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学An Analysis of PRC-Attributed June 2020 Twitter takedown报告解读

作者:Diago

篇首声明:因水平所限,本文内容不是对斯坦福大学An Analysis of PRC-Attributed June 2020 Twitter takedown报告的翻译,笔者只是从自身角度对该报告进行解读,并依据路德先生路德时评(路博冠谈):重磅!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官方报告对中共推特水军各种数据分析,结果得出对准郭文贵先生攻击最猛烈!这个报告意味着什么?节目中观点进行汇总,本文不是斯坦福大学An Analysis of PRC-Attributed June 2020 Twitter takedown报告的翻译版,特此声明。

斯坦福报告的结构:报告共分为摘要、关键要点、操控行为、内容分析、影响评估、附录等六个部分。

1、摘要:2020年6月11日推特公司注销了与中共关联的23750账户,这些被注销的账户很快被捕获因此未能在平台上获得影响力。推特公司对这些账户的运营评估表明:这些帐户本身就是一个更大网络的组成部分,其他则主要转推核心账户内容;扩充效应未包含在下架的公开资料中。2020年6月的此次注销的与中共关联的账户与2019年8月的注销的200000个账户的行为高度重迭,特别是在针对香港亲民主运动和郭文贵先生的攻击方面。其中小部分推文发生在2019年(网军)操作相同时间段内,属于2009年8月推特公司注销账户的漏网之鱼。但是,更重要的是,在失去2019年那一批账户后,中共似乎创建了新帐户来谈论相同的话题,这些帐户人物角色不明显,没有传记或背景故事来清楚地表明身份。谈论内容的语调使人觉得推文是普通中国人的意见,2020年6月11日注销的账户中非常明显地增加了与新冠病毒大流行相关的内容。

在其它最近的研究中,比如例如Bellingcat的分析怀疑新冠病毒的出现成为疑似中共帐户的重点主题,推特公司此次注销的账户提供了更具体的确认。与COVID-19相关的内容包括为中国政府拉拉队的推文,强调中国团结,呼吁全球团结以及赞扬医生和医务工作者的推文。它还尖锐地批评了美国的流行病应对措施,质疑国际社会对台湾的反应优于中国的看法,并抨击郭文贵涉嫌传播有关冠状病毒的虚假消息并“使中国蒙羞”。

图1:在整个操作过程中一致的四个主要主题的表示,用与该主题相关的主题卷标进行了描述。每个节点代表一个在推文上发布特定主题卷标的帐户;主题卷标以白色显示。边缘按照主题分类着色:香港(粉红色),郭文贵(绿色),新冠病毒(橙色)或台湾(黄色,如果与王立强有关,则为深蓝色)。节点根据使用者在整个数据集中讨论的主题范围进行着色:例如,仅在香港发布推文的用户被涂成粉红色,而在香港和郭发布的推文中的用户则涂成浅蓝色。附录中有完整的颜色。

(笔者注:根据此图,各个主理之间界限相对分明,这说明中共的网军是分成一股一股的,每一股只针对一个目标,它们打得是攻坚战,而如果作为我们这些自由民,我们不会只关注一个主题,我们的推特内容肯定是离散的,也就是对每个主题都会有涉及,但是不同的帐户由于对不同话题的关注程度不一样,所以对于每个账户的推文内容针对不同主题的内容会有不同的百分比。)

2、关键要点:

这些影子帐户的主题分为四个:香港抗议;新冠病毒;郭文贵先生;台湾(规模较小但仍然很重要)。

围绕新冠病毒的推文活动在2020年1月下旬增加,并在3月下旬激增。大多数账户是在1月下旬开始发布推文前几周创建的;但是,其中一些最早于2019年9月创建,直到3月开始发布有关新冠病毒的推文之前一直保持休眠状态。

(笔者注:关于新冠病毒的活动开始日期与1/19/2020路安艾时评:为什么财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认武汉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关联性?中共和该病毒有什么关系?该病毒是否已经进化具备人传人大爆发可能性?为什么中共要不断隐瞒确诊案例?这一期节目的播出密切相关,对爆料革命的针对性非常明显,那么为什么2020年3月下旬关于这方面的推文激增呢?我能联想到的就是郭先生在2020年3月3日提到的正在发生的17件大事有关,以及随后地在西方发起的把病毒与中国人分开的活动,而是把新冠病毒直接定性为中共病毒的活动密切相关。)

