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治终结,中共经济岌岌可危

作者:Nick Wadhams和Ben Bartenstein

消息来源:bloomberg2020年5月27日

翻译:赞赞

简评/PR:小明

简评:

文章陈述了川普政府对香港采取的种种制裁举措,基本与事实相符。但笔者认为,本文引述的对于制裁措施的评论却有失偏颇,或者说并不准确。例如有人认为美国要通过摧毁香港的银行体系来间接制裁中共国,他们认为这过于激进且无效。但是,美国从未主导香港的货币超发,美国也没有掩盖在香港上市的中共国企业的财务报表,香港的假股市也不是美国在背后用小手指头操纵。事实是,在美国政府颁布制裁措施之前,香港的金融系统已经饱受腐蚀,而罪魁祸首正是中共,它才是乱港的始作俑者。如今香港的金融系统早已积重难返,人权和自由更惨遭极权践踏,而这印证了一点:中共所到之处,法治规则崩坏,邪魔歪道横行。

尽管中共在香港劣迹斑斑、罪行累累,但它还是拼命在其丑陋的嘴脸上涂脂抹粉。港版国安法的公布,被中共诠释为打击犯罪。姑且不论这是否违拗香港的民意,作为一个向来残暴无底线、杀人如麻的邪恶政权,中共把自己的“安全”标准强加给香港,从此它的盖世太保们就能以国家安全为借口恣意妄为,将原本自由的香港变成警察城市。不要忘了,中共正是以“国家安全”的名义逮捕了加拿大公民,作为对孟晚舟事件的报复。实际上,让中共来定义国家安全,本身就是荒唐的,因为它的“国家安全”就等同于政权的安全,而中共本就无法代表国家。遑论香港人已经用无数次英勇抗争表达了对中共及其恶法的抵制。如今,新国安法的墨迹未干,香港传统的“六四”烛光纪念便被悍然取缔,民众的合法集会自由也被剥夺,难道这就是“遵守国际治理标准”的体现吗?

取消香港自贸区地位,是否对中共政权形成打击,表面上看来似乎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中共利用官媒叫嚣取消自贸区影响甚微,却自相矛盾地批驳这一举动损人不利己,这和当年川普加关税后中共滑稽而拙劣的表演如出一辙。对于中共千篇一律的口炮,笔者不屑置评。只是如今中共似乎底气十足,笔者猜测,它无非又在国际上拉帮结派,纠集一帮被它蓝金黄的虾兵蟹将来替它背书,诸如香港的四大不要脸、德国的默克尔等等。可我们不要忘了,美国自建国以来一直是全世界自由、法治的终极堡垒,试图挑战或抗衡美国基于法治和信仰的价值观最终势必走向堕落和毁灭。

美称香港自治终结,引发对中国贸易疑虑

川普政府表示,已经没有证据证明香港拥有自治权,此举可能引发制裁,并对这一前英国殖民地被美国赋予的特殊贸易地位产生深远影响。

国务卿迈克·彭培奥周三宣布了这项决定,而此前一周,北京政府宣布有意通过限制香港公民权利和自由的国家安全法。中国的立法机关全国人大预计将在周四晚些时候通过这项法案。

“1997年7月以前的美国法律已不再适用于目前的香港,美国无法再根据那时候的法律对待香港。””,Pompeo在一份声明中说。鉴于现实情况,现今无人可以断言香港在中国压制下能保持高度自治。

此举是在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紧张局势继续升级时发生,Trump总统更指责中共国早先隐瞒疫情。川普还警告中共国要为疫情大流行承担后果,并威胁说要采取进一步措施制裁香港。国会还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制裁中国官员,因为他们侵犯了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人权。

照片为5月27日在香港抗议示威活动期间,一名激进分子在与防暴警察进行争论

消息传出后,香港股市大跌,恒生指数盘中触及3月份全球压力达到顶峰以来的最低水平。离岸人民币开始下跌,市场猜测美国政府愿意接受因采取新的惩罚性措施而导致的人民币走软。

去年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要求强制对香港自治进行调查,该法要求每年都必须提供这项证明。彭培奥的决定为一系列选择打开了大门,从签证限制和高级官员的资产冻结到可能对来自这一前殖民地的商品征收关税等,香港与大陆将没有任何区别。

