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口罩外交

來源:The Cyber Policy Center

作者:Alicia Chen, Vanessa Molter

翻译、简评:johnwallis

PR:Julia Win

Page:玄天生

简评:

本文为斯坦福网络政策中心所写,通过数据实例分析研究了中共国国家媒体发的推文及其涉及的内容,来分析中共国的“口罩外交”。总体而言,中共国国家媒体强调中共国对外的捐赠,而淡化获得其他国家的捐赠,少提甚或不提其他国家在冠状病毒期间对中共国的帮助。同时,本文研究员还观察到,不同国家对中共的捐赠,中共对他们的叙述是不一样的,根据国家的不同存在差异。这些表述限定于北京的外交政策的背景下。当然中共没想到的是,全球关于中共国“口罩外交”的报道变得越来越负面。因此,中共国国家媒体对捐赠的报道从此明显减少。

以宣传起家的中共很“鸡贼”,在媒体上一直自我宣传对外的捐赠,对外的“善举”,却很少让国内民众知道其实中共也大量接收了西方国家捐赠的物资。不论是如今的疫情期间,还是之前的各种灾害事件上,中共向来如此。

就相互物资捐赠这种在遇到灾害时的普世的事件上,中共都如此入戏,大费周章、费劲心思地搞双标宣传,可想在其他利益相关上,中共会不惜一切代价蒙蔽人们的双眼,比如“中共防火墙”工程,让真相传播,是中共最害怕的,也是我们的利器。

口罩外交:冠状病毒时代的中共国叙述

中共国一直在向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国家运送医疗用品,这种努力被称为 “口罩外交”。中共国能否有效地量体裁衣,以赢得世界人民的心,还有待观察。

自3月初以来,COVID-19疫情的中心已从中共国转移到世界其它地区,尤其是美国和欧洲。为了提升 “负责任的全球领导者 “的形象,北京向正在抗疫的国家运送医疗用品–这种努力被称为 “口罩外交”。然而,”口罩外交 “对中共国国际声誉的影响混杂:大量文章认为,这些努力可能弊大于利(链接1链接2链接3)。中共国外交官和国家媒体在推特上为北京辩护,并赞扬其向国外捐赠医疗用品的行为。我们一直在关注这些推特上的帖子,以了解北京试图如何塑造围绕其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中所扮演角色的叙述。

在本研究中,我们考察了北京方面关于捐赠和运送口罩、个人防护装备(PPE)和其他医疗资源的叙述。我们编制了一个由中共国官方国家媒体机构发布的,包含关键词 “捐赠”、”捐送”、”PPE”、”设备 “和/或 “口罩 “的推文数据集。这个数据集包括11家英文、中文媒体在2020年1月18日(我们将其确定为这些账户首次出现COVID相关推文)至2020年5月30日期间的3144条推文。这些推特账号总共有4280万粉丝,从7.6万到1390万不等,粉丝中位数为110万。这些在我们数据集中的推文平均参与次数为269次(转发、回复和点赞)。

关键要点:

  • 总的来说,中共国国家媒体强调中共国的对外输送,而淡化中共国从其他国家获得的输送。我们观察到,包括意大利、加拿大、巴基斯坦和日本在内的国家对这些输送的描述存在差异。
  • 此外,我们还发现,中共国的输送限定于北京在接受国的外交政策目标的背景下,例如对加拿大的输送提到了华为和(当时)在加拿大进行的华为审判
  • 自2020年3月下旬以来,全球关于中共国口罩外交的报道变得越来越负面。因此,中共国国家媒体对捐赠的报道从此明显减少。

中共国3月中旬使用“口罩外交”激增,此后有所减少

我们发现,中共国在推特上的口罩外交,与对全球有关COVID-19的发展以及国外有关中共国口罩外交的报道反应息息相关。3月中下旬,捐赠相关的报道激增,当时冠状病毒在中共国境内的传播速度放缓,但在国际上变得更加严重。自4月初以来,推文数量明显减少,这与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共国口罩捐赠的关注度提高,以及在欧洲和北美引起的相关反弹相吻合。

