品,你还是付50%,而且是一辈子这样。你花五万美元,你拿到了一万美元一万股的G-Fashion的一美元1股的股票。你终生享受一个Chrome Hearts 的设计师都够了,更别提我们将有十个、二十个、一百个、二百个,一千个、二千个所有的设计师。而且你会看到想劳伦.皮安娜、爱马仕的所有的,你看到最潮的潮装——它一模一样的材料、同一个厂生产出来的,设计上稍有不同,只是他一半价格。所以大家想想,那个G-Fashion会有多诱人!

而且现在好莱坞的那些明星,我们给了他们明星设计师和明星都可以加入,你会看到五十万、一百万、二百万、三百万,多少粉丝们“啪啪”都来了。

我可以告诉大家,G-Fashion是人类上所有的时尚界一场革命。你会看到,G-Fashion拥有世界上最牛的设计师、最年轻的设计师和最传统的设计师,会在全世界各地买到最特别的材料。比如现在我们在非洲,我们的战友去看到非洲某个国家,这个地方100%所有手工织的布全被爱马仕、劳伦.皮安娜给买走了。然后经过了他们的设计,生产了最贵的衣裳。对不起了,咱们现在一去,他们全傻眼了。爱马仕付一块,我付三块,所有人立马跟我们混,全给你买掉,这就是为什么爱马仕、劳伦.皮安娜、道济伽马娜,香奈儿,丝伶、迪奥,每年有什么非洲款、日本款、什么非洲风、中东风,他就在当地取的材料。

昨天我们日本的Peace找到日本一个山上生产的那个材料,有三层、二层的,特别棒!我给我们几个设计师看,我们几个设计师说:“哇,太漂亮了!”结果他一查说,这个地方材料很多都被用在了美国和欧洲的大品牌,他们都买过。像日本和服的材料,是世界上公认最最现代化和传统结合的高科技材料,一抓很软、很硬,染色很稳定、很漂亮。

我们让Chrome Hearts 的设计师用了一个日本和服的材料、全黑的,做出来十字架、皮的,还有印染的。你们没看到我们在加州那个印染机,还有一个现在巴黎,他们给我看那个,昨天晚上做出那个卡上去的印染机,比Chrome Hearts、爱马仕厉害多了。这些东西你未来终生享受。

还有我们那个心语007在日本找到日本那些眼镜,Peace给我发来,我好多眼镜都是日本产的。我们专门设计师设计上千款的、最特别的眼镜,大多数一个都在五百美金到七千美金之间,我们都会一半价格给战友。我们未来在G-Fashion会写出来,这款眼镜市场价、公开价多少钱,你可以上所有网一搜就看到一模一样的、同一厂的、同一款的。比如一千块钱,在这你只要是会员,只要是五万美元的会员,你就可以50%拿走。爱马仕的随便一个T-shirt都一千二美金到一万美金,你随便一半价格拿走。

像今年爱马仕还没出来,下一款的就是秋季款的出了几款就是休闲装、锥形裤,很漂亮,那个大概卖多少钱?三千五到六千美金,而且是限量版。像劳伦.皮安娜出来的夹克,大概有十几款都是限量版,亚麻的、50%的棉和50%的丝的,未来会在同一个地方生产,就是一半价格。也可能、我还不一定,有可能会有PRADA(普拉达)、Gucci (古驰)、布塔咔、维塔咔、PV、路易斯、也可能有劳伦.皮安娜这些大牌子,2019年的货我们把它买下来。他有些货还没处理完的,还有一些现在由于冠状病毒他们正在生产中的,我们想给他买过来,但不放在G-Fashion,我们把它放在G-mall里面。

绝对不是你们上什么纽泽西、上什么丝、上什么伦敦郊外的打折款,不是那个的。就是现季货或者稍微过一点季的货,这些大牌子的我们买回来放在G-MALL上,让战友们随便买。就是你待在家里边,你就以最好的价格买到最牛的东西,这就叫G-MALL。G-MALL是谁都可以买,谁都可以开店,只是要按照我们的标准给我们佣金就可以了。

G-Fashion就是我们的品牌和我们签约的设计师和我们生产的东西,中间得到优惠最厉害的G-Club,大家想去吧。然后G-TV下周开首次重要董事会,就是在分配股票的时候,现在分配股票是律师和投资委员定下来,大家G-TV投资者要记住。班农先生一会要再、昨天开了几个小时,Sara也参加了。接下来要开G-TV的投资会,G-TV会收购企业和投行评估、和下一步的团队管理和盈利方式,和在硅谷、纽约、凤凰城、欧洲等世界各地建立基地和投资,包括现在美国的一些机构要求发行可转债。