有关COVID-19的叙述主要赞扬中国对这种病毒的应对,有时将中国的应对与美国政府的应对或台湾的应对进行对比,或者利用这种病毒的存在作为攻击香港活动家的手段。

与2019年8月注销的与中共关联的帐户相似,2020年6月的这一批被注销的帐户普遍具有个性不明显、大多数帐户的追随者少于10名、没有个人简历等特点,并且一些帐户同时使用俄语和中文发布了推文。同一天使用相似的命名规则或生物模式创建了一批帐户。

正如2019年行动中所观察到的那样,与香港和郭文贵先生有关的叙述存在大量交叉。在2020年的数据集中,有关香港和郭文贵先生的推文聚集在重大事件上,以反击香港的民主言论,并声讨郭文贵先生与前白宫首席战略家史蒂夫·班农的商业关联。

3、操作行为

3.1帐户:SIO分析了23,750个被注销的帐户和348,608条推文。这些帐户是在2018年1月11日至2020年4月15日之间创建的,大多数帐户是在2019年10月之后创建的。

图2:大多数帐户是在2019年末至2020年1月左右创建的(在之前的帐户被删除后)。

与2019年被注销的帐户类似,此交注销的帐户具有相对原始的角色,并且未显示任何迹象表明其运营商试图发展令人信服的背景故事或与真实影响者建立关系。帐户似乎是批量创建的,尽管批量创建随时间而变化,但相似的命名规则贯穿指创建全时段。在某些批量创建中,用户名有名有姓,其他批量创建则采用名字带数字的格式,而且数字前边的名字被重复使用了数十次。

图3:一个具有相似命名规则的帐户集群的示例,这些帐户都部署在转发来自中心帐户的批量群的活动中;这些转推环在很多场合都被观察到。有时,批量创建的帐户被注销,有时,不在该集群的帐户被冻结。

大多数帐户的追随者很少:超过92%的帐户的追随者少于10个。一些帐户展示反馈和邀请提醒。大多数帐户没有个人简介,尽管少数帐户具有在线个人资料生成工具(“ Twitter忍者。总企业家。专业读者。屡获殊荣的互联网专家”)生成的个人简介。个人资料传记链接同样稀疏;只有16个网站的链接(主要指向垃圾信息页面)以及在Instagram和VK上的一些社交资料。批量创建的某些帐户同时以俄语和中文发布了推文。例如,于2018年1月27日创建的用俄语和中文发布的账户之一@ ivanovg58,最初仅以俄语发布。该帐户促进了指向俄罗斯内容农场的链接,并承诺提供最佳的化妆教程和关系建议。然后,在2019年11月1日,它用中文发布了推文:“ “郭文贵与班农,一个为了寻求政治庇护,一个为了年薪 100 万美金的酬劳,各怀鬼 胎,狼狈为奸。#郭文贵 #班农 #双面间谍 https://t.co/V6UNJCyLxs” – @ivanovg58

3.2推文

3.2.1关注主题和帐户部署

此次注销的推文主要集中在四个主要主题类别:香港,郭文贵先生,新冠病毒和台湾。这些叙述的主要趋势可以在两个主要阶段进行解释,这两个阶段与新冠病毒之前和之后的时间段非常吻合。

图4:数据集中主要叙述趋势的时间表。

早期的推文活动主要集中在香港和郭文贵先生。这项活动于2019年10月开始,最初是由既讨论香港也讨论郭文贵先生的账户推动的。第二阶段始于2020年1月,涉及到明显的转变,包括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叙述和专用帐户群。为了更详细地了解这种动态,我们随即根据这些主题上推文活动的分布对用户进行了分类。用户可能会收到单数或“多会话”标签:例如,如果某个帐户在某个时间发布了有关郭先生的推文,然后在以后的某个时间发布了有关香港的推文,则该用户会被标记为“Guo, HK.”。

