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基因:基因组学界的华为

作者:Kyle Olbert

消息来源:www.olbert.us

翻译/简评:德妹

PR:小明

简评:

本篇报道是作者的独立调查,文中讲解了华大基因(BGI)集团的前世今生,并指出早在2003年非典时期,它就已经开始研究冠状病毒的排序,还拥有数据库。他们的研究并不仅限于此,他们也在研究蝙蝠基因测序。在2018年就发表过《高致病性H5N8禽流感病毒》的论文。文中还指出,BGI过半的收入来自于人类基因工程,在世界各国收集DNA,他们也早已着手研究“特定种族基因攻击”,将生物技术武器化。英国的科学家也曾警告说:中共可能利用这一技术制造“超级士兵”。不难想象,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极权政府会如何滥用这些尖端生物技术,今天的全球中共病毒大流行就是一个真实的缩影。我想说的是,这样的高科技被中共这种没有信仰、践踏法治、毁灭人道的伪政权所掌握,必将是人类的灾难,世人必须要警醒!

华大基因:基因组学界的华为

自中共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世界各国都在努力提高其对冠状病毒的检测能力。许多人求助于北京华大基因研究院(BGI)。

华大基因集团,简称“华大基因”,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盈利性和非盈利性企业集团,成立于1999年,2007年从中国科学院剥离出来。

在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世界各国争相了解情况,研究人员从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中国国家基因组信息中心和华大基因研究院——你猜对了——华大基因(BGI),急忙对病毒进行测序,在2003年5月的《中国科学通报》上发表了他们的SARS基因组。这个中国军事/民间的团队——包括所有BGI集团的创始人——几乎成功地成为第一个发表完整非典基因组的队伍,但是,他们遭到了由马尔科马拉(Marco Marra)博士领导的团队的痛击。马拉博士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癌症署(British Columbia Cancer Agency)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基因组科学中心的主任。

在中共国团队研究论文的最后一段中,他们对SARS病毒充满了惊奇和敬畏,“我们迫切需要更全面的研究和可靠的数据来理解这样一个充满智慧和力量的有机体,以及它所有的谜团和奇迹,这些秘密隐藏在如此微小的基因组中,包裹着人类的外衣。成功地绕过了人类的防御系统,用几乎完全从人类身上劫持的物质对人类进行致命的攻击。”

华大基因的开创性研究并没有就此止步。到2012年,他们和其他人一起对蝙蝠的完整基因组进行测序。到2018年,他们的研究人员与来自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特殊病原体与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等地的研究人员共同撰写了题为“高致病性H5N8禽流感病毒”的论文。

那么,也许各国与一家对致命病毒、动物载体和人类基因组学有深入了解的公司合作是完全有意义的。

事实上,根据2020年4月20日的一份新闻稿,华大基因集团目前正在包括美国在内的约80个国家提供冠状病毒“测试和干预”。

自然而然,在供应链受到密切关注的情况下,依赖外国竞争对手——尤其是中国——进行诊断和获取其他必需品的想法引发了广泛的抗议。这种担忧在澳大利亚可能最为明显,矿业大亨安德鲁·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的明德鲁基金会(Minderoo Foundation)与华大基因合作推出了中共病毒检测,随后又邀请中国一名前“高级网络间谍”与澳大利亚卫生部长一起主持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目前尚不清楚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安德鲁·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是如何与华大基因(BGI)合作的,但有很多理由让人担心华大基因,从伦理问题到安全问题。

华大基因集团内部有几个子公司。参与中共病毒检测的主要子公司是华大基因公司。财新报道称,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华大基因核心的生育业务创造了超过一半的收入,主要来自异常胎儿的筛查。领导团队的是一位名叫叶茵的年轻医生,他于2002年加入华大基因集团。他的一些网上个人简介说,他在2003年抗击非典的努力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尽管他没有出现在上述宣布中共国团队成功测序病毒的研究论文中。

华大基因研究院组织的名字与人权问题联系在一起。当然,研究人员正在密切关注华大基因和他们在中国弱势群体生物信息库的非自愿标本采集工作中所扮演的角色。最近的报告凸显了对中共国可能将生物技术武器化的担忧。例如,退役的将军张世博在他的书中将这种企图描述为“特定种族基因攻击”。虽然这个想法听起来有点牵强,但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警告说,一些国家可能会寻求开发这种针对少数民族的武器。

事实上,最近爱可信(Axios)对华大基因计划在新疆/东突厥斯坦建立维吾尔族基因库的报道进一步加剧了这些担忧。事实上,自1994年以来,中共国一直在收集少数民族的生物标本,在维吾尔族的故乡已经有两个生物库。目前尚不清楚华大基因在这些尝试中的参与程度,但这确实让人怀疑华大基因为何突然慷慨地对待那些与典型汉族客户基因不同的人群。例如,2018年,华大基因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王健出访非洲三国,与肯尼亚、南非、埃塞俄比亚签署了协议备忘录(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这或许是一个“双赢”发展的例子,但正如我们稍后看到的,我们有理由担心华大基因的整体计划。

BGI通常被称为华大集团。该公司还有许多子公司,其中一家名为FGI,或称法医基因组研究所(Forensic Genomics Institute),有时也被称为“深圳华大法医科技有限公司”。他们的主要业务是亲子鉴定。我们这些有隐私意识的人听到他们收集了大约10万份DNA样本会感到震惊,而且为了使交付更加方便,他们会很乐意通过微信将这些样本发送给顾客。

除了上述提到的叶茵博士,华大基因集团至少还有一位高管的生平中也存在谜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王健。华大基因集团之前曾发布过他的简历,显示了他来美国学习前几年的教育经历……这大概会让反间谍专家们大吃一惊。

华大基因集团还在另一个方面令人感到担忧。中共国政府指定华大基因利用集团的技术、人才和设备,帮助运营国家资助的国家基因库。CNGB网站实际上是华大基因网站的一个分支。CNGB开始运行的时候甚至被ChinaMil推荐,ChinaMil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英文网站——一个极细微的暗示,表明中共军方对这个项目有兴趣,CNGB和华大基因研究院研究人员接着以联合论文描述了他们对这个庞大事业的愿景。

用他们的话说,“遗传资源是重要的国家战略资源。它们的保存、保护和合理利用,是保障国家安全、构建国家未来竞争力的坚实基础。”他们接着将中共国的生物银行与美国、欧盟和日本的生物银行进行比较。

他们继续(翻译),“在农业时代,一个国家的可耕地越多,优势越大;在工业时代,石油、矿产等资源越多,优势越大;在生命的存在周期内,有更多的基因资源可以同时被阅读和使用,优势越大。国家基因库的建对中共国具有重要意义。”

这些研究人员更明确地向世界宣布,他们相信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时代,遗传资源是国家安全的基础,谁能更有效地收集和使用更多的遗传数据,谁就拥有战略优势。

2013年,《华尔街日报》报道了华大基因的一项研究,研究对象是2220名智商极高(160+)的美国志愿者。据说,其目的是为了解智力之谜。也许我们应该担心……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的约翰·劳斯警告说,中共国计划制造“超级士兵”。

我想我们现在应该问的问题是:究竟谁拥有我们的DNA?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