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聘加前总理国会秘书 游说拓展人工智能

加拿大喜马拉雅农场  文锦

校对上传 HUH

华为已在渥太华聘请说客,游说加拿大的人工智能研究及政府支持外国投资——这标志着该公司及中共国正在寻求进一步从加拿大攫取对科技公司至关重要的电脑科学领域的专业知识。中共国政府将人工智能(AI)称为“战略技术”,并表示希望到2030年使中共国成为全球主要的人工智能创新中心。中共国的人工智能发展计划声称该技术不但有经济价值,而且对社会治理及国防也很重要。

今年早些时候,华为聘请曾为前总理让·克雷蒂安(Jean Chrétien)担任议会秘书的乔·乔丹(Joe Jordan)游说联邦政府“在加拿大设立一个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乔丹先生在渥太华的游说公司Bluesky Strategy Group工作。他和Bluesky联合创始人蒂姆·巴伯(Tim Barber),在联邦游说者注册表中将华为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列为目标。通过电邮对乔丹发出的评论请求,乔丹在回复中拒绝讲述他为客户所做的工作。

华为本周告诉《环球邮报》,它已放弃建立专用人工智能研发中心的计划。但“我们加拿大业务将继续增长,因为一直在寻求扩大团队规模的方法,特别是在人工智能等新兴行业,”华为技术加拿大公司事务副总裁维尔希(Alykhan Velshi)表示。“在华为,我们将人工智能视为需要不断进行基础研究的通用技术。” 

批评者认为,“鉴于华为技术在构建更高标准的军事用途和独裁监控方面具有潜在价值,因此扩大在加拿大对人工智能研究的投资存在严重问题”。

创始人任正非去年接受采访时说,华为计划将其研究中心从美国迁至加拿大,使加拿大成为其全球理论研究中心。任正非认为加拿大应将发展人工智能列为国家重要战略,并点名几名加国研究员为人工智能界的先驱。

华为已通过“诺亚方舟实验室”(Noah’s Ark lab)项目,聘请了埃德蒙顿,多伦多和蒙特利尔的研究人员来推进该国的人工智能工作,该项目共包括中共国的四个实验室:香港科技园实验室,及另外两个实验室分别位于伦敦和巴黎。华为蒙特利尔研究所所长、华为诺亚方舟加拿大实验室主任耿彦辉(Yanhui Geng)的LinkedIn网页显示,该公司与麦吉尔大学,滑铁卢大学,蒙特利尔大学以及魁省人工智能研究所均有合作。加拿大诺亚方舟实验室致力于帮助电脑更好的理解人类语音,训练更有效的电脑视觉,并为大规模数据挖掘构建更好的工具。该实验室的一次演讲谈到,其致力于电脑翻译和用人工智能更好地管理数据网络。

正如《环球报》在2018年6月报道的那样,该公司已与加拿大领先的研究密集型大学建立了广泛的关系网络,以建立稳定的知识产权渠道,并将其用于巩固5G技术的市场地位。

孟晚舟于2018年在温哥华被捕,中共国随后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分别是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沃(Michael Spavor),并判处了另外两名加拿大人死刑,此外还禁止进口某些加拿大农产品。与此同时,华为仍在扩大加拿大的投资。孟晚舟被捕后,华为在加拿大的研发人员增长了25%,并正在招一些人工智能岗位,包括自然语言处理和电脑视觉研究人员。

特鲁多自由党政府未决定是否跟随主要盟友禁止华为使用5G网络。美国和澳大利亚均表示,华为听命于中共,会监视或破坏西方网络。加拿大电信公司表示,他们将继续使用其供应商设备。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局长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曾是特鲁多和保守党总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的国家安全顾问,他认为,华为在加拿大进行的任何人工智能研究所创造的知识产权肯定会被送到中共国。他说,鉴于中共国严重侵蚀西方国家,加拿大不应与中共国在人工智能方面建立更多的研究联系。“对于加拿大和中共国而言,人工智能都是一个战略领域,考虑到我们对中共国的种种担忧,并且鉴于华为与中共国的关系,我不确定目前与华为开展合作的最佳领域。”法登先生说,华为似乎正在扩大其在加拿大的经济联系,迫使加政府更难将其排除出5G。“我认为华为试图与加拿大建立各种联系,以使加拿大政府越来越难说:’不,你不能在这里做5G。‘”

华为声称自己是一家独立运营的私营公司。中共国学者辩称,电脑学习是一个重要的前沿领域,具有改变行业和经济的广泛可能性,因此国际合作是必要的。浙江大学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主任吴飞说:“人工智能肯定会给人类带来巨大挑战,无论来自何方,所有人都处于同等地位。这个充满挑战的未来是我们必须一起应对的。”他说,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到“勇闯无人区”阶段。它要求各领域的专家以及不同国家公司共同努力,克服不确定性。”

但批评人士指出,中共国恶法规定本地总部的公司有义务与情报机构合作。同时,许多政策文件明确指出,中共将人工智能视为未来经济增长推动力,对于中共国取得全球主导地位至关重要。

“中共国领导人毫不掩饰真正控制前沿技术制高点的野心,”曾任澳大利亚外交官和情报分析师,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的罗里·梅卡尔夫说。而且,“特别是,人工智能在监视镇压人民以及战争方面都具有很多安全和防御优势。”他认为中共国公司正在进行此类研发的西方国家有两种选择:要么对其进行持续的政府审查,要么完全停止它,他称之为“未来与中共国在这些技术上的交往的根本隔离”。

曾在澳大利亚担任高级国防和国家安全顾问的彼得·詹宁斯说,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共国公司“将在更多的冷战竞争理念中得到体现”。他说:“全球研究人工智能对人类的福祉被中共国将该技术应用于军事目的的极度野心所抵消。” “加拿大政府应该非常谨慎对待这一问题。”詹宁斯先生对特鲁多政府没有采取更强有力的政策来对抗中共国的影响或华为的5G技术表示震惊。他说,这为中共国提供了一个在五眼联盟成员中将加拿大定为目标的机会。“坦率说,他们正在寻找联盟链中最薄弱的环节。”

Bluesky Strategy Group lobbyist Joe Jordan. The Hill Times photograph by Jake Wright

+1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9698/ […]

0
trackback
sex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9698/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19323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9698/ […]

0
yaolanqu
10 月 之前

加拿大的政客陷得太深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