图5:数据集中前五个用户标签的明细。根据用户对关键主题标签的使用来标记用户。附录中列出了用于编码每个推文的完整方法和术语。

这种分类使我们能够研究时间轴和主题轴上数据的主题动态。这样一来,我们就能观察到如何创建帐户,然后快速进行部署以将内容推送到这些不同的主题区域中的每个主题上。

图6:顶部,直到2020年1月1日的数据集中的活动标签图像。底部,直到2020年4月17日(数据集的末尾)所有标签活动的图像。从2020年1月到2020年4月的四个月中,大量创建了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帐户,并且除了正在进行的与香港和郭相关的推文外,还转而使用COVID叙述中的推文。每个节点代表一个在推文上发布特定主题标签的帐户;主题标签以白色显示。

鉴于此观点,在帐户活动和帐户创建方面有两个主要收获。首先,我们观察到“多会话”用户推动了大部分早期的推文活动,包括在第一阶段使用香港和郭先生的资料,以及在后来新冠病毒成为关注焦点时的活动。在这两个事件中,“多会话”用户的创建和参与都是在多会话帐户已经推动了给定主题的内容制作之后进行的。此外,我们发现多会话用户在总体上与单个主题同龄人共享相同的消息。

图7:截止到2019年10月15日的用户主题标签图视图。第一阶段的早期活动是由图中心的蓝色节点驱动的,这表明对香港和郭文贵先生都做出了贡献的“多会话”用户表述。

3.2.2活动

每天的推文活动显示在下一页的图8中。我们观察到2019年底和1月初的活动达到顶峰,2月前后出现平静,3月和4月前后活动回升。

图8:Tweet活动在2019年9月激增,在2019年12月下旬显着下降,并在2020年1月中旬至2020年2月下旬再次下降(第二次下降可能与1月24日至2月2日农历新年延长、至2020年2月9日有关几个省份的封城和直到2月24日的广东封省有关)。

(笔者注:2019年9月郭先生的图桑之行中提到“我和班农先生马上会飞到华盛顿,我们还飞向其他的州。我们会在经济领域,新闻媒体领域,和美国的军方和美国政府,我们要传达我们所知道的这些核心的情报,和可能即将发生的事情。定为香港人民呼吁,让更多的人来支持香港,全面支持香港。把支持香港的呼吁和声明变成行动,变成有效阻止共产党疯狂的行动。”以及后序直播中提到的关于未来扣押盗国贼在美国的资产的事情可能是引发这一波攻击的最主要原因。)

3.2.3语言

348,608条推文中的大多数是中文(78.8%),其次是英文(9.4%)和俄语(1.8%)。中文推文既有繁体字也有简体字。 Twitter的语言分类似乎无法区分两者。通过对参与度最高的50条中文推文进行分析后发现,其中39条(占78%)是用简体中文编写的,该简体中文在中国大陆使用,而在香港和台湾则使用繁体。至少有一条推文用繁体字写成,但对标签使用简化的推文(“RT @RochelBradstre1: #暴徒废青 #严惩暴徒 #曱甴 #逃犯条例 #游行 # 暴徒 #香港游行 #香港暴徒 #港独 #废青 #守护香港 #撐警行動 #香港警察 #反暴力遊行嗰啲 亂港分子嘅暴力活動,威脅到香港市民嘅生命財產安全,破壞 咗香港嘅繁榮穩定。”) .

繁体中文和简体中文的使用可能反映出各个推文的目标受众之间的差异。在随机针对香港的100条推文中,有64条用繁体字写成。一位用户声称“我爱香港,香港是我的家” (“@cats12570208 热爱香港,香港是我家。”), 但是用简体字写的。

3.2.4参与度

参与度普遍较低。每条推文的平均参与度(收藏,回复,转推)为0.81,最大推文参与度为3,719。每个帐户的平均参与度为23.07。

尽管有更多关于中文的香港tweet信息,但有关同一主题的英文tweet的参与度更高。参与数据集的最高tweet(3,718个赞和1个份额)是关于香港的:“全力支持香港警察严格执行法律,制止骚乱和控制混乱,维护香港的安全与稳定,重振过去的辉煌。” – @ KaitlynFondren8(六个关注者,在12天内共发布21条推文)。在参与度最高的50条推文中,有19条关于郭文贵先生的,16条关于香港的,11条关于新冠病毒的,其中1条是垃圾信息。

