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清病毒源头是解决新冠状病毒的关键所在

0
515

作者:whoisgod

目前新冠病毒全球肆掠已经6到7个月了。这期间,最早病毒出现在中国武汉,接着中东伊朗、欧洲意大利,最终在整个欧洲、北美、南美、亚洲和非洲全球性大爆发。如今全世界确认感染染该病毒人数接近1000万,因感染病毒死亡人数接近50万。这是活在当下的人们在一生中几乎从未经历过的一次全球性大瘟疫。

在整个疫情发展过程中,疫区国家进行了最高级别的警戒隔离。目前有些国家虽然已经出现了抗疫的成绩,正在逐步地降低警戒隔离水平,以恢复人们日常生活和国内经济,但是还不排除疫情的二次爆发,全球各国间的海、陆、空边境交通仍然几乎全部处于中断状态。这次疫情对整个人类社会的生活和经济的打击前所未有。

通过互联网平台,全世界人民也看到了各种对新冠状病毒非常对立或矛盾的认识和对策。下面作者以普通人身份从常识出发,谈谈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以及根本解决问题的方法-查清病毒源头。

一般来讲,针对一种新病毒的出现,人类科学发展形成的常识性认识是从隔离、治疗和疫苗三方面采取应对措施,以防止感染、避免身体损伤和死亡。

首先,我们谈谈隔离。隔离就是让感染者和健康人群之间病毒的传播通道中断。在抗疫过程中,我们听到或看到了“社交距离”、“个人防护用品(PPC)”和“限制群体活动” 等“物理隔离”以及 “群体免疫”两种完全对立的认识和行动。其中一个是控制病毒传播的范围,避免病毒感染;另一个是扩大感染的范围。还有一种说法是利用“物理隔离”减缓传播的速度,以避免医疗体系的崩溃,可使感染者得到及时的和必需的治疗,但是最终还是要达到病毒的全面扩散,使得70-80%的人群感染并获得抗体,或赢得时间窗口静候疫苗的研发成果,从而达到“群体免疫”。

“物理隔离”大到国与国之间的封闭,海、陆、空全方位;中到各国内部法律或政府的紧急状态警戒,非必需的政府、工厂、商业、学校的业务停摆,再到医院、诊所、养老院和超市等场所医护人员与患者、服务人员与客户;小到个人的出行限制、社交距离、个人防护用品、勤洗手等。但是这里又出现了“不人传人”和“人传人”、“唾液飞沫传染”、“接触传染”和“气溶胶传染”、“戴口罩”和“不戴口罩”、“轻度患者居家隔离”、“方舱医院”和“ICU病房”、“封锁边境”和“不应该封锁边境”、“复工复学”和“不能复工复学”等各种自相矛盾的、对立的认识或说法和行为或行动。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大家对病毒本身的构造、传染性以及治愈后的效果缺乏认识。比如说,在意大利或英国疫情发生时初期,大众们很多是第一次听到“群体免疫”,传媒在解释它时指出: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群体免疫”是唯一能在未来恢复人类正常生活和工作的解决办法,人类过去瘟疫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当时有的人感觉很有道理,有的人感觉就是无稽之谈。但是后来这个“群体免疫”好像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没人再提了。归根结底,提出这种理论的人对当前新冠状病毒治愈后效果认识不够。

其次,我们谈谈治疗。治疗是对确认病毒感染者进行医治,我们这里把疑似病毒感染者的检测确诊和大概率可能被感染者的服药预防也包括在内。

我们在事件过程中看到了检测范围到底是“疑似患者检测”还是“全民检测”;检测试剂质量造成的结果是“准确”还是“不准确”;羟氯喹预防和治疗是“有效”还是“无效”;治愈后患者是“完全恢复”、“部分恢复”还是有“后遗症”;病毒患者为什么服用治疗“艾滋病药”、或“疟疾病药”、或“风湿性关节炎药”、或“红斑狼疮药”、或“激素”、或“提高免疫力的蛋白酶”或“韦德西维(人民的希望)等会得到治愈;病毒代码中有无“艾滋病毒片段”等。

