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害怕的是人民不再恐惧

图片来源:asia.nikkei.com

近期台湾《关键评论网》发表文章《中共最怕什么》,一针见血揭露出中共伪政权的虚弱本质。以下是文章的主要摘选:

互联网审查背后的真正原因

中共对互联网审查控制并不仅仅是他们担心真相被暴露,应该更恰当地理解为:通过控制,给人民制造出他们有权力决定生死的印象。 他们最害怕的是人们不再相信这种统治力量的存在。

在中共政府废除主席任期的前后,中共国对网络话语的控制达到了荒唐的程度。 除了“皇帝”和“终身”之类的词被审查以外,甚至连习的名字本身也从中共国搜索引擎百度中抹掉了。

中国共产党(CCP)批评者的共同观点是:信息的自由流通本身就是对政权的威胁。 但是人们不太承认一个难以接受的真相:中共害怕人民不再恐惧他们。

许多中国人知道,取消主席任期限制的宪法改革已经通过。 至少是在政治事务上中共并不完全害怕人民群众知道真相。在消费者安全方面的真相另当别论。 如果让群众反抗所需要的仅仅是揭露真相,那么他们对在互联网上言论的控制就不足以制止这种情况。对互联网审查的关注没有抓住重点。 大多数中国人,从出国留学的大学生,到从未离开过自己出生的村庄的农民,他们其实对真假都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却没有任何动力推翻政府。中共的互联网控制重点并不是担心暴露真相,而是通过控制恰当地给人民展现他们的权力。 他们最害怕的是人们不相信这种力量的存在。

将权力神秘化

许多中上阶层中国人喜欢说,中国民众不适合民主,群众必须远离政治决策,因为他们容易被误导,如果让他们参与政治,就会给民族、国家造成灾难。在民主国家存在这样的情况吗? 在大多数民主国家,尽管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至少对他们来说参与政治是一件普遍的事情,没有什么特殊感觉,普通民众可以随便批评政客。政客与政客可以辩论,公民与公民也可以争论,公民有时甚至与政治家争论。 即使政治家拥有很大的权力,生活在民主社会中的公民通常也允许在公共场合与政客打交道,或试图与政客打交道。强者的神秘感荡然无存。

相比之下,在苏联统治下,该党及其有权势的成员不受公众监督。 苏联试图根据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君主论》的作者)的智慧为依据建立其权威,即一个领导人被惧怕比被爱效果更佳。 而背后的一个关键思想,正如它作为中共审查制度的基础一样,与其说是消除异己压制异见,倒不如给人的印象是:没有人敢持有不同意见。

通过这种恐吓策略,那些在政府掌控之下的人将什么可以说和什么不能说的东西自动内在化,以至于他们失去了进行公民话语的能力。 如果存在公民话语,布尔什维克就喜欢将其称为革命先锋队的一个很小的精英阶层。 当时与现在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劳动力是由农民和知识分子组成的。 现在则是,知识分子在法庭里,而工人们却在生产智能手机的工厂里被奴役。

他们担心人民不再恐惧

如果我们仔细考虑一下为什么中共政府必须禁止法轮功,这是一个占据公共空间的民众运动,这是自天安门广场64事件以来未曾见过的。那仅仅是法轮功在政府面前没有恐惧、拒绝退缩。这足以被视为对中共的生存造成威胁。

中共的统治使我们的讲话方式上,权力的投射也是显而易见的。 为什么中国人忌讳台湾人称自己为“台湾人”,而不忌讳上海人、湖南人、广东人将自己称为上海人、湖南人、广东人呢? 每次台湾人称自己为台湾人时,都在否认中国试图投射权力的现实。

如果说政治理论中学到一个教训的话,那就是权威最终取决于被统治者的同意。作为被压迫的中共国人,我们必须记住:中共伪政府最惧怕的是我们不再恐惧。

评:郝海东叶钊颖夫妇2020年6月4日直播成立仪式上宣读新中国联邦宣言,一时震惊中内外。第二天郝海东、叶钊颖更是从中共国的互联网世界消失。赫海东掷地有声地表态:“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中国人只有消除恐惧,共产党才能真正地被消灭。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吴一秒
校对整理:人间四月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