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联邦的国家制度构想

作者:XQ

新中国联邦的建立,以正义的名义灭共,宣告祸害中华70年的中共政权为非法,开启爆料革命新阶段。从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到一切已经开始,新中国联邦的国家道路,承继百年来中国现代国家建立的理想,为中华的现代梦提供了方向。

国家构建:中共极权国家形态的非法实质

国家形成路线大致由部落联合形成部族,而后构建国家。古代部落组成联盟,通常以信仰与血缘为纽带,歃血为盟;部落联盟逐步演化形成国家雏形,以君权神授为合法合理讲述,在中华地域形成天子叙说,谓之父天母地,视为正当,以家族族群为崇的王朝政治兴亡更替,近代后,西方现代政治引入,却始料未及落入党国极权政治。以党代国,一党专制,神话党权,成为极权国家合法叙说的路线。现代政治以议会政治为蓝本,政党竞争为途径,行一人一票形式,构建公民组成国家的形式合法,个人体现意志的认同合法,而以权力制衡为实质运作合法,即法理性合法,以法治构建国家。共产党国实质为极权政治,用现代政治为表象,以独裁专制为实质,颠倒是非、混淆视听、鱼目混珠,即用谎言与欺骗构建意识体系,以暴力专政为权力工具,与法西斯、神棍国家无异。

新中国联邦是以正道主义为引领,以现代国家为蓝图,实现民主、法治、自由的新中国。联邦通常是由两个或以上地方成员由联邦宪法构成的国家形态,清末民初,各省独立,联省自治是联邦形态的初步践行。中国百代皆行秦政治,而后近代引来共产主义,与秦制一拍即合,而成共产极权国家。自汉以来,独尊儒术,实行儒表法里,由中共始,以共产理论为表,极权专制为里,从上天之子理论到共产天国意识,从皇权专断到党权独裁,实质是精神分裂式表里不一。而共产主义理论与中国专制极权形态相加,即马克思加秦始皇,荼毒更甚。

共产主义国家的人民民主,宣扬以个人自由、解放目标,以其民主最为真实与深远为标榜。即它是真民主,其它是伪民主;它是实质民主,其它一律是虚假民主,以其所谓民主的最高形式宣示合法,实则与天国邪教学说如出一辙,基督、真主要拯救个人,却为神棍所用蛊惑人心;共产主义要解放个人,却为共党所用迷惑人心。本是同一路数,共党却以无神论自诩,以神话党权为伎俩,更显卑鄙肮脏。

共产主义的人民民主专政国体,表象上权力属于人民,要人民当家做主,重点落在专政,即以国家暴力手段,实行阶级统治,在极权形态下,所谓最广大的人民民主,不过是极少数人统治绝大多数人的统治工具。从个人来讲,马克思倡导人的全面发展,提出“个人的全面发展”、“个人独创的和自由的发展”。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的重要内容。然而,马克思从意识形态上提出个人的实质发展,却从经济形态下忘却了个人发展的自由、独立基础是由私有产权的奠定为前提;个人自由、独立的思想是由私有财产的保障为基本。阶级斗争的所谓目的是打破阶级压迫,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而实质上阶级斗争加深阶级压迫,阻碍和制约生产力。以公有替代私有,用国家权力压制个人权利,即财产公有化,权力私有化,形成壁垒森严的等级和特权,财产公有化,权力私有化,与现代政治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公民基本权利乃天赋人权的理论、实践本质南辕北辙。