图9:3月和4月的推文获得了比其他活动更多的参与度(收藏夹,回复,转推)。

3.2.5领域

在网络共享的顶级域名中,YouTube共享最多(12,580次)。通过对YouTube上分享次数最多的前50个视频的分析,我们发现大多数视频都是关于香港抗议活动的,而仍有许多视频仍在YouTube上播放。其中许多视频来自“说香港人说地”(“Speak Hong Kong people speaking”)频道。该频道创建于2013年,拥有267,000名订阅者。该频道分享的许多视频都将香港抗议活动描述为暴力并摧毁了香港。网络分享的其他大多数频道的受众都很少,约有1000个订户。虽然从这些频道在此数据集中共享的视频是关于香港,郭文贵先生和新冠病毒的,但这些频道上的大部分内容是抖音视频或自然或动物的照片。这些视频几乎没有观看,甚至有时都标有一串随机的字母和数字(图)。网络分析公司Graphika曾在有关2019年中国影响力运营的报告中,记录过通过这种充满大量垃圾信息的频道分享政治视频的现象。在新的下架数据集中的识别定位证明了该策略的持久性。

图10:丽丝哈频道2020年6月11日的截屏,尽管该频道发布了大量垃圾信息,但是该频道在2020年1月18日分享了一个名为“香港“颜色革命”注定失败香港慨明天会越来越好的视频。

图11:马林频道2020年6月11日的截屏。在2019年11月17日,该频道发布了一个名为“面对质疑,祸港言论见光死”的视频。

图12:冯艾拉频道2020年6月11日的截屏,2020年2月10日,该频道分享了一个名为“反对派,你哋借病毒搞港独慨用心好邪恶!”的视频。

在YouTube之后,数据集中链接的第二个顶级域名是“ accounts.youtube.com”(2,391),这似乎是与Twitter上过去的网络钓鱼攻击相关的操纵性域名。少数帐户共享该链接,并使用#followme和#ff主题标签获取关注者。

图13:使用相同主题标签获得关注者的帐户示例。推文中共享的链接直接指向accounts.youtube.com上的网络钓鱼链接。数据集中的其他域与垃圾信息相关。少数顶级域名来自俄罗斯的内容农场或中文讨论论坛,这些论坛共享有关时尚或人际关系的文章,或者有关新闻,金融,时尚,人际关系等的论坛。

图14:左:2020年6月10日在中国讨论论坛bbs.creaders.net上截取的屏幕截图。到该域的链接在数据集中共享499次。右:2020年6月10日,俄罗斯内容农场Russian7.ru的屏幕截图。到该域的链接在数据集中共享了262次。

4、叙事分析

4.1数据集中代表的最大主题是香港。与香港相关的最高话题标签是#暴徒(暴徒),其次是#Guard Hong繁体中文和简体中文(守护香港/守护香港)。与香港有关的内容几乎与以前的14个中国影响力活动有关:强调法治,赞美和捍卫香港警察,并使用贬义词暴徒(暴徒)来形容抗议者。

图15:其中一条推文中使用的图像得到了香港警察的共同支持。图片上的文字翻译为:“Combat Black Storm: The police have been exhausted you are Hong Kong True Guardian”。来自“Silent Majority For HK”的频道的YouTube视频也是共享最多的YouTube链接之一。

在此数据集中,推文活动围绕重要的政治事件聚集,活动的高峰在10月至11月,1月初和3月下旬。

  • 10月4日:林郑月娥(Carrie Lam)领导下的香港政府针对示威者颁布了一项反蒙面法,引发了更多抗议活动。然而,早在9月12日,就提到反蒙面倡议的推文被视为带有“香港需要反蒙面法”。在法律颁布之前,支持和游说活动的积累表明存在潜在的麻烦,或试图动摇或助长公众对此主题的看法。
  • 10月中旬:使用带有#港独(香港专制)标签的推文来谴责抗议者拒绝接受2019年的送中法案,该法案最终于10月23日撤回。
  • 1月中旬:使用“颜色革命”(颜色革命)(前苏联,中国和巴尔干地区以前的革命运动的流行术语)这一术语的推文在1月10日急剧上升,并持续到1月23日。指出,颜色革命“不太可能持续很长时间”,称抗议者“无知”,并把这场革命标记为“’反派政治家的政治阴谋’”。 10月至11月时间范围内的推文特别有特色,因为它们经常使用#暴徒和#暴力这两个标签来形容以暴力和人身冲突为标志的抗议活动。在活动的后半段,新冠病毒成为与香港相关的推文中的重要话题,尤其是在2月。大多数混合消息都包含推文,称赞香港警察保护该城市免于大流行。一条推文指责香港示威者违反人民的意愿,说尽管新冠病毒很容易治愈,但“暴徒”的“黑心”会更难,但最终香港将“回归其灿烂的真相” :“RT @Kristen56561: 社會各界紛紛獻 出愛心,或支撐香港、或援助內地災區,「亂港」暴徒卻違背民意繼續興風作浪,病毒易治,黑心難醫! 疫情終會散,香港依舊會回歸其燦爛嘅本真,正義嘅曙光 依舊閃耀! https: //t.co/voGmsn6a5s”