咱少发点吧,发个十亿、二十亿美元可转债,钱太多了也没法花是吧,先发个十亿、二十亿吧,别多了。他们说要五十亿、六十亿,不可能。刚才直播前,有日本的人说要买二十亿的可转债。我说不可能的,“二十亿太多了”我说。他要四十亿呀,我说最多二十亿。但是我们这次可能只发二十亿可转债,我们也在尝试能不能给战友发一些可转债啊,要是战友们可转债,你们不就是还是一美元一股的获得股票了吗?在尝试啊,在尝试。关于被非法退款的战友们继续买老股的事,也会在这一次的董事会过后。同时董事会一开完,下一分钟通知切股票,啪就切出去。切到战友们,你们就可以查股票,有些战友、不是百分之百啊,百分之六、七十的战友可以查自己股票了。

然后就马上并购,就开始进入程序,马上发行可转债、进入程序,然后收购几家银行。咱们要收购几家银行啊,大家看到我后面这家银行就是被收购对象之一。收购几家银行,咱的有银行啊!最起码现在五家在收购之中,在全世界各地。然后G-TV这个团队现在大概六十五个人吧,我们这个工作我们会再增加一百个人,大概增加到一百六十五个人,然后会给战友们一系列的商业公告就会出来,我现在就不多说了,好吧。所以说大家你们看到我干多少事?所以说兄弟战友们,咱们这些狗屁唠叨的事咱就别浪费时间,真的是啊咱们干点正事。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条:只有你强大了,只有你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是对你的敌人最大的惩罚。

所以我每天告诉班农先生“行动,行动,行动!”现在班农先生每次都讲行动,行动,行动!大家都看到了。我说“班农先生你是天才、你是国师,但是你缺乏行动,要行动、行动、行动!”我每天在那看,他说“你疯了,你每天那么长时间工作。”我说“我告诉你班农先生,我坚信不移的——我必须有超过共产党的钱,超过共产党的信仰,超过共产党的牺牲的准备和不惜代价的努力和付出,和有超出共产党那种高度和信仰,我们才能干掉共产党。那么我们必须有绝对够的团队和实力,和坚定的信仰和行动力才能赢,否则不可能赢。”美国一样,美国总统如果没有坚定的信仰干掉共产党,和绝对超出常人的那种高度和事业,是不可能干掉共产党的。

这就是我说的看到香港,香港就是我们学习的榜样,香港就是我们的圣城。香港人做的,就是我追求的——决不妥协、绝不放弃、绝不恐惧,而且还要靠实力,最重要的是敢动、敢说、敢行动。所以说战友们,我每天干的事情不管多少事情,我要坐这块儿聊政治、聊思想,那一天聊一百个小时也不够用的。我还是要行动,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我要在行动上。大家也都知道了,我们这几天是不是?我们郝海东先生的儿子大家都知道了,被共产党威胁是吧,在这个叫什么塞尔维亚这个出境的时候,被他们给拦下来。拦下来以后还知道郝海东先生儿子的名字,郝海东先生的儿子和他的一个朋友开着车,不让他出境。他儿子的那个居留证是过期了,但是呢人家西班牙就说了“三个月以内因为冠状病毒嘛,你随时可以回来。”他不让回来,他要让他去中国大使馆。去中国大使馆那真有可能就变成了沙特的卡舒吉了,给肢解了都有可能,也可能叫他染上冠状病毒啊。而且他竟然可能还知道郝海东先生的名字——是他爹,这个塞尔维亚的移民局他咋知道郝海东的儿子的爹是郝海东呢?啊,这很奇怪啊。

所以说当时我知道这信息以后,郝海东先生给我说以后,我说你别管了。然后马上,班农先生跟我在一起,他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给他一说,他抄起电话就给塞尔维亚他哥们——原来的国防部长打电话,“啊,你们怎么回事如何如何,这个这个你们这样是不对的。”然后在这块儿骂人家。结果人家很客气的给他说,他说这个国家大老板是俄罗斯。哈哈,塞尔维亚。第一句话告诉班农“大老板俄罗斯、二老板中国共产党”,说他儿子的事情在塞尔维亚无人不知。郝海东先生傻乎乎的现在他根本不知道,我真没给他说这话,这话挺让我震惊的,说整个郝海东先生、叶钊颖这个事,整个塞尔维亚没有人不知道的。他说驻塞尔维亚的中国大使嗷嗷的喊、找每个人,就威胁、要把郝海东先生的儿子给弄回中国去。郝海东先生,我在直播前我都没跟他说这话。

