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洗脑难在哪里?

2
674

作者: 西川

对于如何给小粉红和普通民众反洗脑,一直是一个难以讨论出有效解决方案,但,又是绕不过去的话题。在此,我先给诸位战友们纠正一个流传广泛,而且是非常危险的论调:“要靠所谓的社会主义铁拳把他们砸疼、砸醒。”如果我们认真思考一下,为什么这些人之所以变成这样?一个天真烂漫且淳朴善良的人,变成粉红的直接原因就是CCP的压迫,是所谓社会主义铁拳的欺凌和蹂躏。而这正是这种危险论调给出的解决方案。就好比一个人因为受凉感冒了,另一个人跳出来说,你是因为不够冷,再冷个十度二十度,你就知道穿衣服了。乍一看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有些人就是没钱穿不起衣服,这种何不食肉糜的论调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是荒唐可笑的。

在给粉红亲属做工作的时候,我们总会发现各种奇特的现象。一个看上去脑子很清楚,逻辑很正常的人,只要一谈论涉及有关CCP的东西,就会表现出强烈的攻击性和出奇的固执,甚至是一些歇斯底里的极端行为。另一方面我们跟已经觉醒,自我反洗脑的战友们谈及他们参加爆料革命之前的事情,他们经常会说,参加爆料革命之前的那个人仿佛不是他自己,做的很多事情,说的很多话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我的老家有句骂人的话叫“你是不是发癔症呢?”这句话专门用在人做出脑子抽筋的事的时候。我们经常看到推特上或是聊天群里吐槽这些人是不是精神分裂?战友在直播时,有同样说法的也不在少数。往往就在不经意之间道出了真相,我们常说的那些自干五,很可能不是简单的思想上被洗脑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深受精神疾病折磨的病患。

我并非医学专业科班出身,在这里,姑且按照比较通用的说法把它称为癔症。当人们受到外界或者思想上刺激时,可能会做出不受控制的行为。记得有一次暑假,我陪几个初中同学去游乐园,同行的大多是女性。我是身高一米八五的男生,坐了一圈过山车之后,腿抖的用不上力,坐在车厢里站不起来,最后硬生生被四个人抬了出来。过山车可怕吗?是挺可怕的,但硬要拿过山车和CCP对人们的迫害和暴虐比起来,真的是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有的人晕针、晕血、怕蟑螂、怕蛇,看到他们畏惧的东西就大声尖叫,甚至是哭闹,我们都会一笑了之,因为大家都习以为常了。那么,对CCP恐惧的人,因为所谓的社会主义铁拳而做出反常行为的人,我们的态度为何如此冷漠呢?甚至还有一种爱信不信,这种人就该被打的头破血流的危险论调在广泛传播。不少人都在担心CCP灭了之后,又会有多少人精神失常?仅就现在已经显现出来的问题,绝对要比我们所担心的严重的多,只不过我们习以为常罢了。

其实,这种歇斯底里或是癔症行为,就像现在流行的CCP病毒一样,是会传染的,而且并不罕见,如果搜索“群体性癔症”这个词条会查到很多事例。比如,在幼儿园,一个小朋友肚疼引起一个班全员肚疼,或是几十年前闹的很厉害的缩阳症。人们可以观测到传染的现象,但是根本无法搞清传播渠道。另一方面,这种行为也可以表现出来积极的一方面,比如,当年的罗马尼亚高呼打倒齐奥塞斯库,香港游行市民如同“摩西分紅海”般井然有序地为救护车让出道路,世界人民大赞“香港人素质高到让人好感动”。很多人说:“我们就是香港人,我们爱这片土地。香港是中国的耶路撒冷!”

无论我们承认与否,郭文贵先生引领的这场爆料革命都让我们每一个人切切实实发生着改变。如今,新中国联邦已经成立,反洗脑依然任重道远,再难我們每一个良知未泯的中华儿女也要像香港同胞们一样坚强不屈!坚韧不拔!相信坚持就是胜利!光明美好的未来一定属于我們!属于我們的新中国联邦!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天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6722/ […]

0
BeautifyLife
4 月 之前

講的太對了!我們家就是如此!都是腦殘、都勸不過來、也都有點抑鬱⋯⋯看來將來是需要一大批有常識的心理醫生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