17世纪下半叶英国爆发资产阶级革命,亦称光荣革命,起源是因为国王随意征税。革命后,《权利法案》规定议会权力高于王权,英国确立君主立宪制度;无独有偶,无代表、不纳税是1764年北美反对英国向殖民地纳税的口号,掀起了北美独立运动,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通过了由托马斯*杰斐逊执笔起草的《独立宣言》,宣告美国诞生。1789年法国爆发大革命,纲领性文件《人权宣言》宣告了人权、法治、自由、分权、平等和保护私有财产等基本原则。现代国家的蓝本由此而来,君主立宪、议会共和政体衍生,而权力制衡成为现代民主的核心。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衍生出天赋人权,个人权利的维护衍生出个人与国家之间公民意识的觉醒,人民主权成为国家合法的来源,而人民当家做主的形式就是现代国家民主制度。国家构建,首先是对权力的合法认同,从部落联盟国家雏形的神权图腾崇拜到君权神授的加持,至近代,宪法法理的构建,国家认同是国家存在的基础。法理性构建的现代国家,合法成为认同的基础,合法意味着公民对国家制度的认同,具体在国家政治权力的社会价值权威性分配的制度认可,既体现效率,又兼顾正义,体现权利与义务有机统一。夏、商,周从天子到诸侯的封邦建国,是谓邦国;由秦一统,从中央到地方的皇权体系,是谓郡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由天子到臣民的等级体系,壁垒森严,皇权至上,民众成为国家权力的附庸,儒表法里的专制统治贯穿始终。直到近代,西方工商文明进入,在历史文明线上,现代文明渗入,1919年5月4日,中国爆发五四运动,因山东半岛权益而引发的学生爱国运动,在新文化运动奠基,民族意识觉醒的前提下,成为各个阶层参与的现代启蒙运动。

世界大势浩浩汤汤,民主潮流不可阻挡。然而,专制主义与共产主义结合,披上现代外衣的专制主义成为逆世界潮流的反动逆流。从德国纳粹法西斯到苏共、中共,无一例外不在外在形式上构建现代国家的要素,却在实质上行党国体制下专制独裁的实事。国家形式与内容南辕北辙,现代专制极权国家法理性构建实质的缺失,使其更多依赖意识形态来张目,意识形态的控制成为专制国家统治的法门,德国纳粹鼓吹日耳曼种族优越;伊朗神棍实行政教合一,用宗教神权控制国民;朝鲜家族统治延续三代,白头山血统高贵论脱颖而出;中共在领袖崇拜之外,继续神化党权,实行独裁专制。在专制极权国家,首先,从国民教育体系灌输宗教信条或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荼毒国民的心灵;其次,在信息传媒体系,用谎言与假话编织意识体系,颠倒是非,混淆视听;另外,构建起现代信息技术控制网络,一面灌输邪说,一面控制信息,通过片面虚假的舆论信息环境构建起虚假意识形态,以谎言重复千遍而成真理。现代极权专制国家在意识形态控制之外,又或以其执政能力绩效为标榜,即绩效合法,沙特王室通过分发福利来稳定民众认同,继续其统治;中共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来吹嘘国家执政能力,以经济发展为其维稳体系提供支撑。简言之,现代国家以法理构建为基石,其它要素为补充;而专制国家唯有以意识形态控制为手段,其它因素为补充。

共产极权专制国家,在国民与国家关系上,共产意识体系与法条,以个人自由、解放,人民当家做主为口号,全盘接受现代个人享有的基本权利,落笔在文本上,然而,个人与国家关系的实质上仍是权力附庸关系,要么以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代替自由民主主义,要么以国家主义、集体主义压制个人主义;政体外在结构上,借用现代国家法理躯壳伪装,政体上组建立法、司法、行政结构,然而在权力体系上以党代国,以党代政,实行党国统治。新中国联邦的国家构想,关键是要突破共产专制极权体制的桎梏,首要是传播事实真相,唯真不破,戳穿现代外衣下中共上层独裁腐烂统治的内幕,用实事的力量击穿虚假的外衣,把独裁者从神坛上拉下来;同时,破除信息控制,实行新闻自由,在教育体系与思想观念上久久为功,清除共产主义毒素,唤醒社会良知与个体心灵觉醒。在意识形态上击碎用虚假与谎言编织形成的中共理论体系。

合法性是政治制度存在的基础,政治制度应为大多数公民认同,从而自觉服从政治制度的权威性分配。公民认同的思想基础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作为一种观念体系,为社会存在决定,同时为现实社会存在服务不同的政治利益集团,以各自的利益出发,以一定意识形态或理论支持自己的政治活动。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下,以国家制度为基础,在法治下实现各治理主体意识形态价值与制度之间的平衡,协调不同价值主体的利益需求,在制度层面达到一个彼此认同的行为规范,其重点是在各治理主体相互产权的尊重与维护。专制国家实行人治,民主国家实行法治,新中国联邦是以法治路径来实现现代国家建构。