这个人说完以后,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事很大呀,我一想这事很大呀,严重了啊,相当严重。班农先生在那打电话呢,然后说“这个你必须想办法,你给我送回西班牙……”然后我一声也没吱,我在这之前我跟郝海东先生通了个信息,我说我问下我们西班牙的文戈七雄战友,这个到底签证咋回事。因为郝海东先生傻乎乎的,这个东弟说啥?我这个老弟说:“跟西班牙政府联络、给他签证公告一下,延期、合法延期。”我一听这完全错了,这跟西班牙没屁毛关系。

我就马上、我就打通另一个我西班牙的原来的合伙人,这哥们在外面呢,不在西班牙在外地呢。他英语也不行,我这郭氏英文听懂的也不多,咕噜半天他听明白了,他说我给你个人,你赶快找她去——丽安娜。我就打通这个丽安娜女士了,是西班牙的情报部门。我一打通,你知道,她楞了。她说Miles你能不能找一个翻译,她的英文也不行,找个翻译给我说一下。我说好,我就找了个西班牙中文翻译跟她说。这个女士第一句话就告诉翻译说,“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郝海东先生和叶钊颖女士这个事完以后,中共政府在西班牙想尽一切办法制造麻烦。”竟然是说这俩人涉嫌这个、涉嫌那个,结果西班牙的人家说什么?你们说的我们都知道,我们也看电视了,但是你说这俩人什么事,你有证据么?

中共这帮王八蛋“没证据,稍后我们给你证据,我们会拿出中国的司法部门的证明。”人家西班牙官员说什么?“我告诉你,你政府的任何盖红章的证明都不算数,我要的是你说的涉嫌这些事啊——郝海东先生什么什么有大量的洗钱了。”郝海东洗钱?郝海东哪有钱啊,我都纳闷了。洗钱,这不是欠钱了,路德是欠钱,他是洗钱,钱太多了啊。说“你把洗钱的这个银行数据都的给我。”他说叶钊颖女士有大量的银行贷款、几亿贷款。她说“你把银行贷款给我。”叶钊颖有几亿的贷款?这个共产党这个王八蛋真敢撒谎!还好没有说叶钊颖强奸、郝海东强奸,现在还没有呢,我估计未来会啊。人家西班牙的哥们特别明确,说“你把这东西给我,你不给我你别跟我聊这个。”这是在新中国联邦宣言后的几天内连续发生的事,而且竟然警告西班牙官员,“他儿子的签证现在是过期了。”人家孩子是西班牙绿卡。说“你不允许让他回来。”大家听到了吗?结果西班牙这哥们说了,“我告诉你,你再敢跟我说一回这个,我立马我追究你这个外交官的责任。”这个屁王八蛋是个副大使,不敢再说话了。

所以说我知道这个以后,我到现在我也没跟郝海东老弟说,我一说他不紧张吗?我说事没这么简单,就是说跟人家西班牙根本没关系,但是西班牙得顶住压力让孩子回国,这才是重要的,不要给共产党通信。然后我又找了塞尔维亚一个我的哥们,我一问这哥们,给我说句啥话?他说我告诉你,我们已经发现了。共产党真的是烂到家了,这个下三滥!所以才会找什么李培喜、凤凰九天、庄烈宏、曾宏这帮烂仔。你知道人第一句话跟我说什么?他说我们发现啊,有人跟踪郝先生的儿子。哎,我说“哥们,你这很严肃的事,这事有危害么?”“危险?我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危险,但是他们有跟踪他。”他说我们发现了。他说我们用摄像头发现郝先生的儿子跟他朋友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就这些天他们很少出去,但是有人跟他们。他说因为这中国人毕竟不多嘛,他说还是尽快离开。

我说那什么办法离开?他说哪个哪个城市的人肯定你不要去碰,这都是共产党控制的。他说“Miles,这个地方的老大是共产党,老二是俄罗斯。”完全改了啊!班农先生的哥们说“第一老板是俄罗斯,第二老板是中共。”这哥们告诉我说,“第一大老板是中共,第二是俄罗斯。”他说那是俄罗斯和中共控制的,你要让他从这个办法进。我说我已经派了私人飞机过去、去接他,他说你最好不要在电话中说,我怀疑他电话都被监听了。