4.2郭文贵先生

有关郭文贵先生有关的推文在整个数据中排名第二。郭的名字是#香港(#HongKong)之后第二受欢迎的主题标签。郭与中共决裂,于2014年离开中国,被迫流亡美国。他目前因所谓的涉嫌贿赂、欺诈和洗钱而在中共特别缉拿名单上。与2019年之前的注销帐户一样,针对郭的活动在持续整个时间段。大部分活动集中在Axios文章的发布上,该文章涉及Guo Media与班农先生之间的合同。 2019年10月29日,Axios上的一篇文章披露了一份合同的相关信息,根据该合同,班农先生获得了100万美元的聘请,成为郭媒体公司Guo Media新闻部门的顾问和高级编辑。本文是第一个公开该合同的文章,它是网络中共享最多的链接(共享613次)。分享该文章的一些推文只是重述了其标题,而其他许多人则批评该伙伴关系,称其为“沉船”和“注定要失败”。超过17,000条中英文内容推文中提到了班农先生。一些推文报道了班农先生与郭文贵先生的关系,而另一些推文则抨击班农先生为郭先生干脏活的“亿万富翁收买者”——包括推送“声称与冠状病毒有关的诋毁”。@AprilSa05809979 班农可耻的沦为郭文贵的金钱奴隶,道德沦丧 – @Jessica59992265 (Translation to: “Bannon was shamefully reduced to Guo Wengui’s money slave, morals lost”) 

图16: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在推文中分享的图像。 (右)郭的图片,上面写着“谣言”,这是推文中提到郭的常用词,暗示郭散布了谣言。提及郭的高峰时间是2020年1月3日,当时在1,067条推文中使用了#郭文贵。目前尚不清楚是什么引发了活动的活跃:一些推文广泛批评了郭文贵先生,并将2020年描述为他“即将到来的毁灭和自我毁灭”的一年。推文的一部分引用了他前一天进行的“新年直播”广播,其中他谈到了武汉的病毒。

(笔者注:提及郭的高峰时间是2020年1月3日应该与郭文贵先生《2020年1月2日文贵报平安直播:聊自己的人生和武汉的非典以及文贵为战友终生戒吃牛肉!》、《2020年1月3日文贵报平安:中俄伊军演和苏曼尼的被炸死是我们爆料革命展示实力走向另外一个胜利的新开始》内容密切相关)

4.3新冠病毒

另一条值得注意的推文涉及冠状病毒大流行,其中9%的推文(32,392条推文)提到与冠状病毒有关的术语。总体而言,这组推文的重点是欢呼中国政府的流行病应对,呼吁中国和全球团结,将中国描绘成国际环境中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赞扬香港的流行病应对,同时批评香港积极分子和郭文贵。从3月中旬开始,随着疫情演变为全球大流行,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推文数量显着增加。

(笔者注:路德社2020年3月关于新冠病毒的节目截图如下:

既然路德社在新冠病毒方面频频揭露中共并力推硫酸羟氯喹,那么这些网络水军针对新冠病毒的推文显然也是针锋相对。)