现代政治突出国家权力体系结构制衡,权力运行体现人民民主的原则,在法定权威下实行法治,即权力结构民主制衡体系,平衡的要点是权力制衡,权力制衡的重点是民主法治实践。同时,国家在结构上,从中央到地方,从个人到国家,体现出国家权力法治构建的结构平衡。在新中国联邦国体和政体结构方面,可分为纵向和横向两个方面,一是在纵向方面,实现国体下,阶层之间结构流动的平衡;同时,实现政体结构内,中央与地方集权和分权的结构平衡;二是在横向方面,实现国体下,政府、公民、社会三者之间的权力制衡,同时实现政体结构内行政、立法、司法的相互权力制衡。

现代国家:国家制度构建关键是权力体系相互制衡

政府、公民、社会三者是相对独立的主体,彼此之间存在相对明晰的权力边界。公民权利主要是私域,政府权力主要是公域,社会是界于公民和政府之间的共域,因为社会这一共域的存在,私域与公域之间的权力才能达成结构的平衡,在政府权力与公民权利间,以公民社会存在与发展为依托,在公权与私权的权责范围内,实现权利和义务的平衡,监督与制约国家行政权力的滥用,同时,促进公民理性的权利保障。因此,一个国家,公民社会的存在和发展,是国家现代化的重要标识。

公民社会(或市民社会)是指围绕共同的利益、目的和价值上的非强制性的行为集体。它是处于“公”与“私”之间的一个领域。公民社会的发展,需要相对独立的空间,一是自由,二是自治。自由主要是指公民社会的空间,通过个人自由权利的延伸,形成非公权力的公共组织和集体行为,在私域和公域之间形成一个共域的空间范围。自治主要是增强的自主性,通过自我管理、约束、服务,以公益、社区自治等形式,实现社会自治。

法治体系下的政府、公民、社会权力的结构平衡,关键是规范与限制政府行政权力的滥用。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政府限权。行政权力运行首要是依法行政,切实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政府的行政行为必须有法有据,按照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原则,实现行政权力运行法定权责效能的有机统一;同时,要倒逼政府列出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明晰行政权力的边界,推进政府依法行政,管住有形的手,限制行政权力滥用,扼住权力任性妄为。二是公民维权。民主国家通过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以协商、选举、自治等方式,实现对权力的监督,增强政府的合法性,防止政府权力滥用,保障公民权利。三是社会放权。公民社会的发展,即要求公民的自觉、自治的组织化活动,也要求政府权力从社会公共领域自动退出,首先,政府要退出微观经济领域,削减行政管制,放活市场,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尊重市场规律,打破垄断利益格局;其次,政府要退出公共组织领域,减少行政干预,放活共域,尊重社会组织发展的规律,形成共域内公民自我组织、管理、服务、监督,培育和形成公民社会。

在政体内,行政与立法、司法是相互独立,相互制衡的权力结构,这是现代国家政体的构建基础。孟德斯鸠提出“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自然,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在权力的运用上,构筑权力制约权力的体系,首要把制度安排放在重要地位,通过权力结构内部的制衡,实现政体结构内行政、立法、司法的权力结构平衡。

法治体系下的行政、立法、司法的权力结构平衡,关键是监督与制衡行政权力。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立法监督。首先,行政执法必须遵守立法者的意图和行政法律、法规的规定,在法定原则和权力范围内运行,行政职权法定,政府、行政机关的职权,必须由法律规定,在法律范围内运作;其次,行政执法的程序公正性体现出法律的正义,必须通过对行政执法过程的监控与约束,促进行政执法的规范有序、公开透明、高效运作;另外是对具体行政法规与行政行为的监督,政府机关的行政法规和规章的制定,不得与立法机关的法律权威相背离,立法机关加强对行政机关自由裁量权适用的监督。二是司法监督。首先,司法监督的主要方式是行政诉讼,是通过对被诉行政行为合法性进行审查以解决行政争议的活动,具体指向行政行为,是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监督行政权力的重要方式。其次,行政行为必须接受司法审查,司法权是对行政权的重要制约,强化司法职能,通过司法独立,形成对行政权力的制约。