图1.中共国英文国家媒体账号2020年1月至5月每周推文数量。

从1月到2月,推文的焦点是中共国国内医用口罩和设备的短缺,以及国内增加口罩的生产。大量报道中共国企业和工厂如何成功增加口罩日产量,以满足国内需求。中共国国家媒体有时也会对某些国家向武汉和其他中国城市捐赠医疗资源表示感谢。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报道仍然以中共国为中心,很少提到其他国家的名字。

2月下旬,中共国国家媒体的推文中首次提到北京对外的捐赠,首先是关于日本。恰逢2月20日, “钻石公主号 “游轮上的客人开始清场被放行下船,全球关于日本的报道激增。2月的最后一周,对韩国的捐助在中共国国家媒体上得到了广泛的报道,同样也与国内关于韩国疫情激增的报道相吻合。在韩国,2月18日一名新天寺宗教组织成员确认感染病毒后,该国的病例在24小时内增加了一倍。中共国突出强调了对韩国的捐助,尤其是大邱市(Daegu),该教派信徒在那里举行了多次与冠状病毒传播有关的聚会。

随着全球范围内疫情的增加,尤其是在欧洲和北美,推文开始调整方向,关注国外的病毒更新和中共国对这些国家的捐助。然而,直到3月16日那一周,中共国开始报告国内没有本地传播的病例时,推文总量才激增。这一激增也是在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谎称美军将病毒引入武汉的事件之后。在此期间,与捐赠相关的包括每天近40条推文,而在3月中旬之前,每天的推文数量接近20条。

然而,中共国外交官更多咄咄逼人的语气,和中共国官方账号在推特上的推文增加相结合,引起了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共国 “口罩外交 “的广泛批评。一些报道援引欧洲议员的话说,这正使中共国 “失去 “欧洲,而另一些人则把北京描绘成在战略上利用疫情来增加地缘政治影响力。此外,中共国的推特外交也在国内引起了中共国学术界的批评,许多人警告说,”战狼 “外交的风格将把各国推得更远,增加了对中共国意图的不信任。也许是为了应对全球和国内的反弹,中共国国家媒体在推特上与捐赠相关的报道在4月初至4月中旬开始减少。

推文显示出对不同国家的信息和语气差异很大

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推文提到了具体的国家:126个国家和地区的名字累计被提及1100次(不包括中国)。虽然这些国家横跨所有地区,但关于欧洲、亚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的覆盖面比其它地区更广。由于提到的国家很多,单个国家的提及次数较少。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是被提及最多的地区,该地区最常被提到的国家肯尼亚只在27条推文中被提及。

我们观察到,关于中共国对外捐赠的推文明显多于关于中共国接受捐赠的推文。当中共国确实点名提及对华捐赠的国家时,有些国家被提及的频率高于其它国家,而且根据来源国的不同,捐赠的表述也不同。

为了研究这些差异,我们将之前的国家名称搜索(例如 “意大利”)扩大到包括形容词(”意大利”)和首都(”罗马”),并按意大利、日本、伊朗、俄罗斯、巴基斯坦、加拿大、肯尼亚和巴西的提法对数据进行分组,这些国家都是在各自区域内经常被提及的。表1提供了每个国家的推文数量。

表1.国家和提及每个国家的推文数量。

对于每个国家,我们对所有推文进行了人工编码,以确定它们是否提到了从中共国运来的货物、运往中国的货物,或者两者都没有。我们将医疗设备的捐赠和出口都算作 “运输”,并将来源地和接收方汇总到国家层面。这意味着我们的统计除了国家政府外,还包括个人、城市、省、州、企业和非政府组织的捐赠。

在讨论中共国收到的货物时,在分析的国家中,日本是最常被提及的国家(30条推文),其次是巴基斯坦(8条),加拿大和俄罗斯(各3条)(见图2)。虽然中共国确实感谢欧盟捐赠了56吨的设备,但它的整体报道很少,意大利本身作为捐赠国只被提及一次,即在一条推特中驳斥了关于中共国先接受意大利设备捐赠,随后强迫意大利回购设备的指控。同样也提到加拿大政府捐赠的16吨的防护设备;三条提及加拿大向中共国运输的推文,都集中在加拿大华人的捐赠上,而且数量明显较少。相比之下,日本的捐赠被提到 “慷慨 “和 “无私”,中共国国家媒体也反复强调中共国对日本的 “感谢”。围绕日本的正面描述可以归结为双边关系的改善,这一点我们在下文中再谈。