所以我们就安排了三架飞机,谁都不知道啊,王雁平安排了一架,我自己安排了一架,谁也不知道,班农先生的家族他们也安排了一架。所以说没有任何人,王雁平到现在还不知道呢,她傻乎乎的、她以为就她一个人安排了一架呢。然后班农先生他的家人安排一架,我安排一架,互相之间谁都不知道,到现在班农也不知道。我们出现在三个地方,我们给三个地方都申请了航线,所以说他任何一个按住,我们就到另外一个飞机场;任何一个按住,我们到另外一个飞机场。所以说没有人可以停住,结果很顺利啊。

共产党在那儿的势力真是太大了!结果啪,飞机直接飞回西班牙。这边飞机起飞,西班牙哥们就告诉我说,“我们已经知道这个飞机正式起飞。”因为你任何飞机起飞前,你要提前给人家国家申请嘛,说“我到你领空来,我要飞行。”然后飞行这个地方就是郝海东先生家十几分钟、20分钟的机场。 然后他所有的海关确认、检查,全都说“你放心,不会有事。”Miles,他说3个小时以后我给你汇报。飞机结果提前25分钟,我正在跟班农先生准备直播呢,然后说了“飞机提前进入,”他说我们已经看到飞机进入我们领空了。另外那两架飞机,他收我们钱了呀,这两架飞机一直在后面跟着。实际郝海东先生的儿子这次是三架飞机,坐着一架最小的飞机,两架大飞机——达索的和庞巴迪的,在后面跟着他这个皇家豪客,哗就飞进了西班牙,三架飞机飞来了,让孩子回家了。郝海东先生给我发信息:文贵兄,孩子到家了。

我心里话,我的哥呀!郝海东先生,你看这个人他非常了解共产党,这个人真的是比我想象的干净多了,跟我见的那些球员抱着我大腿哭、给我磕头,还给我带着找小姐。昨天我给郝海东先生说还知道这个人,这个人带着小女孩送我办公室还给我磕头,完全不一样。郝海东先生政治高度、个人道德修养、自控能力,绝对佩服,绝对佩服!绝对是好老弟呀!钊颖妹妹就更别提了,那绝对真的是了不起,这俩人真的是完全跟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非常高尚。但是对付共产党,他以为他很了解共产党,他真的不了解,他真的不了解。昨天的事看出来,他还是把共产党看得太好了。共产党员远远比他想象坏的多的多,但是昨天顺利搭救成功。

我想告诉共产党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你对付谁都可能,你对付不了郭文贵;你收买谁都可能,你收买不了郭文贵;你让谁都可以恐惧,你让郭文贵恐惧不了。我郭文贵准备了30年,在这个世界上我告诉你中南坑人,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今天在世界上唯一你有成绩的、你能往下进展的,都是当年郭文贵的哥们。我分分钟给你掐断,信不信?我现在还给你共产党留着个屁脸,我还不到把你干到的时候。当我和美国全部举手、新中国联盟发起第2波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郭文贵在世界上郭文贵有多少真正的朋友、真正的力量,你挡不住我的。

昨天所有帮助搭救郝海东先生儿子的那几个人最后明白过来了,说Miles你太厉害了,这么大的力量!就像在曼哈顿一样,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现在是川普总统的唯一私人律师,纽约曼哈顿之王就是朱利安尼,朱利安尼下一个就是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国家董事、国家的顾问——朱利安尼他要当,我们让不让他当,我们要研究研究。连他都搞不明白,他说我是曼哈顿之王,怎么可能曼哈顿自由女神全清空,我都不知道,而且军事直升机在空中飞翔,这么多飞机在这块飞来飞去,那要导致另外一个911咋办呢?

