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2.0已卷土重来

1
2799

摘要
鼓励举报实现文字狱
意识形态文革升级版
全方位洗脑对党崇拜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复旦大学教授孙沛东(Sun Peidong)疑因讲授中共最敏感和危险的话题“文化大革命”而被“学生”举报。孙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学教授因“言论不当”而受到针对和惩罚的教授之一,这也正是中国共产党加强意识形态控制的一部分。

从幼儿园到大学全方位洗脑一切听党

中共于2013年禁止讨论“西方概念”,例如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和党的历史错误。 2018年,中共责令幼儿园到大学的老师坚持一切都听党的。这些指导方针在围绕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民族主义浪潮中得到了强化,而对知识分子的公开羞辱则使人想起了毛泽东时代。

今年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解雇了香港客座讲师周培仪,因其在社交网络上批评中共处置病毒失当。上周,湖北大学解雇了文学教授梁艳萍,因其在与日本和香港社交媒体上发表“不正确的言论”而撤销了党籍。 出于类似原因,至少还有两名海南和哈尔滨的教授正在接受调查。

梁教授因支持武汉小说家方方而在网上受到抨击,方方的日记被英语出版后,成为民族主义愤怒的对象。五毛指责方方在西方抹黑中国。 同时向她发送了死亡威胁并谴责了她的支持者,他们在方方的微博中进行挖掘,以发现任何偏离中共路线的东西。

对于65岁的方芳(本名王芳)而言,镇压是意识形态的延续,这种意识形态推动了文化大革命。自1949年以来,中国人民经历了几代人的革命,战争,饥荒,屠杀和其他创伤。而中共冠状病毒则是最新的。 然而,他们从来没有被允许面对自己的历史或与他们的孩子谈论历史。方方在一封给《泰晤士报》的电子邮件中说,这样的结果是一个记忆受损的社会,这种社会重复了毁灭和遗忘的循环,却没有解决其深层的原因和后果。

中共在1月对居民就病毒问题撒谎并在没有充分医疗条件的情况下封城,方方认为,这种欺骗和遗弃将引发公众对问责制的呼声。她说:“我的判断是错误的。” 疫情还没有结束,但是我到处看到的只是赞美。 “即使我们的身体仍然受伤,我们的教育也使我们许多人忘记了。 他们在遮盖伤疤的同时唱赞歌。”

如今,像几十年来一样,要想以中文老师或教授的身份生存,就需要不断的自我检查和妥协,尤其是在人文科学方面,因为大学宣传部门向讲师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宣传党的意识形态。

清华大学社会学家郭玉华(Guo Yuhua)表示,抵抗是有代价的。 在2019年,她的法律教授徐章润同事在发表一系列批评中共的论文后遭到了审讯并被停职。现年64岁的郭是清华大学唯一为徐的辩护而讲话的学者之一。她受到大学党委的谴责,并被社交媒体封锁。她努力获取自己的书籍的副本,因为这些书籍仅在香港出版,并多次在海关没收。在与《泰晤士报》记者见面之前,她被打电话并警告不要与外国媒体讲话。

“我很害怕,”她说。同事和朋友告诉她停止讲话。他们说,你只会伤害自己。但她不想让步。

郭说:“所有人都面临风险。” “如果我们想,‘我只放弃一步,然后每个人都放弃一步,然后再放弃—最后,我们根本没有空间。”根深蒂固的实用主义贯穿中国社会,这是持久的专制主义数千年的产物。她在实地考察中看到了这一点,收集了被禁止在大跃进中逃离村庄的中国农民的口述历史。

即使在改革开始40周年的今天,中共国的社会结构也没有承认人民是平等的公民。 它还对共产党的权力没有任何限制。 这些造成了中共国的危机循环。 但是由于没有异议的容忍和历史反思空间,很少有人会想到要求变革。“中国老百姓确实是世界上最好的平民。 他们受苦,忍受,忍受,”郭说。 “他们把生活置于尊严之上。 他们说,‘只要我还活着就可以。’”郭玉华作为社会学家,她的工作是说实话-不是像宣传部门所期望的那样投射“正能量”,而是像医生一样,发现社会疾病的症状并诊断其病因。

文革升级版举报威胁文字狱重现

复旦历史学家孙沛东在更开放的时间进入学术界。 2013年,她被复旦大学党委书记邀请加入复旦大学历史系,她本人也是文化大革命的学者。 她说,中国有几个“黄金岁月”,当时她在中国最聪明的年轻人中自由地与西方学者举行了研讨会,会议和讨论会,并指导她的学生们。

可是2015年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她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几篇文章遭到学术期刊的拒绝。国安问她有关她的研究和西方联系的问题。 因此她离开了该国两年,在哈佛和斯坦福大学完成学术研究。

当她于2018年9月回国时。 孙被禁止公开演讲,并被要求更改其课程的名称和内容。 她拒绝了。然后,在2019年4月,“学生们”在她的办公室门上张贴了几张大字报-她的社交媒体帖子,并指控她正在支持一名女学生颠覆国家政权。他们使人联想到毛泽东时期。毛曾鼓励学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将其用作“武器”。这是对老师的侮辱,并通常是在公共场合侮辱他们,然后殴打他们致死的前奏。 孙为成为类似策略的目标而难过。“那是非常痛苦的,”孙说。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教学。 我真的很关心我的学生。”

“学生“还向她的部门,大学校长和大学党委书记举报了她。 他们在网上亲自攻击了她。 匿名用户加入,诅咒她为叛徒,并在私人信息中威胁她的家人。在2019年7月前往香港参加学术会议之前,孙教授被迫签署一项协议,誓言不得拍照,与当地人谈论正在进行的抗议活动或在网上发布有关抗议的任何内容。

追求自由说真话的知识分子被排挤开除

在12月,在复旦大学爆发了一次罕见的抗议活动:大学改变了学校章程,取消了“思想自由”,并插入了对共产党忠诚的段落。 一个学生暴民聚集在自助餐厅里,唱着复旦的校歌,赞美那些被删除的词。孙教授并未参与抗议活动,但她与多家西方报纸进行了讨论。 她说,在食堂里抗议的学生反映了中国社会的三种类型的人:那些大声歌唱抗拒的人,那些观看并拍摄他们但不说话的人,那些低下头吃东西的人,好像对 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人们想变得意识,醒来并活着,想知道他们所生活的社会或想要为孩子谋生的社会,他们就会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没有,他们只会保持沉默。 “你不能唤醒一个假装正在睡觉的人。”党委书记命令孙教授写个人声明,誓言将停止与外国媒体交流。 如果她不遵守规定,可能会阻止她出国旅行。

复旦大学,清华大学和教育部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今年,孙教授辞去了工作,离开了中国。 她说,她已没有退路了。只有另外两位历史教授在复旦讲文化大革命。 一个人今年退休,另一个人被迫改变他的教学内容。孙教授说:“这就是党的要求。”

评:说实话,我是在含着泪的情况下编译完本文的。中国有良知的人被迫害到如此程度实在令人发指。中共运用“驭民五术”打压言论,智慧,文化,信仰可以说是他们从一而终的手段。我们也不难发现所谓的“学生举报”也不过是有关部门自导自演的戏码,兔子打拳一溜小动作。最后我只想问:被压迫的同胞们,你们还要继续沉默下去么?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匿名
校对整理:瑞安平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aolanqu
12 天 之前

文革从未离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