为什么出现了如此多的矛盾观点、或行动或乱象?因为我们对病毒感染人的机理缺乏认识,不管是预防和检测,还是患者治疗及愈后患者跟踪治疗都没有非常有效的、可以对症下药的良方。

最后,谈谈疫苗。人类医学对病毒感染预防的最大贡献就是疫苗的发明。对症疫苗是终极解决病毒感染的银弹。在疫情发展的6-7个月中,我们听到的是各国科学家都在紧锣密鼓地研发疫苗和进行临床试验。“新冠状病毒疫苗最快年底出现”、“疫苗研发取得新进展”、“疫苗研发进入动物试验阶段”、“疫苗研发人体测试或盲测”、“最有希望的疫苗动物试验失败”、“疫苗身体试验和盲测取得阶段性成果”等等。

到底疫苗的希望怎么样?从常识来看,有效疫苗的产生必须要对病毒产生的源头、结构代码、变异机理有充分和全面的科学认识基础。在过去,针对有些病毒,比如艾滋病毒、SARS病毒及流感病毒等,即使人类对其已经有了相当长一段历史的研究和一定的认识,但也因为人类目前科学的局限或病毒的变异特性,都没有有效的疫苗。很多报道说这是因为这些病毒的突发和突然消失,造成研发无利可图,无人投资,最终导致研究滞后;如果对新冠病毒,加大研发投资力度,情况可能会改观。但实际情况是:从上述的乱象中,我们可以看到目前人类对于新冠状病毒还是处于一种未知的状态;从一些临床征兆上看,病毒可快速变异性并对人体免疫系统和器官进行破坏;实际上,一直有大基金的投资在研究艾滋病毒及SARS病毒疫苗。那么大家想想:短期能够产生有效疫苗的可能性会有多大?作者从常识上认为希望渺茫,要做好长期准备,除非老天爷让它来无踪,去无影。

前面谈了这次疫情在隔离、治疗和疫苗上出现的乱象及原因。我们可以把上述所有的原因归结到一个:那就是人类对新冠病毒起源、代码结构、传染及变异机理、感染及愈后的结果还缺乏认识。对这些认识缺乏本身会导致在抗疫隔离行动上的混乱无序、工作低效或无效,同时也对预防、治疗和疫苗的研发带来事倍功半的不良结果。任何所谓的针对新冠状病毒疫情“先救火,再研究”的说法,是不负责任的,甚至是误导或别有用心。救火与研究必须“双管齐下”、“两手抓”。因为救火与研究是两个不同的领域,是不同团队的事,是解决问题的两个不同层面,没有谁先谁后,是相互促进的。

那如何来解决上述问题呢?目前除了各国在自己的范围内做好隔离防护及治疗的的同时,当务之急就是展开国际间医疗合作,按照冠状病毒出现的蛛丝马迹来追踪病毒的源头,研究其结构代码、变异规和传染机理,评估感染及愈后后果,只有这样才能采取主动和有效的措施和行动,阻止、预防和治疗新冠状病毒的进一步全球扩展和今后的再次爆发。

如何展开国际间医疗合作呢?本来这个合作的组织应由世界卫生健康组织(WHO)来承担,这也是WHO存在的原因。但是从6-7个月的疫情发展和结果来看,WHO没有在第一时间承担起这个责任,甚至传递了很多误导信息。作者认为川普总统提出的应该立即对WHO进行改组或重新组织类似国际机构是非常正确的行动。

与此同时,各国政府也应该在本国抗疫的同时,让其权威的和有经验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及其本身迅速加入并参与到这个合作中。为了人类共同的命运,对新冠状病毒的起源、代码结构、变异和感染机理及治疗方法及愈后后果展开调查、研究和评估。在此基础上提出对病毒隔离、预防和治疗及经济恢复的有效对策,并加速疫苗的研发。

希望世界尽快走出病毒的阴霾,人类再次回到到正常而美好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时光。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