图17:冠状病毒亚群中的每日推文量在2020年4月1日达到峰值。目前尚不清楚下降的原因是由于活动的停止,还是网络由于删除而开始丢失帐户。

直到2月初,许多与冠状病毒有关的推文都集中在批评郭文贵,香港激进主义者和泛民主区议员,据称他们散布有关疫情严重程度的谣言,并将这种流行病称为“恐慌子弹”。这些推文还呼吁香港和中国大陆“团结”并共同打击新冠病毒。在疫情变得很严重之后,世卫组织于1月30日宣布其为全球性紧急卫生事件,其叙述从淡化疫情转变为赞扬中国政府的大流行应对措施,并为中国和武汉欢呼(中国加油,武汉加油)。推文还声称,中国正在或将会赢得对新冠病毒的“战争”(习近平于2月6日宣布对新冠病毒进行人民战争)。 2月,这些报道引起人们对香港冠状病毒爆发的关注,并分享了批评香港激进分子的推文,并赞扬了香港警察和政府的大流行应对。一些人问到,在流行病和抗议活动的双重斗争中,抗议者如何在流行病中破坏中国香港的团结。在社区迫切需要对疫情采取统一对策的时候,暴动者仍在制造混乱,破坏社会稳定。请恢复香港的繁荣与稳定。#香港https://t.co/eMJd0bVW6W” 3月,随着流行病中心转移到欧洲,并报告中国的COVID-19病例迅速下降,叙述再次发生变化,赞扬中国在与该流行病作斗争中的成绩。并确认中国已证明它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推文还指出,冠状病毒是“世界的敌人”,并呼吁国际合作与团结。后来,随着美国的报道病例开始迅速增加,美国政府增加了谴责中国爆发疫情的评论,推文批评了美国的流行病应对措施,并呼吁白宫学习中国的成功经验并“放下政治偏见”。

图18:在一条推文中分享的一张图片显示了对中国打击COVID19的支持。该推文上的文字为:“武汉必胜!中国必胜!”

对于西方观众来说,三月份的英语推文主要报道了与爆发有关的新闻。一些英语推文来自著名的国家媒体帐户@ ChinaDaily,@ globaltimesnews和@PressTV(伊朗),以及中国官员的推文(例如@Amb_ChenXu和外交部帐户@SpokespersonCHN)(我们已经讨论在这里讨论过过国家媒体的活动)。内容在很大程度上挑战了中国推迟向世界公布新冠病毒疫情的说法,而是声称中国政府采取了快速透明的行动。四月份,有报道强调中国的局势已得到控制,认为中国的“团结”和“民族精神”导致了原始暴发中心武汉的“重生”。这些帐号继续批评特朗普政府的反应,同时还说中国想在这个“艰难时期”支持美国,两国应该合作。 RT @ NicoleG24816028:#美国疫情 如今西方自由社会的同类封 锁令显得如此松散时就尤其令人不安。居高不下的疫情相关数字, 还在持续上涨,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希望特朗普政府能尽快扭转 政治主张,全面投入到战胜疫情的事情上来,加强国际合作,加大管控力度。什么经济啊霸权啊在… (Translation:“RT @ NicoleG24816028: #美国疫情

4.4台湾

这组报告中比较有趣的发现之一是,尽管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期间账户活跃,但只有约1%的推文(3,310条推文)包含与台湾相关的关键字。针对选举。这种相对较低的操纵活动水平(中英文推文)可能部分是由于与台湾相比,Twitter在台湾的受欢迎程度要​​低得多。台湾故事中最突出的故事与涉嫌中共间谍王立强的新闻有关。王立强于2019年11月叛逃到澳大利亚,并声称代表中共介入台湾2018年的地方选举。台湾的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都非常关注王的故事。 11月21日,王立强在接受《澳大利亚60分钟》采访时称,他曾是中国间谍,曾代表中国共产党进行过详细的虚假宣传。王的努力包括支持当时的市长候选人和现任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数据集中帐户中的推文称Wang为“诈骗犯”和“骗子”,并批评蔡英文对王力强事件“大惊小怪”以作为抹黑对手韩国瑜手段之一。在11月25日至27日之间,与台湾相关的所有推文中约有一半(47%)是针对王立强的(参见下页图19)。