权力制衡体现在彼此相互独立与制衡,即国家权力的整合要建立在权力结构的充分分化基础上,形成权力制约权力的制衡制度体系。国家现代化是从传统向现代形态的转变,现代化的转型有三个方面,一是从传统经济向现代市场经济体制转型,即体制转变;二是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即社会转变;三是传统集权国家向现代民主国家转型,即国家转变,而这三种转变形态中,又集中体现在从传统国民向现代公民的转型,即人民转变。它的转变实质是在法治轨道下实现国体和政体的形式和实质的统一。

现代文明孕育成长于工商海洋文明,在市场的力量下,市场体系内的各个国家地区、民族种族、文化信仰,无一不面临现代化的任务,个体产权意识的觉醒与维护,个人基本权利的彰显,从个体延展到民族、国家,无论何种文化与信仰,无论何种种族与族群,在历史文明的当下,现代民主国家的道路无疑殊途同归,中国百年来现代国家的理想如出一辙。

现代国家:国家制度构建重点是国家结构有机平衡

从传统臣民体系的人治到现代公民体系的法治,在国家各个阶层和团体中,以个体的人格平等与人身自由为基础,实现各阶层内、及各阶层间相互的结构流动平衡,是民主在国家范畴内的显著特征和实践。在现代国家,公民作为个体的集合构成了国家整体,以权利和义务的统一为基础,以政府的组织形式,来实现公共职能,通过行政来具体执行。从内涵上来讲,公民与政府之间,是委托关系,是契约合同关系,即公民让渡部分“权利”,组成政府,政府服务于公民。现代国家构建,以个体为基础,体现阶层之间结构流动的平衡,重点是基础公平制度的建立;以国家政权为基础,体现为国家结构平衡。

在法治路径下各阶层之间结构流动的平衡,重点是用制度规范与约束政府行政权力。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基础公平制度的建立。要在制度变革上,为阶层之间的流动提供平等、公正的资源和机会,政府要构建基础教育、基本医疗、社会保障等兜底的基本的公共服务体系,畅通社会流动机制,促进公共资源和机会配置的相对均等化,在制度上,规范和约束政府行政行为,消除特殊利益集团的不平等权利和义务关系,通过公平、合理的社会制度,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二是破解行政权力形成的垄断。通过建立公正、合理的政治制度,消除外部因素或代际传递对公民社会流动的影响,破解经济上,由行政管控形成的经济垄断;破解政治上,由裙带关系和家族集团形成的政治垄断;破解文化上,由行政干预形成的意识垄断;破解社会上,由行政权力滥用形成的阶层垄断。三是阶层间的融合与互动。社会是整体,公民是个体,各个阶层、群体,以个体的人格平等和人身自由为基础,通过尊重个人的劳动创造和价值,实现社会流动的权利平等和机会均等,畅通阶层间流动渠道,实现精英阶层的流动更新,通过民主参与、管理、协商、监督,促进公民社会成长,规范与约束政府行政权力,遏制社会等级和特权思想泛滥。

国家有领土、人民、文化、政府四个基本要素,从政体结构来看,中国以秦为分水岭,国家形态呈分封与郡县交叠,逐成郡县为体的国家结构。从天子到诸侯的分封到中央至地方的郡县,大一统的国家形态成为中国历史线的主流,而集权统一的中央体系下的地方分权自治是中央与地方关系的胶着点,进入现代,联邦制或许为中央与地方关系的构建提供新方案。

在政体内,国家内部权力结构的重点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在高度集权的情况下,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一般是以地方分权(或称地方自治)为方向。地方分权与中央集权相对,指的是国家权力依法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分别行使行政制度,中央与地方关系具体涉及政府职能权限、组织、财政、监督等各方面,其中,中央与地方政府的职能权限是核心要素。

联邦,从单个独立政治实体,由独立政治实体依照其组成公民基本意愿,以联邦法治的形式,形成充分的自治,在自治的基础上形成联邦组合,形成统一的集权中央体系。联邦制以独立政治实体单元的法治权力构建,形成充分的自治,而后法治的构建联邦国家的政治实体,在中央与联邦(地方)之间形成强有力的制度约束与权力制衡,有效解决中央与地方之间在国家内部权力结构组成与相互制衡的关系。从传统集权中央体系下的地方放权延展至现代民主下的地方分权。

