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虚伪的双重标准

作者: Natalie Winters June 12, 2020/ 2020年6月12日

消息来源:The National Pulse 《国家脉动》

翻译/简评:小明

PR:海阔天空

简评:

文章对迪士尼一面以维护人权自我标榜、另一面却跪舔邪恶共产政权的做派进行了揭露。笔者不懂美国政治,对这中间的党派之争毫无兴趣。但当黑人的权利受到侵犯时,这一群体所获得的支持和保护,远远超过在中国大陆和香港被共产党蹂躏残害的华人同胞所应得到的声援和同情,既然这些满口仁义道德、口口声声要捍卫人权自由的公司如此看重黑人的权利,哪怕一个人受到伤害也打抱不平、义愤填膺,为何面对如此残酷暴虐、无耻流氓的中共政权却可以屈膝谄媚、姑息纵容?说到底还是一个“利”字当头,什么自由人权,都是掩盖和中共勾兑、藏污纳垢之所的遮羞布。

但是,西方有良知、有智慧的正义人士,正在揭露中共和西方企业的交易,并为受苦受难的华夏儿女发声,我们应心存感激。

西方社会的运行以资本为动力,故此过去几十年,西方精英们希望在中共国多快好省、竭泽而渔、极权高压的发展模式下赚取利益,况且中共又极其善于蛊惑人心,像迪士尼这样的企业难以抗拒暴利的诱惑,对中共的威逼利诱、软磨硬泡估计也难以招架,最后还是俯首在极权淫威之下。然而,西方社会包括它的企业也是建立在自由、法治的基础之上,没有这样的环境,西方的企业最终无法生存,因为最基本的私有财产都无法得到保护。因此笔者坚信,西方各界真正的精英们不会自甘堕落,只是在这场与中共的周旋对抗中,他们还尚处于被动地位,毕竟恶魔灭亡之前看上去都是不可战胜的。

揭秘:迪士尼放弃塔克-卡尔森广告,却公开与中共合作

国家脉搏:迪士尼放弃了Fox塔克·卡尔森的广告,但公开与中国共产党合作

Tucker Carlson Losing Sponsors 塔克-卡尔森失去赞助商

迪士尼与塔克·卡尔森节目的分道扬镳是该企业道德水准的最新展示,其原因是这位顶级主持人拒绝在乔治·弗洛伊德死亡引发的全国性抗议活动中盲目地承诺效忠民主党资助的黑人生命运动(BLM)。

卡尔森表示,“我们正经历的这一时刻,或许是个多事之秋,但它并非与黑人有必然的联系。”

就在迪士尼热衷于展现其洞察一切的认知并常常兜售其社会正义的宣传内容时,他们和中国共产党盘根错节的合作也受到了广泛关注。

就算根据左派自己的标准,中共的人权纪录也是骇人听闻的。他们打压少数民族、用致命武力镇压抗议,并且封杀转载#MeToo标签的女权主义者和活动人士。

即便如此,迪士尼仍旧贪恋其与中共之间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合资企业。

斯坦利·罗森,一位来自南加州大学专门研究中共国的政治学教授表示,“迪士尼是不会触犯中共国的——他们以及在那里有太多的投资,建起了主题公园,放映了迪士尼电影等等。”

以上海迪士尼乐园为例,55亿美元的投资,国有的上海申迪投资集团拥有乐园的大部分股权,获利巨大。

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共还保留了对“从门票价格到公园内游乐设施类型等一切的管理控制权”。

为了稳固这笔交易,时任CEO罗伯特艾格不得不“姑息”中共国的官员:

2008年2月,他乘坐公司专机前往上海,与该市新任共产党党魁俞正声会面。在一家国宾馆吃晚饭时,艾格先生提出了一个比较温和的方法,为下一阶段的会谈定下了基调。此后,迪士尼大幅降低了其要求。除了交出一大笔利润外,这家控制欲极强的公司还将让政府参与乐园的运营。

艾格甚至与习近平主席有着亲密的关系:

65岁的艾格先生一直在寻求与中共国领导人习近平主席建立私人关系。当艾格先生得知习近平先生的父亲、革命领袖习仲勋曾在1980年参观过迪斯尼乐园后,他催促工作人员找到一张照片。一张彩色照片显示,于2002年去世的习仲勋当时身穿毛泽东式服装,与米老鼠握手。艾格先生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了中共国领导人,作为他们合作关系的象征。

去年9月,当习近平先生在西雅图停留时,艾格先生是到场迎接他的美国高管之一。几天后的白宫国宴上,艾格先生就坐在习近平先生的桌前。就在上个月,艾格先生飞往北京,在中南坑会见了主席。5月初,两人出席人民大会堂的一次公开会面,习先生微笑着对艾格先生说。“很高兴看到多年来努力的成果,而且我相信,新的合作将继续产出新的果实。”

迪斯尼老板鲍勃-艾格

《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这个雇佣了数百名中共党员的公园里,员工“在营业时间参加党课”,“在办公桌上展示锤子和镰刀的徽章”,还有一个“装饰着米老鼠剪影的派对活动中心”在公园旁边运营。

该娱乐中心还被用来举办中共的宣传洗脑讲座。

“党员干部帮助管理员工福利、安排党员政治座谈会、全体员工歌唱比赛等活动”。

而迪士尼的高管们也很清楚:中共国党媒还对Murray King——度假村的加拿大公共事务副总裁加以吹捧,因为他说“最好的员工大多是党员”。一张照片甚至显示,King站在度假村副总经理兼党务负责人邹让身边,他们身后的屏幕上写着“党建”会议。

但该公司与中共国的渊源不仅仅是一个游乐园那么简单。早在1997年,迪士尼就已经开始在中共国开拓市场。

Murray King

该公司拍摄了一部关于中共残酷对待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电影《达赖的一生》。在这个政权眼中,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该电影引发中共对迪士尼项目的谴责,并向迪士尼施压,要求其放弃乐园项目。迪士尼最终确实在美国发行了这一电影,而中共国则通过禁止该公司的内容进行报复。

Kundun 海报 1997

一年后,迪士尼聘请了前国务卿和中共国的安抚者亨利·基辛格作为 “密集游说工作”的一部分。

时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艾斯纳会见了朱镕基总理,并为达赖电影道歉,坚称这是一个“愚蠢的错误”。

“这部电影是对我们朋友的一种侮辱,但除了记者,世界上很少有人看过。”他补充道。

中共国还利用迪士尼最近翻拍的《花木兰》来攻击香港的抗议者。

该片主演刘亦菲转发了中共国国家媒体的一条备忘录,在心形表情旁宣称“我支持香港警察”,而就在几天前,联合国人权办公室称,这一警察部队“以国际规范和标准所禁止的方式使用了低致命性武器”。

尽管受到批评,迪士尼仍从未发布一项声明或谴责刘亦菲的行为。

在中国公民在社交媒体上将习近平主席比作维尼熊之后,迪士尼也从未斥责过中共对该公司自家卡通人物小熊维尼的严厉审查。

如果迪士尼与塔克·卡尔森的节目分道扬镳,也应该从中共撤资。

卡尔森所谓的“罪行”,即没有支持一个民主党派的政治运动,该运动旨在停止向警察提供资金,但与中共一手酿成的数以千万计的死亡相比,这些罪行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5501/ […]

0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