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巨头为何对中共俯首帖耳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iStock

来自悉尼先驱晨报的报道-2018年11月,曾密切参与特朗普总统与北京贸易战的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对他所称的华尔街“全球主义亿万富翁”发起了猛烈抨击。他说,华尔街那些银行界和基金经理人自作主张和中共合作,给白宫施压,破坏美国的贸易策略,屈服于北京方面的压力。随后,纳瓦罗继续指控那些北京控制的代理人们在华盛顿开展了一系列影响美国政治的活动。

这是很强力的控诉,那么依据呢?

中共和华尔街的利益勾兑

北京和华尔街勾兑是有历史的。当中共还是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1999年他访问了美国,住在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与当时的商界领袖开展了数日的秘密对话。朱镕基对于美国的企业巨头有着强烈的兴趣。

美国的这些巨头多年来影响了美国的对华政策。不管是克林顿(Clinton)时期布什(Bush)还是奥巴马(Obama)时期,只要白宫要在贸易上对中共的保护主义采取强硬的策略,对货币操纵反击或者惩罚知识产权盗窃相关事宜,这些华尔街巨头就跳出来唱反调。中共能加入世贸组织和这些巨头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纽约时报曾报道,华尔街的巨头们已经彻底沦为了北京的代理人,继续在美国帮中共效力。

金融领域包括大银行,对冲基金和投资公司在美国都有巨大的社会影响。这些组织是中共渗透美国精英的通道。对于中共来说,这些巨头目标巨大,容易用利益收买。北京表示可以将巨大的金融市场开放,随后,中共给他们控制的企业提供资金和策略支持,让他们定向收购美国企业。用白宫官员的话来说,中共很会谈生意。北京打开了大门,但是华尔街和北京的利益并不会长期保持一致。北京的长久打算是将上海打造成世界金融中心,取代纽约和伦敦。正如CCP苏维埃先祖列宁(Lenin)所说:“资本家会卖给我们绳子,让我们绞死他们。”

到2003年的时候,高盛已经成为了协助中共国企在国际扩展的主要负责机构。2006年,高盛的享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去了布什政府当财政部长。他任职期间去过中共国17次,而且人脉广泛。保尔森要求总统让他全权负责对华贸易关系处理,总统答应了。但是保尔森搞砸了。如果他在任时期做的很好,那么今天的贸易战就不会出现。保尔森不去正面迎击中共的侵略,而是开展了一个中美经济对话论坛,这当然让北京方面处于优势。同时,保尔森还是王岐山的好友,这使得他可以更加接近中共统治的核心圈层,但是,中共一直在利用他,需要他在美国的影响力给中共铺路。2009年保尔森离职以后还给王岐山打电话,让他出手救投行贝尔斯登公司。这家公司就是保尔森基金会建立的,目标是让美国和中共合作维持世界秩序。

约翰·桑顿(John Thornton)是另一位出自高盛的大佬,他带领高盛进入中共国。当2003年他退休之后,随即成为了清华大学全球领袖计划的负责人。桑顿非常支持清华的奖学金计划,该计划也是川普总统的朋友、著名投资人史蒂芬·舒尔茨(Stephen Schwarzman)资助的项目。2006年,桑顿又投资了布鲁金斯机构,成为了董事。该机构也是非常的亲共。2008年,中共授予桑顿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称号。

当然,说到华尔街亲共,就不得不提黑石公司。世界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管理超过6.5万亿美元的资产。2019年的时候,该机构的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告诉投资人,他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中共打开金融市场,他就会立即冲进去抢占市场份额,力求迅速成为首批在中共国筹资的外资管理公司之一。

当华尔街继续与中共勾兑的时候,美国的制造业企业则表现相反,他们受够了中共无节制的知识产权盗窃行为。2017年开始,很多制造业企业逐渐退出中共国,表示不再相信北京能兑现其承诺,中共假装许诺自由化中共国经济,并为美国公司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美国的商会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美国的金融界和制造业界对中共国截然不同的态度。川普政府对北京当局的强硬态度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制造业界的支持。

华尔街及其他西方金融中心与中共太子党们

中共不仅仅满足于依赖华尔街巨头来渗透美国。另外一条渠道就是通过中共的太子党——一帮由中共现任或退休官员子女构成的群体。中信集团就是太子党控制的一个机构,另外还有武器制造商保利集团等。中共国的太子党们控制了绝大多数的国有企业。

对于想要进入中共国的西方对冲基金、保险公司、养老基金和银行而言,在新兴的、利润丰厚的中共国资本市场开展业务的先决条件是与控制的着最大公司并主导CCP领导层的家族建立关系网,一条常见的、搞好关系的渠道就是安排中共太子党进入欧美的常春藤名校,这些掌握国家公权力的中共后代不一定是合格的或聪明的,重要的是他们的社会关系。之后,送去华尔街实习,最后进入一些大的金融机构熟悉下金融工作。

当然,有些在华尔街工作的中国人是凭借真才实学进入的。但是在他们随后的工作中,却经常扮演着金融掮客的角色。主要就是把太子党成员弄进华尔街金融机构,从而建立深厚的人际网络关系。这是一种收集情报和施加影响的手段,将情报人员和代理人置于美国权力的中心。对于中共而言,第一时间就可知晓美国的金融动作,也可以通过这些安插的人员对美国施加影响。大量的美国金融领域关键的信息比如个人数据都是这样泄露到中共手里,中共掌握了美国金融企业运行的所有关键要素。

  • 2016年,摩根大通就因为雇佣太子党被美国证券交易监管机构罚款了2.64亿美元。该行为违反了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案。
  • 中共的商务部长高虎成的儿子高爵就是走后门进入华尔街机构做分析师的。虽然他能力不足,但依旧依靠父亲的关系疏导,在裁员时期保住了工作,并且,还在多家华尔街机构任职。
  • 欧洲的金融机构也是积极地雇佣太子党们。2000年的时候,德意志银行就采用这种策略进入中共国。当然又是王岐山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安排。具体可以见郭文贵先生的爆料。
  • 苏黎世的瑞士信贷雇佣了温家宝的女儿。在机构内部,他们统计过每一个太子党能带来多少资金。当然,这些太子党们并没有优秀的工作能力,但是作为弥补,他们的家族背景可以给金融机构带来足够多的利润。
  • 2019年5月,伦敦金融城市长阻止了台湾机构参与市长游行。金融城的大企业负责人在两个月以前就到访中共国,参与一带一路研讨会。随后,负责人又说他们也会庆祝中共的70年建政。总而言之,他们非常的亲共。2019年的稍晚些时候,中共的媒体又进驻了金融城。

伦敦的情况有一些不一样。伦敦的也是欧洲的金融中心,长期对英国政治具有深刻的影响力。英国脱欧以后,该中心是否能保持绝对的优势是一个问题。当然,对于中共而言,这就是渗透的好机会。

如果说中共想完全控制伦敦金融界是夸张的,那么究竟多少机构已经被中共把持了呢?

评论:中共自加入WTO以后,便加速了渗透欧美的节奏。金融机构首当其冲。文章梳理了中共的具体做法,中共用流珉手段侵蚀西方资本、败坏文明轶序,业已引起白宫的高度警觉。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匿名
校对整理:意翎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