战友们没有一个人,包括在我们前面运行的Zack,Zack找了这些公司,他背后绝对他不知道,没有人一个人知道背后真正的故事,只有我一个人,连班农先生他也不知道,他现在都不知道。还有一个、现在楼下那哥们——前部长,他也不知道。你别看他以为他过去是管这个的,他不知道。这就是我们爆料革命,任何事情都要准备一手、两手、三手,这一定要记住。

你看共产党用的这烂招,李培喜、凤凰九天、到烂豆豆、庄烈宏、太监肛门宏这些烂人,郭宝胜这帮孙子、还有夏业良,我一想夏业良就两天吃不下饭,我现在减肥的时候,我就想想夏业良当时在在庭上、想想郭宝胜、想想叶宁这帮孙子,马上吃不下饭了,减肥、减肥、减肥。

现在班农先生妒忌的不得了,你看我今天,刚才看到我这身材,班农先生刚才妒忌的不得了说,“Miles,你让我活不活了。”你看看,咱没有吸肚子吧?你看这身材,这还是刚吃完饭,所以战友们一定要健身、一定要健身。

我一想夏业良、想想叶宁、想想郭宝胜、想想曾宏那个太监脸,还想想庄烈宏的牙,我绝对不用吃饭了,减肥绝对减肥,这帮孙子。再想想李培喜那些恶心的话,还有豆豆那些视频,鬼脸就像个鬼一样,太烂了!再听听凤凰九天的恶心人的声音,完全就是减肥。

兄弟姐妹们,行动!实力!别被这些烂人们,战友们,砸锅的加一起多少人?5个、10个、15个、20个、25个,包括大驴脸加一起有30个人吗?爆料革命战友有多少人?五千万、一个亿、一亿五、二个亿、三个亿、三亿五?绝对超过五个亿。他连个毛都不是,战友们在乎他啥呀?金钱不会撒谎,多少人买G Dollar?多少人买GTV?震惊了世界,咱有多少战友?一个战友投资的数是过去所有欺民贼,这些骗民贼过去30年行骗的总额。

战友们你看到这个的时候,任何人你再给我发什么这些人砸锅啦,你们别给我发,你别恶心我好不好?别占我那一秒钟时间,战友们。我有时间跟你们直播、直播,大家都聊聊天,咱谈谈咱的未来、谈谈新中国联邦,谈谈G-Club、G-Fashion、G-Coin、G-Dollar,谈谈世界上的大事,真正的真事、实事,你干嘛听那些烂仔的新闻呀,看那些烂仔的推特去呀?

竟然有战友表达善良之心、劝李培喜,那李培喜就是个妓女,你跟她谈啥去呀,还安慰她去!你善良过度,你知道吗?善良过度就是伪善,伪善实际上比大恶还坏。亲爱得兄弟姐妹们,千万别和这些烂仔和狗屎们,把这些人和这些事当回事。这帮孙子是把我们的屎当麻花吃的,我们的屎(他们)都是当麻花吃的,天天转在我们屁股后面找屎吃。你干嘛在乎他呢?浪费时间,我们有多么伟大的时光和时间呐?!多少事业在做呀?对不对呀?大家想办法用智慧的赚点钱吧。钱、资本主义,有钱有主义、没钱没主义。好吧,兄弟姐妹们。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连起码的是非、辨别能力都没有的话,我们灭共产党不是骗人的?对任何一个事情,我们要有起码的一个常识。常识,任何人都应该对任何事物有起码的判断常识,这是一个起码要做到的。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共产党死亡已经定期了、定局了,我们就是在什么时间下、什么情况下….

看看啊,刚刚送来的。哇,战友们你们看看啊、看看啊,这是未来我们的G-Fashion上要用的、最特别的,不鸟你给做的布料。你看看多少,你看看,这是专给我们做的啊、专给我们做的。哇,你看看这布料,哇,太牛了,太牛了。这些你看,就是专门给生产出来的小样。你看这个,你看这个黄啊,大家看看这料子,你看看,100%的content,这个是啊。哇,天呐,你看生产的我们的国旗的蓝。你看,哇,你看这个黑,这是做我们的、 这是100%的   。看看,4000的。哇,你看看,你去想想,战友们,穿上这个的舒服感。你看看,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就是爱马仕的所有的,这个40%他生产的。你看,我们用的这个深灰色,这100%的Golden。刚刚的到,刚刚的到啊,这个是百分百的蓝。你看这个蓝,战友们,你看看,这都是专门给咱做的啊,30%~40%都是爱马仕做完以后,他的东西我们都有,但是我们东西他没有。哇这个厉害,你看这个黑,这是我要的,这个是我要的这个。我希望未来战友们,这个是100%的这个黑。你看这个啊,我为啥要这个,战友们?我们华人呢,你看这个黑,因为你看这个、你看这个。每一件简直是太漂亮了,太漂亮,太漂亮了!我让你们看一个灰啊,我要的一个灰色,特别的专门给我们女士要的,我给女孩做的那个裙子。这儿呢,看看啊,你看这个裙子,很少中国女孩穿这个颜色裙子。看看,你想想这个女孩要穿一个这样的裙子,或者这样的上衣,你看软到什么程度?100%的你看,你看而且没有褶子的、飘逸感。你看,然后给我们的女孩做的这个,很多人不敢穿这个,给女孩的这个,给我们的女士做的这个白,我专门给女孩做的这个,我们女士们啊。这个蓝我会告诉你,咱们中国人几乎没有,很少有女孩选这种的。看,你看看,这个女孩、中国女孩,你想想那个世界上最好的皮肤的中国女孩,穿上这样的颜色的衣服。你是什么感觉?亲爱的看看,这是给女孩专门选择的。

