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银行体系脆弱不堪,随时面临挤兑危机

银行挤兑

6月16日,山西阳泉市商业银行发生部分储户集中前往银行提款,原因是网上流传有“阳泉商业银行资金链断开”、“阳泉商业银行行长卷款跑了”的消息,中共第一时间辟谣,阳泉市市长更是以“党性”担保。随后,有网友爆料,当地县委办公室要求县级公务员带头存钱。

但事实上,中共喉舌《中国经营报》在去年4月份就已经发文警惕该行存在的利润下降、不良贷款率上升、拨备覆盖率下降等问题。文章显示,该行在2018年末的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都已经低于监管要求水平,拨备覆盖率处于监管要求的最低水平。

在今年4月份,甘肃银行的一支行也同样出现过挤兑的现象。去年,河南洛阳伊川农商行和辽宁营口沿海银行都出现过不同程度的挤兑现象。

银行存款不翼而飞

6月份,工商银行位于湖北孝感的云梦支行,49位储户发现总计150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随后,该银行称,储户实际上并没有把钱存入银行,而是被该银行的大堂经理私自吸收,当时这位经理以银行职员身份为由说服受害者在他那里进行高息存款,利息给了十个点。银行称,该经理提供的收条并不能作为正规存款凭证。

据了解,该经理与云梦当地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存在债务关系,推测该经理利用这些存款作为过桥资金以补充这家房地产开发商的流动性,通过利差赚钱。而且,这种操作已经存在四五年之久,一开始储户可能并非没有拿到高利息。

这件事实际上反映出两个问题:一是这种操作是普遍性的,而且许多高利息业务、房地产流水、银行存款都是紧密相连的,一环破环环破,该经理已经付不起高利息,意味着房地产流水已经枯竭,庞氏骗局随时崩盘;二是该经理四五年吸收存款,银行可能没发现,也可能发现了不管,甚至可能授意为之,意味着真实的银行存款可能虚报了,真实的拨备率和资本充足率可能还要低很多。

取款登记

近日,中共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开展大额现金管理试点通知》,要求如果客户存款、取款金额大于一定标准,将按《通知》要求在办理业务的时候要进行登记,不同地方标准不同,像河北省是10万元、浙江省是30万元,深圳市是20万元。金额大小可能是和不同地方经济好坏程度有关。

《通知》的发布意味着,挤兑可能将被限制,登记将使中共能够追踪到个人的存取款信息,尽管中共声称是为了打击金融犯罪,实际上正是中共利用打击金融犯罪之名防止存款流失。

基本面凋零

6月1日,中共五部门发布《通知》对普惠小微贷款实施阶段性延期还本付息,同日,央行印发《通知》宣布央行会同财政部使用4000亿元再贷款专业额度,购买地方银行小微贷款,以支持他们给小微企业发放无抵押贷款。这种实质上无抵押借钱的操作反映出了现在地方中小银行艰难的处境。

3月30日,穆迪将包括南京银行、宁波银行等6家银行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被认为保本的银行理财也出现了负值,截至6月15日,超过200只存续的银行理财产品净值低于“1”,包含多数成立不久的固收类理财。截至6月7日,有数据可查的3240只债券基金约92%出现亏损。

不仅是银行、基金,传统的投资渠道债券、信托同样出现暴雷。

截至6月15日,共有28家企业的63只债券出现违约,合计违约金额为597.03亿元。

今年5月底,四川信托多个产品发生逾期,随后投资者要求进行沟通。6月17日,沟通会上四川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该信托存在不真实披露、违规交易、大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问题,风险规模可能超过200亿元。这是今年继中江信托、安信信托之后第三家陷入兑付危机的信托公司。

【总结:美国与中共即将脱钩,人民币即将变成废纸,郭先生再三提醒我们保命还要保财,也为我们创造了保财甚至具有不可估量升值空间的途径,换美元、或者买G币都是能够帮助我们在人民币变成废纸的时候不至于失去太多财产的途径。】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大明
8 月 之前

摇摇欲坠了

0

立武

6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