中央和联邦分权的法治路径以国体和政体的统一为前提。以整体的统一、均等为基础,以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利益为基础,以公共服务均等化和市场要素自由流动为理想,以促进统一和均等的制度变革协同,以整体的基本规则、制度、市场统一为标准,从国家法治结构上解决中央部门条条与地方政府块块阻塞的现象。

在法治路径下中央和联邦集权和分权的结构平衡,关键是通过分权,确定两者的权限。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财权与事权改革,理顺中央和地方财权和事权责任,形成财权和事权相对统一的分税、财政制度,重点方向是中央向地方分权,激活地方积极性,通过立法,实现对公共预算的公开、管控和监督,实现财税分权后支出和收入可控的行政效能;二是政府职能转变,中央削减或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给地方以自主、自由空间,着力破解纵向高度集权,条块分割,部门壁垒的行政体制,通过建立权力清单制度,倒逼释放权力,明确权力边界,通过法定形式,确立行政部门权力与责任匹配、统一的权责效能;三是削减行政层级,以“分省、虚市、强县”为重点,以行政成本和效能为基础,逐步减少行政层级,重点发挥县域基层政府的自主性和活力,从中央到乡的五层行政层级缩减到中央、省、县的三层行政层级,形成结构合理的行政层级效能。在联邦体系下,简政放权仍是重点,强化中央与联邦(地方)政府各自履行的职责,实现政体结构内,中央与联邦(地方)集权和分权的结构平衡。

新中国连班法治构建纵向上的权力制衡,一是国体下,阶层之间结构流动的平衡,重点是基础公平制度的建立;一是政体下,中央和联邦集权和分权的结构平衡,分权是方向。在现代域境下,阶层之间结构流动平衡的转变标志是社会阶层间的制度性流动,破解垄断和特权,在行政法治路径转变上,体现在基础公平制度的建立,即阶层制度性流动的结构平衡;中央和联邦集权和分权的结构平衡的转变标志是权限法定,在行政法治路径转变上,体现在国家整体统一、均等基础下,与地方自主、自治的结构平衡,即在统一的国体下,实现政体结构的优化。

在制度构建上,国体即国家性质,政体即国家结构。从纵向与横向两个角度来看,在纵向上,在国体下构建基础公平制度,确保各阶层之间结构流动平衡;在政体下通过分权,构建中央和联邦权力体系结构平衡。在横向上,在国体下实现政府、公民和社会三者权力结构制衡,实质是现代民主的彰显;在政体下,立法、行政、司法三权的分立结构制衡是制度基础。

华夏是由内到外的国家体系,内部分封诸国形成核心,外部部落与种族趋向为周边,既集中,又分散,以文明延展为半径,划分中原四方,化内化外的中央国家形态。现代国家突破了传统文化与种族的阻碍,更多以法理的构建为基石,新中国联邦国家体系既可由联邦形成中心国家版图为基础,亦可在中心国家外地域上以邦联形式聚合为国家组成统一体,以天下大同为理想,实现人类现代文明复兴的梦想。以个体基本权利为基础,以人民主权为核心,构建的新中国联邦,必将为现代美丽兴盛大国。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7983/ […]

0
trackback
4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47983/ […]

0
但以理說
8 月 之前

啦啦杂杂论述这么多干什么,尤其是:封建王朝不可能再来,现代社会已无立足之地,那就不要再扯中国历史上的政治制度,没有什何可取之处,马克思共产主义实验已充分证明是魔鬼地狱制度,无需再论述,垃圾垃圾垃圾!现代人类社会实验结果是只有美式,虽不完美,但是,是最可取的,那就照做:1.普世价值,2.人权高于主权,国家为保护人权而设。充分保护私权中的私有财产权,废除并拒绝公有制。3,高度自治,无需集权大一统。联邦服务于邦国利益。4,三权分立,相互制衡。言论自由第四权监督。5转型正义后,禁止共产党组织,共产主义思想文化标志符号及其一切活动为非法,等同纳粹。

0
ranxiaoge
8 月 之前

按照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原则。也是ccp的一贯主张。但如何具体实施,是关键。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