Brother, I am nearly finish, this is we are given the G-fashion sample. Sample from Bionic, Touch, unbelievable, like the baby’s butt. Yea, like a baby’s butt, Brother, brother 100 percent,

看看兄弟姐妹们,这都是战友们,你们都将以……,这个红是专门给女孩的。这个红,是我选专给女孩儿的,就咱们中国人你选了个红吧,什么太阳红,不要选那个红。你看这个红,咱们女孩穿上这个衣服,你看啊这个颜色,你想一想,哇塞,啥感觉啊。包括这个,大家都选择……,你看这个红,大家看这个红啊。

看看,大家看这个红啊,我未来要跟咱们战友们多开会,就是聊这个。啊,没有共产党的好日子就来了,太棒了。这是文贵追求的,喜欢做的,决定给郝海东老弟用这个衣服做点内裤,给我叶钊颖妹妹做点泳衣、泳裤,然后做点水台牌胸罩、Sara牌内裤,然后让大家去美美去啊。大家你看,我真的是视频中,你看,这要是你看这个女孩穿着这个,你看这感觉。你们看看,班农先生说像像小孩屁股一样,你看看这个。天呐,好东西呀,大家看这个,我要把用这个、这种料的,有男士和女士的超级的裤子和西装。你看看,这个是百分之四十七的丝、百分之五十三的三的这个wool,你看看,太厉害了。

中,今天就说到这儿吧,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一起为全世界人民、新中国联邦、香港、台湾、西藏、十四亿中国同胞祈福。阿弥陀佛,哎呀,聊不完的话,不跟战友们聊聊,心里不舒服,聊聊心里老开心了。

oh my god,Brother, two point four billion,two point four million. 

班农先生:two point four million it is right now ,

郭文贵先生:yeah, yeah, yeah online。

班农先生:That is good .that why you are look like a move star.

郭文贵先生: Move star, No you are the move star brother.

班农先生: Seriously, that is often two point four million. It’s a amazing,

郭文贵先生: It is amazing, you sure Brother?

班农先生:I am talking about that is amazing. I cannot do that.  That is great, right.

班农先生:no,  no, no 

郭文贵先生:then you talk to something,we are finish ,you talk something , then we finish. Bannon 先生给大家说什么,what do you talk about?

班农先生: My brother Miles what his dressing like Steven Bannon balance now, my dressing is terrible, looks terrible.

郭文贵先生:No I talked this. 

班农先生:This is OBAMA dressing seriously, you remember that.

郭文贵先生:Sir. We are here,99% is Chinese, Chinese think your  style is the master style, in China history they think you look you,  your hair, your face, deep, you know, very deep culture and  thinking mysterious. Your style is a master. Look at me as a worker. I strike seriously, look at me, as a worker and fighter, strong fighter, yours master. That you and me together is perfect.  Now must complete. 

班农先生:Take down CCP.

郭文贵先生: Look how much, two point four, wow, look it.

班农先生: Weather is Sunny right.

郭文贵先生:Sunny. 

班农先生:Remember takedown CCP,

郭文贵先生、班农先生:takedown CCP, takedown CCP, takedown CCP, takedown CCP. Takedown CCP .

郭文贵先生:Brother, that’s good, we finish.

5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engs20200604
1 月 之前

感谢感恩郭先生!班农先生!川普总统!和亿万个默默付出的战友们!您们辛苦了

0
junyelaw
1 月 之前

“我想告诉共产党的事情:这个世界你对付谁都可能,你对付不了郭文贵;……。”
三年的爆料革命足以证明了这事实。坚信正义必胜,死死屁必亡!

1
jieke1949
1 月 之前

辛苦了 太棒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