彭培奥在谈到中共时说:“美国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反对中共违背他们当初对香港自治的承诺,而香港人民正因此而奋起反抗中共。”

‘穿针引线

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在一份声明中说,新国安法“针对的是狭小范围内的一类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对香港的高度自治、香港居民的权利和自由或合法权利以及外国投资者在香港的利益不会造成冲击。” 它补充说,中共将对美国的任何回应采取“必要的对策”,声明呼应了中共外交部周三的评论。

照片为:孟晚舟 摄影:Darryl Dyck/Bloomberg

杰出的香港民主人士对彭培奥的发言表示欢迎,并呼吁川普对中共施加重击撤销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 他们中的许多人将这一刻视为在起草和实施法律细节之前向北京施压的最后机会之一。

香港媒体大佬,著名民主运动人士黎智英表示:“川普总统对中共进行制裁是救助我们的唯一出路”。最有影响力的举措就是冻结中共高级官员的银行账户。

一些香港民主党人希望川普以此打击香港的经济。

川普政府前中共国问题专家,美国财政部现任洛杉矶TCW Group Inc.分析师David Loevinger表示:在香港问题上,川普政府可能将重点放在对中共官员的金融制裁和签证限制上,同时增收关税,实行出口管制和投资限制,会有更详尽的法律加以明确。

他说:“这些政策必须要击中要害,打击那些支持国安法的大陆和香港官员,尽管这项立法看上去并没有攻击香港人民。”

中共国根据“一国两制”的协议,从英国手中夺回了香港的控制权。在该协议中,中共国承诺在50年内给予前殖民地香港广泛的政治和经济独立。 但是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中共国逐步宣称对香港拥有更多的权力,引发了一系列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只是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席卷全球时才停止。

一年来的频繁抗议以及Covid-19全球大流行打击了香港的经济,而此时美国的行动又一次击中香港。

照片为:5月27日示威者在用手势示意“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抗议口号。摄影:Roy Liu/Bloomberg

周三早些时候,抗议者计划聚集在该市的立法会,而立法会正在对一项将侮辱中共国国歌定为犯罪的法律进行辩论。然而他们却无处可寻,听证会却正常在进行。但就在一年前一大群人可以设法阻止一项允许香港引渡到大陆的法案。

角色减少

尽管香港仍然是主要的贸易枢纽,也是中共国通往世界其他地区的重要门户,但香港现在的影响远不如从前。2019年,中共国出口到香港或通过香港出口的产品占总出口的12%,低于1992年的45%。中共国对外国资本和专业知识的依赖也大大减少,将人民币变成国际货币的优先级降低了。

“香港极易受到这种大规模收入减少的影响,因为从许多方面来说,香港是世界上杠杆率最高的经济体。”纽约Totem Macro创始人Whitney Baker说,该公司为监管超过3万亿美元的基金提供咨询服务。

她还说:“摧毁香港的银行体系并没有真正有益于惩罚中共国或保护香港的自治,因此我们并没有真正采用这种方法。”她一直在做空香港房地产股,而最近的紧张局势只会加剧这种情况。

尽管如此,香港仍然很重要。香港的开放资本账户和遵守国际治理标准是中国大陆城市所无法比拟的,并使其成为国际银行和贸易公司的重要基地。

周二,川普被问及白宫实施制裁的可能性时,他称政府“正在做一些事情”,他将在本周晚些时候宣布这一消息。

在中美之间的另一个冲突中,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周三未能说服加拿大法官结束其引渡程序,孟希望加国法官将她继续软禁在温哥华家中,从而打击美国为了起诉她而进行的努力。

华为首席财务官在加拿大反抗美国引渡的斗争失败了。

根据1992年的《美港关系法》,即使中共取得控制权,华盛顿也会同意将香港视为完全自主的贸易和经济地区。这意味着香港可以免于川普对中共国实施的关税惩罚,可以进口某些敏感技术,并获得美国的支持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机构。

但是去年颁布的法律赋予了美国政府广泛制裁或实施其他惩罚的权力。政府也可以选择撤销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

但是,如此决定将对香港产生深远影响,削减香港作为世界领先的贸易和银行枢纽之一的作用。因而川普可能先迈出一小步,对中共官员进行制裁,而非诉诸于将给经济带来严重后果的行动,尤其是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

-和George Lei协助共同写作

原文链接

中英对照翻译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6日