图19:与台湾有关的活动总体上较低,2019年11月下旬围绕所谓的中共间谍王立强的故事出现了大幅飙升。

除了中国间谍丑闻外,与台湾有关的推文还关注中国的“国家统一”,并强调台湾从大陆分裂出来是“痴心妄想”。数据集中的帐户还批评了谋求2020年连任的现任总统蔡英文,并称蔡英文总统、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与香港示威者沆瀣一气。推文还谴责台湾人在香港的“干预”,并呼吁台湾与中国大陆“统一”。有趣的是,与选举有关的大多数推文是在1月11日举行总统和立法选举之后发布的。这些推文于1月13日至16日发布,说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的“事实”,强调国家团结和指责支持再次当选的英文总统的香港人。与台湾有关的英语内容几乎没有涉及一月份的选举,除了一些通用的反民主推文,还有四月初的一些内容声称台湾和香港独立运动正在勾结。在4月初,与台湾有关的大多数内容仍集中在领土统一上,尽管一些推文也针对冠状病毒的爆发——例如,批评台湾使中国内地和世界卫生组织信誉下降。其他推文关注台湾如何在抗流行病方面取得成功,因为台湾从中国那里获悉:“#新冠肺炎,台湾的抗流行病反应是从大陆的抗流行病经验中吸取的。”。诸如“ RT @ NicoleS00264634:#新冠肺炎,中国是世界上最好的抗流行国家,而不是台湾#新冠肺炎https://t.co/bSJu46taRv”

5、影响评估

这些被注销的帐户中很少有帐户能够达到任何重要的影响力或参与度,并且帐户提升的叙述方式以前在过去的注销帐户记录中就已经观察到。持续缺乏对合理的角色发展的关注是显而易见的。非常有意思的是,从确认中共保证利用其掌握的所有执行能力在具有国家重要性的事务上影响全球公众的立场方面,尤其是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我们现在已经观察到了广泛的宣传活动,涵盖了公开的、与中共关联的国家媒体和秘密的社交媒体角色。这使中国跻身于其他具有类似能力和保证的其他国家行为者之列。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协作研究,以了解用于确保及时发现和中断(中共)未来操作的策略、技术和作法。

6、附录

6.1标签和可视化方法

标签是通过在四个主要主题类别中使用关键主题标签来确定的。最终的可视化效果反映了该数据集中的用户与其创建内容的主题之间的关系。首先,根据每个推文对一个或多个驱动主题标签的使用进行标记。利用这些信息,用户随后根据其标记的推文活动进行了分类。例如,如果用户的一组推文包含标签Hong Kong,COVID和Taiwan,则该用户将被标记为“ Hong Kong,Covid,Taiwan”,并相应地上色。下面,我们包含了用于确定每个主题标签的主题标签,以及每个用户节点颜色的展开图例以及每个主题的推文活动的每月细分。

图20:该表显示了用于在四个主要叙事主题上标记推文的主题标签。

图21:具有前9个用户分类及其在数据集中的比例以及最终可视化中的节点颜色的表。

图22:按照上面的“每个主要叙事的关键术语”表标记的推文,以可视化方式显示每月推文活动的比例。香港和郭文贵在2020年1月之前将活动平均分配,然后在数据集末尾将新冠病毒活动添加到香港和郭文贵内容均等的推文活动中。

斯坦福大学互联网天文台是一项跨学科的研究,教学和政策参与计划,旨在研究当前信息技术中的滥用情况,重点是社交媒体。创建天文台的目的是实时了解互联网的滥用情况,并将我们的研究发现转化为培训和政策创新,以造福大众。

结语:关于这份报告的意义——

路德时评(路博冠谈):重磅!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官方报告对中共推特水军各种数据分析,结果得出对准郭文贵先生攻击最猛烈!这个报告意味着什么?

1、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 cyber policy center.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研究学院的网络政策中心是斯坦福大学最主要的跨学科研究中心,主要研究技术,治理和公共政策之间的关系。通过研究,政策参与和教学,网络政策中心致力于为国家政府,国际机构和行业提供最先进的解决方案。这个报告做出来,中共那边没法驳斥;

2、这个报告第一步:定义水军!确定攻击来自中国政府;网络水军,在现代战争中就是军队实体,这是超限战的一种形式;

3、所有在推特上骂文贵先生是“郭骗”的,包括转推五毛账户的,如西诺、曾宏、夏业良、细思、庄烈宏等人,以及此前提起诉讼的成水炎,还有那些只是转推中共网军的大V们,休想借言论自由脱罪,因为这是战争行为,与言论自由和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关系,所以与中共网军沆瀣一气的伪民运们将是下一步的重点打击对象——瑞克岛的监狱在向伪民运们和欺民贼们招手!

4、百分之百可以确认的是:包括这份报告在内,接下来一定是美国政府的统一行动;

原文链接——https://stanford.app.box.com/v/sio-twitter-prc-june-2020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艾格

6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