图2:上图:提及中共国收到的货物的推文数量。来自日本和巴基斯坦的货物占据了显著位置。下图:提到中共国发出的货物的推文数量。意大利和日本是最常被提及的中共国货物接收国。

另一方面,中共国的对外捐赠,在我们的数据集中占有重要地位(见图2)。对于每个国家来说,中共国发出的货物被提及的频率至少是其收到的货物的两倍。例如,与中共国向意大利运送 “急需的医疗用品 “形成鲜明对比,对意大利的捐赠缺乏讨论。提及中共国向意大利的捐赠有76次。虽然对日本的捐赠也经常被提及(72次),但对这些捐赠的描述与对其它国家的描述有所不同。国家媒体经常把对日本的捐助说成是对东京善意的回报,中共国的民族主义媒体《环球时报》吹嘘COVID-19将日本和中共国联系在一起。

中共国的口罩外交反应其外交政策目标

此外,我们还观察到一些案例,即针对具体国家的报道是根据北京的外交政策目标来制定的,这表明中共国在推特上的口罩外交是战略性的。例如,四条关于加拿大的推文提到了有争议的中共国电信公司华为,华为因与共产党的关系而在西方受到批评。这些推文强调了华为如何 “低调地 “运送医疗设备帮助加拿大对抗冠状病毒,这说明华为有意识地努力改善人们对它的看法。

其中一条推文直接提到(当时)正在进行的对华为高管孟晚舟的审判,孟晚舟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2018年在温哥华被加拿大当局应美国的引渡要求所拘留。这次逮捕和审判使中加关系紧张,北京逮捕在华的加拿大公民作为报复。中共国驻加拿大大使称孟晚舟案是 “双边关系中最大的问题“。

同样,对日本溢于言表的感激之情,也反映了2020年初COVID-19爆发以来中日关系的改善。东京方面基本上没有将病毒的责任归咎于中共国,这反映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外交政策中旨在改善对华关系的重要部分。对来自日本(也包括韩国)医疗捐赠无理由的表述,说明在中美关系恶化之际,北京试图改善与邻国的关系

从国家媒体在推特上推送的叙事中,也可以观察到塞尔维亚(Serbia)对中共国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RI)越来越重要。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捐赠中直接提到习主席的推文,4条中有3条提到塞尔维亚;另一条是对巴基斯坦(Pakistan)表示感谢。此外,关于提及塞尔维亚的推文,一个值得注意的不同点为,不少推文以合作的口吻来叙述中共国的捐赠。例如,高度强调中共国的投资、运输或捐赠如何导致测试能力的提高,以及这些努力的合作性质。这反映了中共国近年来试图将BRI描绘成有外国公司参与合作的,因为有人怀疑BRI项目会导致中共国对受援国实施重大控制。

结论

随着COVID-19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中共国的目标是摆脱其作为冠状病毒源头的形象,并将自己描绘成一个在危机时期负责任和仁慈的全球领导者。然而,中共国对其医疗捐赠的高调报道却适得其反。此后,中国学者敦促中共国政府在推特上减少这类活动的报道。尽管有一些残留的关于中共国捐赠的内容,比如6月11日提到的向黎巴嫩(Lebanon)的捐赠,但自3月的高峰期以来,北京的推特口罩外交已经明显减弱。

口罩外交似乎在某些国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比如塞尔维亚和匈牙利(Hungary),然而在其他国家,口罩外交只是加强了人们对北京战略意图的怀疑。在某些情况下,据说北京要求大众对其医疗用品运输和捐赠给予赞扬,这破坏了自己努力的成果

北京的说法及其对全球强烈反对的反应各不相同,这表明中共国的公共外交还处于萌芽状态,仍在不断发展;北京也表现出对外国和国内对其努力的接受度高度敏感。中共国能否有效地“量体裁衣”,以赢得世界人民的心,还有待观察。

原文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